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92章 隐隐地担心 二合一

“阿郎”

        关姬带着鼻音的颤声娇吟着,“莫要作怪。”

        原来是冯永的手掌久别重逢故人,迫不及待地想要再次掌握那一份宏伟。

        “三娘,你当真不与我去南中?”

        冯永埋头在深深的沟壑里,闷声问道。

        关姬此时的身子,当真是柔如弱柳,坐在冯永大腿上,上半身竟能生生折成一个拱形。

        让冯土鳖心里不禁暗赞,这练过武的就是不一样!

        “妾,去不成的。二兄去了南中,侄儿又未能主事,府上总要人看着呀轻些”

        关姬眸含秋水,几乎就要滴了出来,双颊越发地潮红水润。

        再加上呼出的香热气息,当真是媚态四溢。

        看到她这副颠倒众生的模样,冯土鳖心里当真是爱极了。

        同时不由地暗暗得意,幸好老子知道,这等冰山般的女子,才是真正的极品。

        什么世家女子,算个卵!

        和关姬这等真正内媚的女子比起来,世家女特意训练出来的那些表面东西,都是渣渣!

        “三娘,我想问你个事。”

        “阿郎但说就是”

        关姬媚眼如丝,喃喃地说道。

        “送丞相南征的那一天,那首击鼓是不是你唱的?”

        “嗯阿郎如何得知?”

        “你的声音,我听得出来。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三娘,我也愿意这般的。”

        关姬听了,吃吃地笑道,“阿郎又没上沙场。”

        “不用上沙场,这辈子我愿和你死生契阔,与子成说,也愿意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关姬哪里想到击鼓这等明明是送人出征的文章,到了冯土鳖嘴里,就忽然成了让人动情至极的男女情话?

        当下身子更是如没了骨头一般,软软地靠在冯永身上,香舌搅动晶液,主动送了过来。

        冯永心头大喜,手上就想要去解开她的衣带。

        哪知关姬反应极快,死死地按住冯土鳖想要往下的手,不让他越过防线。

        她的原则极是坚定,不管两人如何亲密,就是不肯逾越最后一步底线。

        “阿郎等你从南中来”

        关姬在冯永耳边呢喃道。

        冯土鳖一听这话,心头就是一颤,这意思不就是要等到成亲的那天?那还得等多久?

        虽然有贼心也有贼胆,但是偏偏武力值过低,这特么的

        冯土鳖当真是欲哭无泪。

        也不知两人在房温存了多久,只听得房门又传了敲门声,罗衫半解的关姬吓得当场就一蹦而起,直接躲到房屏风后面,再不肯露头。

        冯永正兴奋着呢,被人突然来了这么一下,真是如同让人直接当头浇了一盆冷水。

        “谁?!”

        冯土鳖怒气冲冲地喝了一声,满腔的火气没处发泄,当真是让人恼怒万分。

        “主君,是婢子。”

        门外传来了阿梅的声音。

        除了她,要是没有主人的允许,一般府中的下人敢靠近房,直接就是拉下去被打个半死。

        我要这有何用?

        冯永长叹一声,起身去开门。

        “吱呀”,房开了一条缝,冯永只露出一个脑袋,没好气地问道,“何事?”

        “婢子就是想告诉主君一声,樊师傅府上了,主君不是说,来后要尽快来报吗?”

        阿梅看到冯永的脸色不大好,有些畏缩地说道。

        冯永这才想起今天樊阿和阿梅去张府时,他确实说过这样的话。

        当下只好缓下语气说,“我知道了。待会我就过去”

        说到这里,又想起了什么,“算了,你先去吩咐一声,叫下人准备好水,我要沐浴一下,记着,要冷水,不要热水。让樊师傅先休息一会,我沐浴完了自会去找他。”

        “是。”

        阿梅应下后,转身下去了。

        到屋里,只见关姬已经收拾好了自己,面色绯红地从屏风后面出来。

        “三娘”

        冯永看着佳人媚意未消,又是轻声叫了一声。

        “兄长不是要去沐浴么?”

        关姬却是不再让他沾身,眼中含情,“叔母吩咐过了,要小妹日头落山前去。这时间也不早了,小妹要走了。”

        黄月英,你这就过份了哇!

        人艰不拆不懂嘛?

        迟早的事嘛,何必呢!

