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山洼小富农 > 第144章 王八蛋

第144章 王八蛋


        温煦老家的乡宴叫做十大碗,其实是个统称,并不是说的就只有十个碗的菜,是泛指菜多。数量也不是个定数,不过都是取吉利数配的,少一点儿是八个菜,这种席面是很寒酸的了,现在极少有人家开席只有八个菜的了,别说八个,连十二个的都少了,一般正常的是十六道菜,豪一点儿的可能有十八道,再往上二十二道菜,二十二道那在乡下那是相当有逼格了。至于二十六道,就算你想摆,本地的厨子也不一定有这本事操持几十桌,所以凤毛麟角极其罕见,吃上一顿,都够乡里人谈上几年的。

        今天温家村的村宴,乡亲们这边就是二十二道菜,六道凉热,十二道小炒菜,最实惠的是六道大盆菜,几乎全都是鸡鸭鱼肉,至于什么韭菜,鸡蛋之类的全都是配菜,最后这六道菜才是席面的主力军。

        随着天空的太阳越来越往天正中移,开席的时间也就越来越近了,跑堂的已经开始拿着托盘挨桌的上凉菜,几十张桌子排成了三排,而且还是露天这么摆着,让周茜和卓奕晴都觉得相当特别。

        两人以前吃饭都是在包间里,就算是参加婚礼那也是酒店的宴会厅,那里到过这样简陋的场子,更加不可能看到铁锹炒菜,脸盆做成的大勺子,更别说堆的几米高的蒸屉,更何还有技艺高超的上菜跑堂,连胳膊上都能摆上菜,胳膊上连带着托盘上能一次带十来个盘子。

        现在两人已经没什么事了,各自拿着手机这边拍拍那边照照的可劲的发着朋友圈。

        这时候几乎所有的小娃子也都凑到了操作台边上,尤二嫂和几个年长的老妇人正在给孩子们分着东西,这些东西都是摆盘剩下来的,之所以让这些皮猴子现在就吃上,那是因为各家的大人也想吃个安生的席面,这些小东西要是不先吃饱了,自家就得在桌上照顾他们,面对这么大一桌子美食,谁有这份心思啊。

        小东西的旁边围着的是各家各房的狗,这些东西个个伸着脑袋等着从娃子把手中不吃的剩骨残肉扔到地上,好让自己美美的大快朵颐一番。

        就在这个时候,张五嫂的声音响了起来,要说这张五嫂的嗓门那叫一个大啊,就算是温煦离着三十几米,愣是在如此嘈杂的环境中把她的话听了个清清楚楚。

        “各家各房的,按着位子坐好了,马上就要开席啦!”

        听到开席,整个会场一下子像是半盆水中扔下了一条大鱼,这立刻就变得活了起来。整个会场中立刻更加嘈杂起来,不停的听到有人大声的问支客自己的座位在哪里,还有支客们安排座位的声音。

        一看快开席了,温煦准备趁人不注意开溜,于是四下开始找卓奕晴,可是没有想到人家早已经老神在在的坐到了一张桌子上面,和沈琪、周茜一起上了席,陪同的还有四哥温世杰的老婆钱四嫂。

        温煦一看她都坐下了干脆也不叫她了,反正做为一个女人这个场合也没有多少人会劝她的酒,喝饮料也喝不醉人。

        听到了这儿,温煦自然是准备脚底抹油:开溜!

        谁知道这边才刚转身,迎面就碰到了广生和广安两人。

        广生一看到温煦脸上的笑容收都收不住,大声的迎了上来:“叔,今天侄子可得好好的陪您几杯!”

        “对,对!没有叔哪有咱们的今天!”广安也开心的说道。

        温煦知道这两人的温室现在是开始赚钱了,虽说不多只有一个但是比自己出去打工强大多了,不用看别人的脸色还省力气。现在虽说是一个温室,但是等都建好了之后,两人粗略的这么一算每人每月的收入怎么说也得一万大几,这样的收入直接就让这兄弟仨把嘴巴扯到了耳后根子,连走路现在都很不得带着风。

        三人也知道自己能有今天托的是谁的福,在酒桌上看到温煦那自然是要陪陪的,这么说吧就算是不陪别人也得把温煦这个小族叔给伺候好了。

        温煦连忙摆手说道:“那不是灌我么,你们这个一杯那个一杯,我就是海量也撑不住你们这车轮战啊!”

