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7章 不怕山炮的铜豌豆

  苏州河南岸的欢呼声远超过了炽烈的枪声和炮声。

  虽然被突如其来的惊天爆炸震得双耳近乎失聪,但在租界的中国平民们自淞沪大战这两月来可能还从未有如此激动过。

  就在他们眼前,他们曾经很想热爱却不敢抱有太大希望的军队,用事实告诉了他们,中国军人,一旦狠起来,他们自己都怕。竟然就在自己身边放了一颗超级大炮仗。

  他们不知道那惊天一爆中炸死了多少日本人,但他们却可以明明白白看见左右两翼的战况。随着风和细雨的到来,大爆炸形成的漫天灰尘已经散去。战况并不是太激烈的右翼的日军已经在仓皇撤退,战况最激烈的左翼战场上的日军同样在逃窜,不过,已经冲入到中国军队100米范围内的日军步兵却是再也逃不掉了。

  距离实在是太近了,无论是他们学着那个傻不呼呼站起来的日军冲锋,还是匍匐着企图倒退离开,都被瓢泼如大雨一般的枪弹重新压回在地上动弹不得。先前躲到街垒里再难看到身影的中国军人也冒出头来,将枪架在沙包上,就像是打靶一样,把日军一个打死在地。

  等到迫击炮也开始参战,日军彻底崩溃了,土黄色的身影在炮火中犹如是急了眼的兔子,疯狂四处逃窜,可那显然是徒劳的,要么是炮弹给炸飞,要么,被枪弹给扫倒在地。

  不超过5分钟,一个精锐的日军步兵小队四十多个人,在众目睽睽之下,全部被击杀在苏州河北岸四行仓库左翼阵地上,无一幸免。

  已经将指挥部后移至800米外的尹藤善光目光呆滞的看着麾下最后一名士兵的身影倒在700米外的阵地上,欲哭无泪。根本不用亲点,两个步兵小队全军覆没式的战死就已经预示着他本就只有不足700人的第一步兵大队再度减员90人了。

  事实上,当一个小时后,三个步兵中队的伤亡报告放到他面前的时候,这位日军少佐彻底掉入了冰窖,全身冰冷。

  如果说第2第3两个步兵中队各自损失了一个步兵小队算得上伤亡惨重的话,那第一个遭遇袭击的第1步兵中队就是半残式伤亡。他们甚至都没有开过像样的一枪没有像样的进攻,就被中国人用可怕的迫击炮和机关炮给打哭了。更悲催的是,本来不少人是被迫击炮弹片击伤,躲在残垣断壁中还能苟延残喘等着救护队的救援未尝不能继续为帝国效力,可随之而来的气浪泯灭了他们所有的生机,倒塌的墙壁和房屋直接成为了他们的坟墓。

  最终,能够生离那片可怕阵地的第1步兵中队不足40人,几乎没有重伤员,重伤的,都被活活闷死在气浪造成的坟墓里。

  加上步兵炮小队和机枪中队的伤亡,仅是和中国人的第一次接触,第1步兵大队就战死人员270人,重伤20多人,小半个步兵大队就这样没了。

  同样的,胁板次郎大佐死死盯着眼前的第1步兵大队伤亡报告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八嘎的,这就是师团部留给他的修整机会?修整还没超过20个小时,他就这样损失了300多人近乎两个步兵中队?回头死死盯着垂头丧气站在自己面前的尹藤善光,日本陆军大佐一再控制着自己拔出指挥刀将这个蠢货一剁两段三四段的冲动,面若寒霜的问道:“尹藤君,从10月3日我军登陆中国上海,你部1100人满编,和中国人激战20余日,你部伤亡几何?战果几何?”

  “报告联队长阁下,我部和中国人奋勇作战二十余日,战死224人,重伤210人,减员430人。毙伤敌军,无数。”浑身猛地一颤,伊藤善光低着头高声汇报道。

  “很好,我第9师团和数万中国军队血战近一月,你部伤亡超过400,毙伤敌军不说无数,最少也有近千,实是我第36步兵联队之楷模。”说起麾下最善战的第1步兵大队的辉煌战绩,胁板次郎的脸色却像死了爹妈一样难看。“那我问你,今日自凌晨2时到现在,你部伤亡几何,战果几何?”

  “报告联队长阁下,我部战死官兵343人,重伤27人,减员370人。战果。。。。。”尹藤善光的脸色可比他的上司还要难看,那明显的是十八辈子祖宗都要被他气活过来的节奏。

  因为,除了战死,没有战果。

  实际上,他连中国人的影子都没看到几个,就减员了近两个步兵中队,面对上司的诘问,羞愧难当的日军少佐在那一刻,都觉得自己是个超级蠢蛋。

  “八嘎!英勇的第1步兵大队在中国上海血战近一月不过减员400,但在这里已经没有中国主力的土地上,英勇的第1步兵大队却减员接近400,而且,还只用了不超过8小时的时间。”胁板次郎咬牙切齿一字一顿吐出来的声音犹如中国北方冬天凌晨的山风一般冰冷彻骨。“尹藤君,你告诉我,第1步兵大队究竟是英雄还是蠢猪?”