        看着冯永不满的神色,关姬看了看关着的房门,主动依偎过来,丰盈红润的唇轻轻地啄了一下冯永。

        “阿郎南下,须千小心万谨慎,妾不在身边,切切注意身体。妾在锦城苦候阿郎归来。”

        说罢,飘然而去。

        冯永无奈,只得跑去用冷水冲灭那满腔的火气。

        不一会,浴房里就响起了一阵鬼哭狼嚎的歌声:“我要这铁棒有何用?我有这变化又如何”

        顿时就把冯府的下人惊得面面相觑。

        有人正要凑到一起想要说点什么,哪知面色阴沉的赵管家如同幽灵般地冒出来,“活都干完了?都愣着做什么?找抽呢?”

        于是众人顿时如鸟兽散。

        待众人消失后,赵管家悄悄地凑近了浴房,脸上露出担忧的神色:主君在嚎什么呢?怎的这般难听?不会又发病了吧?

        洗完了澡,神清气爽的冯永从浴房里出来,就看到管家正面带担忧地站在门口候着,还以为出了什么事。

        “咦,赵叔,你这是有事?”

        赵管家一看到冯永,脸上就换了一副笑容,说道,“无事,无事,就是想着提醒主君一声,虽说天气暖和了,但用冷水淋身,还是要小心风寒。”

        一边说着,一边悄悄地仔细观察冯永有什么异样。

        “哦,偶尔洗一下,无妨的。”

        冯永满不在乎地说道。

        “主君好着的吧?”

        赵管家小心地问道。

        “好着呢。”

        冯永奇怪地看了赵管家一眼,“赵叔当真没事?”

        “无事,无事,好着呢,好着就好。”

        赵管家确认了冯永没什么异样,这才松了一口气,笑道,“只要主君好着,那一切就都好。”

        虽然不知道赵管家为何有些反常,但只要他说了没事,那应该就没什么大事。

        冯永去了前院,让人把樊阿找了过来,开口问道,“刘夫人的身体,如何了?”

        “冯郎君,刘夫人的身体,已经有了些许的起色。春日里又是阳气上升的时候,正是治疗的好时机。只待再针灸一些时日,就可以开始用药了。”

        樊阿不是傻子,他已经隐约猜出张星彩的身份极不一般,但只要没人点破,他就当作什么也不知道。

        “那就好。”

        冯永松了一口气,“此事就劳烦你多用操点心,那位刘夫人,可不是一般人物。就是我,有些地方也是要仰仗人家呢。”

        “是,小人明白。”

        樊阿连连点头。

        “对了,说到用药,你那位师兄怎么样了?什么时候能来锦城?”

        华佗门下,樊阿善用针,李当之善用药。

        张星彩的身体,需要两人配合,才能完全恢复过来。

        得了樊阿的投靠,冯永又把主意打到了华佗的大弟子李当之身上。

        如今已经通过樊阿,得到了李当之的消息。

        “师兄得了小人所托,已经托人传话过来,准备再去采些刘夫人要用的药来。故还需要一些时日。”

        冯永点点头,说道,“那就最好不过。过些时日,我要去南中。到时,阿梅就留下来帮你医治那位刘夫人。若是遇到什么问题,就让她去找关娘子帮忙。”

        随着府中的人和事越来越多,冯永这个时候才觉得,出门在外,若是有一个女主人留在府中主事,确实会方便很多。

        “是。”

        “还有,”冯永沉吟一下,“到时樊启要跟着我去南中,你再挑几个弟子,最好是熟悉南中的,到时我一起带下去。”

        樊启就是樊阿推荐给冯永的最得意门生,已得樊阿大部分真传,如今任为益州典农校尉手下的右曹,已经被冯永定位为自己的随身医生。

        樊阿虽然看起来年轻,但实际年龄已经不小了,毕竟是医学界的泰斗人物,要好好保护,冯永不可能让他跟着自己东奔西跑。

        “小人明白。”

        “行了,你下去。”

        交待完事情,冯永加紧时间准备南下的一应事物。

        毕竟此时的南乡可不比后世。

        那可是传说的瘴疫之地,听说到了那里的人,很多都会无缘无故打着摆子死去。

        眼看着三月已经过了大半,终于有一日,李遗满脸兴奋地从锦城来,直奔后院,身后还跟着从前院过来的杨千万。

        李遗顾不得礼仪,大声喊道,“兄长,来消息了。南中传来消息了。”

        “来了?”

