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暴君[重生] > 第87章

第87章


        天子一怒伏尸百万。

        褚绍陵没功夫再理会别的转身上马冲到卫戟面前,卫戟见褚绍陵来了连忙下马,却不慎扯着了腿上的伤口直接跪了下来,褚绍陵心中大痛急急的勒紧缰绳不等马儿停稳就翻身下了马冲到卫戟面前一把将人扶起,卫戟浑身是血,褚绍陵不知道他到底伤着了哪里也不敢乱碰,哑声道:“哪里疼?厉不厉害?”

        卫戟凭着一腔血性冲了出来,身上到底伤着了几处他自己都不知道,只觉得浑身没有一处不疼的卫戟怕褚绍陵担心虚弱的笑了下:“无事些许皮肉伤罢了,殿下没有答应狄子什么吧?”

        褚绍陵死死咬着牙:“若再晚一刻”

        褚绍陵双目赤红,一把解下了身上披着的斗篷披在了卫戟身上,褚绍陵身后亲兵赶上来急道:“大将军,现在”

        “你们随孤回营帐,剩下的都听护国将军调遣,该如何就如何,马上将那几个随行的御医叫到帐中,快!”

        褚绍陵轻轻的扶起卫戟来,一把将人抱起放到了马上,自己牵着马小心的护送卫戟回营。

        大帐中褚绍陵亲自将卫戟身上铠甲解下,卫戟怕褚绍陵看了伤心轻声道:“有御医就行了,殿下且出去看看吧,外面只有大哥一人也不行。”

        褚绍陵一言不发,轻轻的将卫戟被血浸透了的中衣脱了下来,卫戟身上触目惊心的横着十几道伤口,褚绍陵狠狠的咬着牙,他恨不得现在就冲出去活活宰了辽凉王!

        卫戟流了不少血再加上脱力,这会儿人虚弱的很,见褚绍陵这样强打起精神来道:“殿下还是让御医给臣看看吧,殿下这样,臣心里更难受。”

        褚绍陵死死攥着拳,顿了片刻起身让御医给卫戟清理伤口,御医先拧了帕子给卫戟擦身上,帕子上也是沾了药的,蹭在伤口上如蚀骨一般,饶是卫戟也忍不住出声,褚绍陵急道:“手下有没有轻重?!看不见他疼呢?!!”

        御医吓的手抖连连谢罪,卫戟额上渗出点点汗珠,深深吸了一口气安抚道:“大人不必惊慌”卫戟转头对褚绍陵轻声道:“殿下先出去吧,等收拾好了臣让人去请殿下。”

        卫戟每句话都像刀子一般刻在褚绍陵心上,这么好的一个人,这么温和的一个人,自己却害他被辽凉人围攻!褚绍陵不再避讳外人,径自走到榻前坐了下来,褚绍陵小心的抱起卫戟让他枕在自己怀里柔声道:“我不多话了,我看着御医给你包扎”

        褚绍陵看向御医,御医连忙拧了帕子接着擦拭。

        卫戟此刻其实也是希望褚绍陵能在身边的,刚刚两人一起在生死关上打了个转,如今只想看着彼此,卫戟也顾不得有外人在了,放软身子靠在褚绍陵身上,一只手握着褚绍陵的手,褚绍陵拿过帕子轻轻擦拭他额角的汗珠,低头在他唇上亲了下,哑声哄道:“忍一会儿,等包扎好了就不疼了”

        卫戟脸色苍白,闻言摇头笑了下:“本来就不疼”

        褚绍陵偏过头去,眼中瞬间湿了。

        幸得有盔甲护着并没有伤到要害,饶是卫戟身上还伤了十九处,刀刀见血,看着这一处处翻起的血肉褚绍陵恨不得生吃了外面的辽凉兵!

        御医将卫戟身上擦干净后细细的上了药,小心的包扎起来,两个御医商议着写了张方子,褚绍陵看过后命人取了药材来他在帐中亲自熬药。

        卫戟身上疼的躺不住,倚在软枕上看着褚绍陵沉默的忙前忙后的心里又是甜蜜又是心疼,卫戟往里靠了靠低声道:“殿下准备如何处置辽凉?”

