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10章 好鬼畜的口号!

“兄长,西门那边情况有变。”

        冯永才回到营地不久,赵广就匆忙地跟着回来了,一回来就直接跟冯永说了这么一句。

        “怎么了?”

        冯永心里“咯噔”一下,刚刚不是说没什么事吗?

        “张家阿兄带人想要冲进城内,哪知被埋伏在西门的蛮兵围住了,如今情况有些不太妙。”

        赵广语气急促地说道,“我们恐怕要想法子帮忙。”

        “张家阿兄……张兴武?”

        “对。”

        那不就是张苞?冯永心里先是一沉,然后又感觉好像捉住了什么东西,但那念头只是一闪而过,却是没有让他轻易捕捉到。

        “义文你觉得我们应当怎么做?”

        打仗他不懂,所以最好问一下赵广的意见。

        “那就要看兄长是打算留在城外还是要进城里。”

        “怎么说?”

        “若是兄长想要留在外头,那小弟带着人,趁着蛮兵尚未把兴武围死,冲进去直接过去把兴武接应出来,想来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不过这么一来,我们就会被那孟获所知,到时他一定会对我们有所戒备。”

        “若是兄长想要进城,此时正是最好的时候。那西城的伏兵已经被引去围住兴武,如今正是空虚无人之时,兄长可以带人直接进城。小弟把兴武接应出来,随后就跟着进城。”

        赵广毫不犹豫地说道。

        冯永微微有些惊异地看了赵广一眼,这个家伙,果然对军事是有天份的。

        在短短的时间里不但能考虑到自己的想法,而且还针对不同的想法做出不同的反应。

        “当然是进城。”

        赵广反应快那是天赋,冯永没这份天赋,但他早就做了各种不同的预案,此时倒也不算太慌乱,“你马上去整备人马,还有,让文轩把所有人民团管事都叫来。”

        “明白。”

        李遗和民团的管事很快就来了。

        “情况有变,我打算马上进城。”

        冯永也不废话,直接就把情况跟他们说明,“西城那边,如今张兴武正在冲阵,西边的伏兵已经全部被吸引过去了。此时进城,正是最好的时候。”

        冯永环视了一下各人,接下来他所要说的话,才是重点,“进城的话,大伙刚才也看到了,说不得就要被孟获围在城里。”

        “到时就只能跟着一起守城,生死不由己。所以这等大事,要自愿才行,我不会强人所难,要是谁愿意跟着进城的,现在马上说出来。”

        “至于家里有老小,有牵挂的,我建议就不要进城了,我会让文轩留下回程的干粮,让你们自行返回。”

        冯永的话说得很客气,给足了面子,也留够了余地。

        众人听了,面面相觑,一时间没人说话。

        “进城的算小人和底下的人一份。”

        糜家的民团管事糜十一郎第一个开了口,只见他满不在乎地笑道,“冯郎君待人就是太仁厚,我等干了这一行,家里早就安排好了,哪还有什么牵挂?”

        “是啊,再说了,既然决定跟着冯郎君出了平夷,辛辛苦苦走到了味县,哪有到最后关头才后悔的道理?”

        糜十一郎的话刚落,马上就有人接口说道。

        “没错没错,冯郎君,小人跟着走到这里,难道还不算诚心么?冯郎君要进城,我等怎么会留下?”

        ……

        虽然冯永的话说得很委婉,但听在这些民团的管事耳中,却是让他们起了别样的心思:难道冯郎君后悔了?不想把那劳力卖给他们了?

        这些老油条生生死死都见惯了,怎么可能会被眼前这点事情吓倒?

        于是一时间,竟是争相表态一定要跟着进城,生怕冯永把他们给撇下了。

        冯永本是想着为他们考虑,哪知这些老杀才竟是没一人领情,当下觉得甚是无趣:当真是不识好人心。

        只好点头应下,“那好,到时诸位都跟着我进城。不过进城时一定要约束好自己的手下,莫要乱了自家的阵脚。”

        众人听了,当场就笑了,“冯郎君且放心,在场的诸们,哪一个不是从沙场上下来的?手下的儿郎也不知在南中跟蛮人打了多少次,知道规矩。”

        好好,你们都厉害,就我一个菜鸟。

        冯永无语。

        到了味县后,人人都知道时刻准备着要上阵厮杀,所以只要传达下去,很快就准备完毕。

        而此时,西城的战斗已经开始进入白热化。

        城内的王平几次想找机会组织人手冲出来,无奈孟获也是铁了心要吃掉城外的这支汉军,给城里的人一个下马威。

        不但让鄂顺死死地缠住张苞,同时不惜暴露出西门的伏兵,此时正缓缓成弧形地绕过来,只待包围完毕,里头的汉军就难逃一死。

        同时还分出一部分人马,对着城门的方向严阵以待,城内的人冲了几次,都没能冲过去,只能是无功而返。

        那伏兵可是孟获本部的人马,与此时正在攻城的那些外围部族可不一样,人员素质要好上不少。

        而且此时可不是孟获初到味县城下立足未稳没有准备的时候,只要有了防备,想要再来一个突袭,绝无可能。

        同时孟获还不管不顾地,直接就让后方推出了全部藏着的云梯,加大了攻城力度,让城内的人分不出太多的人救援。

        “不要冲太深了,守好城门,等着他们过来!”

