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25章 张机?张仲景?

“今日是元旦,算是开春过春节了。吃五辛,可以发五脏之气呢。”

        阿梅看到自家主君一脸惊讶的模样,一边摆好饭食,一边笑着解释道。

        “主君多吃一些,还有这桃汤,这可是关娘子在天还没亮时,就出去采桃枝回来熬成的。是关娘子在元旦给各位郎君的一片心意,主君多喝一些。”

        冯永听了,眼光落到下边的关姬身上,只见伊人正举袖遮脸吃东西,连看都没看这边一眼。

        “元旦算是春节?”冯永觉得有点蒙。

        在这副身体的记忆里,关于过节的记忆极少。

        连饭都吃不上的流民,哪来的资格过节?

        等后来家里好不容易才有了一百亩地,那也只是脱离了流民的身份,勉强能吃上饭,但一年到头却还是有大半年只能算是半饱,哪有心情过节?

        能吃上五辛的人,家里少说也是能不愁吃饱饭的。

        “元旦自然就是春节,也是过年。过年要喝桃汤,说是可以避百鬼。”

        赵广拿起桃汤碗,“咕噜噜”地喝下去。

        后世子孙不孝啊!

        冯永叹息,原来现在的元旦和后世的元旦不是同一回事。

        看着那有点褐绿色的汤水,冯永心里实在是有些拒绝,只是再看看关姬,当下一闭眼,端起碗“咕咚”地喝了几口。

        赵广拿起面饼,把盘里的五辛菜卷在里面,然后咬下一大口,嚼了几口咽下去后才又开口说话。

        “只是元旦要吃五辛,我却是不知是为何。吃五辛发五脏的说法,阿梅娘子是如何知晓的?”

        阿梅摆完饮食后,站在冯永身后随时伺候主君,听到赵广问话,弯腰回答道:“回赵郎君,婢子是听大人说的,婢子的大人,是个医工。”

        阿梅的大人,当年就是因为去深山采药才与她的阿母认识的。

        “怪不得。”

        赵广三口两口吃完面饼,丝毫没有食不言的规矩。以前大概是有的,可是跟了冯土鳖这么久,就是有也变得没了。

        “我说呢,你怎么会做月牙馄饨。”

        月牙馄饨,就是饺子。

        这种食物,如今还算是一种半药材。

        是张仲景为了避免老百姓耳朵上生冻疮而做出来的。

        所以说,现在的饺子,往往是与医工联系在一起。

        这是东汉末年最伟大的医生,没有之一。

        至少在冯永眼里,他比华佗还伟大。

        这个时候,医生还不叫医生,叫医工或者医匠,是与工匠同一阶层,属于贱籍,连黔首都比不过,远不是后世那种白衣天使所能比的。

        或许华佗的医术要比张仲景的高,但华佗却只因为这个职业被人看不起,而经常懊悔自己做了医工。

        但张仲景不一样,他的出身,勉强算是一个世家子。

        可是就是这么一个世家子,对贱籍的事情产生了兴趣不说,甚至还苦学医术,给黔首们看病。

        世家子总是很容易当官的,张仲景虽然当了官,却很轻视官途。

        甚至当他坐到了长沙太守的位置时,为了给百姓解除病痛,竟然不顾世俗的眼光,每月初一和十五,都会大开衙门,亲自坐堂,给百姓把脉看病。

        这在当时算得上是一件极为轰动的事情。

        “坐堂医生”,便是由张仲景而始。

        相比于华佗经常后悔自己做医工,张仲景在世人眼里,却是自甘堕落。

        但他却不顾非议,只愿能解除百姓病痛,形象确实要高大不少。

        “主君,这饭食不合胃口吗?要不要婢子拿些酏汤?”

        看到冯永看着月牙馄饨,突然怔怔地发呆,阿梅有点担心地问道。

        “哦,不是,挺好的。”

        冯永从发呆中回过神,问向李遗,“三娘,我想问个事。”

        “不知兄长要问什么?”

        关姬听了,放下手里的吃食,又拿着绢子擦了擦嘴,这才放下半掩着脸的袖子,端端正正地坐好,看向冯永。

        不得不说,在很多时候,关姬确实算得上是一个大家闺秀。

        容貌清丽,不苟言笑,平日娴静,行坐间自有姿态如果不是女红太糟糕的话。

        “张君侯旧年镇守荆州时,三娘可曾听说过当年的长沙太守张仲景此人?”

        这个年代,可能有人不怕死,所以看不起医生,可是冯土鳖怕啊!

        可是冯永对张仲景此人的了解,最多也就是到长沙太守为止因为历史书上就只记载过他当过长沙太守。

        后来这位医圣跑哪去了,还是出了什么事,却是再也没印象了

        因为到了后来,荆州一带就是刘表为备曹操孙权等这些大人物的舞台,小小一个医工,谁有闲心去关心?

        “张仲景?”关姬想了一下,问道,“兄长问的可是张机?”

        “张机?”

        冯永一愣,心想张仲景叫什么名来着?好像他从来没留意过。

        后世都张仲景张仲景地叫,想来是叫他的字,至于名是什么,鬼才知道?

        “张机,也叫张仲景?也做过长沙太守?”

        冯永问道。

        关姬点点头,说道:“张太守名机,字仲景,当年做过长沙太守,后来为了避战乱,就辞官去了岭南隐居。当年大人中了箭毒,听说张机医术了得,才特地派人去请来去箭毒。”

        “刮骨疗毒?!”

        冯永脱口而出道。

        “对。”

        关姬挺了挺胸,脸上焕发了一些神采,仿佛想起当年自家大人的豪迈无畏。

        “当年张机为长沙太守时,曾大开衙门为人看病,所以医术在荆州一带,早有名气。大人也是听到传闻,这才请了他过来看病。”

        “不是,刮骨疗毒,不是华佗做的吗?”

        冯永感觉有些混乱。

        “华佗医术,自是名满天下,只是那时他是曹贼的人,而且已被曹贼所杀,距大人负箭伤已有多年了,又怎会来荆州?”

        关姬脸上带着奇怪的神色问道。

        卧槽!

        冯永一脸蒙逼。

        所以说当年我为什么不好好读书?

        关羽的刮骨疗毒,许多人都以为是假的。

        可是冯永当年为了和别人辩论关羽当不当得起威震华夏这个词,还是专门去看过三国志关于关羽的记载的,他知道确有这么一回事。

        只是书上没记载究竟是哪个给关羽动的手术,没想到竟然张仲景。

        想来也是,虽然没有华佗的麻沸散那么牛逼,可是刮骨这种事情,必然是会大出血的,如果没有精湛的医术,想必关羽也会失血过多而挂掉。

        而张机,恰恰是合适的极少数人选之一。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https://www.xszww.com/html/87/87517/6188302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szww.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