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99章 闲极无聊

“你说你做错了什么?啊?竟然敢把冯郎君的树给砍掉了!看老子怎么打死你!”

        “老叔,这是山上的野树,不是冯郎君家的!”

        吕老六觉得特委屈。

        “你放屁!冯郎君看上的东西,那就是他的!”

        冯郎君看上的东西,那肯定就是好东西。

        给了别人用那就是浪费!

        冯郎君连尿粪都能用出花样来,谁还有这等本事?

        所以吕老卒丝毫不觉得他说的话有什么毛病。

        跟了主家这么久,这就是自己总结出来的真理。

        活了大半辈子,他觉得自己做的最正确的事情,那就是带着那些死去的老兄弟留下来的家眷,还有那些苟活于世的残废老兄弟,一起去投靠了冯郎君。

        没有之一!

        反正他觉得自己这辈子值了。

        出来之前,思娘已经怀了身子,听工坊里的坐堂医工说,刚怀了两个多月——老子终于又有后了!

        想当年因为残了一只眼,身上又有伤,年纪也大了,最后这才能从沙场上下来。

        回到乡里,这才知道家里人已经在南中的这场乱事中全部失散了。

        在这个年代,家人失散,那就只能当作是全死了看。

        那个时候,吕老卒也就把自己当作一个死人,反正迟早有一天,自己或病死,或饿死,到最后只怕这副身子都要喂了路边的野兽。

        哪敢想着自己还能再有一个暖榻的女郎?

        甚至这个女郎将来还要给自己生下孩子?

        主家在南乡还成立了一个专门给妇人接生的医堂,不但让怀了身子的妇人按时去诊断,还特意在食堂里特意给她们安排了专门的位置。

        听说吃的东西都和别人的不一样,既可以养身子,又可以安胎。

        吕老卒就从来没听说过怀了身子有这么多门道的。

        穷人家里,妇人就是怀了身子,只要没到生的时候,哪一个不一样下地干活?

        甚至在地头生下娃子的都有。

        这南乡的妇人生孩子,竟是成了享福的了。

        所以吕老卒觉得,跟着这样的主家,这辈子当真是值得不能再值了。

        “老叔,你说你当真娶了个二十岁的女郎?”

        吕老六被族叔暴打了一顿总算是明白过来了,自己这们族叔只怕已经是把自个儿全部卖给了那位冯郎君。

        后来一问之下,才知道冯郎君出的价钱是衣食无忧再加上暖榻的年轻女郎,最重要的是还有香火。

        吕老卒又是一巴掌拍过去,“那是你的婶子!”

        吕老六不敢躲,偷偷地看了一眼族叔,只见他脸上那道伤疤都能吓得死人,更别说他的年纪,当人家女郎的大人都有余了吧?竟然还会看得上他?

        而且听族叔那口气,这还是他挑了又挑,这才挑出来的。

        其他的他还看不上。

        鬼才信哦!

        “你小子就是活该!”

        吕老卒得意洋洋地走在前面,两人正下山去吕老六家里拿油。

        “前年我是不是叫你也去看看?你非要守着这点手艺。现在这年头,谁人家里不是光吃口饭都算是幸事?”

        “那什么油伞,木工活,都是大户人家才能用得上的东西,又不是天天有活。一年下来,能落个什么?”

        “老子现在一个月的俸禄都能顶你一年。你是不知道,这南中的事情,就是丞相都要问冯郎君的意思呢!如今锦城里的那些公子郎君,谁都在想着法子求冯郎君带他们一起。”

        “你这小子倒好,老子给你找了这么好的一个机会,你竟然干出这种事。遇到你这不长眼的东西,当真是让老子倒了血霉……”

        吕老卒走在前头,絮絮叨叨地数落自己这个不长眼的族侄。

        吕老六跟在后头,有一声没一声地应着,脸上的神色却是随着吕老卒的话忽阴忽晴。

        “老叔,你说冯郎君在汉中,当真是盖了好多的大房子,里头全是女郎?”

        “那是当然。里头全是给冯郎君织布的女郎,你是不知,每日到了下工的时候,工坊里的大门一开,看不到尽头的女郎就从里头出来。”

        “啧啧……那个时候,当真是比什么都好看!”吕老卒说着,又想起了什么一般,“最开始的时候,那帮老军汉最喜欢干的事,就是蹲在工坊大门边上看着女郎下工。”

        “要说也是巧,有一日那个老瘸腿跑来告诉我说,他看上了一个妇人,非要拉着我去帮他把把眼。就是那一次,我在那么多女郎里,一眼就瞧中了你的婶子。”

        “她当时已经是工坊里的一个管事,被好几个妇人拥在前头。后来她转过头来对着我笑了一下,我就知道她是我的人了……”

        吕老六听了,口水就差点流下来了。

        那么多的女郎,随意挑?