        刚刚褚绍陵下令时卫戟并没有在跟前,回来后一直忙着包扎伤口更无从得知,卫戟还以为褚绍陵没顾上呢,劝道:“臣知道殿下这次是动了大气了,但殿下初登储位,根基未稳,天下百姓满朝文武都看着殿下呢,殿下万万不可行差踏错,万事要多隐忍些,臣不过是受了点轻伤,并不碍事的。”

        褚绍陵细细的看着火,等火开了几次后拿过一旁的布帛来裹着药锅将熬好的浓浓的汤药倒在了一旁琉璃盏中,褚绍陵拿过一小盅蜜饯来一起送到榻上来,褚绍陵放下蜜饯,拿过银勺搅着药汤轻轻吹着,自己先尝过之后才喂给卫戟,药有些苦,褚绍陵哄道:“都喝了,喝干净了给你吃蜜饯。”

        卫戟失笑:“殿下把臣当小孩子了不成”

        话是这么说,喝完药后含上了蜜饯果然舒服了不少,褚绍陵拿过一张干净的毯子来给卫戟虚虚的盖上,低声道:“若是压着哪儿了跟我说,疼的厉害了也跟我说,听见没?”

        卫戟点点头,继续道:“臣刚才说的话殿下听了么?臣真的没什么事,刚才御医的话殿下也听见了,只要好生养着过不了多长时间就好了,不碍事的”

        “吃了药要睡会儿才好。”褚绍陵小心的拿过卫戟腰后垫着的软枕,搂着卫戟护着他的伤处让他躺了下来,褚绍陵在卫戟额上亲了亲,“我给你燃一些助眠的香料,对身子没害处的,你多睡会儿,睡着了就不疼了。”褚绍陵说着拿过自己的一个赤金描三彩的小香炉过来,往里面添了一把合欢皮香饼子放在了卫戟的榻前。

        没从褚绍陵嘴里得到准话卫戟哪里肯睡,卫戟握着褚绍陵的手轻声道:“殿下,臣如今只想跟殿下早早的回皇城,别的臣都不在意了,经此一役臣才知道危机时刻,臣只想要殿下,别的臣都不在意了。”

        “我也是。”褚绍陵宠溺的亲吻着卫戟的脸颊,呢喃道,“想回皇城了?好我们马上就回去,回秦王府,我不会再让你出征了,只让你好好的在皇城里住着,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搬到皇城去,不让你再受一点委屈吃一点苦,好不好?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

        卫戟摇摇头:“臣不想要什么”

        小香炉里缕缕青烟飘散在帐中,卫戟原本就累了,再让合欢皮一熏哪里还受的住,不多时就倚着褚绍陵睡了过去。

        褚绍陵小心的扶着卫戟让他躺下来,换了一身衣裳出了大帐。

        帐外亲兵见是褚绍陵出来了连忙行礼,褚绍陵淡淡道:“孤回来之前任何人不准进大帐,擅入者,斩。”

        将士们都在卫战帐中等着,刚才混乱中不少将士都没在褚绍陵跟前,如今听了卫战的话都不信,一小将咽了下口水道:“护国将军,现在封和城中少说也有十万余人,殿下真的要,要”

        卫战点点头:“屠城。”

        廉瑜一向是唯褚绍陵马首是瞻的,现在听了这话也不禁心里抖了抖,他原本以为褚绍陵一怒之下要打进封和城内要了辽凉王的命就算厉害了,没想到褚绍陵竟是要将辽凉一国铲除,这回这回太子殿下是要名垂史册了。

        廉瑜忽而想起外面押着的一万多辽凉战俘,急道:“不是!护国将军,刚才你怎么没说?我都将战俘编排好了,一会儿殿下见我一个没杀得先杀了我!”

        卫战心里也犹豫着,他其实能体谅褚绍陵今日的愤怒,辽凉王敢派兵围卫戟这事触到了褚绍陵的逆鳞,不是,这哪是触逆鳞,完全是去挖褚绍陵的眼珠子了,褚绍陵若是能忍下这口气就不是褚绍陵了,但真要屠城,这也

        卫战叹了口气:“廉将军不必惊慌,一会儿殿下来了,我自然会将事情担下来。”

        “你要将何事担下来?”褚绍陵冷着脸进了大帐,“孤说了一个不留,为何外面还有辽凉人?!”

        众人连忙行礼,卫战脸色一白,垂首道:“臣怕刚才殿下一时冲动,想再问过殿下后再处置。”

        褚绍陵冷笑一声:“不用问了,孤还是那句话,孤不要再见到一个辽凉人。”

        众人面面相觑,卫战心中叫苦不迭,偏生这帐中也只有他还敢再劝几句,卫战硬着头皮道:“大将军不如将此事跟骠骑将军商议一下”卫战有信心卫戟一定不会答应这种事。

        卫战只想让褚绍陵顾念着卫戟冷静下,没想到这个当口上这么一说更是激起了褚绍陵的怒火,褚绍陵当即笑了出来:“呵护国将军这是拿卫戟在威胁孤?”

