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被抓原因

  “呦呵,还挺聪明的啊,既然你这么聪明,那你猜猜我现在要干嘛?”

  下山虎一听陈锋这话,眨巴眨巴眼睛,嘴角带动着胡子抖动了几下,磕磕巴巴的就说道:“你,灭,灭口。”

  这话一说出口,他就觉得不对,马上嬉皮笑脸笑脸的眯起了眼睛,摆着手就说道:“唉,不是,不是,都这样了,你肯定不杀了是吧,不杀就是我还有用,要不这样,你们帮我,我帮你们咋样,再怎么说咱们也算一个系统的。”

  “谁跟你这土匪一个系统的,少跟这攀关系。”

  余淼的话,让下山虎缩了缩脖子,下山虎看了看陈锋,又看了看余淼,挑着一边的眉毛梗着脖子就说道:“我这当土匪不也是迫于无奈嘛,要不然我一个好好的营长不当,去当土匪,我有病啊,这找不到组织我就跟个没娘的孩子似得,好在现在碰到你们了,我可算是找到亲娘了啊。”

  下山虎的胡搅蛮缠,让余淼一脑门的黑线,他看了看陈锋,挠了挠眉心,一脸无奈的说道:“老陈,这家伙怎么弄?”

  “先帮他把叛徒处理了,再怎么说也是抗日武装,能团结就团结,别看他嘴贫,在日本人面前可硬的很,是条汉子。”

  这么说是陈锋仔细想过的才决定的,他想试着看看,能不能把下山虎和他手下的人一并收拢了,眼瞅着抗战爆发也没几个月了,自己正是用人之际,事事亲力亲为总归不是长久之计,有了下山虎和他手下的一百多条枪,办起事来至少不会被人手所限制。

  下山虎听到陈锋肯帮他,激动的在地上一轱轳就站了起来,他一个立正朝着陈锋就敬了个礼,兴奋的喊道:“娘,呸,长官您肯帮我,下山虎感激不尽,以后有事您尽管吩咐,上山下海的说咋整就咋整。”

  陈锋摆了摆手,指了指他一脸严肃的说道:“行了,别废话了,说说你被抓的经过。”

  下山虎“唉”了一声,然后一本正经表情严肃的就说道:“事情是这样的,我前一段时间遇到了一个妙龄女子,看到他的第一眼,我就觉得自己遇到了今生的真爱,可是没想到却遭到了她全家人的反对。尤其是......”

  说到这里,他挠了挠脑袋,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尤其是她老公!”

  “噗......”陈锋此时正端着杯子喝水,听到他这么说,一口就喷了出去。

  余淼也被下山虎的话逗得,笑弯了腰。

  下山虎见几人的表现,有些不明所以的挠了挠眉毛,然后皱着眉头,一脸严肃的说道:“你们别笑,听我说完,这相思之苦让人抓心挠肝的,我吧就想约她出来聊聊,两人见了面互相倾诉,没准经过我的鼓励,她就能鼓起勇气,为了伟大的爱情和自由,摆脱家庭伦理的束缚,和我双宿双栖。”

  说到这,下山虎一脸愤慨的攥紧了拳头,伸出一根手指虚点着,咬牙切齿的说道:“然后那个瘪犊子叛徒,就自告奋勇的说去帮我约,然后我就欣然赴约了,谁知道,进了餐厅,等着我的不是朝思暮想的爱人,而是百十来号剃着光头的黑衣大汉!这帮人见我进来,上来就给我按那儿了。”

  陈锋听着下山虎的诉说,感觉这特么就是个奇葩,调戏有夫之妇都让他说的这么清新脱俗,一本正经,简直颠覆了陈锋对于无耻的认知。

  倒是一旁的余淼,听完下山虎的诉说,好像发现新大陆了一般,颇有一番惺惺相惜的感觉。

  余淼一脸热切的拉着下山虎跑到了一旁,陈锋见两人聊得火热,更是满心的无奈。

  没一会,两人就美滋滋的走了过来,余淼一把拉住了陈锋急切的说道:“老陈,这兄弟的忙,咱必须得帮。”

  得,这么一会俩人成兄弟了,陈锋感觉这么一会的功夫,对余淼又有了新的认知。虽然陈锋对于余淼主动要求帮助下山虎的目的,抱有怀疑,但这事自己到底还得帮。

  陈锋朝余淼点了点头,走到一边想了一会才回来问道:“你说抓你的人,是穿着黑衣服剃着光头?”

  “嗯,对,那帮人应该是鬼子便衣队的。”

  陈锋听了下山虎的回答,就继续问道:“那你怎么又被送到警察厅了?便衣队抓的你不是应该直接送宪兵队的么?”

