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蜀汉之庄稼汉 > 第0138章 苜蓿

第0138章 苜蓿

不要以为古人就很保守。

        在那个“存天理,灭人欲”的说法没出现之前,古人对天性的追求未必就比追求个性的后世人差。有时候他们疯狂起来,也会让今人咋舌。

        比如说那个历史上有名的四大帅锅之一卫玠,就是被广大妇女在街头追星,然后被吓死的。

        可见古人的追风也是很疯狂的。

        就拿汉代来说,远一点的就是那流氓开国皇帝刘邦。

        当年与项羽争天下时,刘邦脱了裤子在洗脚,恰逢大臣入见。没曾想他竟然就这样坐着不动接见,毫不在乎自己是不是已经被人看光了,被人占去了便宜。

        近一点的就如那刘备,得了关羽张飞,就夜夜三人同睡一起,得了新欢诸葛亮,又忍不住地和人家抵足而眠。

        还有那个敢在曹老板面前当众脱衣服的祢衡。

        要不然怎么会有裸裎相对这个词?这个词最先可是用于男人之间的。

        倒是想完全做个汉人的王训,却是老老实实地守着规矩。

        后世洋人追求自由平等,追求性格解放,后来国内也有样学样,没曾想学着学着却是学歪了,“性格解放”四个字,“格”字没看到,只看到了其中的三个字——这特么的,简直了!

        最后越往后,离婚率飙升,更不用说一些潜规矩竟也能光明正大地拿出来讨论,日日当新郎,夜夜做新娘,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价值观的扭曲,竟是堕落至此。

        人家古代青楼这个行当,那才是日日当新郎,夜夜做新娘,你们竟拿这个自比,有什么好自豪的?

        再一个,人家洋人科技就是再发达,也要把开国英雄给神化,而自己呢?却是把英烈贬低化当作一种潮流,更不用说给历史翻案,泼黑水。

        这就是民族自信与不自信的典型,学他人不是错,错就在于只学其形,学不到其神,甚至连形都没学全。

        王训以前不自信,也就是跟了赵广冯永,这才有了点底气。

        但要真让他像冯永赵广这般,当着自家兄弟的面,就不再在意举止之类的,估计一下子也不能适应过来。

        冯永也深知这一点,所以有时在他面前表现得随意一些,以此给王训一个暗示,让他把心头那份自卑去掉。

        毕竟算是自己的心腹小弟,心腹小弟要是在他人面前都抬不起头,那他这个兄长岂不是当得很失败?

        “是这样的兄长,小弟奉了兄长的意思,前去那阳安关,见了马将军。”

        王训说着,看了一眼赵广。

        赵广正在研究怎么把羊毛衫套在身上,根本没注意听王训在说什么。

        “哦,那马将军是怎么说的?”

        冯永把衣服穿好后,开口问道。

        “那马将军说,兄长口中所说的苜蓿,在西凉之地确实有人见过。当年汉武得血汗宝马,也曾在长安种那苜蓿,以养御马。但后来孝武下了罪己诏,那宫中稀罕之物,多被销毁。那苜蓿也因此而流落到民间,但在世人看来却是无用之物,故知者甚少。但西凉本就是产马之地,因此倒是有人用来喂马。”

        苜蓿分很多种,最好的就是紫花苜蓿。原产于小亚细亚、伊朗、外高加索一带,因为张骞这个伟大的探险家,传入中国的正是这个种类。

        至于说苜蓿是无用之物的,冯永当即表示呵呵一笑,心道你们这帮文盲,根本就不懂得知识的伟大力量。

        喂马最好的青饲料是什么?就是紫花苜蓿。因为它的性比价最高,而且马也爱吃。

        水分大,糖分高,用来做贮青料是最好的选择。

        而且这个东西,没吃的时候也可以用来当菜吃。

        可惜的是因为当年汉武的罪己诏,这个好东西也被当成了汉武好大喜功的证据之一。

        流落民间后,又被当成是无用的野草,再加上民间又不养马,自然不知道它的好处。

        冯永现在想要开始贮青料了,突然想起当年自己也是见过这个东西的,可是想要找它的时候,发现竟然没多少人知道这个东西,更不要说到哪个地方去找。

        粮食才是这个世间第一头等问题,那种野草,哪个认识?

        也幸好还有一个马岱是西凉人,西凉那里连接西域,又是产马之地,所以冯永还是怀着侥幸的心理叫王训去带个话,没曾想还真问到了。

        按道理说,给马岱传话这种事情,叫赵广去是最好的选择。

        但冯永深知这时候,自己已经在疯狂地试探了诸葛老妖的容忍程度。

        就比如说明知对方有意将张星嫁给自己,可是老子这个年纪,正是荷尔蒙日渐高涨的时候,你还要我再等个六七年——血气方刚这种事情,又不是我说的,当然也不是能由我控制的啰!

        后世那句话怎么说来着?犯了一个男人都会犯的错误。

        喜欢上关姬,那不是正常的事情?

        所以冯永觉得,能少刺激诸葛老妖,还是少刺激点为好。

        叫赵广去,就会让人觉得,私下的黑幕交易是不是正在进行?万一让诸葛老妖误会了怎么办?

        而且这个也容易让马岱产生了错误的判断:这个牧场,我是不是可以要多一点?

        叫王训去就不一样了,有些公事公办的意味,同时冯永也好把话清晰地传给马岱:这个牧场,是私人的,不是家族的。只给马将军你,不是给马家的。

        真叫赵广去说,他能说得出口?

        就算赵广说得出口,那马岱心里会不会存了芥蒂?毕竟两人的辈分摆在那里。

        就是马岱心里不介意,可是这等肥利,只给了马岱却不是给马家。马家的人不敢对马岱如何,因为马岱如今是对外的话事人。

        也不会对冯永如何,因为马岱如今在外代表的就是马家。

        但肯定会对赵广如何如何——别人不知道马家怎么回事,难道你还不知道?

        只要跑去赵广他如今名义上的老娘那里歪歪嘴,抱怨两句,那么,赵广铁定躲不掉一顿打。

        这个道理就如冯永小时候,村里的大人都是他的长辈,但你又不知道是叫伯伯还是叔叔,亦或者爷爷?也不知道是叫二伯还是三叔,亦或者大爷?

        喊错了,或者没打招呼的,基本上都会被长辈给自家人歪两句嘴,然后就会被进行一顿政治教育,免得被人说他家没有礼教,老一辈还是很要面子的。

        所以坑自家兄弟这种事情,还是少坑为妙。

        虽然这家伙经常在不经意间把自己给坑了。

  (https://www.xszww.com/html/87/87517/6188318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szww.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