        卫战连忙谢罪:“臣不敢。”

        褚绍陵压抑着胸中怒火冷声道:“是不是谁都要拿卫戟威胁孤一次?是不是?!在皇城中他们就一个个的用卫戟来威胁孤!到了辽凉狄子也要拿卫戟威胁孤!!如今你也来拿卫戟说事!!!”

        帐中众将士全跪了下来,褚绍陵冷冷一笑:“白蕴江已经死了,卫战你以为孤当真舍不得动你么?孤从来不是个顾惜情面的人,今日孤也不再躲躲闪闪的了,敢用卫戟跟孤叫板的,都得死。”

        “殿下”卫戟掀起帐幔走了进来,直直跪下,“臣,求殿下收回成命。”

        褚绍陵愣了下连忙走过来小心的将卫戟扶起,卫戟脸色苍白,显然还没缓过来,褚绍陵急道:“你出来做什么?!”

        卫戟看了帐中的将士轻声叹了口气:“各位将军且出去吧,让末将劝劝殿下。”

        众人见卫戟来了不禁松了口气,行礼后都退下了,褚绍陵揉了揉眉心疲惫道:“你想说什么我都知道,别费精神了,我陪你回去,你现在得修养”

        卫戟摇了摇头:“臣恳求殿下就算是为臣积福吧,赦免这些人,这些百姓知道什么呢?他们哪个没有父母兄弟?实在无辜”

        褚绍陵冷笑:“无辜?若今日你真的战死沙场,有谁会来可怜我?!战场之上,谁是真正的无辜?成王败寇罢了。”

        卫戟苦道:“但臣好好的回来了啊,这些小伤将养几日也就好了,殿下臣恳求殿下不要,古来屠城之将莫不受后世唾弃,封和城内的事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传出去,届时天下之人会如何看待殿下?”

        褚绍陵残忍一笑:“爱怎么看就怎么看,看不过眼的过来跟我说,我亲自送他去见那些人!”

        卫戟见褚绍陵怎么也听不下去只得又跪了下来,哑声道:“殿下臣知道殿下都是为了臣,但臣真的没事了,臣不要殿下为了臣这样”

        卫戟隐忍了半日的眼泪唰的流了下来:“殿下给自己留些阴德吧,不要再多添杀戮报复了。”

        “你也以为我屠城是想报复?”褚绍陵闭了闭眼,声音哑了,“你能回来,我将这天下换给他们又何妨?但卫戟你明白么?阵前我为了你肯签下和约的事用不了多长时间天下人都会知道,知道我为了你对辽凉有求必应,十五座城都敢换,朝中政敌、外邦藩国知道这些后,你猜他们会怎么想?”

        褚绍陵走近一步抬起卫戟的下巴,看着这张脸眼中尽是戾气:“只要我一日当权,你在他们眼里就是个能要挟我予取予求的活宝贝,这样下去,你让我每日如何安心入眠?”

        “实话跟你说了!那狄子刚跟我谈条约时我就已经决定要屠城了!你若晚出来一刻,我就算是下了大印也不会理会那劳什子条约!想要用你跟我换东西,做梦!!”

        褚绍陵眼睛红了,哑声道:“知道辽凉人拿你跟我谈和约那一会儿我是怎么熬过来的么?!我一辈子没有那么焦急过!!你忍心让我日日受这样的煎熬?!”

        “我不是为了报复,也不是为了自己的脸面!我是不能忍受别人对你虎视眈眈!!”褚绍陵死死的盯着卫戟,冷冷道,“你来劝我也没用,我就要用辽凉的血让所有人明白!我褚绍陵不会顾忌什么君子之义圣人之言!用你做要挟赚不到任何好处,只会死的更惨!再有人干敢打你的主意时就得想想辽凉那万千冤魂,想想自己当得起当不起我褚绍陵的滔天怒火!!”

