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陆门:七年顾初如北 > 457缺一个解释

457缺一个解释


        顾思平日里爱开玩笑,在很早之前她就总对顾初说,我可不会让其他男人轻易地把你娶走,或者又说,你以后要是重色轻妹的话我一定要闹你的婚礼,让你结不成婚。等等诸如此类的话,顾初的耳朵都听得起茧子了。

        所以,当顾思那么直接地说出“你们不能结婚”的时候,顾初没太当回事,她想的是顾思又在开玩笑了。但当看见顾思死死盯着陆北辰的时候,顾初的心咯噔一下,不经意想起那一晚在书房中顾思与陆北辰的对话,心缝泄露浅浅的不安,窜上闹的念头就是:难道顾思对陆北辰真的有什么心思?

        别怪她一直没再往这方面想,因为打从那晚后顾思就跟正常人似的,没让她看出丝毫的端倪来,再加上她和罗池走得又很近,顾初看得出来她对罗池还是挺有意思的,所以渐渐的也就把那件事给搁浅了。

        可今天

        岑芸一听这话,上前用力拍了顾思一下,打得她龇牙咧嘴的,“姨妈!”

        “抽什么风?你姐都多大了还不结婚?再不结婚都成老姑娘了!”

        顾思捂着胳膊,搁平常的话早就嘻嘻哈哈了,但此时此刻异常地严肃,顾初看得清楚,顾思眼里还有一丝愤恨,心一惊,怎么会有这种情绪?

        整个过程陆北辰都没有说话,十分沉着地接受着顾思不悦的审视,像是这一幕、这种情况会随时出现似的,并未引起他的手足无措,只是,如果稍稍留意的话,陆北辰的大手是攥紧的。

        “我姐能嫁给任何人,但就是不能嫁给他!”顾思十分激动。

        岑芸皱眉,“这死丫头胡说什么呢?”

        顾初将顾思拉住,不解,“你怎么了?”

        “姐你相信我,你绝对不能嫁给他,跟他分手吧。”顾思紧紧攥着她的胳膊,急切说道。

        顾初被她的话吓了一跳,“思思你”她察觉,顾思不是在开玩笑了。

        这时,一言不发的陆北辰上前牵过顾初的手,看向岑芸轻声说了句,“姨妈,关于婚礼宾客,您可以拟个名单给我,时间不早了,我们先回上海。”

        岑芸被搅合得晕头转向的,不知该点头还是摇头。顾初也是懵懵的,就任由陆北辰拉着自己往门口走。顾思见状咬咬牙,快步上前拦住了陆北辰。

        “思思,你闹够没有?”顾初压低了嗓音。

        顾思没理会顾初的警告,抬眼盯着陆北辰,一字一句道,“你应该很清楚,你和我姐是不可能的!”

        顾初愕然。

        “很抱歉,你姐必须要嫁给我。”陆北辰语气清淡。

        “好了思思,你能别闹了吗?”顾初不知道她是怎么了,压了不耐轻声哄劝。

        “如果让你们结婚才是胡闹。”顾思毫不客气。

        顾初也来了火气,“那行,你说吧,我怎么就不能跟他结婚了?”

        一句话甩出来,顾思却迟迟不肯说出原因。顾初皱眉,催促,“说啊!”

        顾思紧紧抿着嘴,看了看顾初,又看向陆北辰,“你是不是一定要娶我姐?”

        “是。”陆北辰毫不犹豫。

        “你呢?是不是一定要嫁给他?”顾思看向顾初。

        顾初无奈,“思思,一直以来我什么心思你不知道吗?今天你是怎么了?”

        “是不是不管发生了什么你都要嫁给他?”顾思不理会她的问题。

        顾初压了火,“是,我是肯定要嫁给他的。”

        顾思攥紧了手指,脸色难看极了。

        “行了,你们别管这么疯丫头了。”岑芸觉得顾思不过就是闹闹情绪罢了,姐姐结婚了,当妹妹的不舍得很正常,“我也不留你们在家吃饭了,婚礼上的事一大堆,有你们忙的了,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就吱声。”

        陆北辰点头,拉着顾初就走。

        “当年,如果不是因为你们陆家人从中作梗,我们顾家不会落到家破人亡的地步!”身后,顾思字字咬得清晰寒凉。

        陆北辰的脊梁骨蓦地僵住,顾初也是愣住,紧跟着转身看向顾思,不可思议的。岑芸的反应也不上前一把拉过顾思,“瞎说什么呢?”

