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暴君[重生] > 36、

36、


        “山中无岁月啊咱们来了有五天了吧?嗯?”褚绍陵合上手里佛经放软榻旁边小杌子上揽过卫戟来“你看个佛经也能这么仔细”

        卫戟合上书打了个哈欠,想了想道:“整五天了,殿下想回去了?”

        褚绍陵摇摇头轻笑:“我不急你倒是随遇而安静下心来赶上那撞钟大和尚了。”

        和褚绍陵每日敷衍不同,卫戟来这一趟是认真礼佛来早起看着和尚们上早课接着去跪经中午回屋里来歇会儿都要看佛法卫戟心思纯净倒是看得进去,给褚绍陵讲时候也有些道理,只是褚绍陵心中前尘旧事浮杂过多,根本听不下去。

        褚绍陵闲着无聊,逗卫戟让他给自己讲他看到佛经里有意思事,卫戟手里拿正是大正藏,故说起佛说九色鹿故事,褚绍陵还没听完先笑了:“这九色鹿也太缺防范了,既然知道自己皮毛珍贵,何必去救人,还要告诉人家千万别跟别人说,人多贪婪,哪里会这么重诺。”

        卫戟闻言正色道:“臣以为不然,那九色鹿是为了救溺水人才现身,谁知那人恩将仇报,将九色鹿藏身之地说出来去换得富贵,怎么倒怪那鹿不谨慎呢?全是那人言而无信,这才有了后面事,难不成世人都该见死不救不成?臣以为”

        褚绍陵笑吟吟倚榻上听卫戟给他讲仁义道德,后只得点头:“是,是我说错了。”

        卫戟心里隐隐觉得褚绍陵有些不对地方,但对他来说褚绍陵做什么说什么都应该是对,是比圣旨还要重要,卫戟有些困惑,因此又说起佛割肉饲鹰事来,褚绍陵实撑不住,失笑打断道:“鹰本来就是吃肉,这”

        褚绍陵看出卫戟眼中不认同,只得转口:“暮春三月,羊欢草长,天寒地冻,问谁饲狼,人皆怜羊,狼心独怆。弱肉强食,天规就是如此,一颗心上肉也只得饲喂一只鹰救一只鸽子,别鸽子怎么办呢?或是别鹰忍着不吃肉饿着,又该怎么办呢?”

        论起强词夺理来卫戟自然不是褚绍陵对手,卫戟张了张嘴说不出辩驳话来,只得道:“佛祖做必然是对,世人世人自然是做不到这样,只得力效仿罢了,救不了所有鸽子,那就能救几只就救几只,喂不了所有鹰,也是能喂几只喂几只,臣以为”

        “好好,我错了。”褚绍陵认输,翻身卫戟头上亲了下,轻笑,“所以我只要救你这只鸽子就行了。”

        卫戟脸红了,呐呐说不出话来,由着褚绍陵跟他亲昵了一会儿才轻声道:“殿下心中戾气过盛剑至刚则易折,臣不是好为人师,只是怕殿下以后因为这个吃亏。”

        卫戟怕褚绍陵不高兴,眼中有些怯意,褚绍陵心里一暖,类似话傅经伦也说过,只是傅经伦是不敢劝到这份儿上,也不会让自己这么窝心。

        卫戟说道理褚绍陵自然明白,天地正道,他从六岁进诲信院学就是这个,只是褚绍陵两世皆坎坷,那份慈悲心早就被磨一干二净了。

        褚绍陵将卫戟搂自己胸前揉了揉,轻声道:“嗯,知道了,以后有你时时劝着我才好,这些大信大礼,我也就还能听下去你说。”

        卫戟答应着,他趴褚绍陵身上,胸口被金印硌着了,卫戟拉着细链将金印扯出来,前几日褚绍陵特意找东华寺年高有德住持给这印开过光了,卫戟如今是稀罕,总时不时摸摸,褚绍陵面上对卫戟说不以为然,但心里还是隐隐有些相信,只是他知道自己这辈子恶事做,怕是得不了佛祖庇佑了,只盼着佛祖能保佑他小侍卫,卫戟一辈子没做过一件坏事,定要享一世安乐才好。

        东华寺清风圆里太后正默默念经,听完孙嬷嬷话后太后淡淡笑了下,不意道:“多大事啊。”

        孙嬷嬷心里着急,道:“太后怎么不当回事?奴婢刚听说后心都揪起来了,大皇子这是想做什么?好好,做什么想起来”孙嬷嬷有些难以启齿,低声道,“怎么就喜欢上一个男人呢!还是个侍卫。”

        太后将手中佛珠放下,淡淡道:“陵儿还年轻,不知哪里听说了这鲜事,尝鲜罢了,且那个什么对,卫戟,哀家是听陵儿跟哀家说过,亲耕那事你还记得吧?”

        孙嬷嬷点头:“哪能不记得呢,大皇子险些吃了亏。”

        太后一笑:“亲耕回来后陵儿就跟哀家说起过那人,说他为了陵儿受了伤,想来就是因为这事了,宠信一个侍卫而已,不碍事。”

        孙嬷嬷还是不放心,低声道:“奴婢心里就是不放心呢,大皇子跟太后提起尚公主事,说那卫战就是这个侍卫嫡亲哥哥,大皇子这可不是一般宠信了,就单是这几日,大皇子还跟那侍卫起卧同处呢。”

        太后轻轻叹口气,道:“你以为哀家真不知道?”太后扶着孙嬷嬷手站起来,坐到贵妃椅上,孙嬷嬷连忙拿了两个拐枕让太后倚着,太后跪了半日腰有些酸了,只得歪着,慢慢道,“陵儿碧涛苑里藏着个人,千娇万宠,能瞒过哀家去?”

        孙嬷嬷是不解,疑道:“那太后怎么”

        “我能怎么着?处死了那侍卫?”太后笑笑,接过孙嬷嬷递过来茶喝了一口,“那陵儿会恨哀家一辈子不说,他也再忘不了那个人了,陵儿宠那侍卫,没碍着他争储,也没碍着他参政,没碍着他孝敬哀家,哀家做什么要跟那侍卫过不去?”

        太后叹了一口气继续道:“且你仔细想想,自皇后走后,陵儿可真开心过?亲娘没了,皇帝你也知道皇帝对陵儿如何,阳儿呢,是个没心肝,平日里也想不到体贴他大哥。陵儿心里只剩下争储揽权,这日子还有什么乐趣?他心里苦着呢,这孩子心又重,万事不肯跟人说,现好不容易有个喜欢人,且那人也乐意顺着他,由着他揉搓拿捏,陵儿身上这才有些人气儿了,哀家要谢那侍卫还来不及呢,怎么会从中作梗?”

        “太后明鉴。”孙嬷嬷心里还是有些转不过弯来,犹豫道,“可惜这是个男人啊,天地伦常,这事终究不是正统。”

        太后一笑,神情甚至有些倨傲,道:“陵儿是什么人?陵儿是要做皇帝人,天下之大供养一人,只要不犯大错不出大格,陵儿想做什么都行,哀家凭什么要让陵儿受委屈?”

        孙嬷嬷彻底服气,道:“太后这么通情达理,实难得。”

        太后淡然一笑,她心里是真心疼爱褚绍陵,就像她说,只要没碍着褚绍陵争储,这些小事算什么呢?太后乐成全让褚绍陵找乐子,即使这个乐子不是很见得光,那又如何呢?太后不信褚绍陵会一直宠爱这个侍卫,不过,很多年以后事,太后看不见,也控制不了了。


  (https://www.xszww.com/html/56/56777/1486784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szww.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