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娱乐圈]DNA > 90.番外(五)

90.番外(五)

欢迎到晋江购买正版内容~  知道了知道了!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吵吵嚷嚷的?!

        韩芮琳一把拉下她的手,  你都已经知道了?

        嗯。

        什么时候知道的啊?你怎么不告诉我?

        韩芮拉低着头没有说话。

        实际上,田正国为了这事还专程跑来问过她的意见。

        和前世的轨迹相同,他落选之后接到了七家公司递出的橄榄枝,这其中不乏一些很有名的大公司,可是他说他也不知道要去哪家公司。

        对于他这样一个懵懵懂懂的初中生而言,要做出选择的确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所以他来问韩芮拉,  觉得哪家公司比较好。

        少年可能有点炫耀的小心思,但更多的是对喜欢的人的依赖。

        韩芮拉本来不想干涉他做决定,  可是又怕因为她的重生产生什么蝴蝶效应,导致情况发生偏差,  就装作不经意地提了几句。

        她觉得大公司虽有大公司的品牌效应,  但同时竞争也相对较激烈,  在条件优越的练习生扎堆的地方,  也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顺利出道。

        最重要的还是要引起公司的重视,否则青春就白白浪费了。

        而小公司虽然各方面不能与大公司相提并论,  可是只要舍得捧底下的艺人,  要出逼也不是不可能的。

        别的不说,田正国的偶像iu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最重要的,比起syilyi,  田正国以后作为男团成员之一出道的可能性更大。

        既然是要和别人搭档,那最好了解一下那里的练习生。

        知己知彼,  才好判断自己适不适合那个地方。

        最后,  韩芮拉状似无意地拿起一张名片看了看,  随口念道:big  hit  entertainment,公司代表方时赫这个人不是写过很多好歌的作曲家吗?好像挺厉害的样子,不知道他打造的偶像团体怎么样。

        方时赫在当时已经小有名气了,所以韩芮拉会知道他也不算突兀。

        田正国听到她这么一说,顺势把名片接过去看了看。

        他本来就脑袋空空,听到这番有理有据的说法自然听进去了不少。

        回家上,隔天就屁颠屁颠地跑来给韩芮拉看视频,说发现了一个很帅气的哥。

        韩芮拉一看,视频里那似曾相识的墨镜,久违的杀马特发型,不是金南骏又是谁?

        这个防弹未来的队长,bts的主心骨,团队的智囊,出色卓越的领导者,思想有深度的人生导师,现在还只是一个籍籍无名的练习生。

        乍一看他仿佛并不出彩,但是这世界从来不缺发现亮点的眼睛。

        曾经的方时赫是一个,现在的田正国也是一个。

        我觉得这哥唱的rap词写得非常好,好像是他自己写的。感觉好像很有深度的样子。

        韩芮拉缓缓勾起嘴角,赞同地点点头,我也觉得,非常帅气。

        是吧?!自己的眼光得到肯定,田正国的眼睛都不由自主地亮了亮。

        我想跟这哥学习rap,好像非常帅气的样子!

        去他在的公司不就可以跟他学了?

        嗯,而且我听说他们现在这个预备出道组合正缺人,要是我可以加入进去就好了。

        田正国把视频拿回去自己又在那儿捧着看,越看越着迷,不停的自言自语:太帅了太帅了!头一次觉得rap这么有意思!

        他是容易陷入某样事物的魅力中的人,一旦热情高涨就会身体力行地去实行。

        所以这会不用韩芮拉多说什么他就已经决定要去big  hit了。

        田正国兀自高兴,没有注意韩芮拉抠紧的手指。

        说不上来什么原因,就是没来由的胸闷而已。

        心里想要见到那个人的想法好像又迫切了些,鼓噪的心跳声震得耳膜疼。

        一个多月过后,到了艺考的时间。

        韩芮拉在洪世贞的陪同下去首尔的艺术高中进行艺考。

        在考场设有很多艺术高中的考点,考生可以自由选择考哪个学校。

        要进入艺术高中除了要看特长之外还要看学生的综合素质评价以及学习情况,档次高的学校自然要求高一点。

        不过对于大部分人来说最重要的还是过初试。

        初试过不了其它什么都是白搭。

        韩芮拉挑着考了几个学校,最有名的首尔艺术高中和翰林艺术高中她都去试了试,不过她不是很在乎能不能考上。

        反倒是在城东一所艺术高中的考点卯足了劲儿,颇有点志在必得的架势。

        关于那天的记忆,韩芮拉首先回想起的是那天天气非常炎热。

        太阳跟寻常夏日没什么不同,放出的光线又强又炙热。

        皮肤在外裸.露久了,难免会被烤得火辣辣的疼。

        考场里摩肩擦踵,韩芮拉和洪世贞各自顶着一脑门汗,在拥挤的各个考点穿梭。

        同样都觉得脑子又晕又胀,心里像堵了团棉花,连站着呼吸都觉得费力。

        可是为了能参加考试,她们还是得一刻不停地往人堆里挤。

        去感受从人身上散发出的火炉一样的温度,和旁人互相伤害。

        韩芮拉心疼妈妈,就让她去阴凉的地方坐着等她,排队就让她一个人来好了。

        本来洪世贞就没有排队的必要,她倒是想陪着女儿,可是经不住女儿几次三番的劝,还是去一旁休息去了。

        等韩芮拉晕晕乎乎地从考点里出来,已经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韩芮拉停下脚步,从裤兜里掏出手机,低着头翻电话簿。

        一道爽朗带笑的年轻男声越过人群清晰地落入她耳朵里,韩芮拉微一怔愣,稍稍抬起头,立时感觉身旁有道风刮了过去。

        呀亲故!一起走啊!

