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天下卿 > 第一百三十三章 大结局

第一百三十三章 大结局


  远在七十二不夜天的大尊者感应到了容宣那边的情况,不由得惊呼出声:“生命共享?!这个位面居然还有这么强大的生命共享神器出现,这怎么可能?!”

  其他尊者闻言,都面面相觑,生命共享神器可遇不可求,这次突然出现,是天意吗?

  想到战场上的情况,大尊者感慨:“或许是天意也不忍让两个无辜的女子接连为别人的过失付出巨大的代价,所以冥冥之中埋下伏笔,让容宣造出了雪珠,救了那个小姑娘一命,只可惜,曼珠沙华也因此得以苟延残喘,要想解决曼珠沙华,两颗赤子之心必不可少,没有了其中的一颗,想要收服曼珠沙华,停止这场浩劫,就要付出更大的代价。”

  十五尊者出声安慰道:“这也是他们的命数,这帮孩子,能帮他们的事情,我们都已经做了,剩下的,还是要靠他们自己了。”

  魔界城墙之上,容祈看着容宣,在伤感之余,又有些骄傲。这就是他的弟弟,他的弟弟创造出了机关术的巅峰。容宣的脸色虽然渐渐苍白,但气息平稳,他自己造出来的东西,应该不会有什么意外发生吧。容祈最后看了容宣一眼,转身向着混乱的战场而去,那里有更多的人需要他解救,他不得不去。

  容宣眼角余光瞥到容祈离开,心中很是松了一口气,其实,他还是有些害怕容祈终止他和雪珠之间的联系的,以容祈的实力,容宣是完全没办法反抗的,还好,容祈没有否定他的意愿,而是支持着他,容宣闭了闭眼,在心中默默道:“哥哥,谢谢你。”

  在初影的生祭之下,曼珠沙华的力量明显有所削减,它的红光笼罩范围已经缩小到了原来的一半,但剩下的仍然被笼罩着的地方,很明显,依旧伤亡惨重,而且伤亡数量不断上升。

  容祈遥遥地望着曼珠沙华,这样下去肯定不是办法,即使他和帝卿一刻不停地救人,也没法救下很多的人,而在相同的时间内,曼珠沙华杀害的人数应该比他们救人的人数要多得多,他微微蹙眉,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一劳永逸,直接解决了曼珠沙华呢?

  曼珠沙华,原本是血族的圣物,现在沦为邪器,就是因为初尘带它吸收了太多活人血祭的力量,导致曼珠沙华的力量也逐渐染上了黑暗邪恶的色彩。那如果,有一种咒术或者什么招数可以清除曼珠沙华染上的邪气,让它重新恢复到以前的样子呢?

  容祈想到了之前的血族之心,血族之心就是用自身的力量暂时压制住了曼珠沙华之上的邪气,才让曼珠沙华得以恢复以前的样子。只是,血族女王已经被初尘杀死,没有了血族女王,现在战场上也没有人能够使用血族之心,之前的成功明显已经不能复制了。

  容祈站在原地,仔细地想着,突然想起帝卿之前在魔域买的一本古籍,他之前也翻过几次,好像是有记载驱除邪气、净化器物的咒术。容祈向来记性很好,他思索片刻之后,便从记忆之中整理出了古籍上记载的三种咒术。

  这三种咒术,古籍上也没有记载清楚它们适用对象的区别,只详细记载了这三种咒术各自需要付出的代价。容祈看了眼曼珠沙华,时间紧急,越来越多的人被吸入曼珠沙华,他必须选择正确有效的咒术。按照需要付出的代价来看,最小的代价,或许在普通人看来也是巨大的。若是第一次没有选对咒术导致需要重新使用咒术,会浪费许多时间,而且,到那个时候,疲惫至极的他能不能第二次付出代价也是个未知数,所以,第一次就得选择正确。

  容祈眼神微暗,对于咒术,他实在是了解的不多,那就简单来看,他选择三种咒术之中代价最大的那种,既然,他已经选择了愿意付出代价,那就不怎么在乎付出的多还是少了,至于卿儿......容祈遥遥地望向帝卿,见她还在忙着救人,没有注意到自己,不由得露出一抹笑容。

  还是暂时别让她知道了吧,只要她可以好好地、幸福地活着,至于他,怎么样都没有关系。

  另一边,容宣已经让小凝所化的那团流光恢复成小凝原本的人形模样了,他有些欣慰地微扯嘴角,露出一个疲惫的笑容。

  小凝睫毛微颤,皱了皱眉头,睁开眼睛,看着眼前刺目的光亮,不适地闭了闭眼,抬手遮在眼睛上,突然,她猛地放下手,起身,看向容宣,有些惊慌失措道:“是你救了我?你有没有什么事情?容宣,你为了救我,到底付出了多大的代价?!”