        冯永听到这个话,连忙从房里迎了出来。

        “来了。丞相府那边的公文,我抄了下来。还有,这里还有一封义文的信,是随着公文一起从南边发来的。”

        李遗举着两三张纸和一张信封说道。

        这些时日,李遗和杨千万两人轮流守在丞相府,就为了第一时间得到南中那边的消息。

        “来了好,来了就好!走,进房说话,”

        冯永略有几分激动地说道,一直绷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等待的日子是难熬的,消息过来了,反而让人能定下心来。

        “公文上说了什么?”

        关上房门,同时吩咐了不让任何人靠近,冯永这才开始问道,同时从李遗手中接过赵广的信,抽出来信纸开始看了起来。

        “丞相领兵沿水道到达僰道后,兵分两路。一路由牂柯郡新任太守马德信带着部分人马,自僰道向东南的牂柯郡进兵,其前锋正是义文和子实所部。”

        “还有一路则是由丞相亲率,自僰道折向西面,进入越嶲郡,其前锋为关安国,张兴武所率,开始向着安上进发。”

        马忠,字德信。

        关兴,字安国。

        张苞,字兴武。

        冯永点点头,把赵广的来信递了过去,说道,“义文信上也说了,如今他们已经进入了牂柯郡,准备向着鳖县进发。”

        此次南中之乱,看起来声势浩大,但实际上只是趁着大汉处于危急无力时才得以猖獗,并没有对大汉的腹心之地造成太大的困扰。

        加上此次平乱,又是大汉丞相亲自带着优势兵力南下,估计还要故意造成声势,以便对叛军施加压力,所以行军路线并不需要太多的保密。

        冯永从身后的架上抽出一卷白纸,摊开,然后拿起笔,凭着印象开始画了起来。

        没有经过允许,私人保留舆图那就是造反,冯永只能自己现场画一张图出来。

        虽然如今的舆图实在是不够标准,但冯永原本就有cad制图的底子,再加上后世的中国地图世界地图都是从小看到大,所以他还是很快地凭着印象画出南中四郡的大略位置。

        “这就是一个凹字啊,而且还是兵分三路。”

        把南中四郡都标出一个大致位置后,再在上面加上进军路线和四路叛军,冯永就喃喃地说了一句。

        西边是越嶲郡,叛军首领为夷王高定,在四大叛军中实力最强,兵力最多,而且身后还有益州郡的雍闓和孟获随时策应,所以西路军是由诸葛老妖亲自率领的南征主力。

        东边是牂柯郡,叛军首领为原牂柯郡太守朱褒,所处的位置与其他三路叛军联系不便,实力应该是最弱的,所以东路军是由马忠带的偏师。

        而中间凹下去的地方,则是庲降都督李恢镇守,正对南面的,是南边益州郡的雍闓和孟获,同时还被两边的越嶲郡高定和牂柯郡朱褒包围着。

        所以诸葛老妖看重李恢是有道理的。

        李恢守住了平夷县,就如同钉子一般死死地把叛军拖住了。

        不但把雍闓和孟获堵死在益州郡不得北上,同时又可以威胁到两边的高定和朱褒,让他们不敢轻易动弹。

        从地图上来看,南征的战略势态一下子就无比明了,看来诸葛老妖的胃口不小,直接就是三路齐下,要同时荡平三郡叛军。

        但看到这种情况,反而让冯永隐隐有些莫名的担心。

        虽然不是军事专家,但从小就生长在红旗下面的他还是知道一个典故的。

        那就是蒋光头当年伸出两个拳头打人,不小心把胸膛露了出来,偏偏拳头还被拖住了收不去,最后胸膛被狠狠地插上了一刀。

        这一刀,就是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

        再看看明清的萨尔浒之战,还有二战时某元首分兵进攻苏联。

        所以,在大多时候,分兵乃是兵家大忌。

        而且在后世评论诸葛老妖的隆中对时,有一个很著名的论点,那就是蜀汉兵分荆州和益州两路,乃是犯了兵家大忌。

        至少应该是一路攻,一路守。

        而隆中对,偏偏就是诸葛老妖提出来的。

        从地图上来看,冯永私下里甚至觉得诸葛老妖好像有些操之过急了。

        这三路,只要有一路出问题,那就直接会成为叛军的突破口,甚至南征全局都会受到影响。

  https://www.xszww.com/html/87/87517/6188280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szww.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