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蜀汉之庄稼汉 > 第五十四章 推销

第五十四章 推销

同一时间,赵府。

        赵云做为如今蜀汉最老资格的军头,自然不像王平那种苦逼一样,除了沐休日能在家休息,其余天天地跑去上值。他现在是除非朝中有大事,皇帝或者丞相要找他商量了,才会去晃悠一圈,剩下的时候想干嘛就干嘛,日子过得舒坦。

        当他看到自家二儿子赵广从外面回来后,不禁皱了皱眉头:“二郎为什么如此早回府?”

        大人,我是你儿子,我回自己家,难道有什么奇怪吗?

        赵广一脸的忧伤,他又不像他大哥,是注定要承他老爹爵位的,而且目前有正经官职在身,正在努力攒资历往上爬。而自己只不过是被封了个散职,混吃等死罢了。

        “回大人的话,今日兄长……”赵广舌头打了个磕巴,“那冯郎君被丞相府的人叫了去,说是叔母想吃冰酪了,要冯郎君亲自送去。”

        “这些时日那冯小子又做什么坏事了?”

        “啊?大人为何如此说?”赵广愕然。

        看着自己儿子一脸的蠢像,赵云就想直接抽他。

        “你叔母是何等人物,别人不知道,你还不知道?怎么会这般骄纵?”

        “大人的意思,是丞相借叔母之名见冯郎君?”

        “不然我为什么要问你这些时日那小子做了什么?”

        “也没有特别之处,只是前几日见了那李大郎一次。”

        “哪个李大郎?”

        “便是那李文轩。”

        赵云是何等人物,他的消息灵通程度可不是王平那种小小的牙门将所能比的,当下便想到了事情的关键点:那小子家里有新赏下的五百亩地,买些奴仆回去耕种也是正常,但如何就惊动了丞相?

        要不说见识限制了想像力呢?作为汉代土著,赵云怎么可能想像得到冯永那种非法穿越人士的疯狂大胆程度?竟是想要把那李文轩手上的僚蛮全吃下去。

        对于冯土鳖来说,后世历史书上的“黑奴贸易”,那都是以亿为单位来计算的,几百个人,算什么?

        赵云想了老半天,也没想出个究竟,只好放弃,转口问了一句:“这些时日,你日日在那冯庄上厮混,都学了些什么?”

        自己这个儿子自丞相夫人去过冯庄后,按说再没道理留在那里,可没想到那日回来后,便如那冯癫子一般发了癔症,说要继续留在那冯庄学兵法。当真是可笑!兵法岂是那么容易学到的?兵家历来为帝王所重,又为帝王所忌,兵家之学,无一不是稀世珍宝,能学到的人,哪一个不是老天眷顾。

        老夫这么打了一辈子仗,这带兵打仗之道,靠的还是自己沙场拼杀,生死之间领悟出来的。若是当年能有幸学到兵法,这五虎第一第二不敢说,但第三却是可以试试的,何用轮到五虎之末?当真是憾事。

        不过赵云原本也没指望这个儿子能有什么出息,他自身又不能承爵,只要不学那些游荡子,其他的也就任他去了。

        “回大人,那冯郎君这些日子教孩儿的兵法名曰三十六计,如今只学了四计。”

        “沙场之上,瞬息万变,只有三十六计能做甚?真是胡闹。”赵云斥责道。

        别人不清楚,赵云自己还不清楚那小子的底细?他的师门是杂家,又不是兵家。沙场上最怕的就是这种半吊子的将军,半桶水还四处晃。遇到小虾小蟹还好说,遇到对手是打老了仗的,害了自己性命也就罢了,害死三军将士的命才是最要紧的!赵括被人笑话了多少年?估计还会被一直笑下去,他可不想自己家的儿子也这样。

        反倒是没学过兵法的人,知道自己不擅带兵,就会处处小心谨慎,比那半吊子还会多一些活下来的机会。

        与其去学那半吊子兵法,还不如多学点武艺,将来沙场上还多一分保命的机会。

        “竖子!过来,与吾到演武场练武!”

        赵云看着自家儿子一脸沮丧的表情,当真是气不打一处来,喝骂道。

        赵广一听,脸都绿了。

        同样脸绿的还有刚被赶出院子的冯永。

        穿越前玩个网游,加入个公会被会长黑装备,玩个英雄联盟,选个adc被辅助黑小兵黑人头,现在穿越过来,想发点小财还被诸葛老妖黑创意——简直了!

        被诸葛老妖赶出来的冯永哭丧着脸,还没走出丞相府呢,就又被人拦下了,说是丞相夫人要见他。

        见就见吧,反正这回也是以给丞相夫人送冰酪的名义过来的,不见上一面也说不过去。

        “丞相和你说了什么?值得你这般神情?”黄月英正在给小张星喂冰酪,看到冯永这个表情,不禁训斥道,“你好歹也是高人子弟,看看现在这个模样,成何体统?”

        哎呦卧槽!恐怕你还不知道你老公刚才断人财路的事吧?

        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你知道伐?

        和仇人老婆见面,难道我应该是笑脸相迎吗?

        看向黄月英那微微泛黄的头发,那火爆的身材,那小麦色……算了,还是看看那水嫩的小萝莉吧。哪知人小张星压根就没理会他,眼里只有那冰酪。

        “夫人教训的是。”冯永敷衍地拱拱手,有些意兴阑珊地问道,“却是不知夫人叫小子前来,有何要事?”

        “无要事就寻你不得?”黄月英找这家伙过来,原本是想关心一下他。毕竟她还是比较熟悉自家阿郎的,知道阿郎看这小子不太顺眼,怕这小家伙被阿郎打击坏了。没想到自己说了两句他还一副不服气的模样,当下也懒得再管他了。

        她带过的孩子,哪个不是乖巧听话的?谁在她面前有过这般半死不活的模样?当下只得开门见山地说道:“想必你也知晓,如今南中大乱,前些日子从南边逃了不少难民过来。汉人还好说,都由朝廷安置了。那其中偏还夹了些许僚人,都是拖家带口的,也没办法安置,毕竟朝廷又没这方面的法度。”黄月英说到这里,停下来看了一下冯永。

        所以你们汉朝人制定的法律为什么会这么自私?人道主义呢?汉人就由朝廷安置,僚人就可以任由他们去死了?

        黄月英看到冯土鳖一脸神游天外的样子,恨得牙痒痒的,看来阿郎说的没错,这就是个滑头!

        “单是男人还好说,去卖了那一身力气,怎么着也饿不死。只是可怜了那些妇人小孩,蜀中家里有地的,多数不愿意要。若是再不想办法安置下去,只怕那些可怜人都要被饿死了。”

        哦哦,我明白了,你这是在推销?

  (https://www.xszww.com/html/87/87517/6188334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szww.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