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71章 老流氓

一匹布最多也就是十多米,如果有足够的毛线,一个熟练的妇人一昼夜就能纺出一匹。

        以前限制织布速度的是原材料,因为把麻或者毛纺成线的纺车效率实在是太低了。

        所以实际上,一个妇人如果从头开始,先纺好足够的线再织布,那基本就要一个月。

        可是抵不住老子有一个能干的婢女哇!

        人才是最宝贵的资源,哇咔咔。

        如果以后再把纺车和织机一齐改造完毕……只要有足够的羊毛,你有多少胡人我就能收多少!

        “那就成。人交给你了,那货什么时候给我?”

        魏延大是满意,一副毒枭交易毒品的口气。

        “将军,这个就有点为难我了。我这手上的羊毛,实在是不够。”

        冯永脸露为难之色,这不是假装,是真为难。

        “你小子果然不老实,你当我不知,前些日子你哄骗了我那粮草官去了沮县找胡人收羊毛,听说进展的不错。想必不久就有羊毛送过来,我在这可先说好了,这织出来的第一批布,只能给汉中府。”

        魏延先给冯永带来了一个大赚头,现大又带来了一个大好消息。

        “将军此话当真?那可真是太好了,放心,只要羊毛一到,我就立刻着人织布,一点不耽搁。”

        冯永终于忍不住地眉开眼笑。

        至于说冯永哄骗诸葛乔去沮县收羊毛之事,冯永心情大好之下,就不介意了。

        当初可是你们求着我给你们出主意,要给汉中府捞些外快,怎么能说是哄骗?

        诸葛乔先来了一趟,现在魏延为了这么点布,竟然还亲自出马,看来这汉中府也是够穷。

        对于这种没见识的穷人,冯永有足够的心理优势。

        “成,你小子可得记住现在所说的话。记着,这织出来的布,只能先给汉中府,不管是谁,都不能抢了去。”

        魏延又重复了一遍。

        “一定一定!”

        冯永满口答应。

        “那就好。这一路赶过来,嘴里发干,小子你也不知道让老夫进去喝点水。莫不成是把老夫借与你的营寨弄得不成样子,这才不敢让老夫进去?”

        魏延说完事情,当下就领头向营寨走去,仿佛他才是这里的主人一般。

        不过这营寨也是他借给自己的,说他是主人,也说得过去。

        冯永屁癫屁癫地跟在后面,笑道:“小子带过来的人,可比不过将军的训练有素之军,里面确是乱了一些,还望将军不要介意。”

        “当初把这营寨借给你,就没想过它能保持原样。”

        魏延对冯永把营寨改了不少格局的事情,倒是没有多大意见,轻车熟路地往最大的那个草屋走去。

        “这便是椅子?”

        进入当初的大帅营,如今的议事厅,正对门口的正中间位置,正是冯永特意叫人做的太师椅。

        魏延走上前,好奇地摸了摸,啧啧称奇,“听说此物如今在锦城那边甚是盛行,比跪坐舒服得多,是也不是?”

        “回将军,正是,而且坐上去,亦是颇有威仪,可是跪坐好多了。将军不妨……”

        冯永刚要说出“不妨一试”的话,魏延早就一屁股坐了上去,还左右扭了扭,然后正襟危坐,做出一副威严之像,最后眼睛扫了一下左右,心里暗道:这般坐法,虽是有些别扭,却还真如此子所说,感觉舒服不少。

        看到魏延坐定了主位,冯永和李遗只得在下边各自找位置坐下。

        “也不是我欺负你是小娃儿,实是大汉这两年,过得太过艰难,更不用说这汉中府,荒芜已久。去年军中,就有人被冻得手脚残废,可是个顶个的好汉,没死在贼人手里,却是被这老天害得生不如死。”

        魏延说是口渴,却是一进来又说了一大堆话,这才拿起阿梅倒的水,喝了一口,继续说道,“这可都是老夫精心练出来的精兵哩。好不容易听说来丞相给汉中派来了一位少年英雄,只听得那蝶娘说的羊毛之事,就让老夫动心不已。”

        “那羊毛布老夫看了,厚实着呢,冬日里穿上这布做成的衣服,定是暖和。话说这冬日就要来了,老夫心里急啊,所以这价钱压得狠了些,冯郎君不会怪老夫吧?”

        “不怪不怪,将军心怀手下士卒,爱兵如子,正是我等楷模。”

        冯永连声说道,同时心里有些愧疚,这个价钱,压的好像,当真是有些狠了,要不要适当再提高一些?

        “那便好,此次,就当是老夫占了你的便宜,以后这汉中如若是有什么困难,可以来跟老夫说一声,老夫能搭手的,自然会伸手拉一把。”

        得了这一声承诺,冯永心里更是愧疚,还是找个借口提高一下价格吧。

        “听得李小子说过,你曾用羊毛布织出了衣物,且拿来瞧瞧。”

        才说了两句话冯永感动的话,这老东西又露出了本性,直接开口问冯永要东西。

        第一件羊毛衣也就是让冯永试穿了一次,然后一直在赵广手里呢。如今他人去了阳安关,那件是不用想了。不过幸好自己又叫狗子阿母重新做了一件,听说已经快要做完了,正在准备收线,当下便吩咐阿梅前去叫狗子阿母前来。

        狗子阿母很快捧着衣服进来了,大概是听说了上头坐着的,正是汉中最大的官,还是大汉的君侯,将军,她看起来很是紧张。

        “莫慌,”冯永作为主家,此刻自然是要安抚一下,“叫你前来,只是想问问你,那羊毛衣,做好了没?还有就是将军想看看这衣物是什么个样子。”

        “是。”狗子阿母应了一声,对着最上头的魏延行了一个礼,又转头对冯永回答道,“回主家,已经做好了。本想着今日早上就送过来,不过听阿梅娘子说,主家正在忙,所以就没敢打扰。”

        “可是做好了?那就拿上来让我瞧瞧。”

        上边的魏延听了两人的对话,当下就有些着急地说道。

        狗子阿母看了一眼冯永,得了冯永的示意,当下便上前递了过去。

        魏延拿起衣服,在自己身上比了比,不满道:“怎的这般小?”

        冯永看了一眼魏延那如同人熊一般的身材,嘴角抽了抽,这老货果然是个不讲道理的老流氓,妈的那是按我的身材来做的,和你有什么关系?

        由于愧疚心理而一时冲动想要提高价钱的念头,就因为魏延这流氓言行,一下子烟消去散。

  https://www.xszww.com/html/87/87517/6188311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szww.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