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重生90之全能痞女恋霸少 > 第004章 别动!(4、5、6、7合并章)

第004章 别动!(4、5、6、7合并章)

  “木叔,您来了?”

  就在木桃正YY着战淮南的时候,沈军旗从一众人中走了过来。

  虽也是正装笔挺,却有着君子润如玉的气质。

  “嗯,沈家小子,生日快乐啊!”木远山一副长辈样儿,木桃听着这个酸,这个两面派老爹!

  “木叔,这个就是桃子妹妹吧?”沈军旗看着至始至终都没有看自己而是在寻找着什么的木桃。

  这个女孩儿长的真的好看,比自己见过的所有的女人都好看。

  而且,她是为数不多的看见自己却不被自己吸引的女人。

  嗯,不错。

  “啊,来来,介绍一下,这个就是我女儿,木桃。”木远山一提女儿马上笑呵呵。

  “你好,桃妹妹。”沈军旗礼貌伸手跟她打招呼。

  木桃找不到战淮南,有点闹心,看了一眼沈军旗伸过来的手,扬了扬眉冷淡地说,“甭客气,叫木桃就行。”

  还桃妹妹,我还桃太郎呢!

  沈军旗也不恼,收回手,依然一副君子笑,“木桃妹妹,你在找什么?”

  木桃这时收敛心神,总不能当着这么多人面说自己在找战淮南吧?

  “厕所。”她终于看向他,吐出两个字。

  沈军旗听到后,几不可查地微皱眉。

  农村养大的,再怎么也是粗鄙了点儿。

  “洗手间在楼上右转走廊尽头。”他依旧彬彬有礼。

  “谢谢啦!”想着战淮南不在楼下肯定在楼上,她高兴微笑一下,媚眼如丝、露出两个小梨涡。

  饶是沈军旗见过无数美丽的女子,此刻也忍不住失了心神。

  美呀,粗鄙也挡不住这娇艳!

  不待他回神,她已经举步匆匆上楼,那模样,好似真的很急。

  “这丫头,老是没有个女孩子的样子,哈哈!”木远山笑着对沈军旗说,话语虽然是责备,但是语气里的宠爱却是掩饰不住。

  “木桃妹妹很是可爱。”沈军旗亦是眼光追随含笑。

  “木叔,”待木桃已经不见了影子,沈军旗才对木远山说,“我父亲他们都在那边的茶室,您请跟我来。”

  大厅里依然觥筹交错、音乐震天,仿佛刚才对于木桃的种种都不曾发生。

  这厢大厅里倒是一片祥和的景象,楼上某个角落却是暗藏惊心。

  战淮南不停低咒着自己的大意,刚才就一直顾着找木桃那个小丫头片子了,一不小心着了白月的道儿了。

  眼下自己浑身冒火,下面某个位置明显的突出,他死死抵着门,不让自己出声。

  妈的,门外面白月那个biao子,正四处找自己呢!

  想爬上自己的床?门儿都没有!

  自己可是特勤之王,这点儿药挺不过去,就白参加那些个魔鬼训练了。

  只是特么的现在自己脑子里为什么老是出现木桃那丫头的样子?

  再这样要玩儿完啊!

  木桃上楼便看到正在四处找着什么的白月。

  卧槽!白月光!

  害死战淮南的绿茶!

  真是冤家路窄,白月,今天碰到姐姐,算你命不好!

  不能把你怎么着,也得收点儿利息!

  “姐姐,请问洗手间怎么走?”她佯装娇憨地喊她。

  白月听说战淮南回来了,又听说他来参加沈军旗的生日会,赶紧准备了一晚上,好不容易搞到了强力魅药,想把战淮南拖上床,却被他给跑了。

  现在她有点着急,战淮南知道自己给他下药了,如果今天不搞定他,那以后自己更没机会了。

  乍一听到有人叫自己,她吓了一跳,回头看到一个漂亮得像个洋娃娃的女生,一时没反应过来。

  谁家的?

  她正想着,木桃便又开口,“姐姐,我是木家刚回来的女儿,叫木桃。”

  哦,木桃,知道,木部长的女儿,虽然不回来,可是出名着呢。

  木部长的心头肉,一天照三餐的跟院里人念叨,生怕人忘了大院里还有这么个孩子似的。

  “诶呀,原来是木桃妹妹,久仰。”白月赶紧陪笑,这木部长可不能得罪。

  “姐姐,我想去洗手间,能麻烦你陪我吗?”她假装羞怯地说。

  演戏这码子事儿也不是很难嘛!

  “这......”白月心想糟糕。

  “姐姐不方便?我看你是在找什么吧?要不你陪我去完洗手间,我陪你找?”

