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84章 眦睚必报

想到这里,冯永直接就把本子揣进怀里。

        经历了真密牢情事.avi,冯永每每想起关姬的风情,心里就是禁不住地一热。

        黑白就黑白,色彩不重要,姿势才重要关姬可是练武之人,一般人做不出来的动作,对关姬来说一点问题没有。

        如今汉中已经开始着手毛布票子的上色问题,只要合格的颜料能搞出来,大不了到时候找人再画个彩色版的小册子。

        蒋琬又与冯永交待了一些事情后,这才让蒋斌把他送出府外。

        “大人,冯君侯已经走了。”

        蒋斌回来后,对着自家大人说道。

        蒋琬点点头,看着蒋斌,问道,“你不是常说欲与之相识么?今日得见,觉得其人如何?”

        蒋斌想了想,半天才憋出一句,“挺不错。”

        “仅仅是不错?”

        蒋琬看了一眼儿子,笑笑。

        “待人不错,剩下的,孩儿一时看不出来。”

        蒋斌老实地回答。

        蒋琬点点头,说道,“也是,毕竟只是一面之交,一时看不出来也情有可原。”

        想起在南乡见到的种种稀奇古怪,心里却是对蒋斌的话同意了几分:这个冯明文,若非是相处日久,却是难以了解其人。

        看到儿子脸上有几分犹豫,心下奇怪,“怎么?还有何事?”

        “大人,是这样的。那冯君侯,欲让我跟他去越,你觉得如何?”

        蒋斌想起冯永在门口跟他所说的话,终于开口问道。

        蒋琬看到蒋斌脸上的神色,心下明了,“你想去?”

        “孩儿已经十六了,是应该出去看看了。”

        蒋斌确实是有几分意动。

        蒋琬笑着摇摇头,“若是以前,冯明文提起此事,倒是无妨。可如今,他很明显就是为了回报我答应给他做媒人之事。若是你去了,岂不是成了挟恩图报之辈?此非君子所为,还是作罢。”

        蒋斌听了,脸上微露失望之色,却也知道大人所说的是实情,当下便点了点头,“大人说的有理。”

        “若你当真想出仕,我倒是有一个想法。”

        “大人请说。”

        “汉中南乡的汉中冶,很快就要有一个监丞的空缺,你可以去试试。”

        蒋斌听到这话,却是有些吃惊地问道:“汉中冶的监丞,不是……”

        “对,没错。”蒋琬点点头,“冯郎君本是兼监丞之位,只是如今他以君侯之尊,自是不可能再任这个监丞。还有就是,你若是当真想了解冯郎君,去南乡看看,自是最好不过。”

        “可是汉中冶隶属内府……”

        蒋琬面露犹豫之色。

        内府是皇宫所有,出任监丞,就相当于卖身皇家。

        卖货帝王家那是正常现象。

        但现在的大汉,不是正常现象,因为现在的帝王家,不算是一个好买家。

        “陛下究竟还是陛下啊,天子毕竟是姓刘。”

        蒋琬目光看向门外,眼中没有焦距,突然说了一句很莫名的话。

        他的内心最深处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出来:而且丞相,也只会做伊尹周公,而不是王莽或者曹操。

        丞相若是有一点点的他想,此时就应该是趁着南征胜利归来,声望愈盛之际,加紧培养羽翼亲信,而不是夙兴夜寐,操劳国事。

        更不是为了北伐吞魏而日思夜索,忧虑不已魏十倍于汉,吞魏岂是这么好吞的?

        先帝托付丞相以国事,这才不到四年时间,丞相的双鬓就已经开始斑白,可想而知这几年里,丞相呕沥了多少心血?

        这可不是一个心有他想所能做出来的事。

        作为时时跟着丞相的蒋琬,他更明白一件事。

        那就是目前丞相府中,无论是向朗,杨洪、张裔,亦或是马谡、自己,还有杨仪等人,虽说都是丞相看重之人。

        但若是单独拉一个出来,无论是谁,都没有能力和声望在众人当中脱颖而出,让众人心服口服。

        这不管是丞相有心还是无意造成目前的情况,但就目前在蒋琬自己看来,在丞相之后,应该不会有人能达到丞相这种程度。

        丞相应该也不会留下这种人物。

        所以到最后,天子亲政,那就是必然之事。

        只是蒋琬自不会把这些惊世骇俗的话说出来,只是对着自己的儿子说道,“你年方十六,不着急,先去南乡看看,历练两年后再说。”

