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八章 聪明反被聪明误

        &1t;/p>

        “可恶!”一掌打下,安置在桌子上的茶盏完美地碎成了几瓣,和着茶水,染湿了地面。&1t;/p>

        江慕寒握住她的手,心疼地替她吹了吹,“你现在如此生气,等见了莫昭君,你待如何?”&1t;/p>

        “我……”莫茹萱被气得糊涂了,竟一时回答不出来。&1t;/p>

        江慕寒轻叹一声,将她按在椅子上,柔声劝她:“莫昭君很聪明,她知道抓住时机。现在她就在王府大门前,等着你的召见。”&1t;/p>

        莫苏皖年纪尚幼,受了委屈,有些脾气也是难免的。但莫茹萱贵为安王妃,若是她也脾气,那便是在皇族脸上抹黑。&1t;/p>

        皇家,除了皇帝的嫡出皇子之外,其他的都是庶出。若是安王妃也是同莫苏皖一样对待莫昭君,不仅天下人都会用有色眼光看她,莫茹萱也会因此得罪了大部分的王孙贵族。&1t;/p>

        “这几年的学,倒真是没白上!”莫茹萱咬牙切齿地嘲讽她,“既然想要孤注一掷,那也得看看你是不是有这个分量!”&1t;/p>

        她不喜莫昭君,从来不会掩饰。既然人自己主动送上门来,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不管这件事情是不是你的主意,有没有你的参与,可你已经让皖哥儿的名声存了瑕疵,那就让我用你来洗刷他的委屈吧。&1t;/p>

        莫茹萱从来不是好人,也不喜欢装模作样。自重生以来,她就没有真正憋屈过自己。&1t;/p>

        “端午,你去叫上重阳,一起去大门口迎接一下我们这位莫二姑娘。”莫茹萱气场全开,韬光养晦了这么久,不让人看看她的利爪,都快被人当做小白兔了。&1t;/p>

        江慕寒斜躺在软塌上,看着光芒万丈的妻子,心情甚好。&1t;/p>

        他的阿萱,从来不是小白兔啊。&1t;/p>

        安王府的门房旁,是一间装扮雅致的厢房,专门供客人暂时休息的。&1t;/p>

        莫昭君手持书籍,依着缓慢而有序地频率,翻阅着。时不时跟着诵读几句,或笑或摇头,怡然自得矣。&1t;/p>

        “两位姐姐来啦。”门房笑着给她们掀了帘子,请了她们入内,“莫家二姑娘正在看书,两位姐姐这边请。”&1t;/p>

        莫昭君不动神色地放下手中的书,却没起身,只是闭眼,似是在回味方才书中的内容,已浑然忘我。&1t;/p>

        端午重阳互视一眼,走到她身前行礼,却也不卑不亢,端得大气:“见过二姑娘。”&1t;/p>

        端午请她起身,“王妃有请,还请二姑娘随奴婢来。”&1t;/p>

        莫昭君不动如山,看得身侧伺候的人不禁为她捏了把冷汗。端午重阳本就是在夫人跟前伺候的,大小姐出嫁,她们才做了陪嫁的。论其身份来,不管是在莫府还是安王府,敢不给她们面子的人,屈指可数。&1t;/p>

        宋嬷嬷看在眼中,急在心里,只能舔着笑为她解释:“这些时日姑娘思乡情切,睡得一直不怎么安稳,如今到了家又实在挂心大小姐与未出世的小世子,才会如此失礼,两位姑娘莫要见怪。”&1t;/p>

        “宋嬷嬷,我们也曾是莫家人,如何会不懂王妃与二姑娘的姐妹情深。”端午重阳赶忙避开了她的礼,笑着提醒她,“我们也不过是伺候人,可担不起嬷嬷的这声姑娘,快别让我们姐妹折寿了。”&1t;/p>

        宋嬷嬷讪讪一笑,小心推了一把装睡的二姑娘,心里不免抱怨她,好端端地拿什么乔,让她白白被小丫头片子训了一顿。&1t;/p>

        “怎的了?天亮了?”莫昭君睡眼惺忪,一副还未回神模样,似从梦中惊醒。&1t;/p>

        宋嬷嬷轻声在她耳边解释了一下,又提醒她:“我的好姑娘,这是安王府,您睡糊涂喽!”&1t;/p>

        端午重阳再次上前行礼,并且请她前去花厅,王妃有请。&1t;/p>

        “今日是我来拜见姐姐的,却让姐姐久候,是小妹的不是。”莫昭君脸上一片晕红,似是真的极为不好意思,连头都不好意思抬了。&1t;/p>

        端午重阳为她引路,倒也不再多说什么。&1t;/p>

        意外很多,而意外的再见就不定是人们所期待的。&1t;/p>

        昨夜看了一场好戏,又去做了一场好戏,呼延觉今日很是主动地上门了,毕竟他还需要在平城待上一段日子,若是惹恼了江慕寒,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安王,指不定哪一日就让那名震天下的玄衣亲卫给他扔出平城。&1t;/p>

        白衣翩翩,于桂花雨下漫步而来,带着无尽的风华与芬芳,让人见之忘俗。&1t;/p>

        莫昭君一出门便看到了救命恩人,还是如谪仙般的模样。再三告诫自己,不要痴心妄想,却还是忍不住心动了三下。&1t;/p>

        门房见到信步而来的俊俏男子,暗道一声晦气,面上却不得不挤满了笑容,看得人无端难受。&1t;/p>

        “公子爷怎的今日来访也不帖?很是不巧,今日王爷出城了,还未回来。”门房的瞎话是半点都不用打草稿的,张口便来,“要不您请回,等王爷回来,奴才立马禀报?”&1t;/p>

