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0章

“好,这件东西只用取就行了,所以,你也不必紧张。”沈子惟唇角清淡地勾了勾,“我要的东西就是……处女血。”

        “……”就像被惊雷打中了脑袋,燕语嫣半响说不出话来。

        “我说过,只用取,其它的你也别多想……我们是亲戚,我不会害你的,语嫣妹妹。”沈子惟眼底透着惑明惑暗的亮光。

        燕语嫣咬咬唇,想到什么言道,脸膛夹着莫名其妙的虚虚汗渍,“想必子惟哥哥是为了研制什么医药毒药才会须要这东西吧?”

        沈子惟倏地笑了,“语嫣妹妹,你真聪明,看来真能成大气啊!后冠之位指日可待。”

        “子惟哥哥……你……你打算如何取?”燕语嫣声音有些跳动,很明显紧张了一圈,她自是知道除非让男人进入自己,否则又怎么能取得到呢?想到这些,燕语嫣的耳朵根子红了一圈。

        沈子惟淡而无味地笑了下,接着很快从那随身携带的小箱里取出一朵带着根茎的不大不小的雪白色的花儿来,“这种花叫妖美娇,根茎比较硬朗,叶子却是相对柔和,用这种花便可以吸出处女血。”

        沈子惟朝着她走了过去,忽而单手快速地搭上了她的肩膀,让燕语嫣的身体莫名地为之一震。

        “子惟哥哥……我……”燕语嫣眼神惶恐不安。

        “不用担心,我是国手御医,我的手法是很专业的……不会伤害你。”很快地沈子惟手心朝后戳中了她的昏穴,她晕了过去。沈子惟一个揽住,将她放在了靠着柱角的地上……

        花儿的根茎朝下一戳,然后翻过手来,将花朵叶子接上,很快看到手中那妖美娇全变成了血红色,沈子惟露出了满意的笑靥。

        沈子惟随即手朝着她肩膀上一按,顿时松了她的穴道。

        朦胧间,燕语嫣睁开了眼来,看到一朵鲜艳夺目的花儿,那血红色显然在片刻刺痛了她的眼,一份羞耻感重重地袭在心上,某处有种裂开的疼痛一扯扯地拉着神经。

        “我先走了,等我好消息吧!”沈子惟淡语道,接着将那妖美娇藏于袖中,很快起身离开了这间屋子。

        燕语嫣看着那扇关闭的门,一时间纠心如焚,美脸上拧得死死的,狠狠地咬着唇瓣,“付出的……我一定要讨回来。”

        当管家张德送沈子惟走出相国府时,很巧地,让那倚在西边走廊柱子旁的两女人看了个正着。

        沈子惟身着墨色的金凤刺绣的斗蓬,此时已然将那斗蓬戴在了脸上,只是微露出下半张白皙的面孔。可饶是这样,那挑高的身材和飘逸的身影已然让女人为之倾倒。

        “小姐……好帅啊!”紫莲看着得眼都直了,目光一直追随着那沈子惟的身影。

        “发花痴啊!你不是只喜欢那长孙殿下的吗?”燕飞秀坏痞地嗤了句,眼斜过来时,正好那沈子惟也忽而停下了脚步,恐是听到了声,朝着这边侧过脸来,微微抬高了脸庞,看向她们。

        “他……他在看我们了……”紫莲一手捂住了唇角,惊异住了目光。

        这会也只听得燕飞秀在那里喃语着什么,“看不太清脸……不过瞅着这下颚曲线和身段,应该是个尤物……”

        沈子惟只那么一望,不知是不是笑了下,斗蓬遮着面庞看不太清,接着又很快地侧过了脸来,朝着大门外迈步而出。

        燕飞秀一把上前遮挡住那紫莲追随的目光,皮笑肉不笑地嗤了句,“喂,人走过了,再看你的殿下就要飞了哟!”

        “小姐,我不过看看而已嘛,又没有真的想要怎么样!不是有句话叫做什么,君子好什么的,求什么的?”紫莲眼眸子转了两转,可就是转不出个词来。

        “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燕飞秀笑道。

        “对对,小姐说得对极了,我们就做一回淑女也不错哈,”紫莲的话刚说完。

        “淑个头啊,这辈子甭做淑女了,花眼可以,花心可不行,走了,回去睡觉了!”燕飞秀故意恼怒着,转身离开了这片走廊。

        “小姐,等等我啊!”

