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96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教士卒识字算术,再让沙场老卒教他们沙场搏命之术,若是冯永敢说没有其他想法,赵云就敢当场强行夺过这支队伍。

        “当然……不是,还为了自己有点倚仗的资本吧。”

        冯永无奈地半真半假道,“毕竟义文等人以后总是要出去建功立业的,到时候能有点自己的子弟兵,心里也有底一些。”

        赵云这才点头赞同道,“子弟兵?这个词不错。”

        说着又加大了点头力度,“就目前看来,你这个方法不错。如今你手头上这几百号人,就算是最普通的士卒,以后若是当真历练出来了,拿出去放到别的地方,顶个什长屯长都算是辱没了他们。”

        冯永又是嘿嘿装傻一笑。

        他当然知道自己这些士卒,真正说来,本就是按着部队基层干部的方向培养的。

        南乡的军队,说白了就是一所不设围墙的军事院校。

        从里面出来的人,只要真上过战场,新卒成了老兵,老兵成了精兵,再以他们为骨干,迅速拉起几千上万人的军队,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一人学成,教成十人;十人学成,教成百人……万人学成,教成三军,此乃魏武卒的训练之法。

        同时也是后世兔子军的“传帮带”教学方法。

        赵云意味深长地看了冯永一眼,“皆说冯郎君深谋远虑,老夫终于算是真正领教了。”

        同时在心里想着,二郎如今已经开始独领一军,此子如今又准备率军进驻越,看来这南乡士卒正是当用之时。

        丞相常言近年来,先帝所聚四方精锐日见凋零,心里甚是焦虑。

        但此子却是似乎已经找到了另一种补充的方法,就是不知道能不能行得通?

        赵云深思了片刻,又看向远去的士卒,开口问道,“养这些士卒,所费几何?”

        “一日三食,每三日必有一次肉食,而且常年训练,不得懈怠,也不必为家中担忧,家中父母妻子自有南乡优待之。”

        训练本就是极耗体力的事,所以吃食一定要保证营养。

        单单是每三日必有一次肉食这条标准,大汉境内,也就拥有牧场的南乡能承担得起。

        虽然这在冯永看来,已经是非常低的标准了,但在别的地方,大多都是临战前,普通士卒才有机会吃上一口肉食。

        这年头,不是比谁做得更好好,而是比谁烂得更有底线一些。

        乱世命贱如草,当那些差点死于苦难的人们好不容易过上好日子时,冯永相信,他们都为了维护南乡这一片难得的净土而拼命。

        干粮的进一步改进,独轮车的大规模应用,后头再加上从诸葛老妖手里买到的两千多匹滇马,还有东风快递的日渐成熟,这才为南乡士卒在大汉境内出征时的伙食标准提供了保证。

        若是考虑后以后的北伐,那越的马场就刻不容缓。

        “打仗打的就是后勤”的时代虽然没有来临,但后勤对于任何一个时代的战争,那都是有着相当大的影响力。

        “若是战场上伤了残了,南乡自有他的一份生活。若是战死,其父母妻子,南乡自养之。”

        冯永继续解释道。

        “听闻南乡百姓本就衣食无忧,比别处要好上不少,若是再加以优待善养之,那又是什么样的水准?”

        赵云叹息道,“如此厚待,怪不得你方才那般对他们,他们亦是甘心如芥的模样。所以那剩下的四百人,就算是我想要带走,只怕亦非能轻易养得起吧?”

        冯永没有说话,就当是默认了。

        说白了,如今南乡的模样有点像后世的边疆建设兵团模式。

        所有人员都是军事化管理,颇有一种全民皆兵的氛围。

        而无产阶级的特性又为这种氛围提供了基础。

        虽然这种模式发展到最后,形成一定的规模之后,会产生一定的排外,还会有诸如臃肿**内斗之类各种各样的问题。

        但对于现在世道而言,这是冯永目前所能想到的,最快把汉胡僚等凝聚在一起的方法不管方法是不是粗暴,只要有效就行。

        至于形成足够规模利益集团之后产生的问题,那就是以后的要解决的事情。

        只要目前利大于弊就行。

        赵云自是不知道冯永心中所想,他仔细地考虑了一下,发现还真只有南乡这种奇葩地方才有资格这般养兵。

        吴起所训的魏武卒,征战四方,创下了“大战七十二,全胜六十四,其余均解(不分胜负)”的奇功伟绩。

        但这种养兵方式也有缺陷,那就是耗费极高。

        全盛时期的魏武卒,倾全国之力亦只不过养出了数万。

        而且一旦损耗过度,很难补充。

        赵云不知道南乡士卒的补充能力如何,但他知道,以如今大汉的情况,是万万负担不起这种养兵方式的。

        所以他只得叹息一声,摆了摆手,说道,“你不是带了人过来,想让他们见见士卒么?且去安排吧,二郎留下,我有话与你说。”

        冯永看向身后的赵广,只见他的脸色刷的一下就有些发白。

        这娃子,看来已经对他的大人有了太深的心理阴影。

        “兄……兄长。”

        待冯永招呼众人准备离开后,名震锦城不负英雄之后赵二郎,有些哆嗦地低声说出两个字,同时看他口型,应该还有“救我”二字没敢说出来,眼中甚至露出求救的神色。

        没出息!

        冯永还瞪了一个眼神,赵老爷子就算本来不想打你,看到你这模样,没火气也要上来三分火气。

        不去管他,冯永径自带着众人离去。

        “大……大人。”

        赵广喊了一声,挪着双腿慢腾腾地向自家大人走去。

        “离那么远做甚?我又不打你,快过来。”

        赵云喝了一声。

        一听大人没打算动手,赵广立马麻溜地小跑过去。

        赵云站在那里沉吟,却是好久没有开口。

        就在赵广还以为是自家大人正在费尽心思要找借口抽自己一顿的时候,终于听得大人问了一句,“那南乡的练兵之法,你可知晓?”

        赵广一听这话,暗地里松了一口气,笑着说道,“这个自然知晓。实际上这些士卒,有不少还是孩儿亲自训过的呢。”

        “倒是兄长,除了在最开始的时候亲自下场训练士卒之外,后头等我们能接手之后,他除了编写操典,倒是很少下场了。”

        “编写操典?”

        赵云听了这个话,感觉抓到了什么东西,“什么操典?”

        “哦,就是兄长专门给南乡的士卒编写了一部操典,里头定下了很多繁杂的规矩,细到连士卒在营寨里应当如何走路都有规定。”

        “有些地方还必须要让士卒背出来才行,开始大伙还觉得奇怪呢。”

        “后来才发现,用这操典练出的士卒,确实让人省心不少,后面教他们排个军阵都觉得简单得很,当真是一声令下,就能如臂使指……”

        赵广说到军中之事,就有些兴奋起来,手舞足蹈地给赵云比划。

        “还有这等事?那你为何从来没跟我说过?”

        赵云一听,眉头先是一皱,然后又冷眉问向赵广。

        这么大的事情都不跟自己说,你心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大人?

        赵广一噎,好一会这才有些嗑巴地说道,“大人以前不是说,这兵法乃是国之重器,不可轻得么?以前那三十六计……”

        以前自己说是跟兄长学了三十六计的兵法,还被大人训斥一顿,说世间兵法不可轻得云云之类的。

        后面还被大人拉到练武场操练了一顿。

        从那以后,只要有关军中兵法之事,再没敢跟大人提过。

        赵云:……

  https://www.xszww.com/html/87/87517/6188269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szww.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