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47章 回来了

冯永这一行人因为张姬的乱入,停在了官道上。

        为了不妨碍官道的通行,冯永转过身去,对后面的杨千万说了声,“魏然,让他们整队,把官道让出来。”

        杨千万点点头,勒转马头,举起手臂,对着后面的部曲喝道:“整队,纵列,让出官道。”

        只见后面的十来个骑兵齐唰唰地下马,再往后的部曲则是一阵轻微地波动,几个呼吸的时间里,便已经排成了两列纵队,整整齐齐地站在官道边上。

        用肉眼看去,不但每人之间的间隔都是一模一样,连站着的姿势都是丝毫不差。

        站在那里,就如同是脚下生了根一般,笔直而挺立。

        官道一下子就空了出来。

        在队列变化的期间,除了偶尔能听到兵器的撞击声,竟无一人发出声响。

        仅仅是这么一个命令,仅仅是这么一阵波动,就让不远处的众人心神俱震。

        那整整齐齐而又沉默的部曲突然之间就给了他们一种压迫感。

        刘良有些失意地回到众人当中,转过头去,恰恰就看到了这么一副情景。

        “那是那个冯……冯明文的部曲吗?”

        对冯永有着某种莫名敌视的公子郎君们,原本想说冯癫子,但话到嘴边,也不知怎的,就变成冯明文。

        “应该……不是吧?那冯明文哪来的这般本事?”

        有人用不自信的声音低声说了一句。

        虽然隔得有些远,他们不怕官道上的人听到,但声音却是不由自主地低了下去。

        仿佛是找到了依据一般,有人紧接了一句,“没看到庲降都督的公子也在里头么?说不得是从李都督的军中出来的。”

        这话得到了大多数人的赞同。

        他们心里都下意识不愿意承认那个冯癫子有这等本事。

        还没等他们平息心情,只见被部曲护着的几辆马车中的第一辆,车窗突然被掀起,露出一张秀丽的脸。

        那女子好奇地看了一眼外面,然后又放下了车窗。

        虽然只是惊鸿一瞥,但那温婉秀丽的模样却是让人忍不住地想要再看个究竟。

        “这又是谁?”

        那些个公子郎君心里都同时冒出这么一个问题。

        “冯郎君,她是谁?”

        张姬自然也看到了,神色微微一变,指了指马车问了一句。

        “哦,那是我的侍女。”

        冯永没有听出张姬声音里的不自然,随口解释道。

        “这冯癫子,当真是可恶!”

        身边一个关姬已经算是难得,没相到连侍女都这般出色,现在竟然还要跟他们抢张姬,当不是人子!

        有人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咒骂声。

        “是那个阿梅?”

        张姬的眼光不错,看到那个女子似曾相识,一下子就想起来了。

        “是。”

        “哦,她变得这么好看了?”

        张姬嘟了嘟嘴,心道原来她不是黑黑的很难看么?

        “哪有你变得好看?”

        冯永想摸摸她的脑袋,但又想起她已经不是萝莉了,伸到半空的手转了个方向,挠了挠自己的鼻子。

        张姬满意一笑,看了看冯永身后的关姬,眼睛咕噜一转,娇声道,“过些日子,我要和阿姊去你庄子上,冯郎君可别忘了你在信里答应我的事。”

        冯永听了这话就是一怔,心想我答应过你什么了?

        还没等他想出来,张姬却是狡黠一笑,挥了挥手,与众人告别,脚步轻快地下了官道。

        冯永心里还在想着这小丫头片子给老子写了那么多信,提了辣么多的要求,究竟是哪个还没给她做到的?

        突然就感觉到身边有点冷意,转过头去,只看到了关姬正在把目光投向他处。

        “咳咳,三娘,我们走吧。”

        也不知怎的,冯土鳖突然就有些心里发虚。

        爬上马时,他嘴里还多余地解释了一句,“那四娘,还是小孩子心性,当时来信非要我给她再编什么莠草犬,呵呵……“

        关姬的目光又扫了一下冯永,嘴里“嗯”了一声,轻声说道,“小妹终究还是刚刚长大,兄长担当着些。”

        “是是,我一直是把她当成阿妹看待……”

        冯土鳖连连说道。

        身后的李遗抚额长叹。

        兄长你这话,还不如不说呢——难道你不知关姬叫你什么?

