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00章 俗!真俗!

“果然还是不行啊!”

        看着碗里软塌塌的玩意,冯永用手戳了戳,最后咕哝了一声。

        虽然按道理说做出来的东西还要经过阴干后才能成型,但看如今这个模样,冯永已经对它不抱什么希望了。

        虽然是闲得无聊至极,这才想着要尝试一下用桐油搞这个,但心里其实还是抱着希望的,如今希望破灭,冯永失望至极。

        把碗里的东西撇到一边,再低下头去仔细地看了看析出来的废液,最后还是长叹了一口气,骂了一声:“妈的早知道我就去学化学工业!”

        “兄长,这个东西有何用?”

        赵广整个人都在不受控制地微微颤抖,特别是双手更是哆嗦得厉害,活脱脱的一个帕金森综合症患者模样。

        可惜的是他看着自己忙活了一天才做出来的东西,却是什么看不懂。

        冯永看了一眼这个逞强的家伙,淡淡地说道,“什么用也没有,失败了。”

        “什……什么用也没有?”

        赵广瞳孔猛地睁大,神色激动:“怎么会什么用也没有?怎么可能?小弟这……这忙了一天,就什么用也没有!?”

        “本来就是闲得无聊才做的。”

        冯永看着这家伙有暴走的冲动,当下连忙又安慰道,“也有一点用,等它干了以后,可以用来试着洗衣服试试!”

        “就只能用来洗衣服?”

        “这个有用。”

        冯永连忙又指着废液说道。

        “有什么用?”

        赵广眼里带着怀疑,看来冯永的信用在他那里暂时性地透支了。

        “冬日里涂到手脚和脸上,可以防冻。”

        制作肥皂的副产品就是甘油,这玩意才是好东西。

        后世的那些什么护肤品,都会含这种东西。

        因为它可以滋润皮肤,最重要的是可以防止皮肤冻裂。

        特别是在这个小冰河期的时代,北方越来越冷,甘油的作用越会发地凸显出来。

        对几年后的北伐将士而言,这是个好得不能再好的东西。

        不过北伐这个事情,目前还不能乱说,所以冯永只能含糊地说一声可以防冻。

        而且目前这个肥皂制造实验都已经算是半失败了,这废液能不能过滤出甘油来,其实冯永也不报太大的希望。

        不过谁叫赵广是化学文盲呢?

        我说可以就可以,不服你拿化学知识来跟我辩论啊!

        赵广当然没学过化学,但是他有眼睛。

        看着这个看不清是什么颜色的液体,真要相信把它涂在脸上就能防冻,那就当真是考验他的智商了。

        于是他眼中的怀疑更深了。

        “当然不能直接涂,还要再滤出来。”

        冯永相信赵广的智商还没低到那种程度,“里头还要放一些过滤好的石灰水,才能制出来。”

        草木灰水和石灰水混合到一起,可以得到氢氧化钾。

        用这个才能使皂化反应析出甘油。

        虽然冯永目前手里没有石灰,但他在汉中有石灰矿啊,而且还是几亿吨的一级品大型矿山,到时候就算搞不出理想的肥皂,但能搞出甘油,那也是赚了。

        所以冯永继续忽悠赵广道,“到回了汉中,我再做给你看。”

        要是当真做出了甘油,除了卖给诸葛老妖去北伐,再想法子加点花香进去,搞搞一些什么化装品护肤品出来,给大汉的妇人们带去娇嫩的皮肤,那也是极好的。

        到时候打个口号:要想皮肤好,早晚用大宝,大宝明天见,大宝天天见……

        岂不是美滋滋?

        “来人,把那副盔甲拿上来。”

        冯永暂时把赵广忽悠住,然后又吩咐了一声下人。

        一副闪着油光的盔甲很快就拿了过来。

        “怎么样?有效果吗?”