        直到晚上睡觉时,吕老六还是觉得一大群年轻女郎在自己面前晃悠。

        听说那个和老叔最要好的老瘸腿,竟然还娶了个知书识礼的娘子!

        那不就是大户人家的闺女?

        这么一想,吕老六就越觉得后悔自己的当初。

        倒是他的婆娘看到他一脸的魂不守舍,还以为他是因为家里的油被拿走了心头想不开。

        于是好心地安慰道,“这几年一直没什么活,把油放家里也是白放,有人愿意拿了钱粮来换,那可是好事。而且看起来老叔的主家也是少见的大方,给了那么多东西呢。”

        “是啊是啊,冯郎君大方着呢。”

        吕老六只觉得这话当真是说到他心坎里去了,“老叔跟着去了汉中,冯郎君还白送他一个水灵的女郎,如今肚子里还有了老叔的孩子……”

        话还没说完,只听得“啪”地一声响,吕老六的婆娘直接就是一巴掌拍过来,“你这个老兵贼在说什么玩意呢!老娘难道不是比你小吗?我还给你生了两个儿子呢,你咋没念着我的好!呜呜……”

        于是吕老六白天被族叔打了一顿后,晚上又被自家婆娘揍了一顿。

        进入五月的南中闷热得不行,一天到晚身上全是汗,粘乎乎的,感觉特别不舒服。

        就算是洗了冷水澡,不一会全身又会重新出汗。

        小院门口的那条黑狗懒洋洋地趴在地上,眼睛半睁半闭着,伸长了舌头直吐气。

        忽然它一个激灵,爬起来就要转头跑掉。

        然后冯永的声音传了过来,“你要敢跑就打死!”

        接着就是打狗棒“嗒嗒嗒”地敲在地上。

        黑狗呜咽了一声,夹着尾巴站住了。

        如果它能说话,绝对会说一声:要是能重来一次,打死我也不敢再乱叫那几声了。

        “过来。”

        黑狗听到命令,只得转过身,迈着小碎步,犹犹豫豫地走过去。

        “走,跟我洗澡去。”

        “呜……”

        整整一天里,给狗洗了八回澡的冯永最后长叹一声,“没有香皂的洗澡不是真的洗澡!”

        然后终于放过了这条可怜的黑狗。

        黑狗得了大赦,一溜烟地跑了。

        “来人,把我三天前泡灰的那个大坛子拿来,还有,把几日前送过来的油也拿来给我。”

        冯永不去管这条因为嘴贱而遭到恶意报复的狗,吩咐了一声。

        等待李恢消息的日子实在是难熬,为了能把李恢不在平夷县的消息遮掩得更久一些,李遗已经好几日都没有出都督府了。

        冯永和赵广等人也是尽量呆在院子里。

        闲极就无聊至极,冯永没事就叫人把庖房烧火剩下的草木灰放到坛子里,再倒进热水搅拌好泡上。

        已经泡了好几个了,最早的那个已经泡了三天。

        没人知道冯永要做什么,但赵广等人都知道,冯永来南中,肯定不是来玩的。

        所以当冯永终于开始吩咐下人把这种古怪的坛子给他送过去的时候,赵广等人连忙跟着过来。

        看着兄长拿了一个鸡子放到坛子里,鸡子竟然会浮起来,赵广等人真是惊讶极了。

        “兄长,你用水把灰泡了这么多天,就是为了能让鸡蛋浮起来?”

        赵广心直口快地问道。

        冯永瞥了他一眼,说道,“你要是把足够多的盐放到水里,鸡子当场就能浮起来,水里浮个鸡子还用把灰泡这么多天?”

        “有这等事?”

        “不信你去试试。”

        赵广听了,神色倒是跃跃欲试,只是看到冯永手上不停,又把鸡蛋捞起来放到一旁,然后开始举起坛子倒灰水,他只得按捺住心头的好奇,继续想看清楚冯永要做什么。

        用丝绸做成的过滤网过滤效果不错,浑浊的草木灰水被过滤掉了渣滓,颜色有些偏于褐色。

        杨千万看得一阵心疼,那可是丝绸啊,就是他家里,也没几件丝绸做成的衣服,竟然被兄长拿来这般糟蹋?

