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07章 书店见闻

小孩短手短脚扑腾了两下没挣脱,便叫道,“有本事你先放我下来。”

        张星忆闻言就是一松手,只听得“扑嗵”一声,这小孩掉地上,又马上跳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然后双手叉腰,上下打量了一下张星忆,冷笑一声,“新来的吧?”

        新……新来的?

        张星忆一听就是大怒,这整个南乡都是她张家的食邑,虽然她家对南乡没有什么决定权,但这里收上来的所有赋税都是她家的。

        这个小娃竟然用这等蔑视眼神看人,当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当下就准备再动手把他擒拿过来。

        这小孩却是机灵,一看张星忆眼神不对,连忙退后一步,“你别乱来,知道南乡是什么地方吗?再敢闹事,看巡街士卒不把你抓起来!”

        张星忆这才想起这里是书店大门口,心里悚然一惊,当下学着那小孩冷笑一声,“你是谁家的小孩?”

        “娘子,这是罗县丞家的小郎君。”

        张星忆与那小孩发生冲突也就是短短一会儿的事,张三此时终于找到机会插话进来。他一看到罗宪,连忙上前低声对着张星忆说道。

        罗宪很明显听到了张三的话,当下小脑袋昂得高高的,意思很明显:知道我是谁了吗?

        他原以为可以吓住张星忆,可惜的是只见这好看极了的小阿姊却是毫不畏惧,当下闪电般地揪住他的胳膊,又把他拎起来,走到书店大门边上,以免站在门口挡了他人的路,“那你又可知我是谁?”

        罗宪用力挣扎脱开来,“我管你是谁,反正我不怕你。”

        反正这里进进出出的人很多,他倒是一点不怕对方敢把他怎么样。

        “西乡侯乃是我家阿兄,这整个南乡县都是我家的食邑,莫说是你,就算是你家大人过来,看我怕不怕他?”

        罗宪一听,眼中先是露出怀疑的神色,又上下打量了一下张星忆,最后好像想起了什么,脸色终于变了。

        只见他突然一转身,就欲跑路。

        只是张星忆哪会让他如愿?当下又是一揪他的衣领,把他拉了回来,“往哪跑!”

        罗宪的小短腿在地上蹬了两下,发现跑不开,连忙求饶道,“张家娘子,宪知道错了,就求你看在冯郎君的面上,饶了我这一遭。”

        “你说什么?”

        “我说我错了。”

        “下面那一句。”

        “求娘子看在冯郎君的面上……”

        张星忆这回终于听清楚了,连忙把罗宪的小身板扳过来,“你认识冯郎君?”

        “认识啊。来汉中之前,我还在冯郎君府上吃过饭食呢,喏,你看,他还送了我这个。”

        罗宪从脖子上拉出一根细细的绳索,上面吊着一个物件,正是冯永赠与他的小玉马。

        张星忆拿起这小玉马细细揣摩,眼中露出喜爱之色。

        罗宪一看要糟,这可是他的宝贝,夜里都舍不得让它离开自己的脖子。

        “冯郎君为何要送你这个?”

        张星忆恋恋不舍地把玉马放下,又问道。

        “因为我和冯郎君的弟子打了一架。”

        罗宪看到张星忆放开了小玉马,心里一松,这才理直气壮地答道。

        张星忆一下子就笑了,也不去计较他的孩子话,心想那个人做事有时候还当真是让人捉摸不透,这小小郎君,又如何能知道?

        她没有在这个问题上过多纠缠,想起方才罗宪的神情动作,便觉得有些奇怪,“你知道我?”

        罗宪点头,理所当然地说道,“南乡谁没听说过张娘子的大名?冯郎君专门赋文的人物呢!”

        而南乡之所以有今日,皆是因为冯郎君之故也。凡是与冯郎君有关的,南乡都会流传不息。

        罗宪说着又打量了一下张星忆,更加用力地点头,“花容月貌用在娘子身上,当真是最贴切不过!”

        张星忆十四岁的人生,觉得生平最得意最甜蜜之事,便是冯永专门赋文说她花容月貌。

        此时听人说来,心中就是微微一甜,嘴角再微微一翘。

        罗宪年纪虽小,但却是个机灵的,看到张星忆这表情,知道自己这一关就算是逃过去了,他心里惦记着书店,此时连忙又说道,“张娘子莫不是要进这书店?我们一起进去吧。”

        听到罗宪这话,张星忆有些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原来你还当真是要进去?这里头的书,你能看得懂?”