        “是,大人。”

        蒋斌生性孝顺,当下只得应道。

        冯永出了蒋府后,正想出城,只见城门口正站着一个蹁跹郎君,面如玉,眉若剑,身如玉树,即使静静地站在那里,也是丰姿奇秀,神韵独超,给人一种高贵清华感。

        进出城门的人,即便是男子,也有不少人对他注目行礼。

        更不用说那些妇人女郎,一看到他,皆是内心怦怦乱跳。

        正当不少人正在怀疑这等俊美郎君是哪家的王孙贵族,亦或是世家之子时,只见那位郎君却是突然眼睛一亮,迈步上前,对着一个面容平平无奇的郎君深深地行礼:“照见过冯郎君。”

        冯永实是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糜照。

        “糜郎君何以在此?”

        一个月前,糜照还亲热地唤冯永为兄长,而此时,两人却已然生疏至此。

        “特意在此等冯郎君。照欲宴请冯郎君,不知冯郎君能否拨冗?”

        糜照脸上露出些许的歉然之色,同时又有些冀求之色。

        “我忙,只怕没那么多时间。”

        冯永淡然道。

        “不敢耽搁冯郎君太久。听说冯郎君近日欲议亲,照手上正好有十只大雁,皆是完好无损,如今正养在家中。若是冯郎君不弃,照可以成君子之美。”

        糜照又有些低声下气地说道。

        听到这话,冯永心中一动。

        射杀大雁简单,但活抓且不让其受到伤害的,却是不易。

        虽说凭自己目前的能力,找到合格的大雁,倒也不是什么难事,但总是要费些时日。

        与关姬成亲,自然是越快越好,所以若是有人现在就把大雁送上门来,倒也省了自己不少功夫。

        “这样啊,也行吧。在哪摆的宴?”

        看在大雁的份上,冯永作出勉为其难的模样。

        “城中有一家一品阁,请冯郎君稍作移步。”

        “好,前头带路吧。”

        只是等糜照把冯永领到那一品阁前时,冯永不禁有些愕然。

        “这不是玉瑶阁么?”

        一个月前,自己正是在这里砸了门面。

        而糜照,正是引火者。

        看向糜照,只见他的脸上露出尴尬之色,“锦城早就没了玉瑶阁,如今此阁,名叫一品阁。”

        “这样啊……”冯永摸摸下巴,“里头的姑娘呢?”

        “云依容娘子改名了,叫谢清。”

        糜照脸上的尴尬之色更浓。

        “原来如此。”冯永点点头,只是看向糜照的神色就有些古怪起来。

        一个月前你想法子让我砸了这家阁楼,一个月后你请我在这里吃饭?

        呵呵!

        “那就进去一观吧。”

        一品阁今天很明显没有开业,整个楼阁,除了偶尔可以看到经过的奴仆下人,再无客人。

        糜照把冯永领到阁楼二层的一个布置精致的小内阁,坐在这里,可以看到外头的整个大街。

        不得不说,这个一品阁的选址,当真算是黄金地段。

        案几上摆满了各类菜肴,但冯永又看不上眼,随意夹了点放到嘴里,便放下箸筷,开口问道,“你约来我,是为何事?现在可以说了。”

        冯永还不至于相信糜照就单纯是为了送大雁。

        糜照亲自执勺,为冯永舀了一碗汤,这才说道,“冯郎君可否让照私语一番?”

        冯永看了一下身边的部曲,对他们说道,“你们且先出去。”

        “君侯不可!”

        部曲果不其然地强烈反对道。

        在南中时的遇刺,冯永的部曲被关姬狠狠地收拾了一番。

        再加上如今冯永身份已经贵为君侯,所以部曲更得小心谨慎,一楼下面留了一部分人,二楼留了一部分人,这小内阁也要跟着人。

        “你们就在外头等着。”

        冯永摆摆手,“放心,糜郎君还不至于敢明目张胆地加害于我。”

        糜照闻言,脸色苦涩无比。

        部曲拗不过冯永,只得警惕地看了一眼糜照,这才慢慢退了出去。

        “照先干为敬!”

        糜照举起碗,把里头的汤当成了酒,一饮而尽。

        冯永抿了一口,发现这汤又酸又涩,可能唯一让人觉得入口的原因,就是能闻到一股淡淡地酒味。

        “这是……醪糟?”

