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雪落失心

第一百九十四章,血凤落羽

那是一只红色的燕子剪刀的尾巴,圆圆的的眼睛哦,小小的身体。

        它和普通的燕子外观大体没有任何区别。区别就是他是红色的,它的羽毛仿佛会低血而他的眼睛。确实透亮的清明,夹杂着童趣的单纯。虽然同为红色,但不凶残。没有那试试的感觉。只是很不幸的是它确实的很凶残的存在。它的羽毛上而凛冽的杀气。屁股非常锋锐的气息。箫冰知道这个小东西是不容小觑的,因为他能感觉到这个小东西已经是杀生千万的。

        小东西,身上自然而然是有着一股杀气。但是这种伤害并不是刻意而为之的,是一种本能就像杀多了人的人,别人看了自然而然就会害怕的那种。与行秋的杀气相似。

        大眼对小眼,懵逼对天真。箫冰和铁木小心的看着血色燕子,他们决定绕路,他们必要路上耽误时间。

        两个人小心的后退,但是突然燕子飞起,瞬间便化作是一条血线,所路过的便是斩木断岩,到处是整整齐齐的木石碎块。

        卡啦,铮……

        刀砍铁盾的声音刺耳难听。

        刚才若不是铁木有麒麟盾,箫冰感觉自己已经变两半了。

        一个优美转弯,顺带斩断四五棵巨树。

        此刻小燕子在梳理羽毛,巴掌大的身体,还俏皮的一噘一噘。

        “这什么品种的燕子?”铁木的问。

        箫冰郁闷,“我那知道,这么重杀气的第一次见,翅膀够硬,跟刀子似的。”

        说完,箫冰双手打诀,冰雾,瞬间整个周围瞬间冷了不少,白色的雾慢慢浮现,刻意的遮住两人与鸟的视野。

        在视野消失的一瞬间,铁木突然快移,麒麟盾转瞬化甲,他跳起,腾空,挥刀,瞬斩。

        啾……

        鸟鸣声……

        钢铁交击的声音转瞬变成了树枝折断的声音。

        噗……

        铁木大腿被斩了,整个人像腿上被巨人重击一拳,整个人被砸飞出去,雾中有一阵风吹散片刻。

        几乎同时箫冰脸颊划出一条雪痕。

        箫冰捏紧右手,手套放光,坚冰顺手蔓延全身,以做防护。但是下一刻,他就被一股大力撞飞天空,隐约看到一道红线,耳畔突然唰的一声,身上的坚冰就咔咔碎上一块,接着就是唰……唰……唰……仿佛无数红线路过,箫冰有种被人在空中连击数百次的错觉,身上冰甲分崩离析。

        不能坐以待毙,他猛的爆发,瞬间冰冻方圆数米空间,听着耳畔咔咔……不断出现的声音,坚冰里他看到一个红色身影速度不断减弱,直到停在他的身边。一双绿豆大的眼睛与他隔冰相望。

        接着他听到,啾的一声……一道裂缝瞬间出现两者面前,箫冰心里一颤,全力办法,加大灵气释放,瞬间,包裹血色燕子的坚冰又厚了一层,那些裂纹慢慢愈合,片刻后透明的坚冰里,一只生动的红色燕子以一种飞翔的姿势定格在里面。

        箫冰刚松口气,就听见咔嚓,又裂了……

        这时候,铁木突然跳到箫冰前面,手中符咒闪烁,“天地封魔,封……”

        接着无数灵光纷飞,坚冰中出现无数闪烁符文,哪些裂缝不再蔓延,箫冰也赶紧修补裂纹。

        修完,见鸟老实了,箫冰喘着粗气,“这什么鸟啊,还带练体的……”

        铁木也喘着气,他们之所以喘气一半是被吓的呼吸不畅,一半是短时间内爆发脱力,一切几乎算一瞬间发生的,不玩命不行啊。

        “快走,这封印只能封他两个时辰,赶紧干正事……”

        随后两个人匆匆离开……

        在他们离开口,冰里的燕子绿豆大的眼睛一动,随后抖抖身上的毛,啾的一声,冲出了坚冰。而冰上却没有丝毫裂痕。

        红色小燕子歪头看着箫冰他们离去的方向,打了个大大的哈欠,随后看着坚冰,一副眼前一亮的样子,随后它飞回坚冰,啄了一个洞在坚冰的正中间,做了一个小窝,然后挪挪身子特舒服窝了进去,那表情,那是一个享受啊。