        看着吕老卒手里的盔甲,冯永问道。

        吕老卒脸上带着喜色,“回主家,有用。几天前小人按郎君所说的,在这上面涂了桐油后,特意用水泼了,放了几天后,没发现有生锈有迹象。和以前那是大不一样。”

        “以前这铁做的盔甲,不要说是沾了水,就是放久了不用,也要时不时拿出来擦拭,以免生了锈。更不用说是不小心沾了水,那就一定得要小心地擦干了才行。”

        “不然生了锈,就会坏得快。如今把这桐油涂上去,却是不易生锈,即使沾了水,放了几天也没见有锈迹,当真是好东西。”

        当然是好东西,就算是到了工业已经快速发展的二战时代,桐油还是保养武器的必备品。

        算是当时的中国不可多得的战略储备物资。

        就算是到了五十年代,中国仍然是控制了世界百分之九十的桐油出口量,美人希就是再恶心,也得捏着鼻子花高价在香港买桐油。

        “看到了没?这可是大有用处的。”

        冯永发动了特技“巧言令色”,对着赵广说道,“你方才所做的,那只是小事,这桐油的主要用途,可是可以用来保养这盔甲兵器。”

        “你看看这兵器盔甲,也不消说是一直不会生锈,只要是能让它轻易不会生锈,那这好处就算是大了去,这才是大事。”

        现在将士所用的,大多是皮甲,能用上铁制盔甲的,少说也是一个偏将往上。

        底下的小兵兵,有一副破烂的皮甲那就是幸事了。

        铁制盔甲防护很高,靠着它,在战场上活命的机率要比别人高很多。

        但是铁本来就少,铁制盔甲那就更是少之又少。

        而且它的保养也是个大问题。

        这年代铁的质量普通不高,不要说铁制盔甲,就算是士兵手上的兵器,在战场上砍着砍着就断了,那也是常事。

        一旦生锈了,那就更容易损坏。

        有了大量出产的桐油,莫说是铁制盔甲,就是兵器,保养起来那也容易得多。

        赵广别的地方可能经常犯二,但一旦涉及到行军打仗,那就如同换了一个人。

        当下一下子就反应过来,“怪不得兄长要让人把这桐油送过来,原来是为了做这个事?”

        “这南中湿热,盔甲兵器要比别处更容易损坏,若是当真如兄长所说的,这桐油能让铁器不易生锈,那自然是大事!”

        说着直接就把吕老卒手里的盔甲抢过来,细细观摩了好一会,这才抬起头,脸上带着恍然的神色,“原来兄长几日前去山上,并不是去散心,而是去找这产桐油的罂子桐树?”

        “没错。”

        冯永说着,又从怀里摸出一张票子,弹了弹,清脆的声音“咔咔”作响,问道,“这是什么?”

        “票子。”

        “知道这票子上面的墨和别人平时常用的墨有什么不同?”

        “自然知晓,这墨里有油。”

        “没错,这墨里有油。以后南乡不但要印票子,还会印更多的书籍出来,所以要用的油墨也会越来越多。放眼全大汉,哪里有最多的油?”

        冯永打破世家的知识垄断方面,除了要用到大量的纸,还要用大量的油墨来印刷。

        要用到辣么多油,总不能又是拿猪油来搞吧?

        要论油量哪里多?

        桐油产量数南中。

        只要能带着南中百姓发家致富,谁还会愿意去造反?

        只要没人愿意造反,诸葛老妖交代下来的政治任务那不就是完成了?

        你管我在这期间是赚了钱还是顺手挖了世家的墙角?

        很明显散发着油墨香味的票子更能吸引赵广的注意力,他的眼睛一亮,“这桐油有这般多的好处,这罂子桐在南中又遍地都是,所以我们岂不是又要赚了?”

        “俗!真俗!”

        冯永看了赵广一眼,对他这种毫无风度涵养的话大加批评,“我们来南中,是为了南中百姓的安宁,不是为了我们自己赚钱!”

        “看看这南中,都被叛军糟蹋成什么样子了?百姓就是想安宁都不可得,更别说是能有什么衣食。所以我们叫百姓去山上采些油桐子来跟换粮食,那是为了他们好,懂吗?”

        “百姓可怜啊,”冯永一声长叹,特悲天悯人的那种,“就算是南中平定后,地里又不是说就能马上长出庄稼来,拿无用的油桐子来换渡过难关的粮食,谁敢说这不是在救命?”

        “对对对!”赵广连连点头,“没错,就是这样。兄长还是心善,小弟知错了。”

        然后他凑过来,低声问道,“兄长,那我们是不是可以叫锦城兴的那些人准备好粮食了?”