        褚绍陵微微垂着头看着跪在地上的卫戟,衣衫上的拈金丝绦垂下来扫过卫戟的脸庞,凉凉的。

        卫戟在褚绍陵跟前向来是免跪的,褚绍陵心疼他,总说地上凉,铺着再厚的鹅绒垫也怕会膈着他的腿。

        卫戟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这样仰视过褚绍陵了,这一刻卫戟突然明白过来,这个人站的有多高,活的有多苦。

        他将自己打入地狱,他走过万千业火,他屠戮万人震慑四方,只是为了恐吓这天下,不许任何人觊觎他的卫戟。

        褚绍陵轻轻抚摸卫戟的头发,半晌哑声道:“你当我喜欢杀人么?”

        卫戟垂下头,抱住褚绍陵的腿哇的哭了出来。

        卫戟跌坐在地上哭的喘不上气来,他何德何能,能得褚绍陵如此对他,卫戟拼命压抑着哽咽哭道:“殿下殿下不要对臣这么好,殿下”

        卫戟一声声都打在了褚绍陵的心上,褚绍陵心疼不已,撑不住也红了眼眶,低声道:“先起来,听话”

        卫戟死死抱着褚绍陵的腿不肯起身,只是大哭,像是要将心中压抑不住的感动和爱意都哭出来似得,边哭边求道:“殿下臣不要殿下为了臣污了殿下的清明,回皇城后臣再也不会出来,臣一辈子在殿边,臣哪里也不去了,臣不会再涉险,殿下臣求殿下”

        褚绍陵心中一疼,他的卫戟啊。

        褚绍陵深深的叹了口气,低声道:“罢了,如今你儿子尚在襁褓,不易有诸多杀戮,就算是为了你和你后人祈福了”

        褚绍陵叫来帐外亲兵沉声吩咐道:“去告诉各位将军,休整一夜,明日直接攻进封和城,辽凉皇族亲贵一概不留,午时全部处斩,收编的战俘依旧发配云南,其余城中百姓统统贬做奴隶,永世不得脱籍。”

        褚绍陵闭了闭眼,就当是为卫戟积福了,单是辽凉皇族也要有一千多人,一千多颗人头挂在封和城门上,想来也可以震慑他人了。

        亲兵得令出帐,褚绍陵揉了揉卫戟的发顶将人拉起来,轻声道:“别哭了你真是要了我的命了。”

        卫戟拼命压抑着哽咽:“殿下不要对臣这么好,不要”

        “对你好?有你对我好吗?”褚绍陵冷笑,“奋勇将军当真英勇,三千精骑就敢抵御蜀军万数大军,真乃国之栋梁滚了这一身伤回来,你以为我会轻饶了你?!”

        卫戟抹去脸上泪珠,垂首:“臣知罪。”

        褚绍陵将卫戟拥在怀里,发狠的在卫戟颈间咬了一口,低声道:“我饶了你,你也饶了我你刚答应我了,等回皇城后,永远守在我身边,以后什么事都听我的。”

        卫戟点头哽咽:“臣什么都听殿下的,什么都听”

        用那些人的命换卫戟这一个承诺也算值了,褚绍陵闭上眼轻吻卫戟脸颊:“罢了,都答应你了还哭,是故意要我心疼?”

        卫戟使劲摇头,眼泪却不受控制的一直往下流,褚绍陵宠溺的将卫戟揽进怀里轻声哄慰:“后面的事我都交给你大哥,明日我就在帐中陪着你养伤,一刻也不离开,好不好?”

        卫戟紧紧的拽着褚绍陵的衣襟点点头,褚绍陵笑笑:“越长越回去了,原本还想跟你一起踏进封和城呢,以后怕是都没有这个机会了。”

        明日之后,别说是封和,就是辽凉国也成了岁月长河中一段灰暗的历史。

        后世之人没人会知道,只是因为最后一代的辽凉王碰了褚绍陵的未来的皇后,天启十六年后,世间再无辽凉。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胖胖蛇、10526752、小分裂、角頭老大、甜甜的腐宅族、雷霆夜深、兰草芳香姑娘的地雷,感谢自在姑娘的两颗地雷,感谢凤梨的手榴弹,感谢3192084姑娘的两个手榴弹

        啊昨天屠城的事貌似引起了小小的争论,我说几句,其实这章出来感觉大家就能理解了,褚小攻屠城绝对不是为了泄愤,他是为了震慑后人。

        相互打到这个份上再善了是不可能了,肯定会有一次大伤亡,这事儿放在在古代么不算很少见,当然褚小攻三观是不正啦我的小攻三观都不正的说,谁让他是暴君呢,大家不要学他哈哈

        谢谢支持

        鞠躬^^


  (https://www.xszww.com/html/56/56777/1486789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szww.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