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唯一指定玩家 > 20.悲伤的人啊..

20.悲伤的人啊..

  哥哥,这是素体对羽修杰的称谓。

  其实从双方的关系上来看,对方应该把羽修杰称之为父亲的才对。毕竟躯体还是羽修杰遗留下来的躯体,面孔,能力,人际关系,除了记忆以外,基本上都留给了对方,就连灵魂都是以羽修杰的灵魂作为基础来重新生成的,所以称呼羽修杰为父亲并没有任何不妥。然而大部分世界观测者都表示自己还年轻,还能行,不是当父亲的料,所以还是叫哥哥吧。羽修杰也是那大部分世界观测者之中的一员。

  在任务世界之中遇到自己的素体这种事情基本上每一位世界观测者都遇到过,而且对于等级超过5000的世界观测者而言是相当频繁的事情,可以说都已经没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了。大概只有那些血脉等级100左右的萌新观测者才会对于遇到自己的素体而感觉到惊讶吧。只能说,你们啊,见识的太少了!

  而羽修杰呢,根据30级解锁的记忆来看,他所有任务世界使用过的素体的名字都是羽松,这段记忆他还有,这是因为他第一次执行观察者任务转生到世界的时候,一开始就直接被父母遗弃了,被扔到了一棵松树之下,最后被一位善良的男人捡走领养,得名松,而羽是羽修杰的姓氏,羽松之名就是如此而来的。至于性别..为了确保不会发生奇怪的问题,其他的世界观测者不知道,至少羽修杰自己的素体全部都是女性。

  之所以采用异性的素体,原因也很简单..因为素体会百分百的信任本尊,所以总会在无意间做出亲昵的举动,甚至是因为灵魂的相似性,兼容性而会产生爱慕之类相当麻烦的情感,若是同性的话,那不是很糟糕?不行了,太gay了,羽修杰无法接受...在吃过一次亏之后他就学乖了,哪怕记忆都被选择性遗忘了,这一点他依然没有忘记。

  “哥,哥哥??疫医先生,是博士的哥哥??”

  对于这个称呼,阿米娅感觉到了异常,因为在以前她从来都没有听羽松提起过她还有一个哥哥。

  “嗯,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失忆之前的我应该从来都没有提起过,但是他的确是我的哥哥,不会错的,我们之间的感应..之前是他把我吸引到这里来的。因为有他在我才确定这里有援军的。”

  取下了脸上的如同墨镜原理一般的面罩,拉下了兜帽露出了黑色的秀发,羽松缓缓的呼出了一口气说道:“你在这里的话,那么的确没有什么好怕的了..真是帮了大忙了。”

  “你在说什么胡话呢?”羽修杰取下了头上的黑色礼帽,将其压缩折叠然后放到了腰包之中,随后拉下了黑色的兜帽,取下了自己脸上的鸟嘴面具,露出了一张和羽松相似程度极高的脸说道:“总是想着依靠他人是没有办法成长的,我总有一天会离开,而你必须成为能够独当一面的人才行。”

  羽修杰在‘人’这个字上加重了口音,其他人不知道羽松的底细,羽修杰却知道的一清二楚,她的确拥有着羽修杰遗留的能力和躯体,可是她终究只是一个新生的灵魂,她必须让自己适应身体然后变强,总是依靠别人是没有办法变强的..因为羽修杰不会永远的留在这里庇护她。

  “额..这位,博士的哥哥!虽然博士现在出现了一些问题导致失去了大部分记忆,但是她绝对是一位可以独当一面的人!”

  看着自家的博士被训斥了,阿米娅立即发声想要为羽松平反,不清楚其中门道的阿米娅根本就不知道羽修杰话语真正的函意,在她的印象中,博士就是她记忆中的那个博士,虽然现在因为才刚刚苏醒失去了记忆,但是依然是自己记忆中的那个能够让人放心的信任和依靠的博士。

  “羽修杰,我的姓名是羽修杰。我想罗德岛应该也有收集过我的信息吧?”羽修杰沉思了一会随后说道:“既然如此,那就证明给我看吧。外面的那群整合运动看起来并没有死心呢,击溃他们证明给我看吧。无论是利用绝对的实力还是计谋,亦或者指挥他们,击溃那些人证明给我看。对了,提示一下,那群暴徒之中隐藏着一个危险的家伙,应该是整合运动的干部。”

  羽修杰一指在门外守护的五个军警,同时叫来了一个军警,跟他说了一下这里的局势之后对方连忙请示了一下上级,最终得到了明确的答复之后对着羽松行礼说道:“罗德岛的盟友们,因为情况紧急,我和我的小队将会暂时加入你们作为抵抗那群暴徒的力量!同时请疫医先生尽快离开这里前往安全的区域。”

  “那,你呢?”

