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中文网 > 超脑天医 > 第一三二章 律师来

第一三二章 律师来

        (谢谢好友排龙湾与好友汁源的打赏^^)

        秦岭被带进看守所时,已经过了饭点,分局民警办了移交手续之后,秦岭就正式成为在押嫌犯了,看守有意无意的没给他安排晚饭,他也不在意,吃的半饱不饱的还不如不吃,反正他有青蛇内丹,补足身体对元气的需求效果更好。

        ”你就是秦医生?“一名姓马的副所长斜眯着眼睛打量着秦岭,脑海中还回荡着上面传下的话,今晚一定要把这个人搞残,虽然他清楚,这种事情的风险很大,连正所长都找个由头离开了,可是他躲不得,他是黄家安插过来的,黄家的隐藏力量很恐怖,黄家的命令也必须服从。

        “来人,给他戴械具!”马副所长眼里闪出一抹凶芒,向左右招了招手。

        “慢着,我还未被定罪,凭什么要带械具?“秦岭退后一步,毫不示弱的望了过去。

        马副所长指着秦岭哈哈大笑道:“你们看,竟然有这么天真的的人,好,那我就告诉你,因为我是这里的所长,戴不戴,由我说了算,还愣着做什么?“

        两名管教,一持手铐,一持细脚链上前,另有两名武警端着冲锋枪,面容冷酷,目光锐利,枪的保险已经打开,手指正搭在扳机上。

        一瞬间,秦岭就明白了眼前的凶险,只要自己敢说半个不字,武警就敢开枪,而这么近的距离,躲冲锋枪子弹他并没有把握,枪声一响,还会给安上一个袭警,抗命的罪名,死了白死,就算不死也要判刑,但带上械具是不可能。

        秦岭眼神愈发深遂,他已经有行险一搏的打算了,虽然后果他很清楚,却正如他向朱明宇自述,华夏不留爷,自有留爷处,给逼上绝路了,何处不可安身?

        叶凌霜曾说过,用体制内的方法解决体制内的麻烦方为正道,对于这一点,秦岭也认同,可是他从山里出来才一个多月,修为可以因缘巧合,短时间内精进,而人脉关系非沉淀积累不可,半点取不得巧,短短一个多月,又能建立起什么样的人脉?

        不是他不想走正道,实在是形势已险恶之极,他只能使用自己的方法。

        两道惊神刺分蕴双目,两名武警受气机牵引,均是不寒而粟,一股死亡的阴影笼罩上心头,偏偏又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只能是出于本能,把扣住扳机的手指向内紧了紧。

        “你们干什么?”就在这时,门外一声断喝,两个中年人快步走入。

        秦岭一看,一个是张秘书,另一个不认识,却双眼透着睿智与冷静。

        “张叔,你来的正好,这个副所长要给我戴械具。”秦岭心中一喜,有张秘书来,就不用铤而走险了,赶忙抢着告状。

        那两名武警也是松了口气,笼罩在头上的死亡阴影不翼而飞。

        张秘书赞许的点了点头,便冷眼一扫,先声夺人道:“马副所长,我是市政府秘书处副主任张海明,这位是振华律师事务所首席大律师郑永泰!“

        看守所和监狱不一样,监狱允许探视,看守所除了律师,不允许任何人探视嫌疑人。

        张秘书能进来,凭的是他宁市长秘书的身份,按华夏官场惯例,谁都知道,明年春一旦宁市长上位,张秘书也将顺理成章的外放,虽然还不确定是哪一县的书记,可是谁会无端得罪一位县里的一把手?

        不要小看一县之主,说不定过几年就是一市之主,更何况张秘书的背后站着宁市长。

        以张秘书的潜力和身份,别说进看守所,即便是身为黄家爪牙的马副所长都不敢造次。

        郑永泰向秦岭略一点头:“秦医生,我受王心梅女士委托,你的案子由我代理,从现在开始,没有我在场,你有权拒绝一切讯问。“

        ”谢谢!“秦岭真心称了谢,这不光是感谢这位郑大律师,还有王心梅,叶凌霜与宁市长为自己做的一切。

        律师在华夏,虽然表面上没什么地位,却要看是什么层次的律师,一般二般的律师,自然是没什么用处,不过到了郑永泰这种首席大律师的层次,又有着深厚的人脉,能量那就大不一样了,与这种层面的律师打交道,有关法律条文半点都不能含糊。

        郑永泰脸一沉,又道:“马副所长,根据看守所管理条例,对已被判处死刑、尚未执行的犯人,必须加戴械具,对有事实表明可能行凶、暴动、脱逃与自杀的犯罪嫌疑人,经看守所所长批准,可以使用械具。

        请你把所长的书面命令出示给我,再请问,秦医生是以过失杀人的嫌疑被羁押,无论有没有定罪,既然是过失,那么秦医生显然不具备主观伤人的意识,没有主观性,为何要加戴械具?马副所长,请你回答我。“

        郑大律师摆出一副质问的样子,马副所长又羞又恼,偏偏这事是他理亏,根本无从分辩,只得向两名手下挥了挥手。

        那两名手下会意的把械具收了起来。

        郑永泰这才道:“马副所长,下不为例,否则,我会向法院提起抗诉,现在我需要和我的当事人谈一谈,请不相干人士回避,或者把我们安排到专门的会谈室也可以。“

        这个要求,是合理要求,虽然马副所长也知道让秦岭与郑永泰单独会见不好,可是他没有办法,张秘书与郑大律师都不是他能揉捏的人物,只得道:“就在这里吧,我们先出去。”

        包括张秘书,一行人离开屋子,给郑永泰与秦岭留下了单独会晤的空间,其实郑永泰也没有多说什么,因为秦岭还没走移交法院审判的程序,他只是例行公事的询问了情况,并表示会尽快与检查院沟通。

        至于取保候审,他没有提,毕竟在华夏,嫌疑人的权力主张不象西方那么明确,被取保候审的限制条件很多,他也没有必然的把握,只能先去做,免得做不成在秦岭面前丢了面子。

        关键还在于这件事牵涉到李副省长,而李副省长恰恰分管政法口子。

        大概十分钟左右,张秘书与郑大律师双双离去,秦岭的羁押手续也已经办好,又宣读了一番羁押纪律,就被带到了一个铁门前,管教打开门,冰冷的说道:“进去罢,不许喧哗,不许闹事。”

        “咣铛!”一声,在秦岭进去之后,管教重重关上铁门,铁门关上的动静很大,里面的犯人全都抬起头来,而在临关门的那一刹那,管教递了个眼色过去。

  (https://www.xszww.com/html/21/21591/643479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szww.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