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山洼小富农 > 第714章 成长

第714章 成长


        温煦坐在小院里的榻上,盘着腿旁边的小几上摆着一茶还有几盘子小零食,也是什么值钱的东西,无非就是瓜子花生之类的,而且还全都是温煦自己炒出来的,适合温煦的口味,小几的一条腿上栓着一个根绳子,绳子的另一头栓在老白的脖子上。

        这几天过来老白已经被温煦控制习惯了,现在一点儿也不反抗了,趴在榻上头尾靠在一起卷成了一个圈睡着大头觉。

        温煦则是喝上一口清茶,捏几个花生摆在了手里,啪了一声捏碎了花生壳,一仰头把壳里的花生米倒进了嘴里,嘎巴嘎巴嚼着,一边嚼一边望向了门口。

        看了好一会儿也没有人来,温煦伸手捋了一下老白,对着它问道:“是不是大家都不知道?”

        从中午吃了饭,温煦就坐在院子里等着人来抱小渔猫了,一直等到了现在别说是人了,连个鬼影儿也没有,这让温煦不得不怀疑是不是大伙儿都没有听到喇叭里的消息,要不也不会没有一家想要渔猫的啊。

        老白自然不能回答温煦的问题,其实老白跟本连头都没有抬,直实无视温煦,继续趴在榻上睡的呼呼的,小呼噜声温煦都听的清楚的。

        温煦也没有指望老白回答,他又不是真是的脑子出了问题,就这么随口一问罢了,看着老白没有反应,把一个花生壳丢到了老白了脑袋上,然后继续百无聊赖的望着自家的院子门口,盼着人家过来抱渔猫。

        现在的天气春日已经过去了一半,院子里的枣树已经抽出了满树绿意盎然的叶子了,出来的新枝也长的有模有样的,看样子这茂盛的劲儿犹胜去年。这样的老枣树真的可以配的上形如冠盖了,若是在夏天那自然是极好遮阳的阴凉地方,但是现在是春天,正是小太阳晒着舒服的时候,老枣树这么大的体量,太阳稍微一斜立马把太阳一遮未免有些不美。

        温煦一抬头现阳光西斜了之后,老枣树正好把自己的太阳光给挡住了,弄的自己觉得身上有点凉飕飕的。

        把手上几颗还没有吃的花生啪了一声扔到了小碟子里,拍了拍手站了起来,温煦也不收拾就这么背着胳膊往院子外面走。

        “干什么去?”

        还没有到门口,李玉梅在二楼的窗户口把脑袋伸了出来,出声把温煦给叫住了。

        “我出去看看!”温煦转头冲着二楼喊了一句。

        “先别看了,上来把几个尿布给拿下去洗了,娃儿又尿了”李玉梅轻轻的晃了晃怀里的孩子对着温煦指派起了差事。

        一听说洗尿布,温煦的脸皱成了包子:“怎么又要洗了?您不是上午才洗过嘛?”

        “孩子一天几次,家里又不是一个两个的,三个小东西光尿布一天就是二十几块,不洗能行么,快点儿的少废话!”李玉梅说道。

        听到舅妈这么一说,温煦老实的把脚收回了院子,一边走一边嘀咕着:让你们用一次性的纸尿布就是不乐意,非要用什么老纱布的这下子麻烦来了吧?……。

        对于婴儿的喂养,师妈这边那可是下足的功夫的,仨外孙子啥都要最好的,温煦家里吃的自然是没的说的,现在就严把这种生活用品关,比如说奶瓶奶嘴这些全都是要好的,不光要好而且每一个都在经过老人家送去机构检测过的,确定了干净没有什么甲醛啊,含铅量过高啊之类的问题,对于尿布这样的东西就更讲究了,说什么也不让用一次性的纸尿布,非要用那种家纺的老纱布,说是这东西纯白然对婴儿的皮肤好。

        不过话说回来,老纱布这东西真的好,光是摸起来的那种手感就不是纸尿布可以比的,但是这东西唯一不足的就是孩子拉了尿了要立刻换新的,没有纸尿布那么良好的吸水性,当然了更大的问题还是要洗,而且还不能机洗,都沾上尿无所谓,带着臭臭的尿布怎么机洗?那东西洗不了几次估计就凭仨小东西的排泄能力,一准儿得把洗衣机给堵了,所以这尿布自然得手洗!