        踏青的众人经过这一番插曲,看着冯永这一队人马渐行渐远,仿佛踏青的兴趣也去了不少。

        众女郎们还好说,兴奋地把张姬拥到一边,嘴里叽叽喳喳问着她们关心的问题。

        而那些少年郎君们却是像被齐齐打击了一番,有些丧气。

        “此子被称丞相称为少年英雄,果然是有一番道理的。这些人马,说是精兵不为过吧?休然你看呢?”

        官道上这番声势,自然也引起了桃林主人的注意,与张姬说过话的三位男子此时缓步从桃林另一边走出来,被称作文然的男子说了一句。

        被唤作休然的男子看着远去的人马,轻轻一笑,“徒有其形罢了,未得其意。”

        “哦,此话何解?”

        “虽令行禁止,但却少了一股血腥味。不过若是那冯郎君所练出来的部曲,那他确实算得上是善训兵卒之人。那等士卒,若是经过沙场博杀后,就能极快地成为真正的精兵。”

        “休然的意思,是他们没上过沙场?”

        “也不算是没有,其中我看有几个曲长模样的应该是沙场老卒。其他人嘛,就未必。”

        三人正说着话,只听得不远处有人说了一句,“此子也不过是仗了李都督之子李郎君的光罢了,有甚了不起?”

        原来是那些公子郎君有人甚是不服气,只把那些部曲归于李遗名下。

        被唤作休然的的男子眉头一挑,看了一眼不远处的那些少年郎君,“呵”地一声冷笑,突然高声道,“猛士爪牙环卫于侧,绝代佳人侍立于旁,此非丈夫乎?”

        身边的友人知其意,于是大声接口道,“大丈夫是也。”

        “十六献国策,十七兴汉中,文能赋佳文,武能训精卒,此非英雄乎?”

        “少年英雄是也!丞相之评,实不为过!”

        “制曲辕犁,造八牛犁,益州百姓无不受其惠,大汉弱冠之下,可曾有人能与之相比?”

        “无人,当得起大汉第一少年郎君,大汉皇后之言,善言也!”

        三人一唱一和,直臊得那些背后说人的少年郎君脸色通红。

        就算是有人强撑着不服气,但三人所言,却又是铁打一般的事实,让人挑不出半点毛病来。

        “柳隐已三十又四矣,官不过别驾,身却无寸功,与此少年郎君相比,实是羞愧也。”

        被人唤作休然的男子慷慨激昂道,“丞相不日当南征,吾当学那班定远,投笔从戎,以不负此生!”

        “休然之志,实是让人佩服!”

        两位友人知柳隐文武双全,素有建功立业之志,不像自己这般不识拳脚,当下便齐齐抱拳赞道。

        那边的张姬听了柳隐这一番话,眼睛大亮,心里对柳隐的好感大增,因为先前的事而对他有所不满,如今也消失了。

        只见她移步过来,屈膝行了一礼,“柳先生对冯郎君的称赞,盛矣!妾在此先替他谢过。”

        柳隐原本就对张姬有赞赏之意,此时再看到她这般举止,心里更觉得她知礼懂事,当下哈哈一笑,“只是实话实说罢了。这位小娘子,颇有大家之气,难得,难得!”

        柳隐身边的友人也笑道,“这位小娘子,我乃桃林主人,杜祯是也。先前听你之意,是想入这桃林?若是你能再寻得一个让我入眼之人,我允你入内。”

        杜祯看她那边全是女子,按规矩,她最多也就是再带一人入内。若是两女入这桃林深处,也未免有些不便。

        再寻得一人,那就可以四人入内,这样就不会有什么不好的风闻。

        哪知张姬却是眨了眨眼,问道,“可是杜先生,我想问一言。”

        “请问。”

        “这赋文,可是一定要自己所写?”

        “那倒不是,若你能寻得让我未曾看过的佳文,也是可以的。”

        张姬一拍手,娇笑道,“那如此便说定了,我或寻一个入得了先生之眼的人,或寻得一佳文,倒时先生可别忘了今日之诺。”

        “定不会忘。”

        张姬又看了看第三个人,问礼道,“敢问这位先生大名?”

