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86章 努力改变自己的命运

李同没想到阿姊把他拉过来,劈头就是问出这么一句。

        当下先是一慌,然后脸上又是一红,呐呐道,“阿姊,我……”

        “我只问你是不是?”

        李慕却是不管李同那羞涩的神情,只是又厉声问道。

        还没等李同把下巴点到底,就听得破空声响起,然后“叭”地一声,李同只觉得脸上又麻又痛,脑子一蒙,什么都没反应过来,就这样直接被李慕扇到了地上。

        “你要找死吗?”李慕厉声喝道,“拎不清自己身份?还是不知道许家二娘子为什么到南乡来?”

        一缕血水从李同的嘴角吟吟而下,他目光呆滞地看着眼前这个阿姊。

        自家阿姊从小就好强,心气极高,他当然是知道的。

        不说模样是出挑无比,就是见识手腕,那也是顶尖,所以他对阿姊从来是又敬又畏,一直是服气的。

        期间甚至还有一丝不敢对人言的莫名情感。

        这个事情,阿姊可能知道,也可能不知道。

        但不管怎么说,当时大房的人逼着阿姊嫁给廖立,他甘愿当了出头鸟,撕破脸皮和廖家闹了一场,就为了不让阿姊嫁给她不喜欢嫁的人。

        只是没想到没了廖家,又冒出一个冯永。

        这一回,阿姊没了以前的傲气,竟然甘愿屈服在那冯永的淫威之下,当真是让他又失望又伤心。

        甚至到了后面,阿姊为了讨好冯永,竟然还会当众打他。

        那时的他,早就心灰意冷到极点。

        若不是后面又来了一个许家二娘子,只怕他早就自暴自弃了。

        许家二娘子对人温温和和的,手脚却是麻利,没有深闺那些女子的一丁点娇气。

        虽然也同样是被家族塞到南乡来的,可是她从未有过沮丧。

        因为同病相怜的关系,李同感觉天生与她亲近一些。

        没想到跟着她相处越久,却又多了一层敬佩,又觉得她亲切可亲。

        哪知还没等他享受多久这等美好的日子,自家阿姊就如同恶鬼一般血淋淋地撕开了这么一点点温情。

        难道,那个冯永,天生就是他的噩梦?

        抢走了阿姊,还让阿姊叫他离二娘远一些……

        当真是——欺人太甚!

        越想心里越是恼怒,恶从胆边生,只见他一骨碌爬起来,吼道,“我知道,知道又如何?我做了什么吗?我什么都还没做,你就这样对我?你可是我阿姊!有你这样当阿姊的吗?”

        还没等他再喊出话来,只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负责保护李慕的老卒跑过来,手按在腰上的刀把上,警惕地看向李同,问道,“慕娘子,你没事吧?”

        “无事。”

        李慕淡淡地说道,然后走上两步,暗咬银牙,对着李同又是狠狠地扇了过去。

        “叭”地一声,李同又是踉跄退后一步。

        虽然李慕的动作不快,虽然他能躲过去,但他仍是生生受了这一巴掌。

        “你看看你现在这模样,也就这点出息,你能和谁比?还想让我怎么对你?”

        李慕冷冷地说道。

        李同听了这话,双眼赤红,如同受了伤的野兽,咬牙切齿地吼道,“好好,我是废物,你们所有人都看不起我是不是?今天我就在这里发誓,终有一日,我会叫你们对我另眼相看!”

        说完,头也不回地转身狂奔而去。

        “别管他。”李慕止住了老卒想要说话的动作,“这么大的人了,还是这般什么都不懂,让他自己清醒一下也好。”

        虽然冯郎君离开了南乡,但留在南乡所有人都知道,他仍是南乡最大的后台。

        别说是自己两姊弟,就是自己的家族,如今也要仰仗于他。

        没错,冯郎君对许家二娘子碰都没碰过,回锦城也没带上她,甚至把她留在南乡,专门下地种菜。

        仿佛已经完全放弃了她。

        但不管她是为奴也好,为仆也罢,只要冯郎君没发话,谁敢动她一下?

        也幸好自己发现得早,察觉到了六郎的苗头,这才及时赶过来用这种激烈的方法掐断了他的臆想。

        李同脑子里嗡嗡作响,踉踉跄跄地走在路上,也不沿途撞了几个人。

        经过方才耕种的田地里,仿佛听到了许二娘的喊声,可是他只觉得脸上胀得滚烫,此刻的他只觉得自己根本没有脸面去面对她。

        他不想见到任何人,更不想和任何一个人说话。

        他心里翻来覆去只念叨着一句话:你们都看不起我,都说我没出息,不会让你们如愿的,一定要让你们后悔……

        回到自己在南乡的院子,把所有的下人都赶出去,然后开翻箱倒柜,收拾了一些随身的衣物,又准备了一些路上的吃食。

        然后看了看许二娘种菜的方向,心里默默道,二娘,你等着我!我一定会回来的。

        最后看准了一个方向,悄悄地离开了南乡。

        冯永浑然不知道,虽然自己没在南乡,但南乡的一个郎君却因为他,而准备努力地改变自己的命运。

        此时的他,正骑着马从锦城归来,喝了点小酒,身上有点小热,嘴里哼着不成调的曲子,心情舒爽。

        没办法不爽。

        南中种甘蔗之事,阿斗答应出面要蔗种,诸葛老妖又答应让他在南中大规模垦殖。

        再加上宴席上虽然是说让他们回去好好考虑一下,但只要看看他们的眼神就知道了,动心啦,肯定是动心啦!

        想到这里,心里就是美滋滋,嘴里不由地哼道,“……久未动心因为你动心,害怕来来去去只剩我一个人,久未动心因为你动……动……动……”

        唱到这里,突然看到庄子的路口立着了一个人,嘴时立刻“动动动”了半天,却是再也唱不下去了。

        一身女装的关姬静立在路口,娴静犹如花照水,眉如翠羽,眸含水烟,正俏然望过来。

        只见一阵微风吹过,罗衣何飘飘,轻裾随风远,佳人顾盼之间,光彩摄人,一眼望去,仿佛天地间只剩下那位遗立在世间的女子。

        冯土鳖半天这才回过神来,嘴里仍是下意识地喃喃自语,“动了心,动了心……”

        不知不觉地翻身下马,迎向佳人,咽了一口口水,“三……三娘,你如何在此?”

        关姬微微一笑,脉脉眼中波,宛如盈盈花盛处。8)

  https://www.xszww.com/html/87/87517/6188281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szww.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