        “叔,你随意我们干总行了吧!”广生笑着回应一句。

        “叔,谁灌你我替你喝”广安的调子唱的也高。

        这时温广根也凑了过来,大声的说道:“煦叔,今天任何人不喝好,你都得喝好了,说真的没有你,咱们温家村也不会有这样子,你看看几乎所有出去打工的都回来了,以前连过年咱们村都不一定凑的这么齐活!”

        温煦摆手说道:“这里面是有我一点儿事,不过人家师主任也出了大力的,没有师主任咱们的桥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修的起来。现在你看,三座桥今天就开了工,大家真得多谢谢人家!”

        “叔爷爷,她是村主任,这是她的政绩啊!升官发财就靠这个呢。听说她是省里吴书记的姘头,给咱们村弄三座桥那还不是小意思!”

        也不知道哪个小子胆儿肥到这个程度,直接给温煦来了一句这话。

        温煦没有注意到这说话的是谁家的小子,因为周围的声音乱也没有听清楚到底是谁的声音,不过这种糟践话让温煦听了心火直往外冒。

        “谁的这话!谁特么的说!你特么的给我站出来,当着你老子的面,我都能抽你个生活不能自理!”温煦大声的怒道。

        温煦这边一怒,立刻周围的人就不吭声了,说话那那位更是快把脑袋缩到了桌子下面。

        随着温煦这一声吼,犹如一粒石子落到了潭中,立刻在人群中泛起了涟漪,整个麦场以温煦为中一圈一圈的人开始安静了下来,望向了温煦这边,整个麦场在五六秒之内变的鸦雀无声。

        “今天我丑话说在前头,谁特么的以后再嚼这舌根子,我听到一次抽你一次。别地的人能传,但是你特么的是温家村的人你就不能传,别说不能传就是想你特么的也不能想!人不知道感恩,跟特么的畜牲有什么区别!再说了,就算是扔给狗一点儿吃的,狗还知道冲着人摇个尾巴呢。人家给你修了桥,就换来你在背后嚼舌根子?你说这话,传这话你特么的连狗都不如”

        温煦直接就么着敞开骂。

        在温煦看来,别说师尚真没干这事儿,就算是真有这事儿,你一个受人恩惠的人也不该提,更不该传,不论如何恩就是恩,不会因为施恩的人如何它对你就不是恩情了,说上了天人家干的事也让你受了惠,这是如何也改变不了的。

        稍远的一些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知道是什么让这位小长辈发这么大的火,而且是在这样的场合,纷纷小声的向四周打听了起来。

        “什么事啊?看把煦叔爷的脸都气绿了!”

        “谁说师主任是省委吴书记的姘头,咱们村修桥的钱是她跟人睡来的!”

        “啊,哪个狗日的传这种生儿子没的话!”

        “往日不知道,今天是源左这小子说的,被煦叔听到了,立刻煦叔就炸了毛了”

        温世贵离的比较远,听到温煦发这么大火,说话特么、狗日的不离嘴,顿时就奇怪了,于是拨开了人群走了过来,这一路上也听明白了,心中的火气立刻也跟着上来了。

        听到温煦说完,立刻喝了一声:“说的好!今天我也把丑话撂这儿,谁传我收拾谁,我不管你背里还是明里的,就算是外面传上了天,在我们温家村谁也不许传。狗日的一个个的干正事不成,传这个就成了,你们都特么的有本事了,知道省里的书记干什么了,也不看看你们那狗熊样,你那张熊脸贴地上省书记都不带踩你狗日的!有特么传的这精神头,你狗日的给媳妇赚点扯衣服的钱,给娃儿赚点儿学费,没媳妇没娃儿攒点儿老婆本,嘴里别整天跟吃了屎似的,直往外喷粪!”