        “大名称不上,只不过恰与此二人为友罢了。”那男子微微点头,“我亦姓柳,名伸,字雅厚。”

        “原来又是一位柳先生。”

        三人听了张姬天真无邪的话,皆是哈哈大笑起来。

        冯永等人在锦城城门交了手令,又派人去丞相府报备,这才去驿馆住下来,等着丞相派人过来传令。

        因为冯永名义上是回锦城述职的,所以按规矩,回到锦城哪也不能去,只能在驿馆呆着,等着下一步的指令。

        而此次他带回来的那些部曲,除了自己的,也有李遗和杨千万的,共有近百人,但实际上都是从南乡的牧场工坊护卫队精心挑出来的,所以都受到过统一的训练。

        一起跟回锦城的还有樊阿和服侍他的两名弟子。

        锦城这么多人进去会有诸多不便,赵广和王训带了大部人去冯庄先住下,阿梅和剩下的十来人跟着住在了驿馆。

        冯永之所以有了这么多的部曲,皆是因为大汉丞相担心他的安危之故。

        大汉血性十足,讲究快意恩仇,两汉时民间仇杀有不少,甚至连官员都有当街被人刺杀的记录。

        这种情况也导致了游侠儿极多的现象,专干杀人、刺杀的事情。

        直到天下大乱,到后面就连乞丐都会被拉到沙场去送死,更别说那些有杀人技艺的游侠儿。

        虽然此时游侠儿几近断绝,但这种风气却仍未断绝。

        冯土鳖近两年来搞风搞雨,不知有多少人对他恨之入骨。

        若是他死了,虽然有人要气得发疯,但也一样会有人想到他坟头蹦迪。

        先前黄月英愿意关姬跟在他身边,原因有很多,但其中未必没有保护他的意思——只是这保着保着就发生了一个“我与女保镖不得不说的故事”,那就是纯属意外。

        如今南征消息一传开,冯土鳖吸引的仇恨值又到了一个新高度,万一有人铤而走险,从哪个旮旯角落里找出一个游侠儿,然后直接把他给弄死了,大汉丞相哭都来不及。

        再加上他又勉强有了组部曲的资格,所以大汉丞相为了避免悲剧发生,允了他五十个部曲的名额。

        丞相府很快就传下令来,让冯永先回家休息,择日再派人唤他上府。

        虽然感到有些古怪,但还没把驿馆椅子坐热的冯土鳖还是欢喜地出了驿馆门,跟着赵广等人的后脚向冯庄赶去。

        赵管家早就得了消息,这几天一直忙里忙外,就等着主君回家。

        今日赵郎君早早就派人传过话来,说主君今天就要到锦城了。

        所以赵管家一大早就满庄子的溜达,看看哪里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看到一个小娃子站在墙头嘘嘘,当下一个箭步奔过去,先是把人扯下来,啪啪地打了一下屁股蛋,然后再揪着小鸡儿弹了几下。

        同时喝骂道,“你家大人呢?难道没告诉你这几日不能弄脏了地?你闻这臊味儿,再敢这样鸡儿都给你打断!”

        小娃儿满眼噙泪,却又不敢哭出来。

        等赵管家放开了他的小鸡儿,这才飞快地跑了,一路跑一路抹眼泪哇哇大哭。

        路上看到一大块刚拉出来的牛粪,当下就叉腰大骂,“这是谁家的?把这粪留在你家门口等晚上煮着吃呢?人呢?死哪去了?还不快点铲走?”

        主君可是个极爱干净的人呢,这一出去就是一年多,回来要是看到这路上这么脏,说不得还以为自己不尽心守这庄子呢!

        不远处的一个用泥巴糊成的房子“吱呀”开了门,露出一个娃儿的脑袋,怯怯地看了管家一眼,“赵大父,我家大人去府上帮忙了。”

        主君就要回来了,地里也没多少活,所以庄上的人,都被叫去府上帮忙。

        “你家大人不在,你这娃儿也不懂事?”赵管家一瞪眼,“收拾个牛粪,不就是你们平日里的活?还瓷愣着做什么?”

        “哦!”

        娃儿连忙提着簸箕跑过来,蹲下来收拾。

        就这样,还是被管事扇了一巴掌后脑勺,让正蹲着收拾牛粪的娃儿差点把脑袋栽到粪里面去。

        “懒娃子,这东西用在地里,不知有多金贵呢,眼里没点活,去,叫上其他闲着的娃儿,看看其他地方还有没有。要是再让我看到没收拾的,看今天府上让不让你们吃饭!”

        于是娃儿拎着簸箕又飞快地跑了。

        听说今天是主家回来的大日子,庄上每个人都有好吃的,可不能坏了事情。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https://www.xszww.com/html/87/87517/6188285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szww.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