  问到最后,小凝的声音已经带上了哭腔,有些崩溃地大声叫道:“你怎么这么傻?!我只是想自己安安静静地、有意义地死去,根本不想让你为我付出什么代价。你知不知道,如果早知道你会付出这么大代价的话,我就,我就不会自尽了。”

  容宣虚虚地搂住小凝,笑道:“傻丫头,这世界上哪有什么早知道。总之,这一切都是我自己心甘情愿的就是了。不过,这一次,可真是让你占了大便宜了,还好有我在,否则,你可就真的救不回来了。”

  小凝看着容宣和以前一样的傲娇模样,却怎么也笑不出,泪水情不自禁地流了下来。

  容宣没有注意到她的异样,兀自接着说道:“反正,你以后一定要对我好,必须对我好,不对我好的话,我就一直赖着你。如果你喜欢上了别人,我就自尽,反正现在我们的生命是共享的,只要我死了,你也活不成,就算是下地狱,也只能跟我卿卿我我,别的男人,哼。”

  小凝再也忍不住了,抬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眼泪从指缝之中不断地流了出来,哭着哭着,嘴角却扬起了一抹微笑。容宣看着小凝恢复了之前会哭会笑的模样,也不由得笑了起来,这样真好,以后,所有的事情,我都会与你,一起经历。

  容祈又谨慎地回想了一遍咒术,抬起双手小心翼翼地结出一个复杂的印,嘴里不停地念着咒语。咒术真是一项神奇的学问,若不是使用咒术要付出的代价实在太大了,或许,咒术会风靡整个世界,成为很多人修炼的选择吧。

  有巨大的银白色光团自容祈周身扩散开来,很快便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包括帝卿。

  “容祈?容祈,你在干什么?!”帝卿大喊道,可是容祈被光团所包围,根本听不到她在说什么。帝卿看着容祈谨慎的样子,心中陡然升起一丝不安。

  容祈的银白色光团越来越大,逐渐笼罩了整个战场,而且还有向外扩展的趋势。曼珠沙华像是感受到了威胁,原本分散的、无差别攻击所有圣界的人的黑红色光芒微微收拢,集中到容祈的银白色光团上。两种颜色的光团拼杀的场景,显得极其壮观,曼珠沙华的精力已经都用来对付容祈了,其他人自然也就解脱了,所有人都站在战场上,静静地,为容祈默默祈祷着,也为他们自己的命运默默地祈祷着。

  帝卿看明白了容祈的意图,她也了解曼珠沙华是有多难解决,这次容祈若是成功了,也会付出巨大的代价,帝卿心下暗暗着急,但是光团已成,她也没法进去做什么改变了。

  曼珠沙华的黑红色红芒见容祈的银白色光团久攻不下,不由得有些着急,自从它的魔性被唤醒以来,还没有遇到过这么难缠的对手。曼珠沙华的黑红色光芒顺着容祈的银白色光团的边界一点一点蔓延下去,不一会,便包裹了整个银白色光团。

  战场上的人只觉得在四周光影一暗,然后整个世界都变成了一片黑红色,人群骚动起来,大家陷入了恐慌之中。帝卿连忙带人在人群之中游走着,安慰着大家,企图减轻一点容祈的压力,她时不时地看看容祈,唯恐他突然支撑不住,有什么意外发生。