  这个白月光,肯定没憋什么好屁。

  “诶呀,不用不用,我没找什么,走吧,我陪你。”她赶紧摆手说着。

  战淮南有可能已经走了,自己也不能得罪这个木家女儿。

  木桃笑着道谢,便跟着白月去了洗手间。

  三分钟后……

  白月华丽丽地被她打晕,裙子撕了八、九、十……多……个洞,扔进厕所里了!

  哼!臭女人!让你害战淮南!

  今天没办法弄死你,你给姐等着!!

  她傲娇地拍拍手,不可一世地拽成二五八万大踏步地朝外面走去。

  突然......

  “啊!唔......”还来不及反应,一双大手便一把把她薅进一扇门,然后哐地关上。

  动作只发生在一瞬间,她觉得一阵头晕目眩,便撞入一个怀抱。

  喊叫的声音还没出口,一只手便捂住她的嘴,“小妞儿,别动,是我!”

  战淮南!?

  战淮南……?

  呀!!!真的是战淮南呀!

  木桃这个激动啊!呜呜被他捂着,只能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他,里面全是秋波。

  战淮南见她不动了才松开手,但还是将他纳在自己与门板间。

  “小丫头片子,哥等你等得啊!”

  他浑身的绷紧,原本已经平复得差不多的药性在见到她之后又开始叫嚣。

  “南哥……”木桃这世才第二次见他,难掩紧张。

  我去了!能有点儿出息不?她暗骂自己。

  “南哥,你怎么跑这儿来了?我找你半天!”

  她话倒是没什么不妥,但是这具身体好像天生就有着魔力,一颦一笑都自然动人。

  战淮南看着这样的美人儿,颈上青筋爆出。

  管他丫的那么多!他粗鲁地一把将人狠狠拥入怀里,起了想吓唬她的心:

  “妞儿,哥为了等你,着了道儿了,现在需要女人解毒,你说怎么办?”

  那语气里的劲儿……啧啧!

  木桃感受着这熟悉又陌生的怀抱,感觉自己就要融其中!

  仰着头,她大剌剌直视着跟前23岁帅到掉渣的战淮南,想起前世他死的时候,自己如何嘶吼也无法触及,心脏生生地疼起来。

  前世,她那么依赖他,只恨她无法行动、不能言语……

  此时,这活生生的人就在眼前,还拥着自己……好特么的想哭啊!

  “小妞儿,哥问你话呢!”他感觉越来越难受,顶了一下走神的她。

  谁知这一顶,竟让自己颤抖了一下。

  干!他几乎在用他身为特勤之王全部的定力了。

  “啥?”她从回忆里抽离,一脸呆萌的傻样儿,动人的不要不要的。

  “哥哥中了药了,眼前只有你,你说怎么办?”

  丫头片子,真特么能勾人儿,自己看着她就快要了命了!

  “中药?”法克!原来上辈子是这么回事儿啊!

  “哥,哥,那个,这药能挺过去不?”

  虽然她也挺期待他有结果的,但是,要动真格的,她也有点儿胆儿颤。

  “要是挺不过去你准备咋办?”战淮南眯着眼,好整以暇地睨着她。

  “那……那……”木桃也不知道怎么办,她也没真的准备好呢!

  这才变成人半天不到,她都没好好学“做人”呢!

  去特奶奶的!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墨迹个P!

  心一横,她索性一咬牙一闭眼,对准他就狠狠一个吧唧!

  完活儿!

  *

  一阵“兵荒马乱”……战淮南放开她……

  “小妞儿,别让哥犯错误。”这小人儿都不知道成没成年呢!

  “嗯?犯错误?”木桃有点回过神了。

  “犯错误娶我不就得了!”前世他跟木桃不就是嘛?怎么到自己这儿停了?

  “丫头,你就这么想嫁我?”他笑得痞里痞气的,用手捏着她。

  “南哥,你可别误会,我这是对你!”

  别人敢碰老娘,老娘早灭了他了!

  “你这小丫头,真特么合哥的口味儿!”他感觉自己已经冷静差不多了,又狠狠啵了她一下。

  “南哥,你劲儿过了?”

  木桃看着他,感觉到他的变化。

  自己心里的英雄果然不是一般人,无论上辈子还是这辈子,都是神话来的!

  等等!

  那前世是什么情况?

  怎么到自己这儿怂了呢?

  平行时空神马的,事情还带错乱的?

  “小妮子,别逗哥,哥这可是心疼你,怕伤了你呢!你再问,我可特么的不保证了!”

  再提这事儿,自己特娘的都感觉自己都要变身了!

  木桃有点儿失望。

  前世可不是这么个剧本呀!

  “姐可没在怕的!”

  自己就是奔着这个来的好不?

  说好的强娶呢?

