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25章 土鳖的进化

“谁?”

        冯永又问了一句,心想老子鬼知道蒋公琰是谁?

        “蒋琬。”

        “谁!?”

        这一回,冯土鳖听了,又情不自禁地再问了一句,只不过声音拔尖了不少。

        此话一出,不但是赵广,就是关姬都侧目而视,觉得冯永有些奇怪。

        不过兄长这般问了,赵广只得继续耐心解释道,“蒋琬,蒋公琰,去岁乃是丞相府的东曹掾,听说今年马幼常来汉中当太守后,丞相又迁他为丞相府参军。”

        又是参军!

        看来诸葛老妖所重之人,基本都要当一回参军。

        “兄长,马太守和蒋参军,可都算得上是丞相所重之人呢。”

        赵广生怕冯永不明白,凑上来说了一句。

        我当然知道!

        我还知道这个蒋参军可要比马太守含金量高多了,毕竟是蜀中四相之一呢。

        “他们截下来了,难道就没有什么说法吗?还有那沮县的何五郎,为何没有传回来消息?”

        那沮县的何忘,算得上是一个同盟军。

        可是没想到这个同盟军竟然掉了链子,难不成,何家想要反水?

        想到这里,冯永的脸色又变得有些阴沉。

        “何五郎倒是传过来消息了,只是到了关城那里也一样被截住了。”

        赵广看着兄长有些阴沉的脸,心里感到有些打鼓,心想兄长这神情,怎的竟然让自己感到有些陌生?

        “此事,还是关城的阿舅派人送了消息过来。”

        还好马岱没掉链子。

        冯永心里想着,问道,“马将军派过来的人没说原因吗?”

        “小弟还没问,就跑过来告知兄长了。”赵广说道,“小弟把人安排到大厅那里,兄长要不要过去看看?”

        “当然要去。”

        马岱派过来的人让冯永觉得有些意外。

        只见他眼眶深陷,鼻如鹰勾,一看就知道是胡人。

        “小人杨千万见过冯郎君。”

        看着一位郎君带着人走进大厅,就连赵郎君都只能跟在后面,来人就算是不认识冯永,也能猜得出他的身份。

        “不必多礼。”

        冯永坐上了主座,“坐下吧。敢问杨郎君是何方人士?”

        虽然是胡人,但冯永知道,马岱手下有一批羌人,是当年马超留下的,有些是他带入汉中,有些则是后来从别的地方过来投靠的,不能当了普通的胡人看待。

        而且,能被派出来的胡人,只怕也是深受马岱信任。

        “回冯郎君,小人乃是凉州胡人,后跟随阿爸入了汉中投靠神威天将军,蒙其不弃,赏了一个汉人的字,叫魏然。”

        胡人的汉话说得很是流利,带着和马岱一样的口音,看来应该就是凉州的口音。

        “原来如此。”

        冯永微微点头,赞扬道,“杨郎君自轻胡人,却是有怕不妥。你与尊大人不甘受那曹贼所迫,从凉州来投大汉,就是那明理之人,此等义士,怎能说是胡人?”

        杨千万年纪不大,开春时还跟着赵广去过阴平,没少从别人听到冯永这个名字。

        连神威天将军的外甥都甘心称冯郎君为兄,杨千万虽从未见过冯永,但心里倒是一直有些仰慕的。

        此时再一听这话,顿时觉得胸口一阵激荡,眼中一热。

        这冯郎君,果不愧是赵郎君这等少年郎君之首,仅仅是这么一句话,就让人觉得心头极是暖和。

        自己和阿爸来汉中投神威天将军,已经算是无根的漂泊之人,更兼非汉人,其中的孤苦零丁自不必说。

        没想到这位冯郎君第一次见面,竟然就能对自己说出这话来,大汉第一少年郎君的气度,果非他人所能比。

        “小人和阿爸谢过冯郎君美言。”

        杨千万吸了吸鼻子,声音有些发闷。

        “说说,这是怎么回事?那马太守和蒋参军,有没有说是为了什么?”

        冯永声音虽然平静,但心里却极是恼怒。

        走过来的路上,他已经想通了其中的一些关节。

        这个事情应该不是诸葛老妖的授意,那个扎哥特儿什么时候带人过来投靠自己,连自己都是等沮县那边传来消息。

        诸葛老妖远在锦城呢,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得到消息,同时还能派出人手赶到汉中?时间上根本来不及。

        除非他是坐高铁。

        而且诸葛老妖想要从自己手里调走赵广和王训,都要考虑一下自己的态度,想着要给自己补偿呢。

        不可能突然就翻脸做出这种事来。

        所以结论只有一个,那就是马大嘴和蒋琬两人私下的主意。

        这也是冯永极为恼怒的原因。

        为什么诸葛老妖如今会这般考虑他的态度?