        冯永疑惑地自语了一句,不过他又不喜欢喝酒,前世喝醪糟也喜欢喝甜的,这种东西自然入不了他的眼。

        糜照却是不管冯永喝没喝碗里的东西,他自顾又倒了一碗,这才苦笑道,“照知道,上回之事,做得不地道,故这一碗,是自罚,给君侯陪罪。”

        说着,又一下子喝干。

        再倒一碗。

        “君侯不日将大婚,照到时只怕不能上门亲自祝贺,这一碗,是提前给君侯贺!”

        看着糜照脸上又悲又涩,冯永轻叹一声,“何必?”

        糜照摇头,长叹一声,“世人皆说我生于皇亲之家,乃是福气。但谁又知道我的苦衷?”

        说着,自顾又喝下一碗。

        看来他是真把这醪糟当成酒来喝了。

        糜家天生就是和皇室绑在一起的。

        可以这么说,糜家兴衰,要看圣眷的隆宠程度。

        别家或许还有机会投到丞相府,但糜家不行。

        所以有很多时候,糜家要帮宫里做一些不方便做的事。

        “君侯可知,我手上这十只大雁,是准备用来干嘛的?”

        “大雁,自然是用来议亲的。”

        “没错,确实是用来议亲,不过君侯可知我准备是与谁议亲?”

        糜照定定地看向冯永。

        “谁?”

        冯永却是不管糜照的目光,漫不经心地问道。

        反正不可能是关姬。

        “本来就有好几家,不过最近又多了一家。”

        “哦,这是好事。一家好女几家求,反过来不也一样?好郎君自然也会有多家求嘛。”

        冯永淡淡一笑。

        “最近这一家,是张家的小娘子。”

        糜照却是不管冯永的调侃,仍是定定地看着冯永,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来。

        冯永脸色一僵,脸上的笑容凝固。

        “张家的小娘子?哪个张?”

        “自然是张西乡侯的张。”

        糜照呵呵一笑,又猛地喝下一碗醪糟,只觉得得有说不尽的苦涩,“听说这是张小娘子自己主动提出来的。”

        冯永的心头好像被什么揪了一下,有点疼,“然后呢?你把大雁送我了,你怎么办?”

        “我把大雁送与君侯,自然就是暂时不想议亲了。”

        糜照苦笑摇头。

        如果说,前头得罪此人还情有可原,那么,如果这个时候他真敢答应与张小娘子议亲,只怕那就是把他往死里得罪。

        巧言令色冯郎君,心狠手辣小文和,可当真不是随便说说而已。

        流放汶山的廖立,被打断腿的许勋,蜀中被坑出血的世家大族,汉中地底下的无数冤魂,被鬼王吓得瑟瑟发抖的蛮夷们……

        都对此想要表达意见。

        说实在话,糜照这些日子,心里要说不发怵,那当真就是假话。

        只见冯永脸上一松,点点头,赞同道,“记得去年南乡那边不是出了个统计吗?这女子,晚两三年成亲,对身体有好处。张小娘子晚一些成亲,也是极好的……”

        说出这话时,老冯感觉自己脸上微微有些发烫。

        有些时候,就算是不喝酒,也是会醉的。

        糜照觉得自己好像已经喝醉了,他看到冯永脸上的神色变化,于是心里就不禁大着胆子鄙夷了一声:呸!

        只是他心里这般想着,脸上却是不敢表露出来。

        “冯君侯,南中冶眼看成立在即,照也不才,想自请去那里当个监令,你觉得如何?”

        糜照小心地问了一声。

        “南中冶监令?这不是内府里的事情,问我做什么……”

        冯永说到这里,看到糜照的神色,心里这才突然明白过来。

        南中如今仍是蛮荒之地,糜照这么做,实际上就是相当于自我流放。

        看看廖立就明白了,汶山郡离蜀郡才多远?这就已经算是流放了。

        而南中,不知比汶山环境恶劣了多少倍,说不得,一不小心染上瘴疫,那就是有死无生。

        “糜郎君乃是皇亲国戚,何至于此?”

        冯永发誓,他是在真心地劝说。

        特么的,糜照的身份,好歹也是阿斗的表兄弟呢!真要因为自己被逼得跑去了南中,别人会怎么看自己?

        那不又得多出一句话来?

        眦睚必报关内侯?

  https://www.xszww.com/html/87/87517/6188270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szww.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