  平行时空,到底还有多少事儿不一样啊?

  “嘶……丫头片子!还敢跟哥装大!”

  这个小丫头,自己越看越稀罕,怎么回事儿?

  想他战淮南,在特勤那里可是出了名的和尚性格,那些个什么花花草草的,平时看一眼都觉得麻烦。

  这个胆儿大的小丫头片子,刚看第一眼,就受不了的被摄了魂儿了。

  就是那种打心眼儿里痒痒着的感觉。

  难道这就是人家说的“一见钟情”?还是“缘分”什么的?

  管他大爷的!

  自己既然稀罕,那就是稀罕了,管他三七二十一还是四七二十八的!

  话说自己现在这操行,让许大鹏那几个孙子看见,得埋汰死自己!

  “南哥……”木桃也不恼,酥软着嗓子撒娇。

  “乖嗷……现在时候不咋对!”

  这声“南哥”叫的,听着舒坦!

  “那啥时候对?”

  木桃看着他,心里虽然有点儿小遗憾,但是也美滋滋的。

  “啧……你这小妮子,不知道害臊么?”战淮南帮她整理着,捎带着逗她。

  “姐跟你的字典里,还真有这俩字儿。”跟别人还真没有。

  前世他天天揣着她,她每天听着他的心跳,跟他经历同样的事情,慢慢的他就成了她的一部分。

  虽然他看不见,但她每天为他心跳的次数,她特么的自己都数不过来了。

  战淮南!战淮南!

  他的名字就写在遗书上,刻进了骨血中,融入自己的灵魂里,自己原以为永远无法触及了的。

  此刻的他,还是一个大男孩,吊儿郎当地靠在墙边站在自己面前,虽不是她记忆中那个中年面瘫中校,但仍是那个让自己牵挂了半生的人。

  前世的后来,他死后,自己本该被交给木桃的,可是他死前最后一刻,看着不顾一切冲出来的自己,告诉他的手下,要遗书下葬。

  木桃那个女人,永远都不会知道,她愚蠢地错过了一个多爱她的男人。

  室内有些闷热,一步的距离,似乎都能闻到他身上散发出的荷尔蒙气息,扎扎实实暖着她的心。

  上辈子到底怎么回事儿,木桃也没法儿知道了,这辈子看这样儿他俩今天也发生不了什么事儿了。

  她深刻的怀疑,上辈子的事儿还有蹊跷。

  战淮南看着眼前这个长得好看勾人儿,性格有点像个小子的美人儿。

  “臭丫头!处过多少小对象了,这么会?嗯?”

  好大的一股酸味儿啊!

  “你吃醋?”

  木桃媚眼弯弯看着她,邪媚地笑着,一边嘴角勾起,露出一个梨涡。

  擦!

  战淮南双手环胸,看着眼前深情款款盯着自己的人儿,饶是他脸皮再厚,也有点不自在起来。

  “丫头!我说你……是不是喜欢哥?”

  “对呀!”

  木桃学着前世木桃直播时,风情万种地拨弄自己的头发,回答得没羞没臊的。

  我擦!

  他战淮南也是这大院里优秀的存在,23岁的全能之王,喜欢他的姑娘都能绕C市一百个圈儿了,但是可没有人敢像眼前这个一样胆儿大到什么都敢说的。

  “这么直白?”

  小丫头,挺不矜持啊!倒是战淮南有点儿尴尬地用手摸了摸自己的板寸。

  “你不喜欢?”她仰着头、挑眉。

  “我特么喜欢得都快疯了!”

  战淮南几乎是用隐忍的嘶吼声喊出这句话的。

  一向对女人都没感觉的他,此时,只觉有种说不出的愉悦感,从心尖儿里一直到了嗓子眼儿,甜的哪!

  特么的!不管了!

  对味儿了自己就得先霸着!

  他刚想上前一步,再拿点儿福利,耳朵一竖,特勤之王的敏锐让他察觉到有动静。

  “小妞儿,有人来了,你先走。”

  她毕竟是个女孩子,让人看见跟他共处一室对她名声不好。

  他是不在乎这个,但是他在乎她!

  木桃也是听到动静了的。

  这么说吧,现在的自己,应该不比战淮南差多少,毕竟现在的战淮南才23岁,比起20多年后的他,还是嫩点儿。

  自己在他身边20年,跟着他训练、出任务、出生入死,身经百战,早已经将他一身本事学了七七八八。

  “啵!”她不慌不忙朝他逼近一步,踮起脚尖儿照着他的脸就是一口。

  “这里我盖章了就是我的了嗷!“(o^^o)”

  说完,不待他反应,飞了个媚眼给他,迅速开门闪了出去。

  那动作,帅了战淮南一脸。

  又被撩了!

