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诸王之王(四)

  顾念抽了抽嘴角,默默摇头拒绝了张胖子的好意:“我不饿,你找个地方躲起来,大概一个月左右他们就会撤离,那个时候你再出去。这里不安全,很危险,你走吧。”

  “好嘞。”张胖子挠了挠后脑勺,掏出一块石头,塞到顾念手里,对她鞠了一躬诚诚恳恳地说,“您救了我这贱命,对您来说是无关紧要的小事,对我来说可不是。这块石头是我捡着的,您可收好咯。我估摸着他们要的就是这玩意儿,那帮人一看就不像是好人,您可当心着点。我这就离开,不拖您后腿了啊。”

  他咧嘴一笑,转头就要离开,突然想到什么,扭头凑到顾念身前,悄悄地问:“您们是不是阴阳通灵师啊?这儿是不是有那些个脏东西?”张胖子四下张望着,悄悄咽了口口水。

  “等会他们出来,会把你咔嚓成两段然后吃掉。”顾念突然很想笑,她咳嗽一声,一本正经地说。

  “妈耶,那我走了啊,您加油。”张胖子身体一哆嗦,连忙操起一把枪和自己的背包,转身迅速离开。

  离开之快,仿佛背后有什么洪水猛兽一样。

  顾念含唇笑了笑,垂眸端详起刚刚被张胖子塞到自己手里的那块石头来。

  石头很普通,触感冰凉,看不出有什么别样之处。

  顾念只当张胖子是开了一个玩笑,把石头揣入口袋,走向一边的大树拔出自己的军刀,继续朝着森林中央的地方走去。

  这边,尧曦辰和顾郁最先碰到了一起。

  “老大,放着爱丽丝一个人真的好吗?她要是死了,老大一定会后悔的。”尧曦辰一边架起一把步枪,一边侧头小心翼翼地看了看面色生冷的顾郁。

  “十二点方向,有一队人出现,隐藏气息,准备伏杀。”顾郁看着枪上安置的倍镜里缓缓挪动的人,目光微动,直接无视了前者的话,淡漠地下达命令。

  “得令!”尧曦辰下意识地应了下来,顺带把枪对准了顾郁所说的方向。

  等他完成了这一系列动作,他才发现自己刚才要说的话被某位老大不知不觉地给绕开了。

  老大哟,倒底知不知道爱丽丝现在很难受?

  真的是皇帝不急太监急,还是急死的那种。尧曦辰暗暗想着,眼睛贴着倍镜,紧紧追随着那一行慢悠悠过来的人的一举一动。

  在顾郁一声令下后,两人齐齐扣动扳机,一串子弹破空而出,悄无声息地接近那一行人,再悄无声息地穿破他们的衣服,没入身体。

  汩汩鲜血流出,伴随着那群人鬼哭一般的狼嚎传入顾郁的耳中。

  顾郁微微一动下巴,尧曦辰立刻会意,收枪一手支撑着树干,纵身翻了过去,提着枪小心翼翼地靠近那群生命气息正在渐渐减少的人。

  “报告老大,确认没有危险,可以安全收割。”尧曦辰朝上方的顾郁比了一个手势。

  顾郁没有下来,只是眼睛淡淡地看着某个方向。

  尧曦辰的后方。

  一股冷意袭来,尧曦辰迅速朝着一边闪退。

  在他退到一边的同时,一颗子弹擦脸而过,砰一声没入了身后那个偷袭者的体内。

  “杰克,你懈怠了!”高处之上,西泽收起狙击枪,对下方那个有些懵逼的人招了招手。

  “我靠怪我咯?”尧曦辰看着那个优雅温柔的男子,瞪着眼睛不甘示弱。

  “搜。”顾郁撇了撇尧曦辰,收枪翻身跳到了下面。

  西泽紧随其后,三个人在一群尸体里搜来搜去,得到了不少积分。

  “哟,这不是顾家大家长吗?”在他们搜索完毕时,一道戏谑的声音从一边传来。

  顾郁拿着抢的手抖了抖。

  三人侧头看了过去。

  那是一群穿着墨白道袍的人。为首的那个男人有一双特别显眼的纯灰色眼睛,此刻正微微挑着下巴,满脸不屑地看着顾郁。

  尧曦辰悄悄拉了拉西泽的衣袖,以神色询问那一行人的来头。

  “他们是谁,总感觉老大对他们有很大的敌意。”

  “他们是凤家的人。为首的那一个,是凤家少家长,凤不弃。”西泽靠近尧曦辰,在他的掌心迅速写下这一行字。

  尧曦辰大概知道为什么顾郁会对这行人有这么大的敌意了。

  凤家,是隐居华夏的一个家族。据传闻,当年三国时代诸葛亮的妻子凤栖梧就曾是凤家的人。有那么一个牛逼哄哄的祖先,又有那么丰厚的家底,这个家族自然是在每个朝代都吃香喝辣的。到了这一代,虽然已经隐居不再出世了,但是它的影响力还是横扫华夏大陆的每个家族。

  包括这几十年来迅速崛起的顾家。

  如果说协会是第一势力的话,那么凤家就是第二,而顾家虽然强横,却也只能屈居第三。

  尧曦辰挺好奇一点的。

  就是顾郁每次听到凤家,眼瞳里都会散发出一种让人读不出的味道。

  肯定有故事。

  但尧曦辰不敢问,也不想问。

  好奇归好奇,僭越过头了会凉凉的。

  “有事吗?”顾郁冷冷地看着凤不弃。

  “没事,打个招呼而已。在中央地带的决赛圈,我一定要把你的狗头拿下来,祭奠栖梧的亡魂。”凤不弃晃了晃手里的枪,灰色的眼瞳里淌出一抹不带任何感情的微笑。

  栖梧……

  尧曦辰听到这两个字时,突然觉得很熟悉。

  前几年那个组织里,在外头执行任务死掉的女孩,好像就是叫栖梧来着。

  凤家……凤栖梧?!

  凤家前任少家主,拥有高级通灵血脉。她出生时,族里占卜师给她取了一个和老祖一模一样的名字。

  那小娃娃身份这么拽的吗?想到这里,尧曦辰忍不住倒抽一口冷气。

  怪不得老大会变颜色。

  原来是愧疚啊。

  啧啧啧,男人心,海底针。尧曦辰微微摇头,眼里充满了惊异。

  “关于她的死,我在当年就已经给你们道过歉了。还有一点,她是自愿加入组织,自愿签了生死状的。”顾郁淡淡地说。

  谁也没有注意,他在提到凤栖梧时,眼角一闪而逝的意思痛苦愧疚。

  还有柔情。

  

  http://www.xszww.com/html/81/81032/42043288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szww.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