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她死了(求收藏)

  稍微收拾了一下心情,路鸣就选择了离开,他做的事情不少,讲道理会得到来自联盟的褒奖和奖励。

  但说实话,他不知道要怎么面对温蒂妮的四个孩子,因为,他不知道温蒂妮是什么时候死的。

  如果是他醒来之前,那么路鸣问心无愧,如果是之后,路鸣也不会在意,但如果是他来到这里之后的话。

  那么,他会愧疚,因为他叫出了水君,如果刚到这里的时候就把水君叫来,这些家伙就算翻上天也没机会杀死温蒂妮。

  仅仅只要提前叫出水君,就能救下一个人的性命,路鸣觉得,哪怕对方不是温蒂妮都是一波血赚。

  毕竟到最后,水君还是叫来了。

  “啊!!!好烦!!!”

  虽然知道不能这和他没关系,但要知道,世界上只有一个人可以怪他,那就是他自己。人类做事是不需要别人理解的,只要他能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就可以了,而自己怪自己,原因就只有一个了,那就是真的不甘心啊。

  恼怒的挠了挠头,然后。

  “呀!!”

  拉鲁拉斯惊叫出声,刚刚还沉浸在和好朋友分开的‘悲伤’之中,突然就被人揉了。

  “你干什么啊?”

  拉鲁拉斯用心灵感应质问了起来,怎么突然就动手动脚了?

  “啊,抱歉。”

  一时间的烦躁让他几乎都忘了某个小家伙还被他顶在头上。虽说对方跟着自己是最好的选择,但路鸣也知道不能太过分,否则这孩子真要走他也没法拦着不是。

  最终,他还是选择了先回华蓝市,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节奏是真的让他有点头疼。

  不过,收获很大。

  看起来白跑一趟,但起码他看见了,也知道了,这个世界上还有着真的可以威胁神兽的力量。而且那么近。

  不过比起那个,水君说喷火龙已经在生命跃迁的路上了,对它的说法,用路鸣的知识来理解的话倒也不是很难明白。

  超进化之后的属性和原有的属性差距越小,生命跃迁就越简单。

  不仅如此,还有MEGA进化石!现在,他很期待,如果喷火龙正在生命跃迁的路上,那么尽头是Y形态还是Z形态几乎都不用考虑,如果喷火龙本身就已经成为了超级喷火龙Y,那么使用MEGA喷火龙X的时候会带来什么样的效果?对于这点,他非常期待,期待到,如果可以实现,他甚至得考虑是否要阻止超梦诞生了。

  路鸣前世就很喜欢超梦,又帅又强,MEGA后的种族值也是天下第一,输出能力堪称神奇宝贝之最。

  而且作为人造的神兽,设定上超梦的潜力怎么也是能和普通的神兽相差无几的,如果再加上MEGA的话,路鸣认为,超梦达到最巅峰是可以单挑一下某只画龙点睛的大佬的。

  只不过那的确有些遥远,现在超梦连胚胎是否存在都还不清楚。而也正因为喜欢,所以路鸣反而不希望超梦诞生,对超梦来说,它的诞生是个意外。而在路鸣眼中也是个错误,它存在本身就意味着人类的残忍。

  “加油吧,喷火龙。”

  Y形态的喷火龙,头部会长出第三个角,双臂会展开两枚小一些的羽翼,脖子和嘴巴都会被短,腹部的奶黄色皮肤也会拉长,总的来说和喷火龙之间的区别不大,但实打实的是晴天队最强输出位。

  “嗷~~”

  稍微弯曲了一下脖子,轻轻的用大脑袋顶了顶路鸣,喷火龙显然对路鸣的好感更高了一些。

  不过在这个好感度无法测量的世界,鬼知道好感度是个什么原理。

  “刚才的感觉很不错吧。”

  刚刚的战斗,超惊艳,说实话,他原本认为心灵感应会给他的战斗带来脱胎换骨的变化,没想到竟然能够夸张到这种地步。喷火龙和暴鲤龙刚刚就仿佛是他身体的延伸,思维刚刚传达,就已经到达了目的地,看到了对方的动作,下一步的反应就已经做出,对方绝招刚准备好,早已蓄势待发的一记重击就已经糊在了它的要害,直接秒杀。

  一边是等级优势的喷火龙,一边是满级攻击,摸一下都会特别疼的暴鲤龙。

  “唔咕~”

  路鸣很爽,喷火龙又何尝不是,近身交战,一瞬间的反应都会无限放大结果,两个同样强大的剑客互相拔剑,快一丝的那一位可以无伤斩杀另一位慢一丝的剑客。差距大吗?不大,但结果呢?

  更何况,路鸣的心灵感应带来的完全不是一丝的强化,那足以用倍来计算。

  “先回去洗个澡吧,湿湿的有点难受。”

  感觉自己是个ZZ,有防水布做的大衣不穿非要穿这种东西。

  所幸离华蓝并不算远,以喷火龙的速度仅仅只用了不过十几分钟就到达了华蓝市的神奇宝贝中心。

  也就是进门的那一刻,他就看到了希罗娜。

  “回来了?”

  希罗娜看到路鸣回来,神色稍微有些舒缓。不过这家伙和喷火龙身上的这个保护罩好像很眼熟的样子。

  “恩。”

  路鸣微微点头。

  “那个,温蒂妮呢?”

  乔伊小姐看到路鸣独自回来,脸色看起来很难看,顿时心中就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她死了。暴鲤龙也死了。”

  而他,甚至连看到最后的勇气都没有。

  “不,这么说也不太对,暴鲤龙还有半个多小时的时间。”

  没有什么希望,在这个世界,拥有最多知识的不是人类,而是神兽,一个常年在世界各地游走的神兽,对这种现象做出了必死的判断,那么毫无疑问的,起码在它悠久的生命中无一例外。

  “怎么会。”

  不仅是乔伊小姐,连希罗娜也是一副非常惊讶的样子,或许正是如此吧,温蒂妮的死去连路鸣都觉得很奇怪,但事实摆在面前,不容反驳。明明实力强于对方,却因为身为人类,被对手一击杀死,即便失去了训练家的暴鲤龙也依旧可以碾压过去,但那已经没有意义了。

  “稍后金黄市的旗迭馆长会来处理这些事情,我要先去休息了。”

  短暂的相识,温蒂妮给路鸣留下了不浅的映象,热情温和,责任心很强,作为母亲也相当合格。

  而即便是这样的人,这样本该好好生活,看着女儿们长大的女人。

  在几年前,连父亲带丈夫,甚至连一只陪伴自己旅行的主力也全部死去,而现在,死神向她挥手了。

  “抱歉,是我太激动了。”

  乔伊小姐深吸了一口气,背过身去,默默的哭啼。

  路鸣尚且会因为一个优秀的人死去而悲伤,与其当了好几年邻居的乔伊小姐就更是如此了。

  “现在的话,你或许还能再见到暴鲤龙一面,华蓝洞窟右边。”

  摆摆手,也不想再说什么,至于乔伊小姐会不会通知四姐妹,路鸣也不想知道。

  “诡异的负罪感。”

  摇摇头,快步走回了自己的房间,拥有负罪感是好事,但过于强烈反而不正常。

  就比如那些动不动代表人类谢罪的,不是膨胀的太厉害就是纯粹的SB。说句粗俗的,你算个什么东西?这事儿和你有半毛线关系?对路鸣来说也是一样,温蒂妮是死是活,和他路鸣有半毛钱关系?她死了你凭什么有负罪感?

  https://www.xszww.com/html/85/85027/40082611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szww.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