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 第三百二十五章 乱长安(下)

第三百二十五章 乱长安(下)

        有百无求在身边,归不归的心里便有了底。老家伙现在认定归尘已经死了,只有一个陆无忌的话,自己的便宜儿子足够克制住它了。

        到了发生火光的地点之后,这里已经乱做了一团。除了三四个巨大的蚩凶之外,还有无数大大小小的妖物不停的在杀人放火。这些妖物没有具体的目地,它们只是以破坏为主,开始人杀之后还能将死人吃掉。等到归不归和百无求赶过来的时候,吃饱了的妖物们只是单纯的杀人。这里到处都是被杀死的百姓和正面正面着起来大火的房屋了。

        因为担心陆无忌在暗处埋伏,这一对‘父子俩’并不敢分开。归不归紧紧跟着自己的便宜儿子,在百无求一个一个解决掉蚩凶的同时。

        他抽空干掉了弱小一点的妖物,百无求跟着归不归一起经历大大小小的事情也有几百年,这一人一妖配合起来也算是相得益彰。有几次猴子一样的妖物前来偷袭百无求,也是被归不归解决掉的。

        转眼之间,蚩凶已经被百无求解决掉了大半,剩下唯一一只蚩凶也是早晚的问题。虽然其他的妖物还有不少,不过别说对百无求了,就连对归不归都没有什么威胁。加上此时两位大方师也赶了过来,解决掉这些妖物看来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不过就在广仁、火山赶到之后久不,正掐着最后一只蚩凶的脖子,准备活活掐死它的百无求突然大叫了一声,将手里的妖物远远扔了出去之后,两只手捂住了自己的耳朵,随后大声对着身边的归不归说道:“老家伙!你听听这是什么声音……太难受了,谁在吹哨子?谁!不许再吹了……”

        归不归愣了一下,老家伙侧着耳朵听了听,那里有什么哨子的声音。除了妖物的惨叫声之外,只有一些受了重伤还没有死去的百姓叫声。自己便宜儿子说的哨子声,他—点都没有听到。

        归不归两只手捂住了耳朵的同时,脸上、脖子上已经浮现出来一道一道的青筋。顺着它的鼻子、嘴巴和眼睛都不停有鲜血流淌了出来。

        除了它之外,其余那些小妖物们也和妖王一样,纷纷捂住了耳朵在倒地上开始抽搐起来。一些更弱小一点的妖物抽搐了片刻之后,脑袋突然爆开,里面的红白之物散落了一地,除了这些妖物们之外,在场的人却好像什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广仁、火山师徒俩趁着这个机会,纷纷出手给还没有爆头的妖物们补刀。有了大方师那两柄会飞的短剑事情便轻松的多,两道电光来回在妖物们的身体上窜梭,这些妖物不是被挖了心便是脖子被斩断。看样子不需要多久,广仁自己便可以解决掉所有的妖物。

        而归不归则在自己便宜儿子的身边,在它两只手外又加上了自己的手。随后对着广仁、火山的方向大声吼道:“去找吹哨子的人!它在控妖……那个人想要百无求死……”

        虽然听到了归不归的话,广仁、火山两个人却没有发生行动。直到他们俩解决掉了所有的趴在地上捂着耳朵的妖物们之后,这才到处去找那个‘吹哨子’的人。

        就在这个时候,原本被百无求打倒的蚩凶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随后它冲着百无求大吼了一声之后,飞快的冲了上来。虽然它也是妖物却没有被£哨声’影响。而此时的百无求已经开始抽搐了起来,连还手的力气都没有。

        此时广仁、火山师徒俩才开始着急,他们俩刚才都有一点隔岸观火的意思。百无求也是他们师徒俩忌惮的对象,如果这妖王能在这里受了重伤,妖法大打折扣的话,对两位大方师来说也不是什么坏事情。

        现在看到如果百无求死在蚩凶的手里,整个长安城都没有能克制这妖物的人。当下广仁让火山继续去找那个吹动哨子的人,而他自己则冲到了归不归的身边,和老家伙一起来对付这只妖物。

        此时归不归也顾不得什么了,冲着蚩凶的方向直接施展出来了破空。好在这妖物刚才被百无求打伤,再被破空的力量打到之后,身子接连向后退了十几步。不过除了这个之外,破空也没有再给妖物带来别的伤害。等到择股巨大的力量消失之后,蚩凶便再次对着百无求这边扑了过来。归不归两只手指缝里都扣着一枚储金,快速的补充了术法之后,立即对着蚩凶再次拉开了胳膊“我来……”这时广仁已经冲到了归不归的身边,他和老家伙一样,同时对着蚩凶张开了双臂,两道破空在同一个方向对着同一个目标打了过去。这样的事情以前没有发生过,两股巨大的力量实实惠惠打在了蚩凶的身上。

        “膨!”的一声,蚩凶倒着飞了出去。归不归这才松了口气,回头再看广仁的时候,这位大方师已经翻了白眼,因为脱力晕倒在了老家伙的身边。见到了师尊倒地之后,火山也顾不得去找什么吹哨子的人了,急忙瞬移到了自己师尊的身边。