  如果可以,胁板次郎甚至希望自己的口水能变成刀子,将眼前这头挂着大日本帝国陆军少佐军衔的猪切成猪生,还是那种一片片片好的那种,最好再来点酱油和醋做调料。

  讲真,他根本无法理解这世上为何会有如此愚蠢的少佐级指挥官,围攻一栋楼而已,竟然不过半小时就丢了两个步兵中队进去。

  不过,他很快就知道了,他比自己属下那头“蠢猪”其实也聪明不了多少。

  “请联队长阁下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亲率第1步兵大队洗刷耻辱。”尹藤善光知道自己再不表态就来不及了,重重低头请战。

  他知道,虽然这位以狠辣而著称的大佐联队长不会真的一刀劈了他来泄愤,但命令他当敢死队队长头缠着太阳带领头冲锋或是干脆命令他向天皇陛下谢罪还是做得出来的。如果态度再不诚恳一点儿,不管中国残兵占据的大楼攻不攻得下,他的小命估计活不过今天日落。

  阴沉着脸,一双阴鹫的可怕的眼睛狠狠盯了眼前的尹藤善光半响,胁板次郎这才脸色微微一缓,拍拍尹藤善光的肩膀,“好,尹藤君,那我就给你一次机会。等一会儿,联队炮兵轰击过后,你率领你英雄的第1步兵大队主攻大楼正面。师团配给联队的战车直属中队亦会配合你进攻,两翼也会由另外两个大队掩护进攻。”抬手看看手腕上的金表,“若是午后1点前,没有帝国勇士能攻进那栋楼内,那你,就不用回到这里来了。”

  “嗨意!”尹藤善光浑身一颤,却是重重低头领了军令。

  这,是死命令。不是大楼里的守军死,就是他这个少佐大队长死。

  他现在唯一希望的就是,联队直属炮兵中队的四门山炮和四门迫击炮能给力点儿,最好能直接将那栋楼给轰塌。

  在日军第36步兵联队全体上下杀气腾腾的准备下一波攻势的时候,站在大楼楼顶瞭望哨里的谢晋元也在下令。

  视野中,日军像蚂蚁一样由东、西、北三面向四行仓库包抄而来,甚至还有坦克车隆隆的发动机声响。

  “命令楼顶所有火力点全部撤进大楼内!”

  “团长,没了机关炮和高射机枪的掩护,鬼子大部队可要进入阵地将我们三面包围了。”同样位于顶楼的机炮连连长邓英却是不愿意退。

  “愚蠢,有机关炮和高射机枪,日军就不包围我们了?我们在这儿,就是吸引他们来包围的。”谢晋元脸色一沉,眼里却是一片森寒,“不过,他们想攻下四行仓库,光靠包围那是不够的,那得付出足够的代价才行。”

  果然,当机关炮和高射机枪以及迫击炮等重火力撤回楼内不超过十分钟后,日军的四门山炮发言了,由东向西,75毫米山炮炮弹要么落在宽厚的墙壁上,要么落在楼顶上,炸出了一片片璀璨的烟火。

  从南岸已经退到岸边一百多米的中国平民眼里来看,四行仓库彻底被一片烟雾笼罩,时不时爆出的火焰让人无比担心这栋大楼会在日军的炮火中被摧毁。

  可以说,无论是楼里还是楼外的中国人,这一刻都是提心吊胆。

  但显然,中国军民应该感谢那帮银行资本家们,为了让自己的金子藏得更牢实一点,他们修筑的这个银行金库真的够结实。

  当半个小时过后日军山炮停止炮击,硝烟散尽,四行仓库依旧屹立在苏州河北,除了墙壁上多了一些斑驳的黑色以及大小不一的坑洞,基本完好无损。如果他们能看到楼顶,其实和墙壁也差不了多少,除了一些沙包工事被炸坏炸飞,1米多厚的钢筋混凝土楼顶对75毫米山炮6.5公斤炮弹几乎免疫。

  75毫米山炮对大楼几乎并没有实质性的损耗。

  拿着望远镜的胁板次郎裆下一一片忧郁,八嘎的,中国人这是建了座什么楼?他多少也是知道了一些中国人为何选择此地据守的原因了。

  实在是太硬了。

  而苏州河南岸,却是爆发出一片震天动地的欢呼。

  大炮都炸不烂,小鬼子这次有难了。

  http://www.xszww.com/html/59/59307/42043271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szww.com。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szww.com