  他笑嘻嘻地摸了摸自己被亲过的地方。

  丫头片子!真特么会抓人心肝儿!

  身手看这样儿还挺好!

  自己一年不休一回假,这突然回来,居然还是捡到宝了么?

  擦!擦!擦!

  这兴奋到就是想爆粗口的感觉,简直了!

  木桃出来后急速四下查看一番。

  判断声音是从楼梯方向过来的,听步伐声应该是自己便宜老爹,似乎还有几个其他人。

  她立刻调整了表情,换上一副惊恐状,待声音逼近,才假装匆匆往楼梯方向象征性奔两步,顺便故意甩掉一只鞋。

  刚才战淮南才精心给她拽好的裙子也让她胡乱抓了几下。

  当然,还有她秀丽的长发。

  正在上楼寻她的木远山身后跟着沈军旗还有几个大院的丫头小子,看到自己宝贝女儿这狼狈模样,吓得魂儿都要丢了,赶紧跑着上前。

  “桃儿,乖女儿,这是怎么了?”

  他紧张得扶着木桃上下打量。

  “老爹,厕所有坏人!”

  诶呀呀,真是不好意思,自己现在这副模样刚好就是以前自己最讨厌的木桃在网上的绿茶德行。

  要说这些年,除了把战淮南的本事学会了,木桃那些个乱七八糟的套路,她也是不小心见到的都会了。

  没想到,还挺得心应手的。

  “什么?”木远山怒吼一声。

  “岂有此理!大院儿是什么地方?居然还有狂徒!”

  他真是气坏了,中气十足,连木桃都惊了。

  我靠!这便宜爹发起脾气也挺man的呢!

  木远山这个后勤部部长也不是白给的,年轻时的战功自不必说,手腕儿也是一等一的。

  就是在自家女儿面前立不起来而已。

  “小郭!小郭!赶紧给我查!逮着是哪个兔崽子给老子直接送来,老子毙了他!”

  “是!”

  木桃感觉自己老爹要是有胡子,现在肯定吹起来了!

  啧啧,对自己还真是好啊!

  她都有点儿要感动了!

  “乖女儿,你有没有受伤?”

  木远山吼完立马换了副嘴脸,那个心疼样儿啊!木桃瞬间收回自己的感动。

  这个女儿奴便宜爹!

  对木桃那么好干嘛?

  不对呀!自己现在不就是木桃?

  Sorry啊!自己这进入角色还是有点儿慢。

  “我没有,可是有一个姐姐,她好像......还在厕所里。”

  卧槽,自己是不是太生气一时间没把握好分寸,下手太重了?

  白月怎么还没动静?不会给打死了吧?

  “姐姐?”

  一旁的沈军旗终于有机会插上话了。

  “什么样的姐姐?”

  他有点儿着急地问。

  刚看见木桃他也吓了一跳,听说她没事刚松了口气,这又听到可能有个受害者,顿时又不淡定了。

  自己的生日会,安保没做好,岂不成了笑话?

  也的确是他大意,心想舞会和表演都在一楼,二楼除了去洗手间没人来,便没有放任何人看着。

  “想不起来是哪家姐姐了,上楼就看见她在找什么,然后她陪我去厕所,一进去我们就被打晕了……”

  木桃摆出一个她记忆中木桃求礼物的时候最楚楚可怜的表情。

  她这个表情,含羞带怯、眼波流转、朱唇轻咬、皓齿微露.....

  都四十多的人了还那么勾人儿,现在自己还是花娇一般的年纪,肯定迷死人。

  的确,看她这副表情,沈军旗登时就被迷得一塌糊涂,差点儿忘了正事。

  “我在农村长大,脑袋硬啊,撑着一口气没晕,趁着他打那个姐姐的时候跑到一个房间反锁了门,之后就挺不住晕倒了。”

  编,编,编,脑洞啊,赶紧开!

  “然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她低下头,不再言语,仿佛一幅受惊的表情。

  其实,她是编不下去了。

  多亏自己反应快,这么短时间还是编出来了。

  木远山赶紧安慰她。

  “乖桃儿,别怕,爸爸在呢,没有坏人了,别怕......”

  说着还小心翼翼拍着她的背。

  怕个毛线啊怕!自己就是那个最坏的人好吗!

  ------题外话------

  小伙伴们,第4.5.6.7章未删减版,进正版验证群文件找吧,下章合并完也不合格,Q群号:666707745,答案:木锦

  看文的时候如果发现标题不对或者有的接不上,那就都进群吧,社会你狄姐为了不影响你们看文已经尽量都合并章了,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还会红,大家就自己进群找可好,么么哒!~

  (https://www.xszww.com/html/88/88563/3323407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szww.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