  有着五位可靠的军警的加入,羽松并没有放松,她看着羽修杰。虽然只有零星的记忆碎片,可是那终究是羽修杰共享给她的记忆碎片而不是羽修杰曾经在这个世界留下的记忆碎片,在羽修杰共享给她的记忆碎片中,她明白了羽修杰的强大,也正是因为如此她才会认为这里是绝对安全的地方。

  保护?羽修杰根本就不需要保护,若是他真的有些厌烦角色扮演的游戏了的话,那么外面已经没有任何可疑活动的物体存在了。

  “我?嗯..的确,我也算得上是一股有生力量,那么好吧,在这段时间,你来指挥我吧。”稍微的计算了一下,羽修杰依然觉得他们似乎在面对数量如此之多的整合运动以及一位整合运动的干部没有多大的胜算,于是点头同意了暂时成为他们的援护。

  “不过,仅限于医疗救护。”

  羽松还没有来得及高兴就听到了后面一句话,随后就泄气了。很快她就重新振作了起来,虽然只是限于医疗救护但是也非常的不错了,因为她明白羽修杰的医疗水平也绝对是顶尖的,只要他在这里,他们就不会损失任何一个人!

  “我明白!阿米娅!我们的援护应该已经到了吧?”

  “是的博士!我们的支援已经到了指定地点了,请问我们接下来的行动?”

  “这里是绝路,绝对不能在这里坐以待毙,我们从这里突围前往指定地点和大家汇合,然后再想办法重整势态击溃那些来袭的整合运动!在切尔诺伯格的仇,今天一并报了!”

  有了一股强大的战斗力的加入,羽松的心中已经有了底气,她那充满了自信的神态让其他人也感觉到了一些信任。虽然这里的人只有这么几个,毕竟一开始大家都是分散的,在找到目标VIP之后本来就是打算护送给龙门近卫局之后再与支援队伍汇合的,结果没想到在完成VIP的交接之后被堵住了。

  行动计划制定完成,大家立即行动了起来,趁着整合运动的人还没有汇聚起来,他们一口气直接冲破了包围圈,羽修杰虽然也在队伍之中不过却也是个划水的职位,虽然那五位军警同意成为助力,但是他们的首要任务依然是保护疫医,羽修杰能做的就是再有人受伤的时候使用源石技艺为他们恢复伤势,当然还有体力。

  由于大部队还没有完全聚集起来,少量的暴徒根本就没有办法阻挡大家,一行人轻而易举的突破了整合运动的防御并且在十分钟前与前来支援的罗德岛成员取得了联系。

  “成功与我方成员取得联系,距离汇合地点很近了!”

  “冲!不要停下来!这些整合运动的人有问题,与其说是我们在吸引他们的注意力,还不如说他们在吸引我们的注意力!先和大家汇合再想办法搞清楚问题的所在!”

  在短短的二十分钟内一口气到达了目标区域成功的与支援团队汇合,然而现在并不是松口气的时间,因为整合运动的人尾随着他们也一并来到了这里,而这群整合运动的指挥者也浮出了水面。

  羽修杰打量着那个带着防毒面具的小个子,不是梅菲斯特那个小矮子,可以确定是一位没有见过的干部..算了,反正自己也没有见过多少干部,只能算是与整合运动的核心圈见过面,嗯,算一算核心圈的话,霜星,W,塔露拉肯定算,弑君者不知道,梅菲斯特应该也算吧。至于其他的羽修杰就不知道了,也没有去在意过。

  虽然我方有着支援,可是比起整合运动那庞大的群体就显得有些少得可怜了..不过有着队友的加入依然减轻了一些压力,同时有着一些医疗人员的加入让羽修杰划水摸鱼的更彻底了,他带着面具坐在一旁欣赏着战场上的局势,只有看见偶尔有队友被攻击倒地的时候才会出手帮忙。

  整合运动的人数太多了,不断的冲击着前来支援的人所建立起来的防线,然而事实证明羽松虽然失去了记忆,但是那出色的指挥能力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至少,防线依然稳固。

  “雷蛇!防线有问题么!”

  击溃了扑上来的敌人,芙兰卡将倒地的敌人直接踹开同时转身问自己的搭档。

  “我这边,没有问题!你注意敌人侧翼进攻!”

  “真是没玩没了!”

  手中的黑色长剑一把刺穿了敌人的防御,在那温度瞬间加热到2500度高温的铝热剑面前,整合运动的人身上的那层防御如同纸糊的一般。

  羽修杰转过了注意力,抬起了手中的手杖,握住了千月的剑鞘,把千月的剑柄露了出来,然后对准了被偷袭受伤的伤员释放了治疗术,而后两个医疗人员了自己上前把伤员从前线搬了回来,后备人员立即顶上。

  “看起来那个小个子忍不住了,手里面的是榴弹么?有趣..”

  看着敌方的干部出现在了防线前,羽修杰也稍微打起了精神。

  “罗德岛,你们想要藏到哪里?!我会粉碎你们!彻底的粉碎你们!”

  言语之中充满了愤怒,也不知道是为何而愤怒。

  “你们这些..感染者的叛徒!”

  原来是个被塔露拉洗脑的家伙啊...也不知道哪一方才真的是感染者的叛徒..

  

  (https://www.xszww.com/html/88/88727/52850773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szww.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