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人口买卖

所以说要不怎么叫诸葛老妖呢?这一招直接就把南中给掀了个底朝天!短时间内没有了青壮,你还叛个鸟?等时间久了,蛮族已经被安排妥当,有活干,能吃上饭,南中大族再牛逼,没人跟着你干,你能做什么?

        当然还是有不服的,但李恢就是专治这种不服。

        “南夷复叛,恢讨灭之”,就是史书的记载,也是说后面的叛乱根本就是小规模,再也成不了气候,当地守兵轻轻松松就可以扑灭。

        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李恢后面一直在干着和诸葛老妖前面所干的事情,平乱,然后把些豪帅首领拉去都城当人质,就像是诸葛老妖把孟获弄到都城当官一个路数,最后就是迁数千个部落到各地,让他们去恢复生产。

        至于平乱之后,是拉走了耕牛,还是牵走了战马,又或者是把各种贵重物品收集起来上交国家,那都是平叛大义背后的小故事,不值一提。

        想到这里,冯永突然想起来,自己好像刚才不就是在和李恢的儿子李遗在讨论人口买卖?

        “我*****”冯永直接就暴了一句,原来在平南中之前,诸葛老妖就已经在贩卖人口了!原来这个时候李恢就已经是诸葛老妖的铁杆了!

        怪不得诸葛老妖两年后在南中坑蒙拐骗干得这般顺手,原来人家这个时候就已经想到了平完南中后要干什么。

        想到这里,冯永心里咯噔一下!

        药丸!

        如果说李遗贩卖人口是诸葛老妖的授意,那自己要这么多僚人,岂不是一口撞到了诸葛老妖手里?

        “他便是如此说的?”

        丞相府内,诸葛亮正在批阅文书,听到李遗回来禀告后,略有些惊讶地抬起头。

        “正是。”李遗恭敬地回答。

        诸葛亮站起身,来回踱了几步,自言自语道:“便是他家新近赏赐的那五百亩地,也不用这般多人耕种。为何他竟如此开大口?”

        “莫不成真心谋不轨?”

        李遗在一旁试探地说了一句,除了心谋不轨,他实在是想不出冯永突然要这么多人口仆役的原因。

        诸葛亮摆摆手:“断然不可能。此子虽是个滑头,但也是个明白人,不可能如此轻易让人握到把柄。”想了想,他忽然笑了,“如此大的动静,他如果真是内心坦荡,这几日必然会想方设法知会我,等等看吧。”

        事实上诸葛亮此时更想的是哈哈一笑:竖子看汝这回往哪跑?

        “那侄儿还要不要把那些僚人卖给他?”

        “他若敢买,你便卖。”

        那竖子若真买了,那不是更好?

        “阿郎缘何如此高兴?”下了书房,回到后院,黄月英看到诸葛亮的神情,不禁笑问,“可是有什么喜事?”

        “没什么喜事,只是想到那滑头小子不日将来府上,所以心里高兴。”诸葛亮的嘴角吟着一丝笑意,怎么也掩饰不去。

        “滑头小子?是何人?”黄月英奇怪地问道,忽地反应过来,“便是冯庄那小子?”

        “除了他还有谁?”

        “他不是对阿郎向来避而远之么?怎会送上门来?”

        冯永对诸葛亮的态度,别人不知道,黄月英可是知道的,说是避而远之,那是最准确不过。

        “就是自己送上门来。”诸葛亮捻须一笑,“这小子若是安心种地便罢了,偏偏学那些世家想要蓄奴,我岂能让他轻易如愿?”

        “蓄奴?莫不成他寻了李大郎,想要买些僚蛮?”

        “何止是买些?”诸葛亮冷哼一声,“他便是想把李大郎手中的僚蛮全部买下。”

        “他哪来这么多钱?”黄月英惊呼一声。

        问题的重点不应该是他为何要买这般多的僚蛮么?

        诸葛亮“啧”了一声,“等这两天看看,他究竟要做什么。”

        关于把养鸡之术卖给关张赵马四家却没有卖给诸葛家,冯永其实知道这事自己做得确实不怎么周全,虽然事情的起因是因为诸葛老妖给他挖了一个坑,然后冯永觉得心里不太爽,故意选择性失忆。

        但有个段子不是说过吗?领导生病住院了,虽然他不一定记得谁去看过他,但是谁没去看他肯定记得。领导可以任性,可是作为下属的,你在人家手下混口饭吃,哪来的资本任性?更何况是像诸葛老妖这般的大领导,坑你是看得起你!

        所以冯永觉得,还是应该弥补一下,于是打算选一个黄道吉日进城,去丞相府上拜访。哪知道还没等他行动,丞相府就派人来传话,说是这几日天气炎热,丞相夫人想吃冰酪了,让冯永带些冰酪给夫人送去。

        原来黄月英这么任性?冯永当时还有点嘀咕,也没听说在历史上有什么不好的名声啊!如果不是进了丞相府内看到的人是诸葛老妖,冯永差点就相信自己是真的给丞相夫人送冰酪来了。

        “怎么?不想见到我?”诸葛亮与黄月英正对弈,落下一子后,拿起手边的碗喝了一口茶,眼睛却是看也没看冯永一眼。

        “哪里哪里,小子只是觉得丞相国事繁忙,未曾想到还能见到丞相,实是大出意料之外。”冯永想行礼,可是看了看怀里抱着冰酪罐的提篮,只好弯了弯腰以示恭敬。

        黄月英便示意旁边的侍女把提篮接过来。

        “你是在说我怠政吗?”

        好大的一顶帽子!现在蜀中哪个敢这样说你?

        冯永一副诚惶诚恐的模样道:“丞相为群臣之首,当宜总揽全局,只需督促下属各司其责,便可拱手而治。丞相平日若时有闲暇,就说明各人尽职,如若时时繁忙,则说明职责不明。如今丞相悠闲手谈,这不正是好事吗?”

        只听得“咭”地一声笑,一个小小的脑袋从石桌后面探出来,脆声道:“叔母,这冯郎君又在哄骗叔父了!”

        冯永脸一黑!

        小妹妹,枉我用冰酪给你投食这么多天,竟然一见面就给我说这个话?

        黄月英把张星搂在怀里,带着笑意说道:“四娘不得胡言。”说完后,便深深地看了一眼诸葛亮。

        诸葛亮倒是没有注意到黄月英的眼神,此时的他终于抬起头来看向冯永:“汝认得杨子昭?”

        杨子昭是谁?杨家将我倒知道。

  https://www.xszww.com/html/87/87517/6188335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szww.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