        先将自己的一部分术法渡给了广仁,随后才掏出来一个小小的储金,塞在了广仁的手中。

        这个时候,已经开始吐白沫的百无求突然睁开了眼睛,看了身边的几个人之后,莫名其妙的说道:“老子怎么又什么都不知道了?刚才吹哨的王八蛋找到了吗?老子要把勺子塞进他的屁……晐晐……”

        说到一半的时候,百无求被自己嘴里的白沬呛到,开始晐嗽了起来。与此同时,远处一个巨大的人影喘着粗气向他们走了过来。刚才被两道破空同时打飞出去的蚩凶竟然再次走了回来……此时的蚩凶半个身子都露出来了骨头,下巴也被打掉。就这样也还是一步一步回到了这里,看它的架势,死之前也要拉个人垫背。

        “你还没完了是吧?”将嘴里的白沫吐干净之后,百无求便要冲过去打死蚩凶泄愤。不过它还没有迈腿,“扑通!”一声便跪在了地上,两只手又捂住了耳朵,随后对着自己的‘亲生父亲’大声喊道:“又来了……王八蛋又吹哨耳了……疼死老子了……”

        这次归不归、广仁都听不到的哨子声响起来同时,蚩凶突然大吼了一声,因为没有了下巴,这一声听起来更加瘳人。随后它瞬间扑到了归不归、广仁的身前,一只手抡起来,将刚刚伸出来双臂,还没有来得及拉开的归不归打飞了出去。

        此时广仁刚刚苏醒过来,正要催动双剑护体的时候,蚩凶对着他猛挥了一拳,对着白发大方师的面门打了过去,如果这一下打中的话,广仁的头颅便要粉碎。就算是长生不老的身体这个时候也没有任何用处了。

        眼看这一拳就要打过去的时候,火山突然扑倒了广仁的身上,用自己的身体替师尊挡住了这一下。这一圈直接击穿了火山的胸膛,鲜血溅了广仁一脸。就是这样,火山也没有放手,他死死的抱住了蚩凶,用尽最后一口气喊道:“快走……师尊。快走。”

        说话的时候,火山猛的对着蚩凶的脑袋喷出来一个火球。趁着大火迷住了妖物眼睛的同时,他对着蚩凶拉开了双臂,对着它的脑袋发出了破空。这个距离太近,加上之前被百无求重伤,接连受了几下归不归和广仁破空。蚩凶也是强弩之末,当下这股力量将它的脑袋打掉,剩下一个满是伤痕的身体,上面还挂着一个催死的火山……火山倒在地上之后,冲着自己的师尊最后说了一”:“弟子瞒你的就是这个……我在占袓当中看到了……不过提早了很多……

        一句话说完火山挂在蚩凶的手上气绝身亡,广仁没有反应过来,愣了一下之后,慌忙将火山对我尸体从蚩凶的手臂上取了下来。将自己弟子的身体放平之后,开始检查起来他的伤势。

        火山严重伤到了心脏,能坚持这么长的时间已经算是一个奇迹了。

        他的心脏已经被打烂掉,就算长生不老的身体也救回不来了……广仁检查火山伤势的时候,一个模模糊糊的人影从红发大方师的身体当中分离了出来。人影围着广仁转了一圈之后,跪在了白发大方师的面前,正准备磕几个头之后便要做最后的分离的时候,突然听到广仁低声说道:“回去。”

        人影没有听明白广仁的意思,正在它迟愣的时候,白发大方师已经再次说道:“回去……还当我是师尊的话,就回去……我没说过你可以死……”

        “大方师,想开点吧,火山大方师已经不是这世上的人了。”这个时候,又有几个黑色的人影凭空出现在广仁的身边。这些人影身上的阴气集中,它们出现之后,刚刚被妖物们杀死的百姓尸体上纷纷漂浮出来模模糊糊的人影。

        就在这些人影要靠过来的时候,刚才对着广仁说话的黑影冷笑了一声,对着这些正在向自己靠近的人影说道:“本司是阴司正堂,逢阎君之命前来迎火接山大方师。带你们下去的接引使者七天之后才能过来,安心等待吧……还不退下吗?”

        最后半句话黑影是喊出来的,随着这句话一起出现的,还有阴司正堂身上散发出来的光晕。这光晕快速向着四外扩散,已经靠过来的人影不敢接触光晕,吓得瞬间消失在了空气当中。随后这位阴司正堂轻轻的笑了一声,对着广仁大方师继续说道:“大方师请节哀,人死不能复生。火山大方师既然已经亡故了,就算他生前是大方师,死后也只能赶到冥世安排。看在您和徐福大方师的面子上,冥世一定不会难为大方师的……”

        原本从火山身上浮现出来的人影已经回到了身体当中,不过听到这位阴司正堂的话之后,它再次从体身当中漂浮了出来。不过还没等人影有下一个动作,广仁竟然亲自动手将人影生生的按了回去。

