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穿成炮灰之反派养成计划 > 105第十三章

105第十三章


        事实证明一起什么的是绝对不可能的,凌夏完全没有那个硬件设备。

        凌夏满腹悲愤,羞窘地都抬不起头了。只是他现在是少年模样,在御之绝看来就是带点赌气的意味咬着下唇,一副要哭出来的委屈样子。

        御之绝心软成一片恢复成成人模样把凌夏抱在腿上帮他擦着大腿处自己留下的液体。他现在实在是想抱凌夏可是那里他比划了一下,那里实在是太过窄小了,硬来的话很可能会受伤。

        只能等凌夏再稍微“长大”一些了。

        凌夏懊恼不已早知道御之绝这么恶劣没皮没脸的,他还不如那时就返回圣女峰求助呢!

        亏得是御之绝在他身上摸了个遍亲了又亲,到底是没再那么禽兽。

        凌夏的体力也回到了少年的模样,连日的赶路和刚才的闹腾已经让他筋疲力尽了,眼睛里也出现了倦意,不时地打着盹。

        御之绝心疼地亲亲他的额头,轻柔道:“凌,睡吧。”

        凌夏有气无力地瞪他一眼,放任自己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等到他醒的时候更想哭了衣服又大了一圈。镜子里的他又小了几岁,面容稚嫩,声音也愈发清脆。

        坑爹啊!

        御之绝丝毫没有着急的意思,反而是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一大堆的小孩的衣服,兴致勃勃地挑选着给凌夏换上了。

        被御之绝这么当洋娃娃似的摆弄,凌夏简直是欲哭无泪,小白也是毫无音讯,不知道慕容雪那边有没有解药的消息。

        御之绝牵着他的手去园林里转悠,两人的手现在大小差异分外明显。想到再过个两天自己就可以骑在魔尊大人脖子上玩了,凌夏顿时一脸血。

        他悲愤焦虑的心情魔尊大人是完全没有接收到,御之绝漫不经心地用修长的手指捏着甜点,一块一块喂在凌夏唇边,目光简直温柔的都能滴下水来。

        凌夏无奈地叹口气,摇摇头示意自己吃饱了。

        御之绝的凤眼斜斜地看着他肉鼓鼓的肚子,柔声道:“不想吃了?凌还想吃什么?”

        凌夏不适应地竖起了汗毛,难道御之绝还是潜在的正太控?

        御之绝很快伸手过来,揉着凌夏的肚子,笑道:“肚子好软。”

        “”至于笑的这么开心吗?凌夏暗自翻了个白眼。

        不过御之绝的力度不轻不重,实在是很舒服。凌夏也不反抗了,眯着眼睛靠在御之绝怀里,任他捏着自己的肚皮帮自己消食。

        御之绝笑了一声,长发垂落下来,继续耐心细致地伺候着。他觉得这个毒的作用十分不错,他可以有机会看着凌夏每个年龄的样子,现在孩童样的凌夏乖巧可爱的样子简直让他喜欢的不得了。

        又过两天,凌夏出门都是御之绝抱着他的小短腿已经追不上御之绝的步伐了。

        御之绝身上是一件素净的衣衫,散落的长发用一根素净的玉簪简单挽了起来。凌夏则穿着淡黄色的对襟短衫,嫩白的胳膊露在外面,脖子挂着银色的项圈、璎珞,还有好多说不上来的配饰,手上也带着缀满小铃铛的手镯。

        凌夏十分无奈,在他的强烈抗议下,御之绝总算是没有把他的头发给束成冲天辫,恶寒。

        御之绝笑眯眯地抱着他,不时将他的屁股往上送一送。凌夏看着自己圆乎乎的胳膊和小手十分无力,只能抱着御之绝的脖子。

        他无奈道:“阿绝,解药还没有找到吗?”泪,到明天估计他会失去行走能力,后天就可以陪马克思爷爷喝茶了。

        凌夏现在说话都是奶声奶气的,眼睛也是瞪得圆圆,嘴巴小小如同花瓣。

        御之绝忍不住在他脸上亲了一口:“不急,解药明天就会送来了。”

        这么巧?凌夏有些怀疑,御之绝不是在故意耍着自己玩的吧?