  尽管自己的银白色光团被曼珠沙华尽数吞没包围,容祈一点都没有惊慌,显得异常沉着冷静,他像是早就料到了现在的状况一般,很快便做出了回应。

  容祈周身光芒突然大涨,灵力输出陡然加大,传承了容野大半的灵力加上自己本身就实力高强,容祈怎么可能只有刚才光团所表现出来的那点儿实力呢?银白色的光团猛地收缩,然后又迅速暴涨,浓郁的银白色光芒不断变换着形状,很快便摆脱了曼珠沙华的黑红色光芒,向着曼珠沙华没有了黑红色光芒保护的本体而去,一时间竟是包裹了它的本体。

  这一招类似于调虎离山之计,咒术虽然暂时给予了容祈强大的力量,可计谋却都是要自己安排的。曼珠沙华明白了自己上当受骗了,本体的红色光芒隐隐在银白色光团之下努力闪耀,似是想拼命挣脱出来,可惜已经失去了先机,没法摆脱束缚。

  而留在外面的黑红色光芒,因为失去了本体的支撑,竟是一点一点萎缩,逐渐消失在空气之中了。

  没过多久,曼珠沙华本体也不再挣扎,这么一颗银白色的光团逐渐下降缩小,落到容祈手里时,已经只有眼睛珠子大小了,显得格外无害。

  银白色光团逐渐淡去,曼珠沙华失去了莲花本体,就以一颗珠子的形态,静静地躺在容祈手中。所有人都小心翼翼地,唯恐曼珠沙华再次暴起,容祈朝帝卿看去,疲惫地笑道:“卿儿,我好累,我们回家吧。”帝卿连忙上前,搀住他,带着他闪身消失了。

  待容祈和帝卿消失之后,仿若警报解除,战场上所有幸存的人都欢呼起来,魔界失去了初尘,再加上容祈露了这么一手,收服了曼珠沙华,魔界的人自然也是极其识时务的,主动灰溜溜地离开了。整个圣界都欢腾起来。

  帝卿带着容祈回到了容家两人的院子里,上下打量了他一阵子,却怎么也没发现他哪儿受伤了。容祈对帝卿笑笑道:“哎呀,我没事儿,别忘了,爷爷把自己大半的灵力都传给我了呢,我怎么可能受伤嘛。”帝卿还是觉得哪里有点儿古怪。

  “好了好了。”容祈笑着道,“就是有点儿困了,这大战持续了这么久,不眠不休的,我去好好补个觉哈。卿儿,帮我处理一下战后的事情,好不好?”

  帝卿无奈地看着他,点点头,离开了。

  待帝卿离开之后,容祈安静下来,盯着自己的指尖,愣愣地看了一会儿,继而自嘲地一笑,脱力般的靠在椅子上,他并没有睡着,而是目光漫无目的地游离着。

  几天之后,帝卿还是发现了容祈的异样,容祈竟然失去了所有灵力,变得跟个普通人一样了。看着可怜巴巴地看着自己的容祈,帝卿真是又气急又心疼,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

  “卿儿。”容祈可怜巴巴地叫唤着,小心翼翼地拉了拉帝卿的衣角,“我只是,我只是自己一时间还接受不了,所以就下意识不告诉你了嘛。”

  帝卿无奈,缓和了神色:“好吧,但是以后,你可一定要告诉我呀。有事情,我们应该一起分担,不是吗?”

  “是。”容祈坏笑道,“那我们成亲吧。”

  帝卿闻言,微微一愣,倒是没有反对,而是抿嘴,略有些害羞地一笑。

  几年之后,帝卿在庭院里靠着椅背晒着太阳,有一个小男孩和一个小女孩,长得都是一副难得的好相貌,估计十几年之后,又要祸害不少的人,此刻,正在院子里嬉戏追逐。

  “容归,容九,你们两个,跑来跑去的,就不累的吗?”帝卿温柔地说着,没有任何责怪的意思。

  容归和容九听了自家母亲的话,没有停下脚步,反而齐齐灿烂地朝母亲一笑。

  帝卿无奈,这么皮的个性,倒是有点儿像容祈了,正念叨着,某人从院外踱步而入,依旧是那般的容颜绝色,他走到帝卿身边,轻声欢快地道:“娘子,我的灵力恢复了。”

  帝卿微讶,继而惊喜,如今的日子,可真是再美好不过了。

  (全书完)


  (https://www.xszww.com/html/88/88726/11900551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szww.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