        燕飞秀回到自己的屋子里,心底也微微沉湎了下,深更半夜,怎么会有这么个漂亮的男人出现在这相府里呢?可真是太奇怪了。尤其还是从东厢房出来的,莫非是大小姐的情人?但是不对啊,若是情人,管家张德怎会还毕恭毕敬地跟着?这也太招摇了吧。在这非常时刻,对大小姐的身边的一切,她可是不得不妨啊!这会儿对方绝不会坐得那么稳了,所以也正是她露出蛛丝马迹的时候。

        “紫莲,明儿去打听下,昨晚出现的男人是谁?”

        “嘻嘻,小姐,你看你还没动心的?奴婢其实昨儿可不是花心,那是为了小姐您啊!奴婢心底已经有了长孙殿下了,可小姐还是孤零零一人,紫莲便想也帮小姐也找到心上人,这样多好啊,小姐你放心,你昨儿看上的那公子,奴婢就是费出九牛二虎之力也一定会找听出他的下落以及姓氏名谁还有生辰八字。”紫莲一口气说了一大段话,最后终于歇了一口气。

        燕飞秀一听,眼微微地眯了眯,看着这丫头,坏笑了下,一把摸了摸她的头,惺惺地笑了下,“紫莲,我看你是不是想多了,你家小姐眼高过顶,可没看上他呢!只不过觉得有异物在相府出没,不得不防啊!快去打听出来!”

        “异物?”紫莲惊异地看向自家小姐。也竟然能用这词来比喻昨晚看到的美男?小姐的境界可真是太高了啊!

        “嘿嘿,这异物确实很漂亮,可是越漂亮越有毒呢!在没有查清楚他是否良男之前,紫莲,先把你的魂儿给守住。”燕飞秀阴阴地笑了下。

        “嗯嗯,小姐说得太对了。一定要看看他是否婚了才能下手呢!不然这婚后的男人就是毒药,长得再好看咱也不能要!”

        “……紫莲啊,你真的太有潜质了!让小姐我都刮目相看呢!”燕飞秀阴阳怪气地笑道,那仙媚的脸庞上掠着冷邪的芒光。

        “小姐,等着我明天的好消息哟!”

        翌日,紫莲带回来的消息微微让燕飞秀有些意外,原来那戴着斗篷的俊俏男人就是沈将军府里的三公子沈子惟,当然另一个身份颇让人有些意外。那就是皇上御用的国手御医。

        “小姐,未婚的,是良男耶!小姐可以下手了!”紫莲一脸开心地说道。

        “哦……还真是良男啊!”燕飞秀笑道,接着端着一杯茶,若有所思地言道,“主母沈羽琴一直病着,就请了她娘家的侄儿过来医治,这样看来合情合理。只是这下手嘛……”

        原来自主母回到了相国府后,那在北熙山和方丈通奸的事情便闹得满城风雨,后来让那丞相燕伟城知道后,博然大怒,都准备将那沈羽琴给休了时,对方便病倒了,但燕伟城对她的心却是彻底地凉了,已经收回她主母的家印,交由陈氏掌管。目睹到这些,想到这些,一股报复的快感便映在了燕飞秀心底。

        燕飞秀迟疑了下,看着这紫莲,忽而想要逗她一下,“这良男要从哪里下手呢?”

        “这个嘛……小姐,不如由奴婢去沈将军府把三公子请出来吧?小姐跟他见个面,算是认识一下?”紫莲言道,眼眸直眨直眨,透着股小精明。

        “相亲啊!这么老土,不行,我不去!”燕飞秀摇了摇头,不过心底倒是对那个沈子惟留意上了心,这么个良男,家世又好又是御医国手,想必切磋一下,交流下心德,还是很不错的哟,“紫莲,你去那沈将军府跑一趟,就说,明晚皇城里的灯花会,请三公子务必前去。”

        当然这里面可有着更层深的意思,她不会相信这国手来相府就这么简单。据她所知,当沈羽琴最开始病倒的时候他都没来,这会一连病了几天了,他才来,这是个什么道理?