        将人影按回去之后,广仁冷冷的说了一句:“你们来错地方了,这里没有死人,更没有你们要带走的魂魄……”

        那位阴司正堂想不到大方师这样的人物竟然会睁眼说瞎话,刚才火山的魂魄已经离体。这时候就应该被它们带走,虽然还不是头七的正日子。不过它们作阴司的随时随地带走魂魄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这个时候,站在一边的百无求也不相信火山已经死了。当下它在自己‘亲生父亲’的耳边嘀咕道:“老家伙……火山这就死了?不能吧……”

        “算是已经死了……”看到广仁和往日不大一样之后,归不归继续对着自己的便宜儿子说道:“别乱说话,广仁这样……你爸爸我也是第一次看到。弄不好一会要出事,傻小子,真动手的话你记着拉架……”

        听到广仁直接将自己怼了回去,那位阴司正堂在自己小弟面前脸上有下挂不开。当下它脸色一沉,指着身前身后这无数的死人说道:“大方师你真会说话,没有死人这都是什么?没有魂魄……”

        说到这里的时候,阴司正堂顿了一下,随后大吼了一声:“你们都给本四出来!”一句话出口,刚才消失的魂魄又重新出现,密密麻麻的站在面前。阴司这才冷笑了一声之后,指着这么多的魂魄说道:“没有魂魄的话,这又算是什么?”

        阴司说话的时候,广仁并没有搭理它的意思。这时候白发大方师逃出来自己的一柄短剑,先将火山的左手手腕割破,随后又割破了自己的左手手腕。将自己和火山两只手的伤口重合,最后闭上了眼睛,完全不去理会一边还在纠缠的那位阴司正堂。

        看到了广仁的动作之后,归不归明白这是他再次将自己的性命和火山的连在一起。当初火山服用长生不老药的时候,也曾经断过一次气。就好像现在这样,广仁不顾徐福大方师的阻拦,将自己的性命和火山连在一起,代替他承受了一半药力的侵蚀,这才帮助他度过了这一关。这也是为什么后来火山那么敬重自己师尊的原因之一。后来在和问天楼对峙的时候,为了不连累自己的弟子,广仁曾经主动断开了他们俩性命的联系。现在为了再次救回火山,广仁也是豁出去了。

        那位阴司正堂不明白广仁想要做什么,看到这位大方师不搭理自己,当下便有些恼怒,身为阴司正堂,捉拿魂魄是自己的分内之事。

        这说到天边都占理的事情,既然广仁要阻拦那就来硬的。大方师又怎么样?大方师也不能不讲理吧?

        当下这位阴司正堂对着自己的手下一挥手,说道:”去,请火山大方师跟我们回到冥世,阎君还在下面等着呢,不可以让它老人家等的太急……”

        听了自己老大的话,这几个小阴司便抽出来了锁链和钢鞭,要过来捉拿火山大方师的魂魄,广仁大方师冷笑了一下之后,刚才割破他和火山手腕的短剑飞了过来。在地上划出来一道鸿沟,随后这柄短剑在靠着广仁这一侧的线内飞来飞去,看这架势只要有人敢跨过鸿沟一步,不管它是不是人,都要将它置于死地。

        看到了形势越来越难看的时候,归不归突然笑了一声,随后走过来说道:“给老人家我一个面子,方士一门虽然没有了,不过方士还在,大方师还在。这位阴司正堂大人就给我老人家和和广仁大方师一个面子,再等几个时辰。五个时辰之后,如果广仁大方师还是不答应的话,老人家我去帮你们劝他。”

        广仁毕竟不是这位阴司正堂招惹起的人,现在又加上了一个更难缠的归不归,这样的话,阎君也不能不给几分面子。就在阴司正堂做做样子给手下看的时候,一边的百无求又跟着说道:“那个老家伙没有什么面子的话,老子的面子够大了吧?老子是天下妖物之主,妖王!听说过吗?你们家之前的大阴司就是死在老子面前呢?够交情了吧?”

        阴司正堂一早便发现了妖王百无求,只不过它们之间不和已经数千年了。之前妖山一战连它们大阴司的命都交代了,见面之下难免尴尬,阴司正堂这才装作没有看到。

        不过现在这妖王自己自曝了家门,这就有些趨尬了……就在阴司不知道怎么回答的时候,火山的眼睛突然睁开,随后泪流满面的就要挣扎起来向广仁感谢二次活命之恩,只是他重伤未愈之下无法做来,连说话的气力都没有了。

        阴司正堂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火山睁眼之后,广仁这才放开了二人重叠在一起的伤口,随后又将自己的鲜血洒在火山的腹腔伤口当中。帮着火山加速愈合自己的伤口。

        等到一切都处理完毕之后,广仁这才回头看了阴司正堂一样。缓了口气之后,说道:“阴司正堂大人,你刚才说的什么?广仁没有听清……”

        就在阴司正堂感觉到自己被愚弄,正要发作的时候。突然空气当中传来了一个幽幽的声音:“为什么归尘死了,火山还可以活。不公平……”

  (https://www.xszww.com/html/25/25499/2167791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szww.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