        这几天他洗澡都是御之绝亲力亲为,耐心细致的不得了,虽说以前也常常是他洗话说回来,御之绝的确是没有享受过什么家庭的温暖。

        凌夏心里一动,看着御之绝的眼睛,那双眼睛现在满是温柔溺爱,怎么都不会让人联想到他的身份是喋血的魔修道魔尊。他心里那些愤懑不知不觉便消失了,同时升起了一种淡淡的失落感,御之绝是不是潜意识里,希望有一个孩子?

        次日的时候解药果然送来了,凌夏此时已经完全是婴儿状态了。

        那解药是灵草炼制的药丸,御之绝将它细心溶在熬制的汤里,用很小的勺子一点点喂凌夏喝了下去。

        凌夏含糊不清地嘟囔道:“我什么时候能复原啊?”

        御之绝用丝帕将他唇角擦了擦,笑眯眯道:“这个解药可以让你一天恢复一岁。”

        “”摔啊!凌夏眼含泪花眉毛眼睛痛苦地挤成一团,为什么恢复的时候就这么慢?

        御之绝看得有趣,用手捏捏凌夏圆嘟嘟的脸蛋,那柔软嫩滑的感觉十分好,让他忍不住捏了又捏。

        凌夏闷闷地看了他一眼,继续苦逼脸地喝着解药。他该庆幸御之绝没有在晚上给他讲狼外婆之类的床头故事吗?

        恢复起来的确是很慢。

        御之绝不知道什么时候学会了绘画,每天的下午都会对着凌夏画一张。刚开始御之绝把他放在桌上,后来他慢慢“长大”,就坐在御之绝身侧看他画画。

        其实凌夏也不懂画,但他看的出御之绝画的有多么认真,简直是到了痴迷的地步,画中人的一颦一笑都十分传神,他看的动容。

        只是还感动着呢,等画完了地十四幅画的时候,御之绝还是原形毕露了。

        晚上凌夏还像往常那样躺在御之绝身侧,这些天御之绝都是对待孩子一般温柔地对待他,他那点警惕心也消失了。等到意识到那些抚摸不太对,衣服都被御之绝给扒光了。

        御之绝眼里是他很熟悉的炽热的火焰

        凌夏气喘吁吁地想躲开,声音还是少年尚未成熟偏清亮的声线:“别这样禽兽!等我恢复了不成吗?”他十五岁和十三岁的差别就是两厘米的身高好么?

        御之绝停止了动作,抬起头,呼吸有些急促:“忍不下去了凌。”

        那双凤眼的眼神此刻专注而认真,炙热的简直能把人给烧起来。凌夏脸上慢慢红了起来,窘迫地把头扭向一侧,嗫嚅道:“那你轻一点。”

        没想到凌夏真会答应,还是用这么诱人的姿态,御之绝眼瞳骤然一缩,心里的野兽更加按捺不住了。

        掌下的身躯依然是少年人还没发育完全的瘦弱,肌肤却是细致光滑,让他轻轻松松地就把对方困在身下。御之绝的手不停地游移着点着火,嘴唇也难耐地堵住凌夏的唇,用力亲吻着。凌夏渐渐的身上也热了起来,双手环住御之绝的脖子开始回应起来。

        这么长时间没做,两人都是有些激动了。

        在混乱中御之绝让凌夏先舒服了一次,于是他知道了,凌夏第一次的时候大概是在十五岁。

        御之绝看看凌夏现在细瘦白皙的腰,努力放慢自己的动作,防止太过激动伤了他。他轻轻松松就抬起凌夏的一条腿折了上去,楞了一下方反应过来也许是年龄的关系,凌夏现在的身体柔韧性十分好。