        说白了,此时的冯永可不是去年时的土鳖,要时时小心,处处忍让。

        如果说以前冯永还是一个无根无基的土鳖,现在少说也是一只有着不少人甘心给他当龟壳护着他的大土鳖。

        利益集团,岂是随便说说的?

        什么八牛犁曲辕犁,什么献策都不说,只说牧场能产干酪,还能产羊毛,纺织工坊能产毛布,朝廷从中得到了多少的好处?

        就单单是供给牧场和工坊的粮食,锦城多少人从受益?

        这其中巨大的利益哪个眼瞎了看不到?

        再加上他手里还握着那不知名的矿场,虽然不知道有什么用,但按往日的经验来看,不知名才是最可怕的。

        鬼知道什么时候又出来一个让人疯狂的利益之所在?

        保住了土鳖,那就保住了大伙吃肉的来源。

        要是土鳖哪一天突然不见了,只怕大汉不少人就要发疯,掘地三尺都想着要把他挖出来,而且大汉丞相绝对是最着急的一个。

        因为只有土鳖才是平衡汉中那些牧场工坊矿场的关键。

        没了土鳖,利益集团中所涉及的朝廷利益所在,勋贵,二代勋贵,背离了蜀地的大族,边关守将,甚至连边地的胡人等等,哪一个不受影响?

        到时候再加上没田没地还组织度极高的那些奴隶一旦暴走……

        而且汉中如今庄园林立,这其中又有多少胡人僚人?万一受到冲击,后果不堪设想!

        锦城受不受涉及不知道,但汉中大好前景毁于一旦那是妥妥的事情。

        而汉中又关系到北伐……

        有时候诸葛亮在夜里想想,也会长叹,妈的在那个和冯土鳖第一次见面的下午,自己到底还是失策了。

        山门出来的人,说话就像是放屁!

        什么保证不祸乱天下?这简直比祸乱天下还让人难受!

        祸乱天下只会让人恼恨,到底还是有机会可以重新收拾起来的。

        可是如他这般做法,却是让人爱得发狂,又让人恼得发狂!

        当真是如服那五石散一般,明知有毒,却是叫人欲罢不能。

        你叫具有强烈控制欲的大汉丞相情何以堪?

        只是如今大汉有机会知道这些事情干系的人,可谓少之又少。

        毕竟能想到这些的,要么是有着极为敏锐的政治眼光,要么就是大汉政治权力的核心人物。

        但只要每个能知道的人,皆不得不叹服丞相和皇后看人之准。

        少年英雄和大汉第一少年郎君之名,此人当之无愧。

        所以冯土鳖如今的底气足,说话做事自会与没底气时有所不同。

        要是有人还拿去年时的眼光看他,还以为自己和去年一样好拿捏,那可就是大错特错了。

        平日里自己不得罪人,但这并不代表他在被人欺到头上时会像以前那样退让。

        但马谡和蒋琬好歹也是诸葛老妖身边的人物,怎么会不了解这些?

        这才是冯永最为疑惑的,所以他才会在一开口就问马谡和蒋琬做此事的原因。

        要是不给我个解释,老子直接就断了毛布的供应,借口都想好了,人手不足。

        既然你们敢抢我的人手,我就敢说我的人手不够。

        大不了纺织工坊停半年,等今年苜蓿能存下来,牧场就能成型,老子还怕没羊毛?

        我不赚半年的钱,和大汉丞相南征北战大计相比,看哪个能挺得住?

        “马太守说了,此次,是借冯郎君手上的人一用。那扎哥特尔所带来的牛羊,不会动半分,只借人。”

        杨千万看着坐在上面的冯永,只见他面色沉静,也不知是不是错觉,只觉得此人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就比他人多了一分威仪。

        “我要那牛羊有什么……”

        冯土鳖刚说了半句,又觉得不对,心道牛羊还有用的,只好停下,又改口道,“我所看重的,是那个部族的人。牛羊如何比得过人?”

        胡人举族来投啊,多大的脸面?

        如今沮县那边每个月多少胡人来互市?

