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浮生尽:爱妻难求 > 第二百一十二章 来访之意

第二百一十二章 来访之意

  见状云棠莞尔一笑,道:“既然人都来了,我也对这江湖之中传的神乎其神的千机公子倒是也颇为好奇,不妨见上一见。”打定主意后,云棠感受到腰间揽着自己的胳膊悄然收紧,却依旧对着院外扬声道:“千机公子不进来坐坐?”

  夜北淮眸色一沉,这千机公子倘若真的对云棠有什么非分之想,可别怪他下手不留情面。

  院落外的人影听到这句话后,竟然也不尴尬,当真就跑了进来,阴柔的面上带着些许笑意,理了理自己的衣衫,倒也算是风度翩翩,不损自己在江湖上的名声,“云姑娘可还记得在下?”

  云棠抿了口茶,才淡淡笑道:“记得,千机公子的那把弓可当真让人印象深刻。”她没让这人坐,也没添茶,对他的态度昭然若揭,谁知这千机公子竟像是毫不在乎,依旧笑道:“云姑娘若是喜欢,在下可以送给你把玩一阵时日。”

  千机公子从方才到现在,三句不离云棠的喜好和对自己的印象,当真像是喜欢她一样,但云棠能感觉到其中的不对劲,漫不经心道:“那倒不至于,我喜欢什么,我夫君自是会替我寻来。”

  千机公子面上笑容一僵,云棠这话已然很明显,对他半点不感兴趣。一时间他竟有些找不到话题,遂尴尬的站在那里。

  夜北淮对云棠的话倒是十分满意,捻起桌子上的糕点送入她唇中。

  千机公子看着这两人旁若无人的亲密,眸底蔓延出几分寒意。倒不是他真的有多喜欢云棠,他还没那么病态的去对一个有夫之妇死缠烂打,只是夜北淮和云棠的态度未免太过自傲。

  想他偃息阁千机公子,偃息阁主和朝廷的人都会给他几分情面,这两个人,竟将他视若空气一般,欺人太甚。

  武林之中诸多帮派,明面上和朝廷联系最紧密的却是偃息阁,只因偃息阁有一个千机公子,做出来的战车威力极大,让多少皇室之人趋之若鹜。久而久之,偃息阁千机公子的名头就那么传了出去。

  静谧间云棠倒是有些不想看到这人,再者自己的态度已然表达的很明确了,他竟也没有当即拂袖离去,倒是有几分惊讶,她将最后一口糕点咽下,红唇轻启,“还不知千机公子来此,有何贵干?”

  千机公子这才想起自己来的目的,强行挤出来一抹笑意,道:“在下素日里便喜欢研究一些机关巧术,昨日见云姑娘拿出了一把九霄环佩,其中暗藏机关巧术,想要观赏一番,不知云姑娘可否赏脸?”

  云棠不动声色的皱了皱眉,恍然明白千机公子一直厚着脸皮留在这里,原是因为琴中剑。

  他手中那把弓,是足够巧妙,只是比起琴中剑,威力差的可不是一点半点,这让千机公子更想研究那把改造过的琴,况且九霄剑和九霄环佩仿若一体,明显是有几分剑心和琴心的,此等工艺,即便是千机公子逝去已久的师父,也是做不出来的。

  相同其中门路之后,云棠倒也不着急赶他走了,笑道:“倒不是我藏私,只是这江湖之中,每个帮派多少都有那点压箱底的东西,若是如此轻易地便拿出来给别人观赏,技艺被窃取了去,我飞花楼还如何在江湖之中立足?”

  这话说的倒是客客气气,其中拒绝的意味却也十分明显,千机公子一时竟有些哑口无言,只是眸中划过一抹似是而非的怨怼,这人好生小气,自己都愿意拿自己的兵器交换了,她却如此藏私,甚至不敢让他看一眼。

  俗话说得不到的就是最好的,千机公子一时对九霄环佩已然好奇到了极点,但看云棠这个样子想必是不会明着给他了,他又斗不过无涯阁和飞花楼,还有背后那个逍遥谷,便只能暗中抢夺了。

  当下千机公子便也不再礼遇,冷哼一声,道了声告辞拂袖离去。

  夜北淮揽着云棠,淡淡道:“此人对机关巧术的研究已然到了痴迷的地步,只怕不会轻易放弃。”云棠点了点头,“不过,我们也不怕他。”她这份自信并非毫无道理,实则自从她突破寒气七重,除了凌天战、夜北淮这些一方之主,普通人还真的伤不了她。

  然而她却估错了一件事情,别人动不了她,也未必就动不了她身边的人,一个人若是疯狂的想要得到一样东西,那份占有欲就会逐渐放大,最后不择手段。

  下午的时候云棠舒舒服服的睡了个午觉,便想着自己和凌月笙的约定,准备去看看他,夜北淮本要随她一起,云棠却说自己想吃夜北淮做的单笼金乳酥,夜北淮明白她晚膳之前定会回来,便也不执意要跟,笑了笑百年去了小厨房。

  云棠走的时候还感叹了一番,自己当真是好福气,有这样一个居家好男人。

  想吃夜北淮做的饭是一个理由,不愿让凌月笙和他碰面是另一个理由。云棠知道这两个男子都是极其通达的,但不免心中会有几分膈应,能避则避吧。

  云棠到的时候柳老在替凌月笙检查身体,一边嘟囔着柳逸尘不知道跑哪去了也没说给自己打个下手,一边一脸肉痛的把九转回春水掺入丹药之中,只为让凌月笙少些痛苦。

  见云棠来了,柳老便将调药这种简单的事情交到了她手中,出去寻自己的孙儿了,云棠和凌月笙对视一眼,无奈一笑,这柳老的性情和老谷主还有几分相像的顽劣。

  陪着凌月笙说了会话,屋外忽然有个侍女进来,似乎是凌霄山庄一个打杂的婢女,进来行了礼之后说柳老请云棠过去。

  云棠没有多想,只当柳老有什么话要说,嘱咐让凌月笙好好休息,便跟着那婢女走了。凌月笙看着她的背影,眼皮忽的跳了跳,一阵没来由的不安。

  细思之后,他唤了随风出来,道:“跟上云姑娘过去看看,柳老那边到底出了什么事。”随风看了自家少主一眼,虽然有些不放心少主,却也也知道柳老是给凌月笙看病的,不能出任何纰漏,便点了点头跟了上去。

  凌月笙这才靠回了床边,稍稍心安。但愿他是杞人忧天,再则哪怕有什么事,随风也能随时回来告诉他。

  ------题外话------

  新书《心悦君兮摄政王的冷清太后》求支持呀!

  (https://www.xszww.com/html/86/86109/12380239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szww.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