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26章 制度

冯永曾经悄悄问过跟随过来当护卫的吕老卒,说如若这些羌人怀有二心,究竟能不能看得住?

        吕老卒轻蔑一笑,拍着胸脯给了冯永保证,那些羌人当中大多是妇人小孩,青壮只有几十来个,又是手无寸铁之辈,要是他们这些从沙场上拼死活下来的人连这些人都打不过,那还不如直接拿刀抹脖子算了。

        最后还凑到冯永耳边说,那些跟着赵郎君过来的那十几个部曲,才是真正的好汉,一看就知道是跟过大人物的亲兵,那可是一支行伍里最厉害的人物。

        冯永得到了吕老卒的保证,这才放下心来。又听到他这么一说,暗道你这不是废话,那些人的身份说出来,只怕是吓死你,他们十有八九应该是跟过赵云的。

        当年刘备身边最后的底牌亲卫队,可不就是赵云统领的?

        汉代最强时,一个汉兵能打五个匈奴兵,按现在这情况,这些羌人只能算是牧民,连兵都不是,而吕老卒他们又是从沙场上活下来的老兵,冯永想了一下,觉得自己晚上应该可以安心睡觉。

        不过预防措施还是要做的,首先就是先把人分隔开来,没有得到允许,不得随意越界。

        然后就是把原来的头人和几个长老放到汉人区,吃住都要比他们的族人好一些,让他们树立起一个等级观念。

        最后就是把剩下的人按男女分开,男的干重活,女的和小孩干轻活,长老们负责监督。

        每天都会给木兀哲分配任务,让木兀哲安排下去。

        完成得好,有饭吃,完成不好,给我喝西北风去!

        你当我的粮食是大风刮来的?

        当然,现在这些牧民的最高期望就是吃饱饭不用饿死,只要给一口饭吃,干活还是很卖力的。

        不过冯永相信,等以后日子长了,他们就会生出一些多余的念头,比如什么我也想当个组长去监督别人,因为这样可以吃得更好穿得更暖,又或者想要个交配权之类的东西,这些都是可以满足的嘛!

        等级,还可以继续划分的嘛!

        不过前提是要听话,要出色地完成任务,要一如既往地奉冯郎君为主人。

        没有上升通道,就没有希望,没有希望,就容易产生躁动——无产阶级为什么能取得最后的胜利,因为他们一无所有,所以不怕失去。

        那些世家人为划分等级,而且还让等级永世不变的行为根本就是智障所为,你连个上升通道都不给人家,还想着人家世世代代安于现状?不知道中国的老百姓富有反抗精神吗?

        所以冯永要给那些牧民一丝丝的希望,让他们努力地奔着这个目标前进,而没有空去想其他事情。

        等级制度加剧了内部的分化,奖惩制度又维持了稳定。

        至于后世会不会有反奴役运动啊,翻身做主人之类的东西,冯永表示只要子孙不是太弱智,或者突然发生基因突变,思想突然进步几千年,想着要自己推翻自己,至少一百年内就不会出现这种情况——黑奴贸易存在了多少年?

        至于一百多年后,那关我什么事?反正我早就死得不能再死了!就算是他们扒我的坟,看到的肯定也是一堆白骨,最多里面自己恶作剧般地写下一句“我来自多少多少千年以后”的字样。

        就算是鞭尸,我怕吗?妈的有种叫老天爷再让我复活一次?

        我大科学神教无所畏惧!

        而且发生了某些运动又怎么样?一百多年以后的他们,还能叫游牧民族?除非那些不孝子孙都是智障。后世入主中原的游牧民族还少吗?最后他们人呢?

        子孙只要不是反人类进化的方向前进,比如返祖成猴子之类的,肯定就不会吃太大的亏。

        看看世界警察美人希就知道了,挥舞着大棒喊人权喊自由这么多年,还不一样有种族歧视?还不一样是白色皮肤做主人?

        “兄长这又是在写甚?”

        到达南郑以后,休整一天,冯永趁着有时间的空档,奋笔写下以后牧场和种植园的各种制度。

        赵广是个闲不住的,探头过来,看到冯永写的简体字,似乎有些能看懂,可是更多的是看不懂,不禁开口问道。

        “师门秘笈,你不懂。”

        冯永头也不抬地说道。

        赵广一听,就更感兴趣了,自从兄长那里学得了三十六计,他已经利用隔岸观火,趁火打劫之类的计谋,和黄阿姊亲近了不少,深觉得兄长的师门学识大是有用。

        “去,帮我把王将军叫来。”

        王平这些时日一直跟在队伍里面,只是存在感很低。

        当他看到冯永把那些又脏又灰的羊毛,变成干净白色的羊毛,又把干净白色的羊毛变成毛线,再把毛线变成了布料,他觉得自己就是个罪人,深深地辜负了冯永的期望。

        自己去那十几个部落,竟然一个都没劝说成功,这得失去了多少钱财?

        羊毛啊!那可是羊毛啊!

        但冯永其实并不介意这个事情。

        王平只是他的第一手准备,他的真正后手是马岱。

        有赵广这一层关系,又有前面祝鸡翁之术的赠与马家的情份,最后再加上羊毛的暴利,冯永还是比较有自信马岱会答应和自己合作的。

        至于为什么还要王平去深山里找人,这只是冯永的一个试探。

        用人,要用其才还是用其德,这一直是一个有争议的话题。

        但这个问题对于冯永来说,不会对他造成烦恼,他又不是要治国安邦,他只是要找合作伙伴创业而已。这个不行,那就换另外一个就是。

        再说了,王平有才,那是肯定的。而且他会因为王训而对冯永感恩,关键就在于,这份恩情究竟让他愿意为了自己做到哪一步,冯永没有确定。

        所以说这一次是冯永对王家的最后一次确认。

        很显然,王平没有让自己失望,王训更没有让自己失望。

        人心向背啊!这是一对可以用性命相交的父子。

        “冯郎君你找王某?”

        王平一进门,就抱拳行了一礼。

        后面还跟着赵广和王训。

        “是王将军啊,请坐。”

        茅草屋很简陋,唯一的案几还是找遍了整个营寨才找到的,应该是当时的主帅案。

        屋里只有摆着几个木头,就当是凳子了。

        其实冯永和王平的身份有些微妙。

        冯永与王训称兄道弟,按理说冯永应该称王平为长辈,可是不说王平会不会真会拿冯永当晚辈,就是两人的官职,也是差不多大。

        更关键是冯永是身上带着加官身份的,再加上又是丞相看重的人,王平却只是有名份却又不得志的武将,相比下来,冯永的身份其实比王平还要贵重。

        所以两人平时相称,一个称王将军,一个称冯郎君,倒也两相情愿。

  https://www.xszww.com/html/87/87517/6188321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szww.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