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76章 教弟子

在当成校园的大院子隔壁,有一个小院子,正是冯永等人在南乡的住所。

        “弟子见过先生。”

        待冯永一行人在大厅里坐下,一大一小的两个小郎君便走上前来,向着冯永行礼。

        大的是魏容,小的是傅佥。

        “嗯,”冯永应了一声,仔细地看了看傅佥。

        流芳后世的傅佥如今还是一个小屁孩,只见他得了冯永的回应,起身后也正好奇而带着些小心地看向冯永。

        旁边的魏容递过来一碗水,傅佥接过来,走上前奉给冯永,“请先生喝水。”

        “好。”

        冯永接过来,喝了一口,这才把水碗放下。

        傅佥看着冯永喝了水,绷得紧紧地心情这才放松下来。

        虽然知道冯郎君答应了收自己当弟子,可是没有得到当面的亲口承诺,这事一日就没有定下来。

        如今看到先生愿意接过自己端上来的水喝下去,就说明两人的师徒名分已定,他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傅佥。”

        “弟子在。”

        傅佥声音稚嫩地回道。

        “这些日子,在南乡还习惯吗?”

        “谢过先生关心,虽然这里有很多和锦城有不同的地方,可是弟子一直在努力学习。”

        冯永笑着说道,“那就是还没习惯。”

        傅佥神色有些微微发红,低下头说道,“不敢瞒先生,是有点不习惯。”

        “哪里不习惯?是吃不惯还是住不惯?”

        “都不是。”傅佥抬起头,摇了摇头,说道,“先生,只是弟子发现这里有很多事情和锦城不一样,看不懂,所以不习惯。”

        “你如今也算是我的弟子。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有什么事不明白,说说看。”

        “先生,为什么在这里,有些人可以进学堂,而有些人不能进呢?弟子也曾和那些学堂外边的人说过话,发现学堂里的人在没进来之前,和他们都是一样的。”

        三岁看大,七岁看老。

        傅佥问出这个问题,冯永就知道,他之所以以后被蒋舒骗,不是没有原因的——性子太耿直了。

        “好,今日我就给你说说为什么。就算我给你教的第一堂课吧。”

        “弟子恭听先生教诲。”

        傅佥连忙肃手垂道。

        “不必这么正式,在我这里,没有那么多规矩。”

        冯永摆摆手,靠上椅背,“我教给你的第一堂课,就是人心。”

        “人心难测,更是贪而不足。我今日便与你说个故事,叫斗米养恩,石米养仇。”

        “古时有一富一贫比领而居,有一年老天降了灾祸,贫者颗粒无收,只能等着饿死。富者因家中有余粮,就给贫者送去一升米救了急。”

        “于是贫者一家都把富者当成了救命恩人。等最难的时候熬了过去,贫者前去道谢。两人闲谈之下,贫者无意中说自家明年的粮种还未有着落。”

        “富者得了贫者的道谢,高兴之下,又送了一斗米给贫者。”

        “谁知贫者把米拿回家,家里人却说富人既然这般富有,为何不能再多给一些?这一斗米又不够明年种地所用。”

        “此话传到了富者耳中,富者自是生气,心想着我送白白送你这般多的粮食,反而遭到埋怨,当不是人子。于是两家交恶,老死不相往来。”

        冯永说完,停了一会,这才继续说道,“从此事中我们就可以看出,你若是在他人最困难的时候拉他一把,他会感激你。”

        “但若是你一直无由地帮他,他就会越来越贪心,甚至把这事当成理所当然。如果有朝一日你对他的帮助没有满足他的贪欲,那么他反而会忌恨你。”

        “这就是人心,也是人性。”

        “所以汉人也好,胡人也好,我们在他们快要饿死冻死的时候,可以帮他们一把,但等他们缓过来的时候,如果他们还想要更好的东西,就让自己去努力。懂了吗?”

        全大厅的人都静悄悄地,连大喘气都没有。

        赵广等人心里掀起惊涛骇浪,都在暗暗想道,兄长,这是在教屠龙之术吗?

        傅佥这小娃儿,何德何能,竟然能让兄长如此另眼相看?

        “先生的意思是,那些人之所以没能进学堂,是因为他们还不够努力吗?”

        “不是他们,是他们的父母还不够努力。我定下他们进入学堂的要求,一般人只要认真努力,都是可以达到的,就看他们的父母愿不愿意而已。”

        傅佥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现在想不明白不要紧,你只要记住今天我讲的话,以后见得多了,就明白了。”

        冯永摸了摸虎头虎脑的傅佥,笑着说道。

        “是,先生。”

        “入了我门下,想要学师门所学,那就得先打好基础。那拼音,就是识字的根本。而算学,则是最基本要求。拼音与识字,跟着你师兄学,算学跟着阿梅学。”

        魏容识字很快,是人才。

        阿梅学东西最快,是天才。

        “是梅师母吗?”

        傅佥问了一句。

        梅……师母?

        冯土鳖愕然。

        然后情不自禁地转过头看了一眼阿梅,这丫头,什么时候有了这个称号?

        站在侧身后的阿梅脸上微微一红,低下头去,不敢看冯永。

        冯土鳖又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关姬,关姬微不可见地瞥过来一眼。

        求生欲极为强烈的冯土鳖脑子急转,当下马上一本正经纠正傅佥的童言无忌,“刚才我教你的,你都忘了?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

        “能教你学问的人,都算是你的先生,所以你要叫梅先生!”

        “是,弟子谨遵先生教诲。”

        “不管你以后想要学文还是习武,识字和最基本的算学,都要学好,这是我们师门中的规矩。”

        冯永没让傅佥开口继续这个问题,“要想习武,就去找那位最好看的关娘子,她的武艺可厉害了,记得要叫关先生。”

        冯土鳖小小地拍了一下关姬的马屁,然后又指了指赵广,说道,“找那个赵郎君也可以,他的射箭很厉害。”

        “是。”

        傅佥一一应下,看着冯永,欲言又止。

        “还有什么问题?”

        “那先生,要教弟子什么?”

        “我啊?别人解答不了你的问题,你可以来问我。或者等你学会了基础,想通了自己究竟要学什么,可以来告诉我。”

        “弟子明白。”

  https://www.xszww.com/html/87/87517/6188293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szww.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