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88章 天意难测

冯永不会占卜,这个并不要紧,他要做的是,拿这个事去问会占卜的人,然后再把占卜结果送到祠堂里说与祖宗们听就行。

        而且这个占卜的人还不能是在大街上随意找的算命先生,必须是知名的、权威的。

        不然这就是对关府的不尊重。

        这个人早就找好了,那就是柳隐的知交好友杜祯的大人杜琼,为锦城外胜景之一的桃林第一任主人,现任谏议大夫。

        杜琼学识渊博,乃是蜀地有名的学者,不仅精通谶纬术艺,同时也精通天文占验。

        当年曹丕称帝的消息传入蜀中时,他就与张裔、黄权、何宗、杨洪、尹默等人引用图谶来劝说刘备称帝。

        也算是早期投靠刘备的蜀人之一。

        但是不知为何,自刘备死后,杜琼就经常闭门谢客,很少与他人交流。

        所以在冯永看来,这种人物似乎应该是一向孤僻,想要请他为自己占卜,未必有些困难。

        不过柳隐因为得过冯永的推荐,这才得以进了丞相府,得知冯永的想法后,很是尽心地帮忙。

        过了几日,他就传过来好消息,说是杜琼答应了。

        冯永大是高兴,连忙备了礼物,择了吉日,前去拜访。

        早早就桃林外等候的杜祯一看到冯永到来,施了一礼,“祯见过君侯。”

        冯永连忙还了一礼,“永此次前来,只求尊大人为永纳吉,不知杜大夫可在府中?”

        “大人得知君侯要来,早已在府中恭候多时,君侯请随我来。”

        杜祯肃手引礼道。

        “好好,请。”

        冯永跟着杜祯走进桃林深处,看看四周的桃树,只见这个时候,桃树枝头上,花骨点点,正是含苞待放的时候。

        有些着急的,甚至已经绽开了花朵,露出里头的粉嫩花蕊。

        心里就不禁有些感慨,说道,“去年我从汉中归来时,曾有幸见过一次桃林盛开,那时繁花似锦,当真是难得的奇景。”

        听到这话,杜祯亦是一笑,“当时冯君侯还说了一句,人面桃花相映红,乃是难得的好句呢。”

        这句话当然不是在这里说的,乃是在皇庄里对张星忆说的。

        后来么,张星忆把它带到这里来了。

        所以世人皆流传说冯郎君就是在这里念出来的。

        杜祯此时拿出来,也就是为了打趣冯永。

        冯永闻言哈哈一笑。

        杜祯继续说道,“当时大人闻得此句,一直想要把它补完整,可惜的是,如今已经想了一年了,却仍然未能满意,感到甚是遗憾,不知冯君侯可有他句?”

        冯永好事将近,心情大好之下,嘴巴就有点把不住门,“有倒是有,不过就是有点不应景。”

        “还当真有?”杜祯大喜,“还请冯君侯让某知晓。”

        “也好,那我就献丑了。”

        冯永咳了一声,酝酿了一下情绪,这才开口道,“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杜祯先是大声赞叹,“好句!”

        然后又细品了一下,这才感叹道,“从这‘去年今日’几字,就可以看出,这几句是君侯临时想出来的吧?”

        “人面桃花相映红”乃是去年出来的句子,在前面加了“去年今日”,说得可不正是现在?

        说着满是钦佩地看向冯永,“君侯高才,祯不得不服啊!”

        冯永干笑一声。

        杜祯看到冯永脸色有些不大自然,好像突然也想起了什么,神色就变得有些古怪起来。

        如今这冯君侯就要与关家娘子成亲,去年人面桃花相映红的那位张家小娘子,当真是不知何处去了,唯有桃花依旧……

        如此一想,杜祯心里也变得有些感慨起来。

        这几句,当真是映景映时到了极点,把个中少年情愁,说得入木三分。

        这冯郎君,当真是太谦虚了。

        想到这里,杜祯心里就不禁有些嘀咕起来:这冯郎君要娶关家女,莫不是还别有隐情?不然何以如此思念张家小娘子?

