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与王平的第一次见面

“李永安腹有鳞甲,必不会久居人下;苟利其身,如若你能献祝鸡翁之术与他,则他必然心动而保你。”

        这便是当初廖立对冯永说的保身之计。冯永当时还信以为真,认真地考虑了一下他的建议——李严还会风光好几年呢,把老子逼急了,去投靠李严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偏偏就在这个时候,赵广偷偷地跑过来告诉冯永,前次来他府上寻衅的关家管事被打断了腿,扔到街上没人管,同时关家宣布此人与关家再无联系。让当时的冯土鳖还有点懵逼,自己的面子啥时候有这么大了?

        后来赵广又一副“我有机密内情”的神情告诉他,廖公渊因为举止浪荡,不符合官员形象,被丞相叫过去训斥了一顿,还罚了俸禄。同时成都城里还有几家大粮店因为前期传播谣言,不按规范经营,被迫关门整顿。

        这三件事看起来没有任何关联,可是赵广把它们放在一起说,就明摆着告诉冯永,这三件事都有关联。这时他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这件事情似乎远没有自己想像中的那么简单。自己竟然在不知不觉中成了世家与诸葛老妖双方博弈的一个引子。而赵广告诉他的这些事,大概就是诸葛老妖对他前些时候示警的回报。

        那关家管事竟然是世家的棋子,而且只能算是第一步棋子。他故意激怒冯永,不但让他把关家得罪地更深,更重要的关张赵马四家这样就没办法学到祝鸡翁之术,直接斩断了新贵的一项来财源。

        然后廖立出现,唆使冯永去投奔永安的李严,从而挑起两位托孤大臣的矛盾。李严会上当吧?按冯永从后世看历史的发展看来,李严有很大概率上当。

        对李严的评价,廖立说得一点没错:腹有鳞甲,不甘久居人下;苟利其身,自身的利益看得比什么要重要。为了祝鸡翁之术,他肯定会保下冯永,那么他与关张两家的矛盾必不可解,甚至还会拖着赵家下水,那么诸葛老妖怎么可能袖手旁观?

        至于关家的管事是如何成为世家的人这种小细节,反而是最不重要的细节!

        妈了个鸡的!

        在世家看来,自己在这个局里完全是个小卒子,完全没有一点发言权!

        唯一让世家们没想到的是,冯永这个土鳖从头到尾就知道李严这货就是个水货,根本没可能玩得过诸葛老妖,所以他只没被逼到最后关头,就会一直把宝压在诸葛老妖这边,让他们的计划直接破产。

        冯永让赵广去了解廖府的情况,只是在验证自己的想法。很显然,赵广带过来的消息一点没出自己的意料。

        卒子又怎么啦?卒子也是有尊严的好吗?小兵过河当个車没听说过吧?

        于是冯土鳖决定要反抗。

        当然啦,现在的冯土鳖还不能高调地反抗,现在的他只能偷偷摸摸地反抗。

        你世家不就是因为一手掌握物质财富,一手掌握精神财富,所以才这么牛逼么?现在天下大乱,土地遍地都是,只愁没人去耕地。老子了不起再整个八牛犁出来,不信还弄不过你?汉语拼音不要太牛逼,我才不管你直读切韵啥的!来,跟我读,日完俺——软!

        你培养一个读书人要十数年?老子教完拼音就能让他们自己认字。

        所以说,不管怎么样冯土鳖也是有点反抗的底气的。

        虽然目前冯土鳖还没有这么牛逼,因为他现在还在苦逼地对《说文解字》进行繁体与简体的相互转化。等转化完了,他就直接来个中译中,弄个简化版的《新华字典》出来,那个时候他就有底气说这个话了。

        等日后老子弄出了《新华字典》,才不管读书要什么天分不天分的,管你什么世家门阀,老子庄上的小娃娃都能吊打你们世家子。

        不可否认的是,世家搞冯土鳖也不是无缘无故的。前些日子“巧言令色冯郎君”所干的事情,估计还记在大大小小世家的小本本上——妈的让老子血亏的事情,哪能说忘就忘?

        对此冯土鳖也是心知肚明,但他仍然是想反抗一下的:我只是说出了诸葛老妖想做的事情,至于这样下这般的狠手?再说了老百姓都快吃不上饭了,你们这样搞,良心不会痛吗?

        世家表示哪来的老百姓?全是黔首!那是可以被当作人看的吗?不都是两只脚牲畜?

        所以这就注定了蜀汉政权永远没办法与本地世家和平相处,刘备和诸葛老妖的理想是把被当作牲畜的黔首地位提高那么一点点,至少可以达到被称作百姓的地步,可是世家不愿意啊!黔首成了老百姓,那不就是从我们的嘴里抢食吗?果断不能忍啊!

        王家终于能出个读书人了!当王平知道这个消息后,欣喜若狂。大清早地就开始催促府上的人准备拜师礼。

        王训这老实娃子说了一句“实不是拜师,只是先跟兄长识字读书,以后有机会才引荐给师门。”同时怀疑自家大人这般隆重是否应该,然后就被王平一巴掌扇到墙上。

        “咱王家非汉人,世代为人所轻贱。你老子我年轻时想识字,不知求了多少人。即便是受尽白眼,到头来仍是目不识丁。没奈何拼了这条老命才换来这么一个小小的偏将之位,这一辈子估计也就这么着了。但你却是比你老子气运好,既入了赵郎君的眼,又遇到贵人愿意教你识字,我便是散尽家财又有什么?”

        “家财散尽还可以再攒回来,但这识字读书,却是可以世代传给子孙的宝物。岂是区区浮财所能比得了的?”

        只是王平终究是一个降将,原本在成都就只有一个小小的院子安身,委实家底没多少。即使把自家里的东西全搬了出来,也只勉强够装满一辆马车。

        这上门礼确实是少了些,王平有些担忧。

        相比于满车的礼物,冯永更好奇的是王平这个人。

        眼前这位身材矮小,神情仓促的中年汉子,虽然身上还穿着一件锦袍,但却完全没有穿出这件昂贵衣服的气度,反倒是给人一种乡下土老财进城的感觉。看得出来他平时应该是极少穿这种衣服的,时不时的拉一下衣服,显然很不习惯。

        如果是换别人,或许还会对眼前的这个男人进行笑话一番。

        王训低着头,远远地跟在王平身后,估计也是觉得自家大人穿得比较丢人,又有些害怕冯大兄会笑话,怕自家大人被看不起。

        虽然往日里看不起自家的人多了,可是王训却犹为在意冯永的看法。让他松了一口气的是,冯永没有半点笑话的意思,对着自家大人行了一个后辈礼:“小子与子实兄乃是兄弟,将军即小子长辈,何以如此折煞小子耶?”

  https://www.xszww.com/html/87/87517/6188337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szww.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