        燕飞秀眼眸子倏地兮了兮,一抹华润邪色顿现在眼睑深处……

        谁心里有没有鬼,只有当天才能知道……

        ……

        华光柔月,映着天空,茫茫星辰,醉洒皇城。

        一派美伦美焕的灯花吊在御锦苑各处,配着花香,灿烂着这片皇城的宫闱。不一会儿,这片御锦苑便围绕了许多的名门闺秀。

        “小姐,我这样好吗?我还是不进去了吧!”紫莲一张俏脸上淌着几许陀红,心底也扑嗵跳得很快。身上那长长的烟紫纱的裙摆几次都绊了脚。

        “别傻了,这是机会,懂吗?”燕飞秀笑道,瞅着被自己打扮得像个小家碧玉的紫莲,满足地闪了闪眼,接着拉着紫莲的手快速地走进了这御锦苑。

        “可是……皇长孙,他肯定还是挺讨厌我的,他怪我当初冒充小姐……”紫莲咬了咬唇角说不出来。

        “幸好你当初假冒我逃走了,不然,说不定,你就被那些坏人给杀人灭口了,你知道吗紫莲。”燕飞秀忽而正色地言道,后来紫莲是将一切都告诉了自己,她更是想到了那后果。索性一直由那龙逸轩保护着,紫莲才索性无事。

        “小姐!”紫莲哽了哽咽喉,看着对方,“那件事是紫莲不对,紫莲不该假冒小姐,让小姐遭遇了牢狱之灾,小姐若是要惩罚紫莲,让紫莲去死,紫莲都愿意的。”

        “谁说让你死的?你不许再说这种话,我们就是姐妹,走,我带你去找长孙殿下。”燕飞秀说着,拉着紫莲入到御锦苑朝着各处洵望了一圈,倒是没有看到那龙逊轩。

        这边皇城斜角有一处高地的三层塔楼叫御熙楼,从三层楼的楼顶便可以将这下面的御锦苑的花园全貌给看了个遍,低俯而下,每个角落都看得是一清二楚。

        “这里这么多的名门闺秀,不知哀家的长孙殿下是看中了哪一位呢?”皇后萧北燕一脸雍容华贵地说着,神情淡而高雅,慈目润目,低俯下将一切都看得透透彻彻,“逸轩啊,你可要挑个顺眼的,要知道,这可关系到日后的长孙妃的位置呢!”甚至是皇后的位置,当然这话萧北燕可没说出来,心底却甚是不屑,以后皇后再怎么大也大不过她这皇太后的,既然以后要生活一个屋檐下,那么就挑个低眉顺眼的女人倒是很重要。

        原来萧北燕此举当然也是有其意的,皇上的意思她也略能知一二,所以这龙逸轩重获皇太孙的封位那也是迟早的事情。既然如此还不如先投其所好,把这位未来的储君给哄得开心开心,对自己以后坐稳萧太后的位置也有好处。

        再另一原因就是萧北燕一连生了两胎都是公主,那死去的原太子龙航也不是她亲生的,所以对于还能坐拥后位的她来说自是有些手腕,正好她就将这无父无母的孤孙拉拢过来,倒也不失为一种策略。

        旁边站着的银袍银冠的俊朗男子龙逸轩听得心底暖烘烘的,看着那御锦苑园的某心,心情是无法平静。原来这场灯花会正是皇后娘娘为了替他选择那长孙妃而举办的。

        龙逸轩正准备答话时。忽而另一道低沉又清亮的声音插入了进来,“母后可真是偏心呢!儿臣都还未有定王妃,这逸轩侄儿就抢在前头了,母后是不是应该多关心关心儿臣呢?”

        紧接着,一道华丽藏蓝的锦袍男子风姿卓雅地上了这御熙楼。那沿途的宫女侍从们均低头向他行礼,他便是二皇子龙梓焰,也就是北熙国的二王爷。据说他很早便有了自己的封地,在外逍遥一方,好不快活。

        “龙逸轩参见二皇叔!”

        萧北燕眼眸子倏地亮了下,随即唇角划来柔和慈爱的笑靥,“梓焰啊,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突然给母后这么一个惊喜啊?”

        “儿臣在封地思念母后,这不今天刚赶回来,便过来给母后请安了。”龙梓焰讨巧地说道。一张颇英俊的脸庞上映着丝丝的华色。

        “好,都是乖孩子,这今儿啊热闹,梓焰啊,你也看看,这御锦苑下面的都是皇城里的名门闺秀,你也挑一个吧,看上了谁了,只管告诉母后,母后给你做主。”

        “多谢母后!那儿臣就谨遵母后诣旨了。”龙梓焰说罢,眼朝着那龙逸轩一斜而过,很快朝向那下面御锦苑的芸芸众美看去。

        这会儿,燕丞相府里的大小姐燕语嫣和五小姐燕云诗也都过来的,除此之外,还有另一拨人物也缓缓地到了场,那就是沈将军府里的嫡出大小姐沈馨儿。

  https://www.xszww.com/html/25/25363/5985240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szww.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