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陆门:七年顾初如北 > 328她在心中暗骂

328她在心中暗骂


        顾初听书上说,北京的秋天最美。十月底,金黄墨绿总相宜,温度比以北之地暖和些,比以南之地干燥些。顾初生在南方长在南方,很少直面寒凉,可她见识过最冷的秋天。那一年父亲前往莫斯科谈生意,她放了寒假在家待着没事便嚷着要去,本是直飞莫斯科的行程后来不知为何有了调整,倒先是在中国的东北城市驻足了一晚。那一次,她见到了如火的枫叶,那叶脉在风中似筋骨突显,红就更似鲜血。他们说,中国的东北没有秋天,只要霜降一到,枫叶正浓时,冬天也就到了。

        她在原本秋季的气节里看见了大雪纷飞,见识了美丽的树挂,上飞机前还只是一件薄衫,下了飞机后父亲的助理就要为她套件貂绒大衣。所以,在长久的记忆中,北方的秋天再美,也是寒凉。可北京的秋给了顾初不一样的感觉,阳光甚好,不暖不冷,车行之处,坠入眼的尽是金黄。也会有风,但柔和,比铜钱还小的叶子扑棱着半空,风停落地。陆北辰告诉她,北方最爱栽种槐树,以北京最甚。

        今天陆北辰是不接公事的架势,但顾初想,案子进行到现在是警方调查阶段,轮工作量的话罗池是首当其冲的,所以陆北辰能腾出些时间休整也实属正常。只是顾初还是高估了自己的体能,就算阳光再好,她带来的薄薄几件衣服始终起不了作用。同陆北辰用过餐后,他便扯着她去了商场。对于上身的衣服,陆北辰的眼眶向来是高,为她选的也都大抵是各个名牌最新上市的奢贵大衣,但最后顾初从商场里出来后的装备是:一套抓绒加厚的卫衣套装,上面的米奇头像甚是可爱,搭配一双短款马靴,街头感十足又利落,又选了只纯色粗线棒织帽,随意头上一戴,就孩子气十足了。

        陆北辰于她的这身打扮来说看上去正式多了,一件浅灰色羊呢大衣尽显潇洒。看着顾初这一身,他就不忍低笑,“别人会误以为我在拐卖儿童。”

        他虽算不得商务,但在顾初面前总是正儿八经。

        顾初一溜烟钻进车里,嬉笑,“你是在怨我逼着你穿这套出来了呗?”

        话说间陆北辰也上了车,车门一关,将手里的购物袋往旁一放,车子开了,远离了繁华和周遭人的注视。他笑不离眼,“是你精心挑选的生日礼物,我要是不感恩戴德,那就太辜负你顾大小姐的一片心意了。”

        “这倒是,谅你也不敢口出怨言。”顾初扑过去,用力拍了拍他的胸膛,“人要知道感恩,为了你这件大衣,知道我跑了多少趟私订馆吗?腿都跑细了。”

        陆北辰马上说,“多谢娘子。”

        他心情好,她看得出来,但每次心情好也从不会像今天这么“口无遮拦”,一句娘子,如果换成平常情侣倒也没什么,现在情侣还没结婚便老公老婆得乱叫很是正常。然而,这类人中绝对不会包括陆北辰,他做事向来严谨,哪怕这种严谨的态度用在感情上也是他的风格。他这种人做事一是一二是二,如没动念头,女朋友就只是女朋友,绝不会为了贪一时之乐而给对方扣上个暧昧称呼。

        所以,顾初听了后心一动,只觉得心底像是架起了个小火炉似的暖暖的,又烧得脸颊通红。她怕陆北辰看出来,忙双手捂脸看窗外,当做什么都没听到。然而这一幕还是被陆北辰看见了,他伸手轻轻扳过她的肩膀,故意逗她,“怎么了?”

        “啊?没怎么呀,在看窗外风景呢,多好看。”顾初一经他靠近,脸就蹿红蹿热。

        哦?”陆北辰故意凑近她,“什么风景?”

        “哎呀,你那边也有窗子。”

        陆北辰却纹丝不动,故作认真地朝着她这边车窗看了少顷后,眉头微挑,“除了行人就是行人,劳驾问一句,你说的好看风景在哪里?”