        赵广和王训却是无所谓——如今工坊里的分红,让他们早就不是一个眼光浅薄的少年了。

        “兄长,如何不用铁锅?”

        看着冯永把滤好的灰水倒进陶罐,然后开始让人在底下烧火,赵广不禁开口问道。

        如今几人不论去哪里,都要让下人背着冯庄特产的铁锅。

        没有它,吃东西都吃不下。

        天气原本就热,再加上倒上桐油后又要不断地搅拌,让刚洗完澡的冯永又开始全身冒汗。

        听到赵广这家伙精力这般充沛,又要开始吱吱歪歪,当下直接把搅拌的棍子一扔,对着他说道,“你来!”

        赵广最喜欢兄长做新奇的玩意,当下一听冯永这般吩咐,连忙就上前学着冯永刚才的模样不断地搅拌。

        一边还有心情转过头来问道,“兄长,要这般拌多久?”

        “不久,也就两三个时辰。”

        冯永斜着眼,漫不经心地说了一声。

        水油不相溶,需要不断地搅拌,这样皂化反应才会充分。

        不然的话,不完全皂化产生的玩意根本就不能用。

        “两三个时辰,也不算什么难事。”

        赵广大大咧咧地说道。

        呵呵,冯永冷笑一声,也不说话。

        别看这搅拌需要多大的力气,但要一刻也不停地拌着,真要连续两三个时辰,他的手就别想再抬起来。

        再加上又是大热天,还要站在火边,一个时辰就得头昏眼花,两个时辰就要出汗出得虚脱,三个时辰……任谁也站不住。

        “兄长,这是要做什么?”

        浑然不觉冯永恶毒心思的赵广还有心情地问道。

        “做肥皂。”

        “肥皂是什么?”

        “就是和那皂角一样用来洗衣的,不过这个还可以用来清洗身体。可惜手头没有香料,若是有香料,那就更好了。”

        ……

        “兄长,小弟怎么感觉有点累了……”

        “无妨,这才过一个时辰。”

        “小弟的衣服都湿透了……”

        “嗯,没事,日头过中天了,待会就没那么热了。”

        冯永打了呵欠,懒洋洋地说道。

        冯永虽然早就想做出肥皂出来,但苦于手头没有合适的原料。

        虽然用猪油也不是不可以,但若是他当真敢拿肥肉熬了油来做这种东西,说不定诸葛老妖知道后会拿棍子直接把他敲个半身不遂。

        对于这个年代的人来说,肥肉才是最美味的东西。

        而肥肉熬出来的油,那可是富贵人家才能用的东西。

        冯永真要敢拿膏油来做肥皂,那就是红果果的炫富,比后世专门去大街上找摔倒的老人家来扶还厉害的炫富,而且是那种罪大恶极的炫富。

        是那种会让天下人都会愤恨无比的作死行为。

        至于后世那些什么炫富摔,根本不值一提。

        诸葛老妖把他敲个半身不遂,甚至还会让无数眼红的人拍手称快,觉得当真是舒了一口恶气。

        就是现在,觊觎冯府里头东西,所以想法子整死冯永的人只怕也不会少。

        只是冯永早就知道自己根基太浅,一开始就没想着吃独食,所以如今才有了一大群人帮着他挡各种明枪暗箭。

        不然看看邓通,看看石崇,哪一个有好下场?

        石崇临死前才明白过来,别人要弄死他,就是因为他家富可敌国,还不知道低调。

        所以这才有了那一句感叹:奴辈利吾家财。

        然后被人讥笑:知财致害,何不早散之?

        再看看陶朱公,三散家财,却得以善终。

        再说了,就算自己在汉中养了那么多猪,真要熬出猪油来做肥皂,只怕在制造过程中也会被奴隶下人偷偷把猪油塞嘴里吃掉。

        膏油肥美,岂是说笑的?

        这年代,先吃饱饭才是正理。

        冯永才不会那么傻,拿能吃东西来做奢侈品。

        拿无用的东西来做成有用的东西,那才是真正的高人子弟。

        桐油吃下去会导致中毒,所以拿它来搞肥皂,就没那种麻烦事。

        更重要的是,肥皂做出来,肯定是要走奢侈品高利润线路的,而南中,又是桐油的重要产地。

        老子想尽方法,这才让南中的百姓有一笔额外的收入,只是同时顺便赚点零花钱,有什么问题?

        再说了,要开发南中,光种甘蔗怎么成?当然是要多样化啦!

  https://www.xszww.com/html/87/87517/6188279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szww.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