        “急什么?”冯永没好气道,“如今粮价虽说没前年涨得厉害,但到底是涨了,如今买粮岂不是亏大了?”

        “油桐子到了秋日才能采摘,正好也是锦城那边收粮食的时候,我估摸着,到了那时,丞相也差不多平定完叛乱了,消息一传回锦城,粮价肯定会跌到最低,这样买粮才合算。”

        “南中的百姓今年没种下多少粮食,正好让锦城那边运粮食让他们过冬,同时也好安定人心。”

        “一举数得!还是兄长厉害。”

        冯永这一番精打细算,让赵广心悦诚服地翘起大拇指。

        王训面无表情,他的三观,早就麻木了。

        倒是杨千万听了,心里如同一万头神兽奔过:这就是被丞相称赞的少年英雄冯郎君?

        被大汉皇后称赞的大汉第一少年郎君就特么的这个模样?

        果然……是有道理的!

        要是他的阿爸当年能有这份心计,还至于被人撵得无家可归?说不得还能反吞了仇敌,壮大自己的部族。

        汉人果然是太狡猾了,还是我们胡人耿直。

        杨千万心里思绪万千,感叹道,我一定要跟着兄长好好学!

        冯土鳖浑然不知,自己这个污染源又污染了一个有远大抱负的少年。

        “把这个给倒了。”冯永指了指废液,又指了指肥皂,“把这个放在阴点的地方,等它干了以后再看看是什么模样。”

        “我来!”

        杨千万一听这话,连忙说道。

        他不让下人动手,自己亲自上手。

        冯永洗净了手,走进屋里,搬出一个木箱子,从里头翻出一个本子和一支炭笔,翻到写着“桐油”目录的一页,然后开始记录:

        制作肥皂失败,证明桐油并非制作肥皂好原料。

        保养武器盔甲目前暂时可行。

        制作甘油未知。

        他想了想,然后又在上面补了两句:氢氧化钾的性质比较活泼,可以尝试用氢氧化钾制作甘油。氢氧化钾可以用碳酸钾和氢氧化钙制作出来。

        写完后,又把最后那两句话用括号括起来,以示是补充内容。

        等本子上的字墨干了,他才把本子重新收起来,小心地把它放到箱子里。

        这个箱子里,无论他去哪里,都要带着,里头全是他在平日里不经意间记起来的前世知识,不管有用没用,只要能记起一点,他就写上一点。

        这样的箱子,南乡锦城的冯庄里还有一个。

        与自己身边这个唯一不同的是,冯庄的那个箱子里头已经装满了他所写的东西。

        冯永之所以要这样不怕麻烦地记下自己所能想起的一切,是因为他怕自己来这个时代太久了以后,就会渐渐把以前的东西全忘了。

        拍了拍箱子,叹了一口气,心底最深处那一份孤独,从来就没有消失过,因为箱子里的东西,一直在提醒着自己和别人是不一样的。

        在冯永写东西的时候,赵广三人自觉地守在门口,不让人去打扰他。

        箱子里头全是师门的学问,这是兄长对他们说的。

        而且兄长从来没有避讳过在他们面前写这个东西,甚至只要他们愿意,也可以拿来翻着看——可惜的他们没一个人能看得懂。

        绝大部分的学问,他们就是能看得懂字,也看不懂字里行间的意思。

        传说天书无字,想来兄长这师门学问虽然达不到这等程度,但有字却让人看不懂,那也是很厉害了。

        当然啦,也有一小部分他们是能看得懂的。

        看着冯永终于写完了,赵广这才走进来,探头探脑地看了一眼,这才说道,“兄长,写完了?”

        “嗯,写完了。”

        “这般快?”

        赵广听了,脸色一喜,连忙过去翻了翻箱子,然后拿出一个本子,只见那个本子的封面上写道四个大字:《斗破苍穹》。

        过了一会,赵广失望地说了一声,“兄长怎么还没更新?”

        冯永瞥了一眼这个催更的家伙,慢悠悠地说道,“急什么,总得让我慢慢想。”

        “那个,兄长,能不能先说与小弟听,小医仙究竟有没有帮助萧炎疗伤?”

        赵广坐到冯永身边,讨好地问道。

        “有什么好处?”

  https://www.xszww.com/html/87/87517/6188279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szww.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