        一句话说得顾初恨不得钻进地洞里,但死鸭子嘴硬,脖子一梗,“这人吧,心思澄明的话看到的风景就是美。人家奥古斯特罗丹说得好,这世上不缺乏美,只缺乏发现美的眼睛。你看不见啊,那就怪你的双眼没看对地方呗。”

        陆北辰稍作沉吟,受教式地点头,“也对,我只看你了,反倒忽略了太多风景。有句话不是叫做弱水三千吗?看来只盯着你这瓢水还真不行。”

        “你敢去打那三千弱水的主意!”顾初冲着他瞪眼,“陆大法医,你眼睛能看得过来吗?大言不惭!真当自己貌比潘安了?你想着三千弱水,人家三千弱水想不想着你还两码事呢!”

        陆北辰抿着唇憋着笑。

        顾初盯了他半天,又狠狠地白了他一眼,恨不得能把眼珠子甩出来,“果然男人都是偷腥的猫,吃着碗里瞧着锅里!讨厌!”

        陆北辰忍不住笑了,“生气了?”

        “刚才还不知道谁在那油嘴滑舌地叫着娘子娘子的。”顾初的脸部表情扭曲。

        陆北辰扬唇,“原来听到了?装聋作哑的功夫还不错。”

        顾初是情急之下脱了嘴,一时间就成了覆水难收了,心中顿觉懊恼。又被他一目了然地看穿,更觉脸面全无了。干脆往他身上一扑,脸直接埋他大衣上,说道,“你找个地方把我埋了吧。”

        “我在你身上投资太大,直接埋了损失的是我。”陆北辰乐得美人投怀送抱,慵懒地靠在车座上笑道。

        顾初抬眼,“例如?”

        “从你的衣食住行到身心健康,我都要一一操心。”陆北辰低头看她,“把你从一个女人培养成我老婆,容易吗?”

        不听话的小心脏一下子跳到了嗓子眼,喜悦如同夏花骤然绽放,能嗅得到芳香,是席卷而来,充盈了呼吸,每一下都是香甜。嘴巴却始终发挥不咬死人不算完的本事,红唇轻轻一扬,“谁是你老婆?老婆这个词可不是随便叫的啊,别瞎叫。”

        “现在反悔晚了,订婚戒指戴着呢。”

        “昨晚上的事我想起来了,你压根就没求婚。”顾初揪着他大衣里面的衬衫,低语,“堂堂个大教授,不能这么欺负人。”

        陆北辰盯着她,似笑非笑。她被他的眼神瞅得发毛,在车内,他的双眼陷入幽暗之中,如天际的星火,深邃明远,足以望进人的内心深处,毫不留有余地。她想挡他的双眼,就像是,当年在舞会上她伸手挡住了北深的双眼一样,可她竟不忍遮挡,这双眼,令她安全又熟悉。有多少次她会认定这就是北深的眼睛,可那远比北深要削瘦的脸颊,又将她拉回了现实。

        也许,拼命告诫她不要多去深思的人,只是她自己而已。

        “别这么看着我,你会让我觉得我像个尸体。”顾初抗议。

        陆北辰眼底很快揉了笑,轻轻浅浅,但就是如同冬日冰层下的水流,徐徐而动让人见了舒服。他就是这般男人,目光严苛时让人不敢靠近,目光温和时足以溺人生死。他说,“如果不是考虑到你要上学,你这个熟饭我早就做成了。”

        “什么熟饭不熟饭的,难听。”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是偷着乐。

        之前他说过他不想结婚,就是因为考虑她要上学吗?他像是说了原因,但又像是还有隐着的一半。当然,她相信就算问了,他也会这么说。不经意想起了斯密斯医生,心中暗叹,那位医生的行踪不难查,难做的是,让他开口,她还第一次遇见如此铁齿铜牙的人。

        越是这样,她的疑心就越重。

        她是低着头,所以陆北辰见不到她眸底深处的疑虑,误以为她是害羞。手臂微微收紧,他低下脸颊,薄唇在她耳鬓轻轻厮磨,“领了毕业证,咱俩结婚,怎么样?”

        “不怎么样”顾初被他的气息弄痒,笑着缩脖子。

        “不怎么样?”陆北辰始终与她亲近,嗓音低低的好听,“既然都成事实的局面,有些回答要三思才行,再问你一遍,怎么样?”

        顾初全身燥热,脖子愈发痒得不行,“不怎么样就是不怎样。”

        陆北辰故作叹气,搂着她的大手就悄然改了方面,修长的手指顺着她的衣襟钻了进去。她只觉得腰间一暖,是手指与肌肤的相贴,倒吸了一口气,扭头瞪着他,又生怕被前面的司机察觉到什么,一个劲儿地冲他摇头。想着躲闪,他整只手都钻进来了,轻轻一扣,她的小蛮腰就落他掌心之中。

        她在心中暗骂,陆北辰,你这个流氓!


  (https://www.xszww.com/html/59/59760/1536410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szww.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