  “我也不知道啊,当时带头的就是那个跟你一起审我的鬼子,给我按那儿以后,直接就薅脖领子就给我塞车里了,然后就到了警察厅,后面的你就都知道了。”

  陈锋听他这么说,心里一下就犯起了嘀咕,这田中抓人用便衣队的,而没用警察厅的,从级别上来讲,便衣队和警察厅虽说都属于关东军宪兵队的下属机构,但便衣队在级别上要稍高于警察厅,能调动便衣队帮忙这到没什么,但将到手的功劳转送给田中,这就有待考量了。

  本来还想利用田中将叛徒引出顺手做掉,但现在局势不明,这个办法只能暂且搁置,另想办法了。

  陈锋转头看向了小五问道:“小五,咱们便衣队那面有眼线么?”

  小五明白陈锋的意思,立刻就说道:“有的,我这就去打听打听。”

  陈锋点了点头,有对段飞吩咐道:“段飞,你带几个手脚利索的兄弟,出城去青龙山,侦查下地形,如果有机会的话,顺便抓个舌头问问情况。”

  “明白了,我这就去。”

  段飞说完转身就走了出去。

  陈锋想了想又对一边的张涛和刘兴说道:“你们两个,该准备人手的准备人手,准备车辆的准备车辆,最近宪兵队会很乱,这是我们最好的机会,而且,我们的时间很紧,如果不能及时的筹备妥当,就只能放弃这次行动了。”

  两人答应了一声,相继离开了长春站。

  陈锋看着两人离开,转身就陷入了沉思,他觉得自己好像一直都忽略了一个问题,就像余淼所说,关东军和外务省的矛盾一直存在,那么第一次曝光宪兵队暴行这么大的事,内务省没有理由不进行调查,而自己这个案件的主要负责人之一特务科组长,可能早就在特高课秘密调查的名单之中了,这么看的话,自己很有可能已经暴露,而田中作为自己曾经的副手,又是一个日本人,他现在陷入了绝境转投内务省的秘密调查组也不是没有可能。

  这么解释的话,一切都变的合理了起来,内务省作为日本的特殊存在,早就对关东军的专政有所不满,他们承担着为天皇监督关东军的重任,没有理由不在关东军各部安插钉子。

  而田中利用内务省的渠道让人帮助他抓住下山虎,这完全说的通,而且这也很可能就是田中对于抓捕下山虎的过程秘而不宣的主要原因。

  想到这,陈锋的心里咯噔一声,此时他已身在局中,可是却发觉的有些晚了,他知道,对方很可能已经准备好了口袋,随时等着自己一头撞进去。

  其实陈锋想到没错,就在他为此苦恼之时,伪满国际大酒店的顶层套房里,有三个人也正在秘密商议着关于陈锋的事。

  而为首指挥的正是今村将军本人,下首坐着的,除了田中以外,是一个穿着日本和服留着方块胡的中年男人。

  这个中年人,名叫东条宁集,是日本东条家族的旁支成员,专门负责内务省对关东军的监察事宜,今村虽贵为少将,但面对东条宁集时却也不敢放肆。

  “将军阁下,你能选择与内务省合作,我想这是十分明智的,关于你对于帝国的贡献,我会如实禀告陛下,在未来您的前途将会是一片光明。”

  今村听到东条宁集这么说,就一脸恭维的点头说道:“帝国能对鄙人曾经犯过的错误既往不咎,已然是法外开恩,我又怎敢过于奢求。”

  东条宁集笑了笑,然后说道:“将军过谦了,这次只要能挖出隐藏在满洲境内的反日组织,就可以让关东军深刻的认识到自身对于情报工作的无能,找到了弱点,我们内务省就会主动帮助关东军来完善他们的情报系统,为满洲国建立一个完美情报屏障。”

  说完,东条宁集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然后阴森的说道:“你们平时就是过于放松自大,要知道,帝国的仆人,始终是仆人,而不是自己人,为了利益反咬主人一口的事发生的难道还少嘛?”

  “您说的是,我们对此的确过于疏忽了,如果不是田中报告的情况,我可能还被蒙在鼓里。”

  东条宁集听了今村的话,点了点头说道:“这次,主要由你来安排针对加藤的调查,务必要一次性清理掉他和他背后的组织,此事过后,你就安心去任职师团主官,也好避免此次事件对你造成影响。”

  陈锋不会想到,自己的出现,竟会成了逼迫今村倒向内务省的主要因素,但有一点他猜对了,那就是内务省已经开始了对他的调查,而且执行人正是今村和田中幸!

  http://www.xszww.com/html/80/80458/42043320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szww.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