        通常都是两老太太洗的,不过今儿几个小东西也不知道抽的哪门子疯,一个个精神头贼好,愣是睡觉的时候得要人晃着摇蓝,一停下来立马就闭着眼睛嚎,所以两位老太太现在离不开摇篮半步。

        温煦进了屋,换上了一直套到胳膊上的塑胶手套,同时拿了一副大墨镜卡在了脑门上,不光是如此,而且还戴上了口罩,并且在口罩里喷上了清凉油,用以抵挡自家孩子的臭臭味儿。

        看到温煦这一副打扮进了屋里,师妈这边直接快笑趴下了:“你这是上战场啊,上战场也没有你这么打扮的”。

        “眼不见心不烦!”温煦伸着手转着脑袋找屋里的盆子。

        看到盆子里带着那些黄黄之物的厚纱布块儿,温煦立马把脑袋上的墨镜盖到了脑袋上,端起了盆子,而且还是扭着脑袋尽量自己不看盆子里的尿布,飞快的下了楼。

        温煦这里刚出了屋子,迎面碰到了刚进院子的小耀。

        小耀看到温煦的样子,笑着问道:“姑父,您这是干什么呢?”

        温煦一看到小耀,立马开心的说道:“回来的正好,把这个接过去洗了”。

        一看到小耀温煦躲在墨镜后的眼睛一亮,立马准备把手上的活儿转包出去。

        小耀笑着说道:“行啊,放在院子里,过晚上我洗,现在没有时间,太爷让我过来问小奶奶拿点儿东西呢”。

        小耀嘴里的小奶奶就是师妈,至于要什么的东西温煦不关心,不过听到他晚上才能洗,立马就知道这小子是指望不上了。

        果不其然,楼上传来了李玉梅的声音:“让你洗个尿布这么多的事情,快点儿洗,要不是孩子一直不睡实了,我自己分分钟就洗好了,指望你做点儿事情,你比活儿还事儿多!”

        “知道您佬厉害!”温煦回了一句之后,老实的坐在了院子里开始洗尿布。

        第一拨洗起来自然是让人异常不爽的,不过到了第二次,第三次过了水之后呢,尿布上的黄白之物都冲洗干净了,温煦自然也就把眼镜和口罩摘了下来,大口大口的吸着新鲜的空气。

        “姑父,你忙着,我走了”小耀看到温煦还没有洗完,站到了温煦的面前,笑眯眯的说了一句。

        这下温煦知道了这小子有时间洗尿布的,只不过是找个借口把自己给回了,于是抄起了盆子里的尿布水向着小家伙泼了过去。

        “我让你滑头!”

        小耀轻轻的躲了过去,大声哈哈的乐着转头往院子外面跑。

        “哎哟,什么事情急吼吼的!”师尚真正好回来,差点儿和小耀撞了一个满怀。

        “姑姑,太爷让我回来问个事儿,问明白了我去太爷那里回话去了”小耀伸手一扶师尚真,看她站稳了立马从她的身边溜了过去。

        师尚真嘴里也不知道嘟囔了一句什么,迈腿进了院子,看到温煦的造型摇了摇头:“你儿子的臭臭就这么嫌人?”

        “要不你来试试?”

        师尚真心里哪会乐意,直接说道:“我在月地里沾不得水你不知道?”

        温煦听了撇了一下嘴,知道媳妇这是借口,但是也没有拆穿她。

        “对了,你怎么回来了?还有,你是不是没有说清楚啊,我等了一下午愣是没有一家人过来抱小渔猫的,会不会想要是人没有听到?”温煦冲着师尚真问了一句。

        师尚真说道:“怎么可能没有听到,全村上下认养白鼠狼报名的除了咱府家一家不少,一听说这个全家老小都出动了!”

        “不稀奇!”温煦不以为然的说道,一年下来好几十万的收入谁家要是不积极那才是傻子呢,虽说温家村富了,但是谁会嫌钱少啊。

        师尚真迈开脚要走,不过愣了下神又把脚给缩了回来:“还有,我把条件改了改,让三人组成一组,第一拨一起来养,以一家为主两家为辅,同样把原来一分为二的收益变成了四分,村里占上大头一份约是百分之四十,剩下的分成三份,三家养殖户拿一份,我和徐悦各一份,你觉得怎么样?”