        呼延觉含笑递给他一两银子,笑得风光霁月,“今日我是来见安王妃的。”&1t;/p>

        端午重阳见她停下脚步,也不催促,恰好听到呼延觉求见王妃,重阳自走到了门房那儿,俏丽丽地站着同他行礼,“公子爷难得登门,本是我安王府的喜事,但如今王爷不在府中。王妃一介女眷,实在不好独见外男,公子不如明日再登门,如何?”&1t;/p>

        “原来是重阳啊。”呼延觉十分厚脸皮地自来熟,好在他温文尔雅的外表给他添了一份好感,否则真真是像极了街头调戏女子的恶霸。&1t;/p>

        重阳额,等着恭送他离去。&1t;/p>

        但呼延觉今日来本就是为了见莫茹萱的,自然不肯轻易离开,“你自去禀报,想必王妃不会将我拒之门外。”&1t;/p>

        他很是主动地走向莫昭君方才等候的地方,像是对这儿熟门熟路了。&1t;/p>

        莫昭君看着他走近,向他行礼道谢,“昨日多谢公子相救,小女无以为报,若公子有所差遣,只要不违背仁义道德,小女必定为公子做到。”&1t;/p>

        许下诺言后,便主动退离,“小女不打扰公子了,先行告退。”&1t;/p>

        呼延觉淡笑着回礼,进了厢房,自然地躺到了软塌上,闭目养神了。&1t;/p>

        莫昭君将之看在眼中,不免有些好奇。&1t;/p>

        看他举止行为,必定是名门公子,而大夏只有三公子,一位是名草有主的青阳侯世子,一位是花家少主,另一位……&1t;/p>

        看他脾性长相,倒是有几分同传说中的秦相公子相似。难道这便是才名远播,能让谪仙亦低头的秦双陌吗?&1t;/p>

        莫昭君的心神都被他带走,亦步亦趋地跟着端午重阳的步伐,若非有宋嬷嬷的搀扶,怕是早在这九转十八弯的游廊上撞得鼻青脸肿。&1t;/p>

        门口的事情,早就被人传回了花厅,莫茹萱摸着肚子,嘴角的笑意压都压不住。媚眼一挑,看着自家夫君,好奇问道:“慕寒可是早就得知了轩辕王前来拜访的消息,所以才匆匆赶回来的?”&1t;/p>

        这男人的醋劲儿,还真是大呢!&1t;/p>

        手中的画笔一顿,美人图毁了大半,只能将之弃在一旁。他的阿萱,怎么可以有任何瑕疵存在,哪怕只是一幅画,也不可以。&1t;/p>

        “呼延觉不喜欢把自己当做筹码,但他并不会介意利用一个可以为他谋福的女人,哪怕那人是个无盐女,也在所不惜。”&1t;/p>

        呼延觉是草原上的狼,还是最为凶残的饿狼。哪怕他平日里伪装成了狐狸,也改变不了他的本性。&1t;/p>

        “你说,若是莫昭君以为呼延觉是双陌,这出戏会不会更好看?”江慕寒倒是有些期待了,“双陌从未留情,若是背上了这么一口黑锅,不知道会不会哭笑不得呢?”&1t;/p>

        莫茹萱摘了颗青涩的葡萄扔他,“就你这样的好友,秦双陌也不知道上辈子造了什么孽。”&1t;/p>

        夫妻俩相视一笑,莫茹萱却不许他插手,“莫昭君再如何也是我妹妹,只要她没有做出出格的事情,那就归我管。”&1t;/p>

        她轻叹一声,“莫家不能牵扯入汉孥和大夏的纠葛之中。”&1t;/p>

        她已经深陷其中,但皖哥儿不行。就算现在莫家已经脱离不开,但不掺和总有条退路或者说莫家还能立身正,若是与呼延觉有所牵连,那么就算是父亲也难以逃脱污名。某些人再以通敌叛国之罪污蔑的话,别说是莫家,就连花家、安王府都会遭受牵连。&1t;/p>

        江慕寒深深看了眼她,淡笑着转身离去。&1t;/p>

        许是她看错了,竟觉得慕寒身上有一股淡淡的忧伤,是她做错了什么吗?&1t;/p>

        可时间已经不许她追问,莫昭君已然在门外了。&1t;/p>

        “王妃,二姑娘来了。”&1t;/p>

        端午重阳引她入门,俩姐妹时隔三年再度相见,却有些物是人非之感。&1t;/p>

        “小妹见过大姐。”莫昭君谦和有礼,一点担忧欣喜都没有。&1t;/p>

        莫茹萱点头让她起身,让丫鬟上了茶。&1t;/p>

        她的眼眸中依旧清澈,但也多了一份凌厉,看得莫昭君莫名其妙地心虚与害怕,连端着的茶盏都险些被打翻。&1t;/p>

        莫茹萱轻哼一声,“昭君,昨夜救你之人,乃是汉孥大皇子轩辕王呼延觉。”&1t;/p>

        一句话,将莫昭君打落无间地狱。没想到那个温润君子,竟是汉孥轩辕王!那么他的接近,难道是为了姨娘吗?&1t;/p>

        &1t;/p>

  http://www.xszww.com/html/71/71134/2109538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szww.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