        一个身穿红色t恤衫的少年蹦哒着勾上前面男生的肩,他的身形就像夏日里的一道微风,从韩芮拉的眉间吹拂开。

        她看到他的肩上背着一把乐器,似乎是萨克斯。

        他和同伴有说有笑的大步离开,一眨眼的功夫就走出老远。

        韩芮拉盯着那个后脑勺忽然心一颤,顾不得给洪世贞打电话,急忙快步跟了上去。

        周围来往很多人,韩芮拉在人群里摸索,眼睛直直地盯着那个红衣少年所在的方向。

        她生怕自己一错眼就会丢了他的行踪,匆忙之间撞了许多人,精神出走下只知道扔下几句对不起。

        红衣少年和同伴停在了路旁,正为刚刚结束的艺考展开疯狂吐槽,时不时有几个字音冒了头,落入韩芮拉耳中,笑声时断时续。

        韩芮拉隔着一段不远不近的距离,全神贯注地盯着他的侧脸瞧,盼着他多转过来点。

        心里的期盼刚一落音,韩芮拉就看到他突然转头看去,那一瞬间清晰的侧脸轮廓狠狠地敲击了她的心。

        还没等她动作,红衣少年就和同伴一同上了公交车。

        韩芮拉眼眶发红,快走几步跟上去,却又茫然失措得只在路边跌跌撞撞。

        她看着那身红衣从前门走到了中央,立在拥挤的人群中握紧吊环。

        仍然偏过头去和同伴说话。

        那张脸,轮廓分明得有些刺疼韩芮拉的心。

        车开动起来,她还是不肯移眼,跟着车急走两步,直到车速提上去,她忍不住跟在后头小跑了起来。

        溙亨溙亨她忍不住叫起他的名字,声音越来越大,滂沱的泪水滚落下来,模糊了她的视线。

        车终于还是开走了,韩芮拉停下脚步,失去支撑般蹲在地上,抱着自己的膝盖,任泪水滴在发烫的泊油路上。

        再见到他,他全然不是记忆中的模样,可是前世他极具魅力的一颦一笑仍烙印在她心间,轻易便被勾起。

        彻骨的疼痛从心底蔓延出来,到现在,韩芮拉还是不能忘记他满脸是血的倒在她身上的模样。

        被压抑了许久的惶恐不安疯狂地从心底滋生,那份重回到过去的陌生和无助席卷了她整个大脑。

        一直以来她都过分冷静,只敢在夜深人静时偷偷地躲在被子里哭一会儿。

        其实她只是在等一个时机,找一个可以容她宣泄的出口。

        只要见到她眷恋的那个人,她所有的坚持就都化作了乌有。

        可是什么都不能做

        连对视都不可以。

        看到那个活生生却小了一轮的人,她还是有种害了他的负罪感。

        前事已不可追,她真的能做到此生再不后悔吗?

        韩芮拉站在表演艺术系的区域,自站定后就一直伸长脖子在环顾左右。

        小小一个系总共有四个班,一个班大概三四十来人。

        总的来说范围并不大,韩芮拉细细搜索了一遍又一遍,无视了一干偷偷摸摸打量她的目光,终于在隔壁2班后排位置看到了那张令她心心念念的脸。

        他趴在前一个男同学的肩膀上,一脸百无聊赖的样子,身后忽然有女生轻拍了拍他的肩,于是他转过头去跟她说话。

        韩芮拉轻咬了咬唇,压下心中的澎湃,转过脸继续盯着主席台。

        虽然不在同一个班,但好在相隔并不远。

        2班的话好像就在3班的左手边,那里是去洗手间的必经之路。

        韩芮拉紧张地捏紧了手指,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的手心已经汗湿了。

        失而复得所带来的激动喜悦和紧张不安像的岩浆一样在胸口翻涌,韩芮拉既期待又有些害怕和金溙亨接触。

        但更多的是隐隐的兴奋。

        要说他俩之间主动的那一方其实一直是金溙亨,他说过,对她是一见钟情。

        虽然这话有待商榷,但韩芮拉还是忍不住去在意。

        前世他俩相遇时,两个人的年纪都老大不小了。

        双方都算事业有成,彼此间都能察觉到对方内心的成熟,所以无论是在一起还是分手都很冷静。

        那时候的韩芮拉怎么说也算个小富婆,自然把自己捯饬得像模像样,金溙亨也是英气逼人,两人同框并不违和。

  (https://www.xszww.com/html/87/87224/6518338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szww.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