小说中文网 > 末时君来未闻花开 > 第十九章

第十九章


  罗峰他将安安送到温染手中,摸了摸安安齐眉的刘海,“爸爸先走了,下周见。”

  他很舍不得,尤其安安小手拉着他袖子的时候,那软糯的声音轻轻地喊着,“爸爸。”

  “爸爸爱你。”罗峰揽着安安的后脑勺贴近他的胸口,下巴轻靠在她的额头上,他想保留些女儿的气息,短暂的拥抱过后,他抬手拉下安安的手,转身离开,他不敢回头,他怕一回头那些人命关天他都会抛之脑后。

  “夏一,通知下去,今晚吃饭推后一小时,我有新的线索需要进行会议报告。”

  “爸爸——”罗峰他握着驾驶座的车门一顿,“下次记住,你可以迟到哦。”

  罗峰他嘴巴微启,吐了一大口浊气出来,那种感觉就像是他的双腿有着万千吨的锁链将他囚禁于此,以至于他的每一个动作都显得格外的困难。

  “队长,一分钟前沈专家过来也说今天吃饭推后,开案件报告会议。”

  “好,我知道了,我和木法医正在回去的路上。”他挂断电话。

  “爸爸答应你。”罗峰他抬手捏着鼻梁将酸涩的眼角揉了揉,回头又是那副慈父的笑容,他捏着拳头,弯起手臂,“记得吗?爸爸是超人,现在超人要去拯救世界了。”

  罗峰他坐上车,发动着引擎离开,可眼泪还是没控制住的落了下来,他关上窗户,“开窗风太大了,眼睛里迷了灰尘。”

  木槿她没有看他,只是从鼻尖里轻“嗯”了一声。

  父母亲情是木槿她一直缺失的,她从来没见过她的父母,听院长妈妈说她是被亲身父母遗弃的,抱到孤儿院时她才一个多月,身上的黄疸都没有去。

  她也没有名字,院长妈妈看见院脚杂草地里开了花的木槿才说道,“以后你的名字就叫木槿,愿你如木槿一般坚韧顽强,开出那一片绚烂的花儿。”

  她叫木槿,木槿花的木,木槿花的槿。

  ·-·

  “凶手是一个力气很大的男人,梧桐市人。他很冷静,也很大胆。”沈越他捏着激光笔回头点着投影上的监控摄像头对凶手的模糊截图,“我认为他没有帮凶,所有的都是他独自安排,在我看来他是一个动手能力极强的人。”

  “从他对尸体的分解来看,可以证明他是一个,医生,至于为什么确认他为医生除了他精湛的解剖经验,还有他每一次都有使用过同一品牌的大量麻醉药,不是随机购买,这是韩国的一家牌子,多用于医疗整容上。当然,这些凶杀的动机可以排除为仇杀,”

  画面定在十字架和一品红花上,“也有可能是因为宗教方面的动机,或者是他在拼凑自己的“完美艺术品”,精神上存在某些问题,发生过医疗事故坐过牢,所以他极有可能现在并没有任职在任何一家医院。”

  木槿她和罗峰两人隔着会议桌眸光相看一眼,没想到并没有他们是这样的想的,但还是不得不说沈越比他们厉害,短短几个小时只凭尸检报告和证据照片就能得出这么多的结论。

  沈越他抄过会议桌上的铅笔,将罗峰他们只起了一张线稿的人物画像撕下,“从外表来看,凶手应该是一个看起来没有什么伤害力的男子,年龄在28岁到38岁左右,穿着颇为整齐,我认为像他形式主义这么强的男人一定习惯穿着西装。”

  素描纸上已经给凶手画出线稿,紧接着是添加五官细节。

  “长相中等偏上,外貌与他的年龄多为不符,善于交流当然仅次于他在网络上,生活中他性格内敛,温和保守,轻声细语,常常独自一人,学生时代有喜欢的女生但被拒绝了,结过婚或者离过婚。”

  “有性功能障碍,多为不举。”

  沈越将画像的五官画得极为清秀,男身女相,“他极有可能整过容,或者他开了家整容医院但现在因为那起医疗事故后一直处于闭门状态。”

  他将人物侧写速写画像抽下递给会议桌上的人。

  木槿她看着,她有想过凶手是法医,是外科医生,唯独没有想过他是整容医生,不过的确挺符合凶手那种病态的要求拼凑美丽。

  原来从一开始他们将近半个月里寻找线索的方向就错了。

  “根据我研究经验来看,凶手居住的地方,也就是第一案发现场到抛尸体现场的距离。”沈越他捏着桌上的文件扇着风,他看着会议桌前都坐满了人,甚至站着的都挤到了门口,“麻烦往里边挪挪,给门关上,冷气都跑了。”

  “非常感谢。”

  他撸起灰色衬衫的袖子,手里抽着红色的丝线,在白板上从城南拆迁区到市区西流湾公主,再到梧桐山的月牙湖,“虽然这三个地点分散的很开,但是这三个地点到这里。”沈越他捏着顶针插在丝线交汇地,目光坚定的看着会议桌上坐着的罗峰,“南焦区,很接近。”

  范围瞬间缩小,28岁-38岁,凶手居住在梧桐市南焦区,关闭的整容医院,曾经有过医疗事故甚至坐过牢,结过婚或者离过婚,没有儿女,没有生育能力,凶手很孤独。

  罗峰他捏着侧写画像起身说道,“夏一,将画像复印发到南焦区的公安局里,配合我们进行搜查。”他环视着其他人,“肚子不饿的跟我出发,肚子饿了的十分钟解决掉。”

  “开始行动。”他们必须敢到第四起案件发生前抓捕到凶手。

  一瞬间,会议室里的除了木槿和沈越,就只剩下一个正收拾着电脑的警员,“你是怎么确定麻醉药品牌的?”现场根本就没有任何提供麻醉药品牌的信息。

  沈越他整理着尸检报告,然后递给一旁的警员道,“放在我办公室里。”

  “好,沈专家。”

  警员抱着笔记本和报告离开,沈越他大大咧咧,毫无规矩的坐在会议桌上,喝了口水才说道,“猜的。”

  “猜的?”木槿她有些诧异,下意识的复述出声。

  “嗯哼?你以为?”如果说刚才进行侧写分析的沈越是令人称赞佩服的,那眼下他又是那个在木槿眼里是自大狂妄的沈越。

  木槿她转身欲离开,果然是话不投机半句多。

  “好啦,我告诉你。”

  木槿她脚步停住,回头,两个隔着一张长长的的会议桌,一个面色冷淡,一个笑容明媚。

  “但是我得先让你回答一个问题。”

  木槿没有出声,也没有离开,示意他接着说。

  “有一个逃犯带着他的小弟逃进了一家整容院,逃犯威胁医生叫他整容,医生被迫答应了,修养期间医生和那个小弟一直都待在逃犯身边根本没法报案,但是等逃犯整容好后上街就被警察给抓了,你猜为什么?”

  “逃犯自首了。”木槿她回答说道。

  沈越抿唇摇头,从会议桌上下来往门口走去,一脸的歉意,“Game  over……you  lose。so……我没法告诉你啦,拜拜。”

  木槿她看着沈越离开会议室的背影,啧,她怎么莫名有种被戏耍了一番的感觉。


  (https://www.xszww.com/html/92/92531/51237848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szww.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