        温世贵其实早就想着发这通火了,只不过一直没有找到机会,而且这个事情也不好就这么直白的上来就说,别说是温世贵了,就连师尚真本人都知道这事情,不是也也不好回应吗?不管是不是真的都只能装聋作哑,任人在背后乱嘀咕,指望时间冲淡一切。

        没有想到今天温煦直接把这个事情揭开了,立刻老头攒了多少天的火就像是山洪一样迸发了。

        温世贵的话一落,人群中有一个身上穿着中山装的中年人走出了人群,直接来到了温源左的面前。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温源左的亲老子:温广行。

        这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温广行的身上,只见温广行双肩扛了扛,把双只手从披着的衣服里伸了出来。

        “刚才那话是不是你说的?”温广行和声悦气的对着儿子问了一句。

        温源左哪里敢回答,缩着脑袋直愣愣的不说话。

        温广行连着问了三声,温源左都把脑袋缩的跟鹌鹑一样,这下温广行哪里还不知道这话真是自家儿子说的。

        温广行突然一下子伸出了手,在空中轮了一个大圈儿,一个巴掌狠狠的啪到了温源左的脸上。

        这一巴掌那叫一个狠啊,直接把温滇左从凳子上打躺到了地上。

        一巴掌上去了,温广行又抬起了脚,连着在儿子屁股上连踹了两脚:“就你嘴欠,就你能,就你嘴贱是不是?”

        “他爹,他爹,别打了,别打了!”温源左的老娘杨丽琴一看,这打的叫一个狠啊,立刻扑到了儿子身上,抱着温广行的腿连声说道。

        温广行收住了腿,对着地上抱着脑袋的儿子说道:“等着晚上的时候,你跟着我给师主任道歉去,老子我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说完转头就往围观的人群外面走。

        杨丽琴这时有点儿恨恨的望着温煦:“温煦,这下你满意了吧!”

        “温煦也是你叫的,你这是从哪儿学的规矩!”站在旁边的温世达一听顿时就把眉头皱了起来。

        “你觉得我不能抽你是吧?”温煦看着杨丽琴眼中的愤恨,不以为意的说了一句。对付拎不清的人,温煦从来不客气,也从来不给脸。

        “我不知道你们姓温的还有这么多规”

        “给我滚回家里去!嫌脸丢的还不够是不是!”温广行冲着儿子媳妇吼道。

        听到温广行发了火,杨丽琴立刻扶着源左离开了麦场。

        现场又一次安静下来,这下宴席的气氛就有点儿尴尬了,大家明显要比这个事情起之前要安静一些,整个现场的分贝顿时小了三分之二都不止。

        温世贵拉着温煦坐回到了主席位上。

        这个席上有九爷爷这个高辈,除了九爷爷之外就是世字辈的几个,还有几个广字辈的老人,唯一的一个外人就是余耀,这小子对温煦发火的事情完全没有在意,现在正拿着手机拍席面上的菜。

        “我早就想说这个事了,正好你把这事说开了”温世贵拉着温煦坐了下来之后,第一句话就这么说。

        温煦诧异的问道:“你早就听说了?”

        看着温世贵点头,温煦又问道:“那你不和我说?”

        “我哪能以为你不知道?”温世贵苦笑了一下。

        “谁跟我说?”温煦反问道。

        这个事儿也没有谁敢跟温煦说,第一是因为温煦跟别人没这么好的关系,没事干就凑在一起胡扯八道的。第二就是温煦这性子还有以前的名声,让大家不敢说这些乱七八糟的事给他听。

        “你啊,你啊!”温世贵不知道说温煦什么好了,伸手点了一下他直摇头。

        “行了,这话说开了,老实说没人说开这事儿还真不好说,大家原本都装着傻充着愣呢,谁把这层窗户纸捅破了都不好”温世清说道。

        温煦说道:“敢情就我一个愣头青是吧!”

        “也不算,这个事情总得说,就像是毒瘤总得割了,这样乱传嘴贱的人还就得这么收拾。现在这世道一些人自己不干事,但是也许别人干事,你要干事他就诋毁你,编你的段子扯你的后腿,这种人最是王八蛋!”温世贵说道。


  (https://www.xszww.com/html/36/36608/1349747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szww.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