        “是事实还是我瞎说,我想陆教授心里最清楚。”顾思一脸的愤恨。

        陆北辰一言不发,顾思又咄咄逼人,顾初整个人都是懵的,好半天才喃喃,“思思,你说什么?”

        岑芸再粗线条的人也感觉到不对劲了,声调提高,“你快把话说清楚了!顾家出事怎么会跟陆家扯上关系?”

        顾思咬咬牙,道,“当年顾家出了事,本来资金链没那么容易断裂,就算断裂了依照父亲的人脉也能安全度过难关,但就是因为陆家出面干涉,令那些平日来跟我们家走得近的叔叔伯伯们都不敢伸出援手,甚至还威胁到跟顾家联姻的乔家,乔家为求自保只能悔婚!”

        顾初的呼吸变得急促,脸色煞白。

        “陆家当年的手段极其卑劣,控制了几家财团的产业合作,虽然从不在内地露面,但多少家内地企业都是跟他们陆家有合作项目的!”顾思恨得牙根直痒痒。

        顾初下意识摇头,“不可能”

        陆门,离她多么遥远的家族,跟她的生活简直就是八竿子打不到一起,就算现如今她跟陆北辰在一起了,她都不曾认为接近了陆门。那是个在她认为是生活在传说中的企业,可今天顾思告诉她,她家就是被那个看似遥不可及的家族给毁了!

        是这样吗?

        “姐,我怎么可能会骗你啊?”顾思急得直跺脚,冲着顾初大喊,“我是你的家人你不相信我?去相信那个害你的人?你嫁给他的话,让咱爸咱妈还能安息吗?”

        顾初的脑袋在嗡嗡作响,下意识看向陆北辰,从她的角度看他的侧脸,隐忍沉默,紧抿的唇和下巴是僵直。她抖着嗓音问他,“思思说的是真的吗?”

        他侧过脸看她,目光复杂。

        顾初听见心脏咣当砸地的声响,紧跟着像是被巨轮碾过似的疼,他的沉默似乎昭示了顾思愤怒的来源,这令顾初有了熟悉的不安,就像是,当初顾家出事父母身亡时的不安。

        如同一张巨大的网罩下来,将她死死困住,然后骤然勒紧,她变得难以呼吸。下意识的,她手一松,从他的臂弯中滑落。

        陆北辰心口的位置隐隐作痛,“初初”

        顾初无力,“为什么”

        她不知道该怎么问,只是脱口了这句为什么,可所有的情绪和担忧都在这三个字中了。

        陆北辰欲言又止,看着她,一脸的心疼。

        “为什么?他陆北辰就是始作俑者!”顾思快步上前一把扯过顾初,“姐,你清醒点行吗?睁大眼睛看清楚了,咱们顾家就是被他的私心给害了,你还问他为什么?”

        “什么?”岑芸喝了一嗓子,“是被他害的?”

        “当初我姐因为不得不跟云霄哥结婚,所以跟他分手了,他怀恨在心,回美国之后就做了些对我们顾家不利的事!”

        顾初一下子反应过来了,摇头,“不对,思思,这些话你是听谁说的?”

        “你别管我是听谁说的,总之,就是他利用陆家的权势来泄私愤,才害得咱们家破人亡的!”

        岑芸不可思议地盯着陆北辰,好半天暴怒,“好你个陆北辰,你”

        “姨妈!”顾初努力保持着理智,一下子打断了岑芸的厉喝,“北辰他压根就没有时间这么做,他回美国之后就发生车祸了,很严重的车祸,都差点没命了,他怎么还有功夫来对顾家打击报复?”

        岑芸噎了一下,升到一半的火气又下来了。

        “思思,有些话你不能道听途说。”顾初急了,又将当初父亲留下来的日记跟她说了一遍,末了道,“那是父亲给我留的话,顾家出事跟其他人无关,以前没跟你说是不想让你对父亲失望。”

        顾思攥紧了拳头,看向陆北辰冷笑,“你可真厉害啊,我姐已经被你迷得分不清事实了!”

        “思思!”