        只要把这个样板工程做起来,然后再拉到沮县那边宣传一下,以后还怕没人有样学样?

        冯永手下的胡人那么多,他自然也是详细了解过他们的生存状态的。

        凭自己手上的资源,大部族是没办法拉过来了,但辣么多的小部族,积少成多,那也是一笔不小的收获不是?

        “那马太守说,自汉中一役,阴平武都胡人多有投靠曹贼,如今扎哥特尔举族来投,乃是大汉近年来少有之幸事。与其到南乡当奴仆,不若让其去锦城献礼,以振我大汉民心……”

        听到此话,冯永一怔。

        我光想着自己做样板工程,人家也不是傻子啊!

        这马谡,虽然被人黑了一千多年,但到底也不是草包,看来他深得诸葛老妖的信任,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毕竟按原来的历史,在诸葛老妖南征时,马谡好歹也是大放过异彩,说明此人作为参谋还是合格的。

        “那马太守,不是在南郑么?怎么会跑到关城去?”

        冯永皱起眉头,心想这马大嘴好歹也是汉中太守,阳安关的特殊性,他怎么会不知道?

        关城虽在汉中名下,但实际是直接受锦城那边遥控的。

        即使作为汉中都督的魏延,都没有权力调动关城的兵力。

        这马大嘴没事怎么会跑去关城?

        “回冯郎君,是这样的。沮县那边传来消息,先是到了关城。但那扎哥特尔到底是曹贼之地所来的胡人,要进入汉中,也是要向汉中府报备的。”

        杨千万连忙解释道,“我等这边刚把扎哥特尔部族收拢完毕,准备得到汉中府的回执后再进入汉中,没曾想马太守亲自赶了过来,要求先把这扎哥特尔部族留在关城。”

        说到这里,杨千万看了一眼冯永,看到冯永面无表情,也不知对方在想什么。

        当下只得继续说道,“马将军知道此事非同小可,不敢作主,说要先知会冯永一声。”

        “但恰在这时,蒋天使也刚好到了关城,也不知马太守是如何与蒋天使说的,蒋天使便担下了此事。”

        “然后,将军就派了小人过来。蒋天使说了,待关城事情处理完毕,就马上过来与冯郎君赔礼。”

        蒋舒说完后,大厅里静悄悄的,所有人都看向坐在主座上的冯永。

        马岱本来就是汉中的一张暗牌,不管是刘备留下的还诸葛老妖设下的,他能说出先通知自己的话来,已经算是难得。

        冯永也从来没想着奢望太多。

        只是这蒋琬竟然能说出赔礼的话来,倒是出乎了冯永的意料。

        好歹名义上也是朝廷派过来的天使呢!

        看来这个蒋琬,行事倒是方正。

        “那扎哥特尔和他的族人,在关城安排妥当了么?”

        既然了解到事情不是自己想像中的那样,冯永心底松了一口气,这才想起原本作为这个事情的主角。

        好歹自己也是答应过他们,所以他们这才会过来投靠,出了这种事情,总是要过过问一下表示关心。

        至于他们是想去汉中还是去锦城,却没人想过要问他们的意见。

        杨千万连忙回答道,“回冯郎君,已经安排妥当。只是临走前,扎哥特尔见小人同为羌人,故托小人带个话给冯郎君,说他在汉只相信冯郎君,想问问冯郎君他应当如何做?”

        “嗯?扎哥特尔当真是这么说的?”

        事情出了变化,扎哥特尔身不由己,心里没底,下意识地想找一个可信赖的人,那是人之常情。

        可是冯永没想到扎哥特尔到了这个时候,竟然还这么相信自己,心里有些惊讶。

        这只土鳖却是不知道,虽然他只和扎哥特尔见过一面,但却给扎哥特尔留下了极好的印象。

        不但当众说出愿意以后必有所报的话,而且还要送一张名帖为证,最后又免费赠送给他一批无比珍贵的毛布。

        再加上在关姬大发神威,折服胡人之后,他竟然还愿意立下白马之盟,胡人面前发誓汉胡一视同仁,此事已经成了胡人嘴里的美谈,在阴平广为流传。

        古人重承诺,冯土鳖如此做法,在习惯了汉人高高在上,随意压迫他们的胡人眼里,当真是一股纯得不能再纯的清流。

        所以扎哥特尔到了此时,还是固执地最信任冯永。8)

  https://www.xszww.com/html/87/87517/6188287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szww.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