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九三章 有把握的判断

        再次现身于围墙旁的杂草从中,白里度与周若兰也是第一时间便换上了一身的学生时装。

        刚跑动起来不久,一首不知名的歌曲也随即在白里度的耳中响起:

        【这一次我执着面对,任性地沉醉/我并不在乎,这是错还是对/就算是深陷,我不顾一切/就算是执迷,我也执迷不悔/别说我应该放弃,应该睁开眼……】

        这一次,是周若兰那边主动播放了一首歌,并还共享给了自己,白里度也觉得这首歌的旋律挺不错,查看了一下歌名,原来是一首由王菲原唱的《执迷不悔》。

        “若兰,你之前对孙微的跟踪又有什么收获吗?是否有探听到第三把钥匙的关键线索?”

        周若兰则答道:“暂时还没有发现什么关键的线索,对了,上次我在实验室调包并交给你的那一管铊盐溶液还在吗?”

        “啊?”

        白里度也没想到周若兰居然会再问起这个来,于是就也有些语塞。

        “怎么了?”

        白里度也只好答道:“那啥,那一管已经被我给用掉了,难道你这边还有用?”

        “倒也没什么用了,只不过是之后的第二天,我又跟着孙微进入到实验室,那位叫童艾珺老师发现实验台上少了一只试管,于是就问孙微有没有看到。”

        “哦?那孙微是怎么回答的?”白里度好奇的问道。

        “孙微就也回答说是不知道,并且其还猜测,可能是其他做实验的同学不小心将那个试管给打碎掉了,然后那个童老师就也没再问什么了,对了,你把那一管有毒的铊盐溶液给用到哪里去了?”讲到最后,周若兰也是十分的好奇。

        “咳咳……说来话长,我后来再一次穿回到圆明园,结果却被刑部给抓了起来,不仅上了刑,并且还被关进了大牢……”

        “请!说!重!点!”周若兰装着愠怒的说道。

        “哈哈好,那我就说重点,后来我就找了个机会从牢房成功越狱,然后就把那管溶液全都倒进了慈禧的碗中,被她给喝下去了一半。”

        周若兰听到这个,也是大为吃惊,大声道:“你是说,你用那1994年由孙微亲手调配的毒药给1861年的慈禧下了毒!”

        “没错啊,应该就是这么回事!”

        听了周若兰的这个描述,白里度也瞬间就觉得自己好像挺牛逼的。

        “那慈禧后来怎么样了?被毒死了?”

        白里度一边跑着,则一边答道:“呵呵,慈禧如果不挂,估计我现在也应该还在牢里关着呢,只不她也并不是被毒死的,而是被李子龙附了身的安德海用剪刀给扎死的。”

        “啊……”

        这个剧情显然也早已超出了周若兰的想象,所以其也自然是没办法一下子就能给理解并消化掉。

        待二人跑到了女生6号楼的近前时,已开始有三三两两的女生走出了宿舍的楼门,出来晨跑锻炼又或是去食堂吃早餐。

        “老大!若兰美女,你们俩怎么也都来这里了啊!”

        一个熟悉的声音传了来,白里度寻声望去,就见到一个穿着一身学生时装的男玩家走了过来,通过其声音再结合其相貌,就也将其给认了出来,居然就是久违了的『郭家之栋梁』。

        “哈哈,原来是郭老大啊。”

        郭家之栋梁则立即回道:“老大,你就别取笑我了,我都已经加进咱们公会了,之前的那个天河帮也基本就快散架了,你也就别再叫我什么郭老大了,我可担待不起啊。”

        “啊?天河帮散架了?”

        “是啊,他们也都想像我一样,加入到咱们公会里来,可是咱们公会的名额一直都很稀缺,根本就加不进来哈……”

        白里度也点了点头,道:“嗯,这事我来想办法解决,对了,你在这里守了多久了?有啥发现吗?”

        “从前半夜一直到现在,差不多也有六七个小时了,发现嘛,倒还真有……”

        一旁的周若兰一听这话,也立马来了劲头,连忙问道:“有啥发现?快讲来听听。”

        “哈哈,若兰美女,不要着急,我现在就讲……”

        “别废话,说重点!”白里度也有点受不了这家伙了。

        “好好!昨晚我守在这里,就见到孙微和同寝的金雅与王琦一起从宿舍楼走出来,我就一直跟到她们走进了一家回民餐厅,吃饭的时候,我就坐在隔壁桌,听到孙微说吃完饭要回家一趟,另两位女生则提出饭后送其到西门坐车。”

        周若兰则也接过来道:“嗯,昨天应该就是10月28号,也就是周五,孙微也应该就是周末回家吧,那吃完饭以后呢?”

        “吃完饭后,三个人就走到了学校的西门,孙微却突然提出要金雅和王琦陪着她一起回家,说是在她家住上一晚,第二天,也就是今天再一起回学校。”

        “啊,居然还有这种操作?那她们三个人昨晚就都不在学校?”

        听了这个,白里度也是不免有些吃惊。

        “那倒不是,最后跟孙微走的其实就只有金雅,王琦并没有跟去,原本我也是打算要继续跟着孙微的,结果走出了西门没多久,就被结界给拦住了,所以也只能是眼睁睁看着那两个女生离开。”

        “啊,还有结界!那现在这个时候才是早上六点多,孙微和金雅也应该是还没有回来呢吧?”

        “是的,一直没看到这两人回来。”

        周若兰则也在这时分析道:“我觉得,这两人突然离开学校,也肯定是有原因的,那我们不如现在就到西门那里去等这两人回来,没准还能发现什么线索呢。”

        白里度也觉得周若兰说的在理,毕竟根据先前由逍遥整理出来的资料显示,这起投毒案的几位主要嫌疑人,除了那孙微是排在第一位之外,紧随其后排在第二位则就是金雅,王琦虽然是排在了第三位,但其直接参与投毒的概率却是明显要比前面两人低出许多,更多对其的怀疑则就只是知情与包庇。

        “那我们现在就去吧。”

        “好……”

        白里度表过态之后,三个人便也立即奔向了京华大学的西门方向。

        再次来到了学校的西门,白里度也自然看到了最早和若兰一起买衣服的那个商场,以及在其对面的那间书店。

        又向外走出一段距离,也果真是看到了一处若隐若现的光幕,算是将学校与外界隔绝了开来,而隔三差五的,就也会有校内的学生走出校门,又或是有行人或是骑自行车的人从校门外进来,三个人也只好守在了一旁的一处角落里,认真的观察中进入到校内的行人。

        白里度则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这京华大学除了西门之外,也应该还有别的校门吧,如果这两个人选择从其他的校门走回来,那我们岂不就要在这里白等了。”

        “是啊,老大说的有道理,我记得离6号楼最近的应该就是东门,但她们离校的时候又为什么要走这个西门呢?”

        周若兰则平静的说道:“放心吧,京华大学的校园我正好也曾去参观过,放到94年那个时候,考虑到交通的因素,西门则就是乘车最方便的,孙微如果要从外面赶回学校,也应该是走西门才对的。”

        “厉害!服了!”

        一旁的郭家之栋梁接连发出了赞叹声。

        白里度当然也是清楚,周若兰为了这个世纪悬案也是投入了相当多的心思,所以也才会有这么有把握的判断。

  http://www.xszww.com/html/62/62134/2516686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szww.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