        王平咬着牙,狠狠地传令下去。

        他一边要守城,一边要弹压城内的战俘,如果不管不顾地再分兵深入去救城外的人,那只有一个结果,城破人亡。

        张苞心里已经有些后悔了。

        若是自己按时入城,不逞威风,冲入敌阵这么深,何致于让将士们为陷于险地?

        这般想着,心里已经开始乱了,手上也跟着缓慢了下来。

        阵前厮杀,如何能分心?

        鄂顺看准对方一个空门,当下就是一挑。

        张苞本能地一挡,却是慢了一步,没有挡住,只听得“哧啦”一声响,若不是他内衬细甲,只怕此时已经被捅了个对穿。

        饶是如此,被鄂顺这么一挑中,腹胸之间也是一阵巨痛,差点喘不上来。

        周围的蛮兵正一波又一波地涌上来,死死地要缠住这支过于深入的汉军,但汉军兵器是铁制的,而蛮兵手上,却有一部分乃是竹木所制。

        故汉军向城门方向移动的速度虽然缓慢,但却是不可阻挡。

        如今就看是蛮兵先形成合围,还是汉军先到城门前。

        “进!”

        汉军军中的曲长大喝。

        只见一排汉军士卒举着长矛就一刺,然后同时再向前踏了一大步。

        “哧!”

        “噗……”

        举着粗陋武器的蛮兵不少就是直接被扎断了胸骨,刺了个对穿,只听得发出“呃呃”之声,却是连惨叫声都发不出来,就这么双目圆睁地死去。

        而护卫着两边的盾兵则是趁着同队收矛之际,举起手中的圆盾,握紧了手中的环首刀,齐齐劈过去,所到之处,再次涌上来的蛮兵手中的竹木兵器大多就被削了一大截。

        当然也有倒霉的汉军因为防护不及,就被削尖的竹枪直接捅穿了皮甲,然后再刺进了身体。

        “入你娘啊……”

        受伤了汉兵咬着牙,使出最后一点力气,咒骂了一声,不管不顾地直接挥刀劈去,直接就把对面幸运儿的脖子抹了一刀。

        热血顿时把四周喷了一圈。

        然后汉军士卒这才不甘心地倒下去。

        身边的同袍没有人去看倒下的人,他们眼中只能看着前方,心里什么也不能想,只能跟着曲长什长的脚步前进。

        在他们的脚下,身后,倒满了尸首和倒地不起哀嚎不已的伤兵。

        花花绿绿的肠子散开,有一个被破开肚的濒死伤兵,也不知是蛮兵还是汉军,下意识地就把肠子塞回肚子,也不管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

        泥土渐渐被血渍渗透……

        虽然汉军组织性要比蛮兵高,但人数终是要少得多,随着蛮兵一波又一波的冲击,汉军的军阵开始局部混乱起来。

        不能保持军阵的地方,就变成了混战。

        叮!

        “杀!”

        “噗!”

        一个人头飞了起来。

        蛮兵里也有铁制的兵器,只见刀光闪过,一个汉军士卒就只剩下了无头的身躯。

        “张四郎……”

        “啊啊啊……张四郎……”

        混战的地方,一个汉军士卒突然暴起,一刀砍去,那个斩下汉军士卒头颅的蛮将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被人砍下了脑袋,连同他周围的蛮兵都被划伤。

        汉军士卒眼中流泪,状若疯虎,嘴里大吼着,“杀啊……”

        “轰隆……”

        天边传来了一声闷雷。

        不知何时,天色开始变得阴沉,黑压压的阴云渐渐在天边积压。

        六月的天,孩子的脸,说变就变,更何况是夏日的南中。

        杀红了眼的两边,没有注意到,在他们不远处,已经悄悄地集合起了一支队伍。

        “兄长,快要下雨了。”

        李遗抬头看了看天,说道。

        冯永点点头,看了看那边已经把盔甲穿戴完毕的赵广等人,走过去交待道,“义文,你们小心些,记着,接应到人就马上退出来,千万不要恋战。”

        “兄长,小弟明白。”

        全身都保护在铁片铠甲下的赵广脸上神采飞扬,仿佛此去,不是生死搏杀,而是做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一般。