        罗宪一听,觉得自己被小瞧了,顿时胀红了脸,挺直了小身板,“我三岁就开始学识字了呢,那《紫电青霜记》写得平白如话……”

        说到这里,他突然觉得不对,连忙后捂住自己的嘴,还左顾右盼,好像很怕人听到这个话一样。

        罗宪三岁开始识字,若是没有冯永的乱入,他到了十三岁时,就已经能作出令人称道的文章,算得上是一个小神童。

        再加上某只土鳖所写的小说,在这个时候的人看来,乃是白得不能再白的小白文——毕竟是让说唱人去说给广大百姓听的东西,自然要尽量白。

        所以罗宪就算不能理解这里头隐含的东西,但至少也能勉强看得懂文章表面之意。

        张星忆一听,就惊讶了,“你也知道《紫电青霜记》?”

        “南乡谁人不知《紫电青霜记》!”罗宪说着,挥舞双手,装作自己手里有长剑的样子,“武林至尊,宝刀紫电,号令天下,莫敢不从,青霜不出,谁与争锋!”

        同时脸上现出狂热地模样,“长大后,我定要去寻得此二柄残剑!”

        张星忆一看他这模样,失笑道,“这不过是虚构之物,你如何寻得?”

        罗宪一听,又瞪大了眼,“怎会是虚构之物?书中说了,高祖皇帝当年是从汉中出兵关中,这才得了天下。”

        “还有那兵仙淮阴侯,一生用兵如神,原来是得了紫电青霜中的武穆遗书。紫电的号令天下,正是指此意。”

        “还有还有,当年曲逆侯(陈平)亦曾自承好阴谋,不为道家所容。这《紫电青霜记》也说了,那张无忌正是因为他的设计,这才生了归隐山林之心。这不是相互印证之事?”

        《紫电青霜记》所写的时代,正是秦末各路诸侯纷争的时候。

        里头写的正是乱世之中,天下游侠儿相互争斗,恩怨情仇之事,其中还涉及高祖皇帝刘邦及淮阴侯韩信等众人之事。

        原本的版本涉及高祖皇帝部分,已经被某个土鳖稍作修改,变成了伟光正形象。

        张无忌归隐山林之事,高祖皇帝毫不知情,最后还被众人劝进登基诸如此类的修改。

        张星忆只看了上半部分,却是没看下半部分,此时听到这话,当场就是一怔,“还有这等事?”

        罗宪得意洋洋,“原来张娘子没看过此书?”

        “我只看上半部分,却是不知下半部分。”

        张星忆老实回答,她看到那书上最开头写着:本书纯属虚构,乃是野史传闻。

        还以为当真是那兰陵笑笑生虚构捏造出来的。

        却是没想到后半部分还有这些事情。

        “怪不得,我跟你讲啊张娘子,原来当年高祖皇帝能得天下,那可是得到了天下游侠儿的相助,那樊哙大将军,竟也是游侠儿出身……”

        高祖皇帝本就是个游侠儿,那樊咐大将军,自然也好不到哪去。

        张星忆自然知道这一点,听到罗宪这么一说,她竟也是有些动摇起来,莫不成这书所说的,乃是当年的秘闻,故这才不为正史所载?

        这张无忌,不会当真有此人吧?

        这般想着,心里更是念及《紫电青霜记》的下半部分,“原来如此,那我们且进去。”

        有了罗宪带路,再加上原来自己在南乡竟是知名人物,张星忆心里就有了底气。

        张三等下人终究还是没敢跟进去,乖乖地学其他的仆人,站在门外等候。

        张星忆走进书店内,便被小小地震撼了一下。

        只见宽敞无比的书店内,一排又一排的橱柜整整齐齐地立着,占了整个书店的一半。

        橱柜里头,摆的全是书。

        皇室的藏书张星忆也不是没有见过,但她从来没见过这么多全是纸张做成的书。

        这么多的纸书,若是换成书简,不知要占多少个地方?

        书店的另一半,则是摆满了桌椅,有人拿着书在摇头晃脑,有人则是低头奋笔疾书。

        书店里走来走去的人不少,但每个人都是尽量放轻了脚步,就是相互之间说话,也是细声慢语,尽量不会影响他人。

        张星忆见此,心神就是恍惚起来,这南乡以后成文教兴盛之地,那是必然。

        那个人……嗯,冯郎此等壮举,日后不知要让多少人受此大恩惠?

        古人有云:太上立德,其次立功,再次立言。

        若是此事真成了气候,冯郎就已经算是为读书人立了不朽之德。

        罗宪轻车熟路地带着张星忆来到一排橱柜前,“张娘子,你且看,这里全是兰陵笑笑生所写的传记。”

        只见这个橱柜里,上下共五层,每一层都塞满了书。

        最中间那一层,所有的书上都写着《紫电青霜记》,差点就晃花了张星忆的眼。

        她又惊又喜,迫不及待地抽一本出来,问道,“这些书,全是是拿来卖的?”