        身体被折到不可思议的程度,凌夏不免有几分窘迫,他甚至能看见御之绝的手指是怎么在他身下忙碌地进出的。

        御之绝的动作十分耐心而细致,准备了很久才贴近过来,勃发的地方一点一点地挤了进去。

        凌夏努力放松着自己,被撑涨到极限的时候不免带来些疼痛,他压抑着放轻呼吸。

        “太紧了”只进去了一半,御之绝就不得不停了下来,他低声问:“疼吗?”

        他看见少年的凌夏咬着下唇强自忍耐的模样,心里砰砰急促地跳了几下,下面却是更硬了。那里温暖湿润,被紧紧包裹的感觉让他恨不得立刻大力动起来。

        凌夏急促地呼吸着,摇摇头窘迫道:“还好吧”

        现在退出去反而更疼,两人都是有经验的,应该不至于受伤。

        得到肯定的鼓励,御之绝就继续往里面推去,完全进去的时候两人都是松了口气。御之绝用手擦去凌夏额前的汗珠,痴迷地看着他的脸,开始缓慢地动作起来,进出倒是越来越顺畅了。

        细微的熟悉快感慢慢蒸腾而上,凌夏忍不住发出几声短促的呜咽,在少年的声线下,那声音显得柔弱可怜。

        御之绝身上一僵,忍不住猛地一个深入。凌夏在猝不及防中被顶到最敏感的地方,“啊”地叫了一声,那声音微颤而高亢,让御之绝愈发激动起来。

        凌夏的两条腿都被直直折在肩膀上,御之绝带着他的两条腿将他整个抱在怀里,下面猛力地动着,还用唇激烈地吻着他的额头、眼睛和嘴唇。

        凌夏在猛烈的快感中几乎要窒息了,御之绝用舌头顶开他的牙齿,诱惑着他,让他发出声音,他的嗓子都叫的干哑了。

        他眼神涣散地看着头顶,那猛烈晃动的画面不停地变动着,唯一不变的就是那双漂亮到称得上妩媚的凤眼,那双眼睛始终一眨不眨地看着他,带着占有和爱恋的意味

        凌夏都不知道自己被折腾着换了多少匪夷所思的姿势,视线忽而高忽而低,全身都瘫软了。但是不管怎么变,御之绝都能做的他情不自禁地发出些声音,他的眼角被无法控制的泪水打湿,红艳的嘴唇微抖,全身都是汗水。

        “凌,你这个样子好可爱”御之绝呼吸急促地吻着他的眼角,抱着他的腰用力地顶弄,那凶猛的力度让他不由地心悸。

        等到终于射出的时候,凌夏低叫一声双腿绷紧,脑中突然一阵空白。

        被突然绞紧的感觉让御之绝舒服地叹息一声,他才刚要加快最后的冲刺,就看见凌夏一脸疲惫地晕了过去。他吓了一跳,赶紧低声喊道:“凌?”

        凌夏的呼吸均匀而绵长,显然是累的晕过去了,他这才放下心。

        看着身下满身情色痕迹满脸疲惫的少年,御之绝僵硬地挺着腰他一次还没做完,在半空吊着,怎么办?

        不忍心折腾凌夏,御之绝深呼吸一阵,终于是悻悻地抽了出去,抱着凌夏用左右手完成了寡淡无味的后半场。

        果然,凌夏的体力也跟年龄一起倒回去了

        还是早些恢复的好吧嗯。

        后面的一天时间,凌夏就从十五岁恢复到了正常的年龄。

        他愤怒地瞪着御之绝,对方却是一脸正义毫无愧疚感地说:“这是新找到的解药,效果自然会好一些。”

        尼妹的!


  (https://www.xszww.com/html/56/56797/1487260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szww.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