        他的身边,则是和他同样打扮的王训。

        他们两人的身后,还有几十名身上皆是身着铁片铠甲的部曲,手持斩马刀,就等着冲锋。

        就蛮人目前这些武器,只要不是遇到重型武器的撞击,或者因为战斗太久而脱力,普通的蛮兵还破不了他们这些人的防。

        为什么傅佥的老爹傅肜是力战而亡,就是因为古代的将军,身上大多都披着铁制的铠甲,可以挡住绝大部分的武器伤害。

        要想伤到他们,只能是找准他们身上没有防护的地方。

        比如说面门,双腿双手等。

        而冯永给他们打造的铠甲,又在吸取了后世的经验,除了重点防护前胸后背外,还加上了袖甲和腿甲,头上的兜鍪还加了垂下护耳,以保护脖颈。

        如果说这么严密的防护,还能被蛮兵那些落后武器所伤,那就当真是倒霉透顶。

        对面伤不了他们,而他们手里的斩马刀,一刀肯定就是一个人头。

        “兄长不必为我们担心。”

        旁边的王训开口道,“倒是兄长,待会等我们冲锋后,记得定要马上进城,莫要耽误。”

        “好,我知道了。”

        冯永悻悻地说道,心想当个辅助真是弱鸡,“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说着退到了后面。

        杨千万寸步不离地跟着。

        李遗看了看冯永走到了后头,这才地走过来,对着赵广悄悄地说了几句话。

        赵广听了,神情一愣,“可以么?”

        李遗点点头,又转过头去看了一眼冯永,这才肯定道,“待会你只管听我的就是。”

        赵广想了想,反正也不影响什么,当下便答应了下来。

        “兄长,走吧。”

        李遗和杨千万护着冯永,开始带着民团的人向着城门移动。

        冯永最后看了一眼赵广那边,只见赵广拿出一个狰狞的鬼面具戴在脸上,抽出长剑,大声喝道,“全军,随我冲锋!杀!”

        “杀!”

        赵广王训带着人向着正在酣战的战场冲去。

        戴上鬼面具是冯永从狄青那里得到的灵感。

        传说狄青为了掩饰自己脸上的刺字,上阵时经常披头散发,戴着一个铜制的面具,每当冲锋陷阵,敌人闻风丧胆。

        而冯永则是觉得,赵广这张脸,实在是太过于美貌了,对敌人没有什么威慑力,所以也建议他戴上面具。

        赵广深觉得有理,从南征开始,每每冲锋前,便戴上了面具,果然把不少敌人都吓到了。

        更让他对这鬼面具爱不释手。

        不愧是赵云的种啊!

        冯永感叹了一声,看着赵广冲锋的背影,心想他还是有几分名将风采的。

        哪知才过了一会,前头喊杀声就开始变了味,也不知是谁带的头,只听得喊杀声开始变成了:“鬼王来啦!鬼王来啦!”

        然后声音越来越大,跟着冲锋的都督府军士的喊杀声渐渐地都变成了:“鬼王来啦……”

        正在向着城门奔跑的冯永一个踉跄。

        卧槽!

        这是喊的什么鬼?

        古代的冲锋口号怎么这么鬼畜?

        他目带疑惑地向着李遗看去,还没等他开口,李遗就抢先对着周围的民团喊着,“快快!喊起来!”

        然后他就开口喊道,“鬼王来啦!”

        民团的人早就得了吩咐,如今听到那边已经开始了,当下人人连忙都跟着喊:“鬼王来啦……”

        冲锋在前的士卒和跟在后头呐喊助威的民团一起喊起来,那声势极是浩大。

        “鬼王来啦!”

        “鬼王来啦!”

        “鬼王来啦!”

        ……

        一时间就响彻了整个战场。

        当场就把冯永震得有些晕乎乎的。

        他看到众人皆如此,还以为当真是这个时代的冲锋口号,当下也跟着喊道,“鬼王来啦……”

        同时在心里想着,尼玛的我怎么感觉有种羞耻感呢?古人真特么的中二!

        想到赵广的鬼面具,心里不禁吃了一惊,这赵广,我只是建议他戴个鬼面具,没想到这才多久,就打出了这么一个称号?牛逼啊!

        正在合围汉军的蛮兵没想到竟然还有人马突然从旁边冲过来,一时猝不及防,最外围竟是开始混乱起来。

        最前面的赵广所率的几十人冲入蛮兵里,犹如铁烙插进了凝固的膏油,一触即化。

        不要说蛮兵手里的竹木所制兵器,就是铁制的砍上去,也是休想伤到他们分毫,而他们反手一刀,无论砍中哪里,皆是如刀切菜般,一划而过。

        而跟在他们身后的都督府士卒,则是开始向两边扩大缺口。

        蛮兵们开始还不知道对面喊的什么,待他们当中有听得懂汉话的,或者他们当中的汉人士卒听清了以后,再看看赵广那狰狞的鬼面具,当下就吓得双腿发软。

        难道当真是传说中那个吃人的鬼王来了?

        这人如此恐怖,莫不成就是鬼王?

        不是说鬼王身高十丈,腰围五丈,一口就能吃下一个人吗?

        难道是鬼王手下的鬼将?

        那他身后那些刀枪不入,怪模怪样的东西,十有八九就是鬼兵!

  https://www.xszww.com/html/87/87517/6188278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szww.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