        “对啊,你看这书后头有标价呢,一本三百缗。”

        罗宪指点道。

        果然不算便宜呢,怪不得那边有那么多人是在抄书。

        不过这个价钱对张星忆来说,不算什么。

        她把自己想要的书都抽出来,抱到自己的胸前,问道,“在哪结账呢?”

        “就在门口那个柜台。”

        张星忆有些吃力地抱着一堆书,走到柜台前,“帮我算算多少钱?”

        书店负责收钱的博士看到这等罕见容姿小娘子进来,本就多看了两眼,如今见她抱着一大堆书过来,当真是吃惊不小。

        他从未见过有人一次性买这么多书的。

        一般人买一本就已经算是富庶之家了,这个小娘子,家里肯定不会有工坊,也不会有牧场,唯一可能的,莫不是家里有矿?

        “回娘子,这些书一共两千一百缗,敢问小娘子是用票子,布匹,粮食,还是金银,铜钱?”

        “自然是票子。”

        张星忆一摸袖子,从里头拿出一叠票子,数了数,抽出一小叠递给书店博士,“给。”

        书店博士接过来,先是摸了摸,确认是真的,还没等他开始数,只见就有一人步履匆匆地走来,后头还跟着一个小娃儿,正是刚才不知跑哪去的罗宪。

        书店博士连忙对着那人喊了一声,“李管事……”

        李管事却是没管他,只对着张星忆行礼道,“小人李四,乃是书店管事,见过张小娘子。”

        张星忆有些不明所以地看着他,不知这人找自己何事。

        “小娘子可是要这些书?”

        李管事恭敬地问道。

        “当然。”

        “小娘子在这一层,可以任意挑选书籍拿走,不用破费付钱。”

        书店博士一听,连忙把手里的票子递过去。

        李管事接过来,又递给张星忆。

        “为何?”

        张星忆却是没伸手接,问了一句。

        “不拘是张小娘子,关娘子、赵郎君、李郎君等人,皆是如此。因为这个书店,本就是冯郎君从牧场工坊矿场的红利里抽成建好的。故这书店,张小娘子也有份额。”

        原来还有这等内情。

        张星忆吃惊地看了看四周,原来这等地方,还有自己的一份?

        张星忆站在那里,本就是焦点,如今连书店管事都被惊动了,书店里的众人不禁都看了过来。

        这时听到管事这番话,众人这才明白,原来这书店,竟也有这个小娘子的一份功劳,一时间,人人皆是眼中带着感激示意。

        这时,只见有一位刚从橱柜那边挑好书,准备拿去桌椅那边坐下阅览的年青人经过,无声地对着张星忆行了一礼。

        有了这个年青人的带头,众人不分老少,皆是恍然,连忙开始纷纷拱手行礼。

        就连远远地坐在桌椅那边只顾低头抄书的人都惊动了,特意起身走过来,默默地行了一礼,这才回去重新坐下。

        所有人都不分先后地做着同样的动作,让张星忆一下子手脚无措起来,她紧张地福了一福,以示还礼。

        然后转了一个方向,又福了一福……

        “小娘子不必如此,小娘子出力建了这个书店,众人此举,乃是对娘子的感谢之意。”

        李四解释道。

        众人闻言,皆是对这边微笑点头示意。

        虽然书店里仍是安静,周围众人没有一人对她说话,但张星忆只觉得眼中就是一热,胸口有些热乎乎的。

        “小娘子,这是你的票子,请收回。”

        李四又轻声提醒道。

        张星忆努力地眨眨眼,把快要流出来的眼睛收回去,这才点头,伸手把票子收了回去。

        她方才想错了,冯郎此举,不用是将来,如今就已经算是小成气候了。

        这般想着,张星忆的一颗少女心,就更是充满了对某只土鳖的崇拜感。

        “小娘子,这是店里专门为你准备的,请收好。若是以后小娘子想看什么书,让人拿此卡片过来告知一声,自会有人送到府上。”

        张星忆接过来一看,只见这小小的卡片看起来也像是纸做成的,但却是坚硬得很,底层为黑色,上头刻着“新华书店”四字,下头再用略小的字体刻着“编号:贰”。

        字体也不知是用什么墨染成的,金光闪闪。

        虽然仅是小小的纸片,上面只刻了七个字,但迎面扑来的却是庄重大方。

        张星忆紧紧地握着纸片,问道,“这编号壹的是谁?”

        “自是关娘子。”

        张星忆一听,心里就是一恼,死没良心的!

  https://www.xszww.com/html/87/87517/6188268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szww.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