        “姐,是你糊涂了还是我道听途说栽赃嫁祸?我有必要冤枉他吗?”顾思红了双眼,“是,顾家的药是出了问题,但也不至于墙倒众人推吧?你那么聪明知道我在说什么!我从头到尾都没说过咱们顾家的药品问题是被人陷害的,我是说,咱们顾家之所以会家破人亡,全都是因为陆家人当初的落井下石,是他们陆家威胁了其他跟顾家走得近的公司,甚至连乔伯伯一家都被威胁。”顾思重申了自己的观点,道,“还有,姐,你清醒点,他是回美国之后马上就发生车祸的吗?他们陆家人怎么会不知道你们两个的事?后来他发生车祸,都快死了,你认为陆家的人能放过你?他可是陆家的宝贝儿子,人家儿子都快因为你没命了,当然要拉着顾家出来陪葬!说不定,咱爸妈出车祸都是他们陆家人找人做的!”

        陆北辰眉头一皱,“胡说八道。”

        “我胡说八道?那好,你来说说看,我们顾家出事跟你们陆家有没有关系?”顾思咄咄逼人,“你敢当着我下姐的面发誓,你们陆家一丁点关系都没有吗?”

        顾初看向陆北辰,喉咙堵得厉害,她想哀求他发誓,要他说顾家的事跟陆家无关,要他说他压根就不清楚这件事,可是

        她看到陆北辰眼里的光在渐渐沉落,如同黑暗吞噬了天际间最后一抹光亮,令人看不到希望。

        “怎么,没话了?”顾思义愤填膺,“姐,你看到了吧?他就是心里有鬼,否则怎么不解释?你不要被他给骗了,没错,他是为了你做出了很多牺牲,但这些牺牲比得过他们家对咱们家做的那些事吗?你以为他是爱你吗?他顶多就是良心发现补偿你而已,再或者他压根就是恨你的,你以为他会真心娶你?”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岑芸也惶惶不安了,看向陆北辰,“你赶紧说!”

        平时岑芸都是点火就着的人,可面对这种的大是大非,她反而没了主意,就像是当初刚听说顾家出事一样,她又像是被脱了层皮似的全身无力。

        顾初也是不安,甚至说她的手指都是麻的,血液在逆流,冰凉,她看着陆北辰,嘴唇都在颤抖,想要再开口问他话,却半句都倒不出来。

        她不想相信这些事,不想去怀疑陆家的人,可陆北辰的反应、他的无声,就像是一把钝刀在切断她的所有感官。

        就这样,死一般的宁静。

        就连咄咄逼人的顾思也停了咆哮,死死地盯着他,在等着他最终的解释。

        终于,陆北辰开口了。

        却只是对着顾初说话。

        他问她,“你相信我吗?”

        信!

        这是在顾初大脑中蹦出来的唯一的一个字。

        他是她爱的男人,不管发生了什么事她都会相信他,可是啊,他要说明白啊,她想听到真相。顾初很想告诉他,北辰,只要是你说的我就信,但前提是,你要说啊。

        “事情不是你听到的那样。”陆北辰看着她低低地说,“跟我回去吧,我会解释给你听。”

        顾初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让自己站在局外人的角度来看待这件事,解释的话她终归是要听的,所以,她点点头。

        “你不能跟他走,他想解释,可以,当着我们的面解释。”顾思生怕顾初回去了心软。

        岑芸自然也不可能让陆北辰轻易离开,这一次跟顾思站在了同一战线上,“对,你总得对我们也有个交代吧?”

        “姨妈,思思。”顾初按捺住了内心的焦躁不安,说,“我会先了解清楚情况,怎么回事我会跟你们说清楚。”

        “姐,你魔怔了呀?”顾思气得不行。

        顾初一嗓子吼过来,“我心里有数!”

        这是她头一次这么吼家里人,顾思怔了,岑芸懵了,就连身边的陆北辰也愣了一下。很快,顾思的眼睛刷地红了,一脸的委屈,“行,你心里有数是吧?我看你就是不想听到真相!”

        “顾思,我是顾家的人,出车祸去世的也是我的父母,我怎么就不想知道真相?”顾初也火了,“可就这么不分青红皂白地判了他的罪吗?思思,我倒是很想问你,你是怎么知道这些事的?背后跟你说这些话的人到底是谁?”

        “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总之,我不会原谅姓陆的!”顾思也来了脾气,吼了一嗓子后进了卧室,终究还是没把她背后的那个人给供出来。

        岑芸手足无措地站在客厅,不知该说什么好。

        “姨妈。”顾初看向岑芸。

        岑芸看了看顾初,又看向陆北辰,许久后道,“这件事,真的跟你有关系?”