        血燕血凤凰的落羽之一,身小力大,身坚胜铁,擅长速度,可单挑宁何。所以对于箫冰这些小娃娃,自然看不上眼,但是吓唬一下绝对会干,智商比不上宁何,但是绝对甩萧影好几条街,孩子心性,喜欢吃各种毒虫,所以和幻凤是好朋友。

        ……

        铁木和箫冰有了没多远,看到了一只翻了个的巨大乌龟,它四脚朝天,在奋力的挣扎,一只大白熊在用力了推它,想让它翻过来,但是这龟太大了。

        然后此时两个动物看到箫冰和铁木。

        瞬间四双眼睛互望彼此,那熊愣了一下,鼻子对着空气嗅了嗅,然后很开心的“吼,……”,一点都不凶。

        但是吓的箫冰和铁木不由一个哆嗦,然后撒腿就跑,绕道前进。熊还奇怪的挠挠头,然后继续推乌龟。

        过了没有多久,铁木和箫冰连滚带爬的回来了,衣服破碎,身上带血,那是一个惨啊。

        在他们身后,一只黑色豹子看了他们一眼,豹眼神冷漠,随后隐进山林之间,豹子身上杀气远胜之前的燕子,总之是个更猛的,这个豹子毛发末端有一点红色,走动时,仿佛一件似有似无的红纱披在身上,这是另一只血凤落羽,血纹黑,孤傲倔强,从来不知道什么是客气。

        神兽山庄最惹不起的就是血凤,它的落羽没有白鸟的智慧,没有幻凤的神奇,但是却有个通性,就是命硬,活的长,数万年来,白鸟落羽的先知已经老死好几波了,幻凤的落羽能够与世长存,但是基本上都是死物一样的存在,烂脸也只是借用其力量。但血凤的落羽,都活的好好的。

        箫冰和铁木颤巍巍的站起来,看着懵逼看着他们的熊和龟,有种荒唐的感觉。

        这里森林是咋了,怎么遇见的动物都不正常,面前的熊比最壮的牛还大好几圈,这龟应该是谁家房子吧。

        然后熊过来了,它过来了,箫冰想逃来,铁木挣扎的要过来救援,但是刚才血纹黑下手太黑,他起不来,他扬起身子,想再爆发一次,可是他突然有种奇怪的错觉,那熊挺眼熟,然后,熊的大舌头舔了箫冰一脸口水。

        “是你?”

        箫冰想起了这熊是怎么回事了,小时候自己和萧影在森林里遇见的那只。

        哈哈,箫冰绷紧的神经瞬间放松下来,整个人躺在地上,抱着熊的头,轻轻的拍两下“你咋又大了啊?”

        “吼……”巨熊似乎很开心。

        远处的铁木见了,也松了一口气,直接卸力摔在地上喘气。

        “萧影出事了,你知道不?”箫冰“就是我那个能和你说话的弟弟。”巨熊没有听懂,依然很开心的舔箫冰。

        箫冰叹了口气。

        ……

        休息了一会儿,看着远处四脚朝天的龟,箫冰和铁木彼此无奈的看了一眼。

        铁木苦笑“起码比挨揍好。”

        “干活吧。”说些两人一熊奋力的推着乌龟。

        一边推一边垫石头,费了半天劲,才把乌龟翻过来。

        乌龟翻过来后尘埃滚滚。

        “我们是不是可以骑着它们进去?”铁木扇着眼前的尘土问箫冰。

        “你骑乌龟不?”箫冰问。

        “你开啥玩笑……”铁木郁闷。

        森林里突然起了大风,铁木突然脑袋像针扎一样,他隐约看到一个抠脚大汉坐在自己对面,说“跟我走不……”然后他想起自己八岁那年家破人亡,原因只是父亲说了一句公道话,就被财主家恨上了。

        那天家里着火了,有人闯进了家,他被母亲藏进了地窖。

        那天,他一个人进了山里,带着自己毒老鼠的药,毒死了,山里的土匪,一并毒死了进山的财主。

        他在山寨呆了很久,看着那些尸体腐烂,自己饥饿至视野模糊,他一动不动,一心求死。

        然后那个人来了。给了自己一耳光,及其粗暴的逼自己吃东西,那种被人拿手指往喉咙里塞吃的的感觉,让他至今都瑟瑟发抖。

        那年自己不想生不如死,主动吃饭,活了下来。

        那会儿那人还得瑟“我当年就是这么养鸟的……”

  https://www.xszww.com/html/87/87536/6201125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szww.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