        温煦听了想了一下点头说道:“这样的分法比我上午说的好!”

        第二窝的小白鼠狼肯定卖不出百十来万的价来,但是就是这样大家伙儿也是的着眼的,谁不想一年多弄几十万?这过百万的价格那也是有特殊原因的,因为这第一窝想要的人太多,价格才抬起来的,作不得数,但是以后一窝的总收入估么着也得过百万,二一添作五现在想想这利让的现在温煦想一想是有点儿过了。

        “还有,你这可得做好防范,咱们先小人后君子,别到时候出了什么状况弄翻了脸,毕竟是利益动人心呐,我不是说乡亲们就是见钱眼开的主,但是有的时候突然一下子就做错了事也是常有的,所以你这边一准要把一切条条框框都给弄的明白清楚了,别到时候扯起皮来,那就提好事变成了坏事!让人赚了钱背后还被人戳脊梁骨”温煦嘱咐说道。

        师尚真听了笑着说道:“你真以为我生仨孩子把自己生傻了,这次合同签下来可不少条款呢,就算是别人想打小主意也不怕!还有,就凭温广行现在还在号子里呆着,谁又敢想七想八的?”

        “还是要注意一下,钱的事情说的清清楚楚的才好!再小心都不为过”温煦又叮嘱了一句。

        “行了,我知道了”师尚真郑重的点了点头,作为村主任师尚真自然明白其中的道理,也无须温煦多说,师尚真在这方面比温煦还明白呢。

        师尚真进了屋里给孩子喂了一圈的奶,等着回到了院子里的时候,温煦已经把尿布晾了起来。

        “你要不要去看看?”师尚真问道。

        温煦想了一下说道:“去,等我把这些东西晾好!”

        “哎,你和妈说一声,别用这些个东西直接用一次性的尿不湿多好,人家孩子用着没事,怎么就咱们家的仨个娃精贵?”温煦压低了声音对着师尚真说道。

        师尚真抬头望了一下二楼孩子屋的窗房小声的笑着回道:“算了,忍一忍吧,等着孩子满两个月,我妈就回去了!到时候咱们想怎么养怎么养!”

        “两个月?我看悬!”温煦小声的说了一句。

        就凭老太太现的对仨外孙这喜欢的程的度,温煦可不相信老太太只在这里呆俩月!

        晾好了尿布,温煦去村公所小广场那边看着抓阄,这种事情热闹那肯定是热闹的,至于过程到也简单,结果有人开心自然就有人失落。

        小白鼠狼的事情好解决,但是小渔猫这边就麻烦了一点儿,关健是村里没有人要啊,最后扩大到了鲤鱼湾的常住户才解决了两只,到了后来全放开,剩下的到是被过来的老客人都给抱走了。

        这下子温煦家的小院安静了,除了孩子有时哭闹之外,又恢复到了以前的平静。

        整个人家人就这么围着孩子转,整天睁开眼就是孩子的事情,眼睛一闭有的时候连做梦都是孩子,温煦这才明白养一个孩子真的是不容易啊。

        好在小家伙们个个都挺健壮的,除了打预防镇针之外没有吃过别的药,小身板儿也长的飞快,从生下来的五斤不到,飞的长成了‘米其林’形状的大胖小子,然后就这么在一家人的见证之下越长越大。

        李玉梅呆了一个月就回了都,但是师妈这边却是离不开仨外孙了,离开了十五天就想的不行,回去师爸的身边过了一个月,忍不住又过来了,老太太就这么这边一个月,那边一个月,也不怕折腾。

        而仨个孩子也给温煦的小家庭带来了无数的欢乐,第一次翻身,第一次能坐起来,第一次会爬,都给大人们带来了难以言喻的欢乐。

        不知不觉之间,春天过去了,夏日来了,又不知不觉之间夏天也离去了,收获的金秋到了,当金秋离去的时候,温家村白雪皑皑的冬日如约而来,又是一年新光景。


  (https://www.xszww.com/html/36/36608/2011505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szww.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