        只是这等事情,他自然也不好多问,只得把这疑惑埋在心里,径自带着冯永去见了自家大人。

        杜琼是一个清瘦的老者,双眼很是犀利,嘴唇紧紧地抿着,可以看出这是一个不大喜欢说话的人。

        “永见过杜长者。”

        冯永行了一礼。

        杜琼点了点头,声音有些沙哑,“冯君侯请坐。”

        “君侯来意,我已知晓。”

        说着,从案上拿起一张绛色的纸,“得知君侯要占卜,我昨日沐浴后,今日在君侯刚到桃林时,就已经占卜出结果。”

        说着把纸递给冯永。

        冯永接过来一看,只见上面写着东西他只看得懂两句话。

        佳女守山猛虎,兴宅旺夫。

        良子天马下凡,荫妻护子。

        “嘶……”冯永倒吸了一口气,这个批语……

        “好哇,好哇!”

        冯永嘿嘿一笑,对着杜琼再次行礼,“真是多谢杜长者了。”

        杜琼摇头,脸上难得露出笑意,“只是如实相告罢了。”

        “长者既擅此道,不知可有佳日告知永?”

        “二月初二,乃是难得的好日子,正是成亲吉日。”

        “好好好!”

        冯永喜笑颜开,心想二月二,龙抬头,当真是好日子。

        “待到亲迎之日,还请长者前去赴宴。”

        杜琼摇头道,“我喜清静,就不前往了。若是君侯当真要谢我,倒是有一事,想请君侯伸个援手。”

        “长者但说无妨。”冯永心情大好之下,连忙就拍着胸脯答应,“只要是永能做到的,定不会拒绝。”

        “当今大司农秦宓,如今身患重疾。某听闻君侯家中有良医,不知可否派之前往一观?”

        “秦大司农身患重疾?”

        冯永稍稍有些意外,点头道,“此事易耳,到时我定会让人去秦府上一观。”

        “那老夫就多谢君侯了。”

        “理所当然耳,又何必言谢?”

        冯永笑呵呵地说道。

        得了吉兆,冯永着急着要回去,杜琼本不喜欢说话,也没有多加挽留,又让杜祯送了出去。

        待冯永走后,一个年青的儒生走进两人相谈的房舍,对着杜琼行了一礼,“杜师,你曾言那秦大司农活不过今年,为何又让冯君侯派人前去给他看病?”

        杜琼看了一眼儒生,默然了一会,这才开口道,“谯周,天意难测啊!”

        谯周笑道,“杜师精通观占天文,何须自谦?”

        杜琼有些苦笑地摇头,“天意确实难测。”

        谯周自然不信,“若是天意当真难测,杜师又如何得知刘备有天子之象,当年又为何劝说刘备登基呢?”

        “此一时彼一时。”杜琼又看了一眼谯周,说道,“自刘备死后,天意就越发地难测。”

        谯周想了想,看了一下外面,这才压低声音说道,“代汉者当涂高也,难道也是天意难测?”

        杜琼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说道,“魏者,观阙是也,所建之处皆是正对道途,巍峨而高大,此乃涂高之意。”

        “又,古时只称官吏不称曹。然自汉而始,官吏别称曹,如属曹、侍曹等。”

        “再者,汉中乃是大汉龙兴之地,然曹操移其民,导致汉中日益荒芜凋敝,亦暗指汉室日渐衰微。先帝登得大宝之位,只得定都锦城,偏安一方,此大概就是以前的天意吧。”

        谯周恍然,然后又问道,“杜师既然说是以前的天意,那如今乃至以后的天意呢?”

        杜琼又沉默了好久,这才说道,“如今汉中复有昌盛之象,对天下大势虽难改变,但却已经表明汉室将止住颓势。”

        说到这里,杜琼的又看向门外,目光深幽,“以前在我想来,汉中若想重得繁盛,即便是朝廷下大力气,亦非二三十年之功不可,然以如今的大汉,何其难也?”

        “直到此子横空出世,我才晓得‘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为何意,汉中兴盛,则大汉不绝,此亦是天意啊。”

        杜琼无比感慨地说道,“故我才有言,此乃天意难测。”

        谯周面露深思之色,“杜师是觉得,因为汉中之变,与此子有关,所以这才叫他给秦大司农帮忙看看?”

        “谯周啊,你生性聪慧,这是好事。但心思巧者,多喜取巧,这又是坏事。为人处事,还是踏实一些为好。”

        谯周脸上一红,连忙说道,“杜师说的是。”

        “秦宓身为大司农,乃是九卿之一,朝廷为其尽心而治,乃是应有之意。冯君侯家中既有良医,又与丞相府联系紧密,迟早都会找到他头上的。此举对我来说,只不过是顺手而为的事情,尽尽人事罢了。”

        谯周听了,脸上更红。

  https://www.xszww.com/html/87/87517/6188270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szww.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