        陆北辰压了压气,低声,“给我点时间。”

        岑芸的眉头皱紧,又僵持了一会儿,然后冲着他们摆摆手,“走吧。”

        陆北辰松了口气。

        “但是,我一定要听到合理的解释。”岑芸表明了态度。

        陆北辰朝着她微微欠了个身,然后拉着顾初离开了。

        顾启珉刚一下手术台就被几名壮汉给架走了,吓得一同出来的医生出了一脑门子的冷汗。顾启珉自然也是又惊又怕,直到被架着塞进了一辆保姆车里,抬眼看清眼前端坐的男人后勃然大怒。

        “乔云霄你要干什么?我警告你,你这是赤裸的绑架,我可以告你!”

        乔云霄一身商务,靠在车座上,还捏着杯红酒,甚是悠哉。闻言后他笑了,晃了晃酒杯,“那我还想赤裸地威胁你,怎么办呢?要不然你罗列一下我的罪名,到时候见了法官也好陈述,怎么样?”

        “你”

        下一秒红酒就泼到了他脸上,一身白大褂也弄脏了。

        “乔云霄你个混蛋!”顾启珉在医院里受人尊敬,哪会有过这种待遇,而且身旁还有好几双眼睛在盯着自己,一时间面子上过不去,爆怒着要来打乔云霄。

        还没等碰到乔云霄的衣衫,他便被身边的壮汉给制住了,胳膊压着后背,疼得他额头直冒汗,只能恶狠狠地盯着乔云霄,恨不得拿眼神捅了他。

        “是,我是混蛋,所以对付混蛋我只能想出更混蛋的办法。”乔云霄凑近他,冷笑,“今天你就在车上把离婚协议给我签了,不签的话,别怪我对你更混蛋。”

        顾启珉冷哼,“想让我签字?你算老几?有资格命令我吗?”

        乔云霄坐直了,没多废话,冲着他身旁的人示意了一下,紧跟着,顾启珉结结实实地挨个几拳,很快,脸就肿了。他疼得直叫唤,嘴角也流血了。

        “怎么样?被人打的滋味如何?”乔云霄再次凑前,见他鼻青脸肿地又故作不忍,啧啧了两声,对着几名壮汉说了句,“怎么下手这么重啊?惨不忍睹。”

        其中一名壮汉恭敬回答,“是乔先生,下次再打我们轻点。”

        “打人不打脸,这是老祖宗留下来的规矩,懂了吗?”乔云霄呵斥。

        “是,乔先生。”

        乔云霄又倒了杯酒,慢条斯理地问他,“顾主任,考虑好了吗?”

        “我不会签字的!”顾启珉盯着他,“你以为那个表子录的东西能告的了我?行啊,你们随便把那个视频拿到法庭上,到时候我是没了声誉,但她筱笑笑也没了脸面!想离,行!我就跟她撕破脸!”

        乔云霄将酒杯放到一边,反手箍住他的脸,眼底冰冷,“表子?顾启珉,你也算是名牌大学毕业的高材生,能用这种字眼来形容自己的老婆,你可真令我刮目相看。”

        顾启珉阴狠狠地盯着他,“乔云霄,你别他妈的在我面前装清高!是,我是对不起筱笑笑,但你能好我多少?把她弄尚了床你不混蛋你倒是负责到底啊?你自己都不珍惜的破鞋你还想让别人珍惜?我呸!”

        乔云霄嗓音寒凉,“我什么时候跟她尚过床了?”

        “别他妈的跟我装!你俩做过什么事你还不知道?”

        还是新婚那晚后他看见了筱笑笑的身体检查报告才知道的事,她被绑架受到了非人的对待,这些顾启珉都是知道的,可后来见报告上写着当时她所遭遇的和后来在囚室里发现的道具来判断,他知道她在那之前就不是第一次了,其实他对这种事倒不是那么较真,毕竟当今社会这种情结太过传统,可是筱笑笑竟否认之前跟人发生过关系,这令顾启珉心生质疑,到底是什么人让筱笑笑这么护着藏着,后来他东查西查才查清楚筱笑笑在大学里的事,她暗恋乔云霄,成了她们那届众所周知的事

        乔云霄迟疑了一下,顾启珉虽说混蛋,但也不至于总咬着一件无须有的事不放,难道许久后,他皱眉,盯着他,“不签是吧?没关系,我有办法让你签。”

        朝后一靠,淡淡命令,“开车。”


  (https://www.xszww.com/html/59/59760/1536953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szww.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